一位比利时妈妈的自述: 车祸后30年行走困难 读《转法轮》4个月“开跑”

安·图尔玲兹(Ann Teurlings)成长在比利时哈雷(Halle)的一个传统家庭。如今她是艺术家和室内设计师,也是六个孩子的妈妈。难以想像的是,30年前她在一场严重车祸中受了重伤,险些截肢,此后常年与伤痛为伴。下面的文章中,她讲述了自己如何彻底告别伤痛、迎来了崭新的生活。

这位比利时妈妈在严重车祸后的30年中都不良于行、生活困苦,伤痛却因阅读一本书而彻底消失了。(大纪元合成)

“我妈妈能跑了!她能跑了!”我11岁的女儿伊莉(Ili)大声喊著。

伊莉从来没有见过我跑,我28岁的大女儿也没有见过我跑。我不但不能跑,连走路也走不好。我难以跟上孩子们的脚步,也不能和他们一起游艺。这一切的困苦都是因为30年前一场可怕的车祸。

而2016年7月,在一段改写我人生的经历后,我在柏林参加一个游行,行走了近9公里,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事。两个月后,我又参加了慕尼黑的一场游行。在那之后,我突然能跑了,这就是为什么伊莉会那样兴奋。

车祸之痛

1986年的这场车祸让安昏迷了一个星期,随后则是长达30年的痛苦。 (翻摄1986年报纸)

24岁时,我在一场车祸中受了重伤,昏迷了一个星期。我的腿伤得如此严重,医生们觉得我需要截肢。多亏一位外科医生凭借技巧和耐心将我碎掉的骨头拼合在了一起,才保全了我的腿。昏迷中,我在生死之间多次徘徊,有一次还看到了通往天国的台阶。

当我苏醒时,我觉得自己就像个70岁的老妪,周身无力,痛苦万分。无论我是躺是坐,或是四处走动,痛苦总是如影随形。有时候,想想需要如厕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变得如此艰难,我不禁痛苦落泪。整整一年,我都离不开拐杖,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难……不知从何时起,我学会了忍受漫长的痛苦,将我的心神寄托在更高处,以期超越它。

我在昏迷中的体验以及我的腿保了下来的事实使我深信,人体内必有一种自我修复机制,我也深信自己最终会完全康复。有了这个想法,我什么药也不吃了,这也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苦。

身边的人不能理解我,觉得我很怪。我逐渐对人失去了信心,内心悲苦、固执又孤独。我非常的偏执,当一个认识的人想给我一本《转法轮》(正是这本书日后改写了我的人生)时,我不但不接受,也拒绝和她交流,固守着自己封闭的世界。

30年慢性疼痛4个月消失

安·图尔玲兹和女儿伊莉在德国一个中国古典舞夏令营结束后,手持结业证书。(安·图尔玲兹提供)

几年前,我女儿伊莉在学校认识了一个名叫露西娅(Lucia)的女孩,两人成了好朋友。露西娅的母亲修炼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一种古老的内修功法。她从伊莉那里了解到我的情况,给我打来电话。她想告诉我法轮功的祛病奇效,我却不想和她见面。露西娅的妈妈非常有耐心,在三年的时间里,多次尝试向我介绍法轮功,但每次我都将她挡出去。

一天下午,伊莉和我一起去看了来自纽约的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伊莉由此对中国古典舞非常着迷,决定学习古典舞。她参加了一个主题夏令营,我陪她一起去德国,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

想想觉得不太可能,但不久之后,伊莉就能像个真正的中国舞蹈家那样跳舞了,她也开始学画中国画,这让我很吃惊。我和那里的老师交谈——她也修炼法轮功,她告诉我,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指导人们修真、善、忍,有着非常深刻的内涵。

安·图尔玲兹展示她的画作。(安·图尔玲兹提供)

这促使我有一天去了露西娅的家,她妈妈送了我一本《转法轮》。我刚开始阅读,马上就意识到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读啊读,一遍又一遍地读。当露西娅的母亲告诉我,为了理解深刻的法理,我需要反复通读时,我已经读了好几遍了。

而这只是开始。

四个月后,我身体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我简直不敢相信:30年的痛苦,竟然在读了一本书之后无影无踪。这让我对法轮功更加好奇,也开始学炼功法。令我高兴的是,我没费什么力就学会了五套功法,就像我先前炼过一样。

30年前昏迷中看到天国台阶的体验,我在读《转法轮》时也有所理解,这也让我很惊奇。

我现在能跑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和伊莉一起去德国的另一个夏令营时,有人问我是否愿意参加在柏林的游行。我不知道是什么游行,以为只是孩子们的事情,就答说参加。

那次游行规模非常大,我才知道其主题是唤起民众对中共持续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关注,同时也展示功法之美。那些无辜的中国民众能直面邪恶,促使我站到了为他们发声的行列中。

我站到了最后,不想因为跟不上而影响大家。没想到游行的路线非常长,我跟着走在前面的人,感到双腿的发力很平衡,不知不觉中几个小时过去,我竟然走了那么远,自己都吃惊。

然后一个男人走过来,说我走得太慢了,需要快一点,不然就被落下了。我顿时觉得好像双腿失衡了,走一步都难。我的朋友鼓励我加强正念。

之后那个人又来了,让我走得再快一点。我突然感到精疲力尽、想休息……眼看着游行队伍越走越远。

就在那时,我突然想到《转法轮》中的教导,也提醒自己为什么来参加游行。有了这一念,能量又回到了我身上,我又开始向前走,和游行队伍的距离越来越短,最终赶上了他们。

安·图尔玲兹(右)和女儿伊莉(中)与当地学员一起炼法轮功的动功。 (安·图尔玲兹提供)

而那个人再一次过来,叫我再走快点!前面还有500米的路,每迈一步都如有千斤重,最后的几米我拼尽了全力,也请旁边的人搀了我一把。

不过,这次的经历仿佛在一个更深的层次上让我受益了:那次游行前,我虽然已经不再疼痛,但总是感受到一种压力;游行之后,压力就完全消失了。

过了不久,伊莉和我又到慕尼黑去游行。那一次我感觉很舒服,不费什么劲就走完了全程。伊莉就走在我身边,她很惊讶我能走得这么快。

游行结束后在回酒店的路上,我们需要赶上我们所在的小团队。他们远远地走在前面,我想也没想就开始跑了。伊莉喜出望外,她大声喊道:“我妈妈能跑了!她会跑了!”

看到我的变化,伊莉也开始学炼法轮功。她能很好地领会《转法轮》的教导,并以真、善、忍的原则来指导日常言行。

我的人生又迎来了春天,女儿也健康成长,让我内心充满感恩。很多人还像“过去的我”一样,我想和他们分享我的故事,希望更多人能从这美妙的修炼中受益。@*

更多了解法轮功或下载《转法轮》,请访问:www.falundafa.org。法轮功书籍、炼功音乐、教功录像等所有资源均可免费下载。

责任编辑:杨明

Source: http://www.epochtimes.com/b5/18/1/4/n10023623.htm

————————————————

观看: 从癌症康复的奇迹(W/ English Subtitles)

(https://youtu.be/xYU-CGx6qx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