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的无神论者李渊博士修炼法轮功的故事

李渊毕业于清华大学,通过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创办“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的考试,获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全额奖学金。1987年,李渊来到美国后,师从普林斯顿大学机电工程系教授崔琦(1998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博士毕业后,李渊曾任贝尔实验室研究员,有20多项发明专利,是一位很有成就的科学家。李渊曾是一个顽固的无神论者,但是,现在,他是一个虔诚的法轮功修炼者,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第一人!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电子工程博士李渊

李渊博士说:“我原是一个顽固的无神论者,是法轮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让我有了更广阔的胸怀、更平静的心和更理智的头脑。我从内心感受到: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更高的科学。”

李渊毕业于清华大学,通过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创办“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的考试,获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全额奖学金。1987年,李渊来到美国后,师从普林斯顿大学机电工程系教授崔琦(1998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博士毕业后,李渊曾任贝尔实验室研究员。贝尔实验室一直是世界上最大和成就最突出的企业研发机构,是众多重大发明的诞生地。李渊也有20多项发明专利,是一位很有成就的科学家。

想当年,李渊也曾有过少年轻狂的时候。清华大学毕业时,他的自我感觉非常好:“我当时可以计算所有的东西,数学可以计算物理,物理可以计算分子、原子,以生物为基础,可以计算心理(参数),当时感觉自己能耐可大了。如果给我足够的计算机和时间,我可以计算所有的东西。”

非常自负的李渊到了美国之后,遇到了不少更优秀的人物,其中不少人都信神。比如,他到普林斯顿大学的第一年,他的室友就是一个基督徒,在做事之前,首先要向上帝祈祷。李渊感到很新奇。李渊本人的数学很好,但是,这位室友的数学更好。李渊问他:你相信科学,又相信上帝。圣经上说,世界是上帝5千年前创造的,那你相信不相信科学家认为地球有几亿年的年龄?这位室友说:这个太好理解了。上帝创造历史的时候不是“T(时间)=0”的时候,上帝创造地球的时候,创造的时间不是从零开始的。李渊的很多问题,这位室友都给了他满意的答案,当然,有些问题,室友也回答不了。但是,那个时候,李渊已经认识到,信上帝的人,其实是非常有内涵的,而且“信上帝”和“信科学”并不矛盾。

再过一段时间,李渊惊奇的发现,他的导师崔琦教授也是个基督徒,而且他在教堂里是领唱。李渊觉得,这太神奇了。“我的导师后来得了诺贝尔奖,非常有名,非常实干。他生活非常朴素,非常博学,而且为人非常好。”这位导师教育学生的东西,和其他人都不一样。李渊记得他经常说一句话--对人有用的东西,都是免费的。比如,空气,这是最好的东西,却是免费的。这样的话,非常有哲理。当地球上的人们都在追名逐利的时候,老天爷为我们免费提供了许多不可或缺的东西,比如空气、阳光、水。没有空气,所有的人都活不了;没有阳光,人人可能都非常抑郁;没有水,地球上可能一片荒凉。但是,这一切,在我们出生之前,老天爷都给我们预备好了。大自然真是妙不可言,如果说有一个万能的神创造了这一切,完全可以理解。“等我读完博士的时候,我就彻底地摒弃了无神论的说法。”李渊到贝尔实验室工作以后,发现很多非常有成就的科学家也都是基督徒。

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李渊在一个同学的家里,看到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济南讲法的录音带。李渊拿到书之后,没有系统阅读。“当时有一个问题是我书读得太多了,翻了翻,没读进去,没读明白是怎么回事。”录音带拿回家之后,李渊开始听,听了一、两遍之后,虽然还有不少疑问,但是,对于“真、善、忍”,“向内修”,“提高心性”,“去执着”,“心一定要正”、“主意识要强”,“返本归真”等等,都非常认同。对于另外空间,佛、道、神,等等,也能理解。有一天,他好像开了窍似的,忽然间明白了:这个东西,我应该好好学,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我记得那一天是7月4日,我决定参加集体学法(阅读法轮功书籍),我记得非常清楚。”“也是很神奇,那个学法点,有很多是学物理的,学工程的,跟我背景差不多。我的问题非常多,慢慢的,一两个月之后,他们就把我的这些问题全部都给解决了,我就踏踏实实定下心来学炼法轮功。”修炼不久,李渊发现,自己患了几十年的花粉过敏症、鼻窦炎,以及来美国后每年都会犯几次的感冒等疾病,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他的母亲在修炼法轮功之后不久,多年困扰她的骨质增生也彻底痊愈了!

“大学毕业后,是我最狂傲的阶段,觉得自己了不起,慢慢的接触了很多有才能的人之后,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了不起,慢慢就实际多了。但是,心理上还是有那种不平衡,还是有‘人家比你厉害,你心理就是不服’的那种冲动,让你生活得不那么安宁,心理上总是有想争斗,想攀比这种东西。”“学法轮大法之后,这些东西一下子没了,踏实了下来,知道了人实际上改变不了天定的命运。人在一生中,成就也好,苦难也好,都是过眼烟云。看透这些东西之后,心一下子平静下来了。我发现获得了一种自由,一种真正的解脱。”

“随着修炼的提高,许多人生终极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答,对这个大千世界有了一种不迷不惑、安然自在的感觉,超脱了对命运的无奈、对前途的迷茫、对名利情的牵挂、对死亡的恐惧。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源于内心的自在、乐观、敞亮。” “我找到了真正值得我毕生追求的智慧、真理所在。”

 1999年7月20日,小肚鸡肠的中共党魁江泽民担心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可能威胁他个人的权和力,举全国之力,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中国大陆所有媒体每天24小时不间断的散布关于法轮功的谎言。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媒体也在大量转载中共媒体的谎言。一时间,从中国大陆一直到世界各国,关于法轮功的负面报道铺天盖地。

为了揭穿谎言,讲清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海外法轮功学员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白手起家,创办了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等媒体。李渊于2001-2005年任《大纪元时报》技术总监。大纪元2004年11月发表系列评论《九评共产党》,第一次对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类、反宇宙、反神佛的邪恶作了淋漓尽致的揭露,并引发了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大潮。李渊说,大纪元真实报导中共当权者的贪污腐败,肆意践踏言论自由、民主法制、基本人权的种种罪行以及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广大民众中引起强烈共鸣,对推动中国社会走向光明、重建中华文明起到了巨大作用。

为了阻止中国民众收看、收听海外真实的资讯,中共耗费巨资兴建长城防火墙,将中国大陆民众与整个自由世界隔绝开来。作为大纪元的技术总监,李渊成为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第一人。两军对垒,反复较量,中共手下的那么多高科技网络科学家就是治不住李渊和他的团队,破不了他的招儿。大纪元在海外所有华文媒体中异军突起,在海外的影响越来越大,对中国大陆民众讲真相的力度越来越大,中共以“下三烂”手法制造的关于法轮功的谎言一个又一个被揭穿。李渊博士也因此成了江泽民及其死党的眼中钉、肉中刺。

2006年2月8日中午,李渊在美国亚特兰大的家中,突然遭遇中共歹徒的暴打袭击。这天中午大约12点左右,李渊的太太上班去了,孩子上学去了,只有他一人在家。有人按门铃,说是送水的。李渊说:我没有订水,你们是不是搞错地址了?“就在我说话时,忽然从墙角窜出另一个人,两人使劲推门就进来了。然后一人掏出了刀,另一人掏出了枪,叫我不要动。”

“我开始喊、想跑出去。他们用一个被子把我蒙起来,直到我快要窒息、喊不出声时,才把被子松开。然后他们开始打我,专打太阳穴两侧,可能是用枪把子,流了很多血。最后,用他们带的胶带把我的嘴、眼睛、耳朵粘起来,手绑到背后,腿也绑起来,我完全不能动了,也看不见、不能喊。”“开始的两个人说韩国语,我听不懂。这时,凭我听力判断,又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会讲普通话,因为他用中文问我:‘你的保险柜在哪里’,我不答应。他们几个楼上楼下翻了个遍,大约半小时后离开了。”

歹徒离开后,李渊慢慢将绑腿的电线挣脱,但眼睛还被蒙着、手被绑着。李渊摸索着走到外面的公路上。邻居开车看见他,就报了警。警察带他查看案发现场,发现两个文件柜被撬开,两部手提电脑被抢走。一些贵重物品反而没被抢走。李渊被救护车送到医院,脸上缝了15针。

李渊当时住在亚特兰大的一个很安全的社区。警察和医护人员感到非常惊异。他们说,这个区域以前从来没有大白天发生过这样的暴力袭击事件。李渊说:“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事,说明这批歹徒在犯罪之前进行了周密的策划,对我家的情况了如指掌,知道那时只有我一人在家。另外,他们抢走的是电脑、外接硬盘,说明歹徒不是为钱财而来,而是为了电脑资料。”

“两年前,我在华盛顿参加完大纪元会议、回到我们住的旅馆房间晚上熄灯后不久,我发现有一个人在房间里找东西。参加完一天的活动后,大家都很累、都入睡了。我也以为是我儿子要上厕所就没在意。第二天,我问我儿子昨天晚上有没有上厕所。他说没有。后来,发现我的裤子和有关资料被偷走了。从那以后,我对有关资料及电脑的安全保护一直非常上心,确保即使电脑丢失、被盗,也不会令所保存的资料被盗。”

“作为生活在美国的华人,我们是如此的幸运。我们能呼吸自由的空气,听到自由的声音,能自由的讲话而不用担心被监听监控,遇到不公平的事可以请律师去摆平。可是,我们为什么不能替那些仍在中共高压控制、法律已成为废纸的国度下的骨肉同胞想一想?他们也渴望自由的声音,也渴望了解真相,有冤屈希望能找到诉说的地方。而对他们而言,大纪元可能就是他们唯一获得真相和发出声音的渠道了。对这样一个媒体,应该万分珍惜才是啊!”

李渊博士有两个孩子。他被袭击之时,女儿15岁,在一所本地中学读9年级;儿子14岁。“出事那天,孩子们回到家后,看到爸爸被打的惨景,都吓的大哭。我和太太只好赶快安慰他们,并尽量用他们能懂的语言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我女儿在学校一直比较优秀,2006年1月16日亚特兰大马丁·路德·金纪念日的时候,她还被选中在大会上朗诵纪念马丁·路德·金的诗。我便从这个角度去启发她的理解。”

“我说,历史上,人们为了争取自由,往往要付出很大的、甚至生命的代价。马丁·路德·金博士就是一个例子。记得吗?你给马丁·路德·金中心的评比作文中写道,‘马丁·路德·金博士的非暴力与自由的教导和理念,激励着我继续他的理想,将世界变的更美好。’爸爸当时听了很感动!当年金博士就是为了争取他们应享有的自由民主而进行和平抗争,可是金博士却被暗杀了,死的时候,还不到40岁。”“今天爸爸在做的是同样的事。爸爸没有害怕,更没有后悔。你们也不要害怕!”“这时,我的15岁的女儿抬起头对我说:‘Dad, I am proud of you!’(爸爸,我为你骄傲!)”

李渊说:“我认为我被袭击不是一个孤立事件,而是一个江泽民集团策划破坏大纪元的技术、报复其员工的阴谋。”据悉,在李渊被歹徒暴打袭击的同时,巴黎大纪元经理的家于2月9日被破门而入,所有新唐人电视台与大纪元合作举办的新年晚会的门票收据被窃,家中其它物品则完好无损。2月28日晚,在香港印刷《九评共产党》的大纪元印刷厂遭4名歹徒暴力打砸,电脑制版机被砸毁,使印刷厂暂时停工。

面对中共的恐怖威胁,李渊没有被吓倒。他说:“我相信我做的事是正义的。”“我个人决不会在邪恶面前妥协,相反,这只能使我在日后的路上走的更稳健、更坚定。对于海外的华人朋友,我也想说,不要被邪恶所吓倒。我们只要每个人都敢于站出来,每个人都做自己应该做的、力所能及的事,中共这个流氓就再也没有办法,其崩溃解体的那一天就指日可待了。”

2016年1月,李渊也加入了全球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大潮,向北京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他说:“迫害法轮功是反人类罪。将来人们会看到:不幸是因为道德沦丧造成的,中国人摒弃了传统文化造成的。追溯回来,每一个人会发现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

李渊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早日看到公审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Source: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7/11/18/n1280108.html

—————————————

WATCH 中国感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