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屋子里的幸福时光 / 若要相貌美,先要心灵美

荒唐的历史似乎过去,现在人的眼界好像也很开阔了,毕竟这是一个网路时代。可我们发现:中共的网路封锁一直就没有停止。对此起彼伏的民间维权镇压,对法轮功的极尽血腥的迫害等等,一直就没停止,暗中操作,很多人并不知道。而党媒一手编排播出的新闻依然是“形势一片大好”。有多少人希望之声和我当初一样,就陶醉在这种刻意营造的“幸福”之中呢?最幸运的是那些能够翻墙破网的人,中共骗不了他们。。。

Listen Online 在线收听 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5/2/4/1100.mp3 tulip

破屋子里的幸福时光
作者:心清

“文革”时,我读中学,学校是师生自己捡石头,从山里砍木头搭建垒起的,十几间简陋的教室破败不堪。冬天,北风“呜呜”的从门缝和钉着纸壳子的窗缝吹进来,手冻得发僵写不了字,就搓着手,往手上哈气暖和。鞋子也很快冻透,脚趾疼得猫咬一般,老师只好停下讲课,让大伙儿往地上跺脚暖和。一时间,屋子里便“扑通扑通”一阵响,刚停下来,左邻右壁又“扑通扑通”响起来,大家便发出会心的微笑。

学校的体育活动也异常简单。“当当当”,老梨树下长满黑锈的半截儿铁筒子一敲响,学生们就一窝蜂儿似地跑到教室外的墙旮旯晒太阳,男生则顺着墙角儿一字排开,左边的往右边挤,右边的往左边挤,挤得大伙儿身上热乎乎的,一片笑。直到上课铃响,才恋恋不舍回到教室。学校唯一的一个篮球大家是很难摸得着的,只有天暖时,体育赵老师才可以拿出来,让大家轮着拍一拍,自己却要讲半节课。

同伴的笑声,同学间的趣事儿,老师的教导,似乎都是有意义的。在这样的破房子里,我们认识了国际形势的严峻,痛恨那些妄图“颠覆社会主义”的美帝国主义等西方国家,他们的人民“水深火热”,需要我们去解救。至于用什么解救、怎样解救却也未知。那时我们感到的就是幸福。社会主义多好啊,能够吃上饭、能上学,哪像资本主义国家,那时真是感谢”毛的英明领导”。

小孩子的想法好像很可笑吧!就是多年后的今天,我发现有多少大人也延续着这样的认识呢?后来,我上了大学,听过不少专家学者、官员从国外带回的异样的声音。那些我们曾经憎恨、批判的资本主义国家原来比我们生活的好,他们富足、自由、文明。我为自己曾经的窘迫生活及荒唐的认识感到可笑,进而感到悲哀。

这种悲哀不是源于一个人或一个国家一时的错误所致,那是可以原谅的。这种悲哀是对一个极权专制党的恶行的不思改变,人民逆来顺受、不知觉醒的悲哀。

荒唐的历史似乎过去,现在人的眼界好像也很开阔了,毕竟这是一个网路时代。可我们发现:中共的网路封锁一直就没有停止。对此起彼伏的民间维权镇压,对法轮功的极尽血腥的迫害等等,一直就没停止,暗中操作,很多人并不知道。而党媒一手编排播出的新闻依然是“形势一片大好”。有多少人和我当初一样,就陶醉在这种刻意营造的“幸福”之中呢?最幸运的是那些能够翻墙破网的人,中共骗不了他们。

那个北风“呼呼”刮的冬天,那所破败的山村小学校,似乎温馨的故事,不时的在我脑中重播,那个破陋的屋子里的幸福时光,自我陶醉的往事,不时的在敲击着我的灵魂。

若要相貌美,先要心灵美
任何福报都有其必然的成因,就像财富来自施舍,尊贵来自谦恭一样,美丽的容颜来自柔和善良的性情。人到中年以后,就显现出现世性格影响所致的面相了。

宽厚的人多半一脸福相,性情柔和的人面相柔和美丽。性格格外粗暴的人,总是一脸的凶相;许多品性不太好的中老年妇女,往往一脸的刻薄相,这就是所谓的薄命相、克夫相。实际上不是生就的相貌,而是长期的心与行为的修炼在脸上的投影,这些相貌也在预示着其未来的命运。相术也就是一种经验积累,相由心生,由脸观心,由心知未来。

那么幼年与少年、青年时期相貌的成因是什么?相貌特征与父母的遗传因素有关,脸型身材与禀受的先天之气有关,漂亮程度是前一生带来的习气所致。人的前半生是活在前世的影响之下,下半生更多地活在前半生的影响之下。所以说,人到中年以后,要对自己的脸负责任。
慈悲心也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比较有爱心的人,往往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过人的光华,让人越看越顺眼,越来越喜欢与其接触。而过于自私、狡猾、计较的人是很不耐看的,甚至丑陋。即使侥幸生得姣好的容貌,也会在脸上逐渐显现出一些不招人喜欢的地方,比如面无和气,仅是“第一眼顺眼”,稍多接触就毫无吸引力了。

请相信相貌是能逐步改变,尤其是美好的相貌是会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吸引力,让见者不知不觉心生倾慕。很多时候,美丽与否,是从看到的人心里生出来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若要相貌美,先要心灵美!

URL(本文网址):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604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