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遭摧残的花季(1)

文: 飞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十六岁,正是花季般的年龄。对于这个年龄的少男少女们来讲,他们对世界开始有了自己的观点和认识。正因为涉世未深,他们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与幻想。然而,有些花季少年,却仅仅因为信仰,或因为父母的信仰,甚或因为父母替有信仰者的担当,他们就横遭摧残,使青春的花季过早的凋零。这种极不正常的现象,遍布中国各地区,而且持续长达十六年……

因为母亲为法轮功修炼者作无罪辩护,他被剥夺留学的机会,并两次被绑架、囚禁。

今年七月九日,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同时声援法轮功学员控告江××的北京人权律师王宇被绑架了。同一天,她的丈夫包龙军和儿子包卓轩在北京机场也被绑架了。包卓轩才十六岁,准备前往澳洲留学,学费、中介费都交过了,所有的手续也都办妥了,可是就在乘飞机前,他却与父亲同时被绑架了。当时父子二人是被倒背手绑走的,随后连续四十个小时的时间里,十六岁的包卓轩遭到公安的辱骂、殴打,并有二十多个小时没有进食。当他的姑姑接他回家之后,他被告知护照被没收、北京的家不可以回,不能见任何人包括记者和他父母的朋友,不能给父母请律师等。

这些无理的要求让人匪夷所思,父母被绑架,正应该受到呵护的孩子不但被剥夺了父母的守护,却还被要求不能见父母的朋友,不能回家,不能为父母请律师。就在孩子孤苦无助时,有好心人士出于道义帮助他逃离中国。可是,在他们绕道缅甸的逃亡途中,又被缅甸警察与中国警察联手绑架了。这一次的绑架更诡秘,更恐怖,外界一无所知。可是当这次绑架被外界揭露之后,中共却忙不迭的对外谎称,说包卓轩受到海外组织的劫持,还有“反华势力”的参与等等。本来是中共绑架和软禁了孩子,如今却舌头一弯,将自己反复劫持、囚禁孩子的邪恶行径说成了维护国家、保护孩子的正义行为。中共的无耻让世人叹为观止。

法轮功让他起死回生,警察却逼他否认

曲建国康复后的照片
曲建国康复后的照片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岁的河北省涞水县私立学校的中学生曲建国,患了骨癌。家人用尽家中借来的钱和学校的捐款在最好的医院治疗而毫无起色,在绝望中等死的时候,他听了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奇迹般痊愈。怀着感恩的心情,他写下了自己的故事《中学生走入法轮功 跨越死亡线》,并在明慧网登出。然而,曲建国一家竟由此遭到中共各级人员的施压,强迫小建国在早已拟定好的文件上签字,逼使他声明自己的病不是因修炼法轮功好的。在小建国明确拒签后,中共竟然指使各级对曲建国及其家人进行威胁、恐吓,致使小建国身体出现不适。姐姐带他到涞水医院检查后,建国随姐姐往家返。在他们走到涞水县石亭检查站时,姐弟俩却被六一零恶徒劫持了,恶徒再次逼迫小建国在早已拟定好的文件上签字。

受到恐怖威胁的孩子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四日,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拦江镇东平街131号,从事缝纫工作四十年的罗均兰,和四位大法弟子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镇派出所恶警闯到罗均兰家,把罗均兰不满十六岁的侄女罗应抓到派出所,关黑屋,威胁她交出人。镇政法委书记刘用军又威胁罗均兰不满十三岁小儿子罗文:不交出你妈,就把你从学校开除。

当着孩子的面解剖父亲尸体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村民刘秋生,被阜城县公安局原副局长寇文通,政保股股长张志军从家中绑架。仅二十天时间,二月二十二日,一个身强体壮的汉子便被迫害致死。刘秋生的遗体上遍体鳞伤,眼睛睁着,耳朵、脸部、右肩、右胸呈黑紫色。人死后,警察故意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和母亲,只把刘秋生十六岁的孩子骗去,当着孩子的面把父亲的遗体解剖,孩子当时被吓坏了。解剖时,还取走了一些器官,说是拿去化验。解剖完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和家人。随后,公安局要强行火化遗体,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在局长魏永涛的指挥下,调动了一百多名警员。刘秋生的每个家人分别被五、六个恶警控制,在这种情况下,恶警将刘秋生的遗体抢走,强行火化。

从学校绑架的学生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安徽广德县教委干部汤德珩女士在单位上班时,被广德县国保大队王武洪、杨学忠等多名警察绑架。汤德珩的家和办公室又一次被国保警察洗劫一空。同时,国保大队队长吴天星把汤德珩十六岁的儿子从学校绑架到公安局恐吓逼供,要他说出母亲每天在家里都干些什么。最后吴天星恬不知耻地通知汤德珩的弟弟到公安局为孩子办理取保候审。汤德珩弟弟对吴天星的行为非常愤怒,质问吴天星:凭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孩子?!你想毁掉这孩子吗?吴天星无言以对,不得不让孩子回家了。

(待续)

From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31/89-318146.html

——————————————————————————
1305121921312100【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VIDEO] 连环画音像片: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