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大连各界精英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中共对修炼法轮功的各界精英人士的迫害非常残酷,仅辽宁省大连地区被迫害致死的至少有十九人,被非法判刑、劳教、开除公职的更多,他们中有将军、离退休干部、公务员、检察官、法官、律师、老师、医生、工程师、经理等。

—、对检察官、律师、法官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以前,大连市公检法系统、律师界有很多人炼法轮功,也有很多人看过法轮功著作《转法轮》 ,他们看书炼功后,身心有很大的变化,最明显的是一些疾病神奇的好了。

九九年七月以后,中共开始打压,据说大连教养院一名警察在选择法轮功还是警察时,他选择了法轮功。这里讲述大连修炼法轮功的法官、检察官、律师所遭受的迫害。

1、打压中,走近法轮功的法官

李德君,男,今年六十岁,中共打压法轮功时,他任甘井子区法院政策研究室主任,当时他旁听了大量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在旁听的过程中,他开始了解法轮功,读了《转法轮》等法轮功的书籍后,他被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所折服,从而走入大法修炼。

他担任红旗法庭庭长后,用法轮功书籍中所讲的做人的道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李德君被大连市国保大队绑架。十二月,他被大连普兰店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一位老教授听说李德君炼法轮功被判刑后说:“法官炼法轮功,这个功肯定好,不违法。”

2、死都不放弃信仰的检察官

李茂勋
李茂勋

李茂勋,男,七十岁,大连市检察院处级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李茂勋一生从事法律工作,他从法律角度向政府及公检法人员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他讲的句句在理,为了堵他的嘴,九九年八月十六日,他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大连教养院遭受迫害,被非法加期二个月。长期连续的打击使老人突发脑出血,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离世。

3、“十佳维权律师”被重判

王永航
王永航

王永航,男,四十二岁,大连乾均律师事务所律师。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王永航等十位大陆正义律师在美国获得“十佳维权律师”奖。

他多次为法轮功修炼者提供法律援助。先后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了致中国最高司法机关的信和致胡温的公开信等,要求最高司法机关立即纠正错误,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信仰者。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他为法轮功修炼者从日旭作无罪辩护,被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下密令迫害,十一月二十七日被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

王永航在监狱被强制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人又黑又瘦脱了相,出现肺结核、胸腹水病症,腰部以下麻木,表现出瘫痪症状。

二、对军队离退休干部的迫害

《大连晚报》 九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报导了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学员袁红存从大连自由河冰下三米救出一名掉进冰窟窿的儿童的事迹,他被称为“活着的罗盛教”,学院为他荣记二等功。当时袁红存已经修炼法轮功二年。

九九年之前,据说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就有二百多人炼法轮功的。 中共迫害,军队系统的法轮功学员也经历了苦难。

1、将军之死

丁翰将军,终年七十七岁,原海军旅顺基地政治部的代主任、军级老干部,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后病都好了。丁翰将军修炼后的变化,让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丁翰一生研究马列理论,从一个无神论者成为法轮功修炼者,在军内外影响很大。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打压,大连老虎滩干休所连开三次党小组会,对他实施高压迫害,强迫他放弃修炼,导致丁翰出现脑血栓,于同年十一月含冤辞世。

2、离休干部之死

杨玉山
杨玉山

杨玉山,七十六岁,大连市军队离退休干部第一服务管理中心的离休干部。炼功后,他的糖尿病痊愈。中共打压后,他和老伴多次被绑架、抄家、罚款。在桂林街派出所,恶警抓着他的头发往墙上撞,打耳光,把他打倒在地,鼻子鲜血直流,那时,他七十多岁了。二零零七年达沃斯会议期间他被单位软禁八天,不能大便,回家后经常摔跤,精神恍惚,吃不好睡不好,导致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含冤离世。

3、军医学校老师面临判刑

王卫真,女,六十五岁。大连军医学校老师,技术七级,副师级待遇。修炼前,她一身病,作为医生的她,却医治不好自己的病。

九六年,她炼法轮功后,对职称名利看淡了,一身的病都好了,精力旺盛,人年轻了十多岁,教书育人得心应手。

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中午,她在大连友嘉超市索要自己存放于储存箱中的手机时,她被桃源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戴手铐、脚镣、黑头套,背铐一天一夜,非法关押四十八小时。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中山区法院准备对她非法开庭。

三、对科研人员的迫害

不管你有多大本事,也不管你对社会做了多大的贡献,你不放弃信仰,就可以随意惩罚你,折磨你,一直到你妥协为止,这就是中共。

1、发明二笔输入法的刘昌海遭老虎凳酷刑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刘昌海,男,三十多岁,转业军官,曾发明二笔输入法,在社会上是一个有建树的人。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晚,大连教养院警察专门为他准备了六种酷刑,为了不让他发出惨叫声,他们用拖布堵住他的嘴。

他先被上老虎凳,腿被绑在床沿上,大腿小腿各一根皮带固定在床上,脚下塞了二十四块床板,最后连皮带都绷断了。打手不敢再垫了,请示恶警小王军,小王军看他仍不屈服,又将他吊在窗棂上毒打,扒光他的衣服用八根电棍电,将电棍插入他的肛门。电击四个小时后,他已经没了人形,皮肤都被电烂、烧焦、电熟了,大大小小的水泡,皮肤呈黑紫色,脖子痛得不能动。

内衣粘连在烂的皮肤上,脱不下来。疯狂的迫害导致刘昌海一个多月卧床不起,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疤痕。

2、把科研成果无私奉献给单位的高级工程师被劳教

大连石化公司安全技术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郎奠勇,四十岁左右,东北师范大学毕业,研究生,是该所的技术专家,他通过修炼开智开慧后,先后取得了多项科研成果。

二零零一年二月初八,他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单位开除公职。他所领导的静电课题研究也由别人接替(该项研究投资二百万元)。

同年,十一月,该研究项目遇到了技术难题,领导亲自到大连教养院求助。此时,他正经历最严厉的迫害,双手已经溃烂又疼又痒,身体也很虚弱,尽管这样他依然坚定信仰,不记被单位开除公职的个人恩怨,把自己辛勤付出的科研成果无私地奉献给了单位。单位领导和职工无不为之感动,认为大法弟子境界高,真的和一个觉者一样。

四、对优秀公务员的迫害

顾群
顾群

顾群,五十岁,原西岗区工商局公务员。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被劫持致大连市看守所,四月八日被迫害致死。据单位的一位科长讲:局里有四位炼法轮功的,人品都非常好,不象电视宣传的那样。

在看守所,他因绝食遭酷刑折磨,破坏性灌食,身体严重受损。四月八日上午九时,他再次被送第三人民医院,人已死亡,送医院仅是推卸责任,掩人耳目而已。看守所极力掩盖真相,直到九日下午两点多才通知亲属。

五、对教师的迫害

自古以来,尊师重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然而在今天的中国,教人向善的老师却屡遭迫害,大连就有数十名老师被迫害,其中,冯刚、陈家福、张春兰老师被迫害离世。

1、冯刚之死

冯刚夫妇
冯刚夫妇

冯刚,男,五十岁,作为大连水产学院美术教师,他在绘画、雕塑方面造诣颇深。冯刚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思想境界不断升华,在艺术创作上更趋成熟、纯净,是位难得的人才。冯刚有很多好的艺术构思,一直在努力创作出一批对社会,对世人有益的优秀作品,可是,他的离去,带走了深深的遗憾,留下了永远无法挽回的损失。

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冯刚与妻子王娟在朋友家做客,被大连市国保大队、西岗区公安分局及黄河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警察野蛮灌食,食道被插破、化脓。冯刚八月十四日死亡,遗体未经家属同意被沙河口区公安分局解剖。冯刚生前疑被中共活摘器官。办案警察是大连黄河路派出所李洪桥。

2、只因说一句真话,竟遭受十几年冤狱

刘荣华
刘荣华

刘荣华,女,四十七岁,原大连水产学校教师,研究生,副教授职称,她的文章曾刊登在《中国百科全书》上。她因善意地告诉警察:“真正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修炼自己的人,是绝不会自焚的。”一句真话,她被学校开除公职,被非法批三年劳教。

酷刑演示:抻刑
酷刑演示:抻刑

在马三家劳教所作为强制转化对象,曾被吊在水房站立二十一天,致左手腕骨伤残,多次受“抻刑”等酷刑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她在劳教期满前三天,被桃源街派出所警察从马三家劳教所绑架回大连,以与当初劳教她的同一理由和所谓证据重判十年。辩护律师讲:犯罪的不是刘荣华,而是公检法人员。

3、因为召开新闻发布会,换来八年冤狱

刘冬梅,女,四十六岁,英语语言文学硕士研究生,东北财经大学国际商务外语系英语讲师。

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全世界都听信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诬陷法轮功的谎言。为维护法轮大法,澄清谎言。同年十月二十八日,三十多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不畏生死,在北京郊区成功召开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第一次使世界媒体对法轮功和大陆大法修炼者有了直接的正面了解。

刘冬梅,为此次新闻发布会三名翻译之一。她回到大连,据说一下火车便被绑架,她曾两次被劳教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并被学校开除。

4、因为炼功,惨遭酷刑折磨,正常人被送入精神病院折磨

被生锈的脚镣磨破的脚腕开始红肿化脓并开始发高烧
被生锈的脚镣磨破的脚腕开始红肿化脓并开始发高烧

朱航,女,三十八岁,大连理工大学人文社科系副教授。九九年八月三十日,她在公园里炼法轮功而遭抓捕并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恶警把她的手脚用铁链子拴在一个高二十英尺,十五英尺宽的沉重的钢架上(一种“地牢”刑具),并指使在押犯人折磨她。她回家的当天,被生锈的脚镣磨破的脚腕开始红肿化脓并开始发高烧并出现昏迷。她神志经常恍惚,生活无法自理,她被政府官员关进精神病院,强迫她吃麻醉神经的药。

5、获得国家颁发的“杰出志愿者”证书的丛日旭被判刑

丛日旭
丛日旭
丛日旭妻子田璐海外营救(右一)
丛日旭妻子田璐海外营救(右一)

丛日旭,男,三十来岁,大连文都考研培训学校校长助理。毕业于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毕业后,他参加支援西部建设志愿者活动一年,在青海省门源县科技文化局担任文秘工作,获国家颁发的“杰出志愿者”证书。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他和妻子在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甘井子分局恶警绑架,对他刑讯逼供,拳打脚踢,戴黑头套,头撞墙,打得口鼻出血,右额角和右头后侧也肿了,肺部持续疼痛、呼吸困难并留有内伤。六月十六日,丛日旭被甘井子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六、对医务工作者的迫害

大连有很多医务工作者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他们普遍医术高明,品德高尚。

中共迫害法轮功编造了“炼法轮功不让人吃药,死了一千四百人”的假案例,为了让谎言成真,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中共极力的打压炼法轮功的医务工作者,不让他们发音。

1、好医生孙莲霞之死

孙莲霞
孙莲霞

孙莲霞,女,五十岁,大连五建医生,患多种疾病,因学大法而健康起来。凡是和她接触的人都说孙大夫真好,是一个大好人。二零零零年秋,她进京上访说明真相途中被警察非法抓捕,送进大连教养院,她绝食抵制,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在她生命垂危的最后二小时,恶警也没有停止对她的摧残。

2、家破人亡的戴芝娟医生

戴芝娟
戴芝娟

戴芝娟,女 ,三十九岁,大连市妇产医院主治医师。因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曾五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迫害。二零零零年四月,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殴打、不让睡觉、强迫劳动、包夹隔离、注射不明药物等酷刑折磨,被折磨致生活不能自理,保外就医的。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含冤去世。

她的丈夫杨传军,大连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之一,两次被非法判刑九年,受尽各种酷刑迫害。弟弟戴之正,二零一三年,被中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3、范悦医生遭“吊打”、性迫害

范悦,女,四十岁,医生。她因坚持信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大连市教养院,范悦被“吊打”酷刑折磨,即把人整个身体呈大字形吊起毒打,用椅子背顶住阴部,用布条把人呈大字形吊起,双腿被用力分开,用木板打阴部、手心及脚心。

2005年7月2日,日本法轮大法学会与律师一起召开起诉江泽民研讨会,范悦讲述受迫害经过
2005年7月2日,日本法轮大法学会与律师一起召开起诉江泽民研讨会,范悦讲述受迫害经过

4、医学博士副教授被洗脑停职

于晓艳,女,三十多岁,法轮功学员,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博士,二零零九年毕业后就职于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因业务精湛,不到一年即被医院聘为副教授。她的丈夫王永航律师因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于晓艳被劫持到抚顺洗脑班强制洗脑。医院停止了她的教学和医疗工作。

七、对企业家的迫害

大连有很多企业家修炼法轮功,修炼使他们身心健康,他们诚信待人,与人为善,企业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双赢。中共迫害,这些优秀的企业家也频频中箭。

1、大连总站站长高秋菊

高秋菊,女,五十九岁,外贸公司经理,法轮功大连义务辅导站总站站长。二零零零年二月一日,她被大连西岗区法院秘密判刑九年,关押于沈阳大北监狱。

在大北监狱老残队,白天被强迫干重体力劳动,夜间审问受刑,头发都被揪掉许多。被折磨了十二天,她仍然满面红光,警察也觉得惊奇,说高秋菊不是一般人。

她写的“狱中吟”被谱写成歌曲,“自由贵如山,师恩大过天,教我知法理,明了事根源。堂堂做好人,烈火中锤炼,以身证实法,为法苦也甜。生命重似山,真理大过天……”多少法轮功学员听到这首歌就禁不住流泪。

一位在国外定居的大连博士在明慧网撰文说:“而与大连辅导站高秋菊的一面之缘,也使我领略了一位集母爱和大法弟子的无私品格于一身的修炼人的正气。然而她早已身陷囹圄,被非法判刑九年。

2、北大车行副总经理丛中笑

丛中笑,男,今年五十二岁,大连理工大学中国第一批MBA硕士研究生,曾做过大学讲师,九九年七月前任大连北大车行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上市公司)副总经理六年。他为人谦和善良、平易近人、能力强业务精,为公认的好人。中共打压法轮功,他为了不给单位带来麻烦,主动辞职,那时他三十多岁。

死人床(死刑床)
死人床(死刑床)

他曾两次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与他离婚。在沈阳监狱他曾被绑在死刑床上遭受精神侮辱和肉体摧残,被关禁闭室五个月。他在辽阳南门派出所被警察打掉三颗门牙。

3、电子城副总经理金廷东遭绑架

金廷东,男,大连奥林匹克电子城副总经理。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一大早恶警绑架了他,抢走电脑,手机等物。

金廷东原是大连海事大学教师,后因迫害被学校非法开除。二零零三年末,他受聘于春天物业管理中心,任培训部部长。他以出色的业绩与高尚的人品得到上司与同事的一致认可。他为人正直,待人亲和,与他交往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善良。二零零一年三月,在大连教养院,他曾被恶警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

4、姐妹企业家王春荣、 王春彦

王春荣
王春荣
王春彦
王春彦

王春荣女士,六十三岁,辽宁省著名事务所——大连信诚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下午,警方以“保证达沃斯会议顺利举行”为借口,绑架了王春荣等大约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她被判刑三年多,她的小妹大连康来国际货运公司经理王春彦被绑架判五年,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妹妹王春英被劳教两年三个月 。

王春荣修炼后,心脏病不治而愈,从此红光满面,精力充沛。她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计较个人得失,做事总是先想别人,单位员工都非常爱戴尊敬她。事务所所有人就像一家人一样,员工每天心情愉快,互相关怀,没有社会上的尔虞我诈、你争我夺。她还经常告诫员工:“我们决不做假报告,决不同流合污,欺骗民众。”

5、老板 “特一级厨师”孙正运

金州汇源面条馆老板、“特一级厨师”孙正运,五十六岁,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被金州新区国保、中长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他们不出示任何证据,如同黑社会绑匪一般,他们抓人后抄家,个人物品及银行卡和现金近万元被抢走。饭店被迫停业,每月损失近一万。

孙正运做生意从不弄虚作假,为了让顾客吃上放心的面条,他自己加工,从不加危害人身体的添加剂。附近常年打工的民工都说,象这样既能吃饱、又花不了几个钱的饭馆太少了。孙正运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迫害。

八、对专业技术人员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遍布在大连的各行各业中,他们人品好,学历高,技术精湛。中共对修炼法轮功的技术精英的迫害也是非常惨烈的。

1、插播《九评》 杨春玲被迫害离世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登记照片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登记照片

杨春玲,女,四十岁,大学毕业,辽宁省某进出口公司的翻译。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大连五十一中学语文教师),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五号参与辽阳县有线电视插播《九评共产党》 被绑架。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坐镇辽宁,江泽民下令对插播人员“杀无赦”。二零零六年四月她被非法判刑七年,丈夫被判刑十一年。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狱警丛卓指使犯人殴打她,用塑胶袋把她的嘴和头部都层层的缠住,甚至连鼻子都一块缠上,不让她呼吸,然后再把她按在地上、骑在她身上不停的打,包括殴打非常致命的地方胸部、乳房。一夜之间,腿打瘸了,胳膊二次打断。犯人不让她睡觉,闭眼就打,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许上厕所……

非法关押的七年,她的身体已经被折磨得极度虚弱,心脏经常暂停跳动,乳房里面有三个肿块经常流脓、流水、有时流血。虽然每天在酷刑和高压下受尽折磨,她也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信仰。

去年三月十一日,她期满出狱回到家中,但仍然受到严密监控、跟踪。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饱经痛苦的杨春玲离开了人世。

2、被迫害致瘫痪的工程师

吕开利
吕开利

吕开利,男,五十岁左右,大连起重集团工程技术信息部工程师,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在家中他孝敬老人,爱护幼小。同事、家人都喜欢他。因坚持信仰,至今陷冤狱累计已达十二年,瘫痪已三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他在辽阳县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二零零六年四月被辽阳市法院枉判十年,曾先后被关押在营口、盘锦、锦州监狱。被上“死人床”、“吊铐”、150万伏警棍电击等酷刑。二零一零年十月,他被盘锦监狱迫害致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腰椎、骨盆和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重伤、尾骨神经损伤,大小便失禁。家属多次找到监狱要求办理保外就医,被监狱无理拒绝。

3、电脑绘图员之死

王哲浩
王哲浩

王哲浩,男,二十七岁,大学毕业后在大连一家化工设计院做电脑绘图员,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修真、善、忍使他变成公认的好人。从九九年至零四年被迫害致死这几年当中,王哲浩一直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六进六出,被劫持到大连、关山、本溪、葫芦岛劳教所,受尽各种酷刑。关押期间家人还被勒索“押金”、“罚款”等达一万三千多元。在本溪教养院被打得浑身是血,昏死过去。

4、德国法轮功学员电气工程师郭居峰

德国《鲁尔信息日报》报道法轮功学员郭居峰全家的故事
德国《鲁尔信息日报》报道法轮功学员郭居峰全家的故事

郭居峰,原大连机床集团电气工程师,现就职于德国一跨国公司。他因修炼法轮功曾在中国被非法抓捕四次,总共四百五十多天,最后一次辗转了三个劳教所,曾受过至少三十种身体和精神上的迫害。曾被非法戴手铐戒具一百天,关押在小号一个多月,被强制劳动,绝食反迫害遭到灌啤酒酷刑,二十四天后获得自由,他认识的法轮功学员有十二人在中共的迫害中失去生命,其中有七名来自大连。

5、清华大学毕业生张勇被毒打

中共酷刑演示:吊铐
中共酷刑演示:吊铐

张勇,男,三十六岁,大连电子研究所工程师,清华大学毕业生,二零零三年三月,在大连教养院八大队被打手松树武用马扎子猛打头部,用鞋底子抽脸,并于三月二十八日被吊铐折磨。

6、财务总监被电棍电击

张瑞明,男,五十多岁,北京太平洋保险公司大连分公司财务总监。二零零一年三月,大连教养院打手们丧心病狂地把电棍捅到他的嘴里电击,他被电得嘴唇向外翻张着,满脸水泡,头肿得都变形了。

近十五年的迫害还在持续中,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一个国家主流社会的民众受到这样大范围而持久的迫害,把人整死、弄残、弄疯,真是我们华夏民族之巨灾巨难!

7、银行系统连续五年的先进工作者

陈勇
陈勇

辽宁省大连开发区法轮功学员陈勇,三十七岁,原大连开发区农业银行职员。一九九四年学了法轮功后胃病好了,连续五年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他是个公司的好职员,家里的好儿子、好爸爸,好丈夫。陈勇曾被三次绑架,曾被关押在大连开发区看守所、大连戒毒所,大连教养院和关山子教养院。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大连教养院遭过老虎凳酷刑,被打的不省人事,遭到电击迫害,导致心脏衰竭。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被劫持到关山教养院,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去世时,儿子陈义轩年仅七岁,母亲正重病住院。

(全文完)

From: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5/293485.html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7/293486.html

——————————————————————————

1305121921312100【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