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坚忍的攀枝花母亲(图)

一位孝顺儿子,一位优秀警察,一位坚持信仰的修炼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了人世。年迈的老母亲将一直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而那杀人凶手,至今依然被庇护着逍遥法外。我们不禁要问:中国,你究竟怎么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2014年6月12日上午9:30,一起法轮功学员要求国家赔偿案,在四川省高级法院开庭审理,11点左右休庭,现等待法院判决。近几年,国内各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因遭受严重迫害,在要求国家赔偿,目前仅这一例得以立案。这是一位70岁的老母亲长达数年的艰辛,顽强地为死去的儿子讨公道。

一家人 天地两隔

“儿子五岁时我丈夫就去世了,我守寡几十年独自把一双儿女拉扯大,容易吗?儿子是我的希望,是我的依靠,我儿非常孝顺善良,他曾对我说‘今后就是要饭,也要背着妈妈一道’。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健健康康的,才39岁就被害死了,他们(指五马坪监狱)还说他们没有责任。”


母子俩几年前的合影

上面的话,是照片中老人的控诉。这位老人叫彭广贞,身旁站着的是她的儿子──被迫害惨死的攀枝花市优秀警察徐浪舟。

老人和儿子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在修炼路上他们不断归正着自己,身心受益其乐融融。和众多修炼人家一样,这一家人本来过着宁静安稳的日子,不料风云突变,中共原党魁江泽民竟然对这群放下名利的修炼人下毒手,先是漫天撒谎大肆污蔑,再进行残酷迫害,欲从“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一心向善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于是,这个和美的小家庭散了:儿媳选择离婚带走了幼小的孙子,而作为依靠的儿子则于两年前在冤狱期间被蓄意谋害,现如今,老人家独自一人孤苦度日。

寻真相讨公道 一路艰辛

之前因儿子被冤判八年半,这位坚毅的母亲就坚持不懈到各级部门为儿洗冤,她理直气壮地告诉每个人:“国家法律从来没有禁止修炼法轮功,媒体的宣传都是造假污蔑。信仰法轮功、讲真话说实话,是公民的权利。我儿子是好人,不应该被关在惩罚犯罪的地方,应该无罪释放。”同时她向各级部门揭露攀枝花警察刑讯逼供、栽赃陷害徐浪舟。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鸭子浮水”)

谁知道,她自己竟因此被关进公安局、看守所,后来还被判刑两年。为逼迫老人停止申冤、放弃信仰,公安局警察让她坐老虎凳,吊“鸭子浮水”(双手从后背上绳,整个人被离地吊挂),直至老人昏厥过去几乎没有鼻息,警察才慌忙掐人中抢救;在看守所,恶人又多次对她高强度恐吓,导致她每次全身抽搐、手脚冰凉,最后恶人们怕出人命才放了她;在监狱服刑期间,老人被关在严管室7个月不准出来。

儿子的去世,对老母亲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但是这巨大的悲痛没有击垮老人,这两年来,她始终以坚忍的毅力走在艰难的鸣冤路上,经历风风雨雨,誓要替儿讨还公道。

在徐浪舟离世的第二天(2012年3月19日),乐山五马坪监狱便瞒着家人,擅自签字拒绝尸检(如图,邱云南为五马坪监狱九监区副监区长,该监区为入监队)。随后,乐山检察院又当面向家属撒谎:“我们已经做了尸检,是正常死亡。”可当家人要求看报告时,检察官顿时哑口无言并低下了头。

乐山五马坪监狱擅自签字拒绝尸检
乐山五马坪监狱擅自签字拒绝尸检

为阻拦尸检,五马坪监狱和乐山检察院处心积虑,设置了重重障碍。为求得鉴定公正,家属始终坚持在省外联系司法鉴定所,可联系的几家鉴定所,一经乐山检察院电话联系之后,都找理由推脱了,最后终于签定的一家,也相当不合常理地对老人处处防范,连尸检报告都不给老人。做尸检时,老人是现场唯一的家属,可两个女警却将老人强行拖离。

后来老人到五马坪监狱索要病历和尸检报告,遭到几个狱警的凶狠围攻,并多次放言要强行火化遗体;狱警还把请来的北京律师拉到一边威胁,并卑劣的通过北京司法局下令律师所立即召回律师。

老人希望找到一个政府部门主持公道,接待的人开始很同情愤慨,但一提及法轮功,立即推脱躲避或还以冷言冷语,有的则以一副政治面孔对监狱进行袒护,似乎在这些人看来,针对法轮功修炼人的一切犯罪在中国都是许可的、是不用承担责任的。

面对赤裸裸的暴力威胁和官官相护,老人没有退缩,以顽强的毅力自己去搜集证据。善良的人们知道了老人一家的情况后,都非常同情并真诚的施以援手。最后,老人拿起法律武器,向五马坪监狱提起国家赔偿,并上诉到四川省高级法院。

在要求赔偿期间,老人依然不断遭遇冷眼漠视和蛮不讲理:

- 在省监狱管理局,老人办理完要求赔偿的申请后,又向该局信访室投诉“广元监狱、五马坪监狱擅自设立规矩,要求家属到“610”开证明才允许会见”,接访人当场打电话到监狱,核实到了确有此事,可过后接访人却要求老人去监狱索取书面证据才受理。

- 老人于2013年10月向四川省高院提起国家赔偿诉讼,一直未得答复。三个月后老人去问进展,对方却以超期为由不予受理,并收去了受理凭证。老母亲只有跑到邮局找来证据。在事实面前省高院无从推脱,才于2014年1月24日立案。

- 高院已决定审理此案后,却没有按法律规定公开开庭。通知开庭日期时就告诉老人只准许三个人到庭旁听,后又改成只准三个家属去,到临场又改口说不准旁听。不知是因为律师和老人联合抗议,还是法院人员良心发现,最后法院主动让亲友入场。

进入开庭审理,老人请的律师王全璋、陈以轩非常专业的提出了相关质询并要求对方举证,五马坪监狱与省监狱管理局仅提交了监狱犯人和警察的证词、造假的病历以及明显受操控制成的司法鉴定书,意图以此证明监狱没有违法行为并且对徐浪舟的死亡没有责任。监狱连律师要求调取的关键录像都没敢提交。律师熟练运用相关法律予以有力的驳斥,并明确指出,赔偿义务机关对监狱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以及对徐浪舟的死亡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根本没能有效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老母亲的陈述和揭露更是入骨三分,她当庭指出五马坪狱政科科长王政强不诚实,批评监狱所谓证词不足采信,因为监狱的残酷和违法就连狱警都不敢随便说。老人伤心地讲述了儿子的优秀孝顺和突如其来的死亡,审判长和省监狱管理局代表张伟也由衷地表示同情。老人态度明确地说:“这个案子我一定要告下去,哪怕告到联合国。”

最后陈述中老人说:“我儿就因为坚持信仰被判重刑,现在连官方《法制日报》关于14种邪教的认定文件都在证明: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因为法轮功从头到尾就是正,教人做善良人、做诚实人、做好人……”吓得审判长连忙叫停,不准她继续陈述关于法轮功方面的事。双方陈述完毕后,审判长宣布休庭。


老人四处奔走;仅2013年,老人就寄出200多封鸣冤信。

老人四处奔走,为儿鸣冤

老人四处奔走,为儿鸣冤

老人四处奔走,为儿鸣冤

案件回顾:优秀警察蒙冤离世

法轮大法学员徐浪舟,生前是攀枝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一位优秀警察,长的高大帅气,秉性单纯善良。自修炼大法后,他按照“真、善、忍”标准为人处事,平时与人为善,几次默默捐助希望工程,工作中执法公平,任劳任怨,因表现突出他连续四年被评为市先进工作者,当地媒体曾多次报道过他的先进事迹。

可这样优秀的一个人,只因为坚持信仰、坚持事实真相而被开除公职、被关押、被劳教、被判重刑。他经历了“上刑床”、几万伏电棒电击、捆警绳五花大绑暴晒、高温奴工、吊打等各种酷刑。魔难中,徐浪舟依然表现出了大法学员的智慧善良和坚强豁达,赢得了有良知的狱警的称赞。历经八年苦难冤狱,眼看再过半年徐浪舟就要获释,却突然被残忍地杀害了,他的死疑点重重。

一位孝顺儿子,一位优秀警察,一位坚持信仰的修炼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了人世。年迈的老母亲将一直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而那杀人凶手,至今依然被庇护着逍遥法外。我们不禁要问:中国,你究竟怎么了?!

徐浪舟获得的部分荣誉证书
徐浪舟获得的部分荣誉证书
徐浪舟获得的部分荣誉证书
徐浪舟获得的部分荣誉证书
徐浪舟获得的部分荣誉证书
徐浪舟获得的部分荣誉证书
徐浪舟狱中写给母亲的家书
徐浪舟狱中写给母亲的家书

徐浪舟案部分责任单位及犯罪嫌疑人:

四川省嘉州监狱(由原五马坪监狱、川南监狱合并而成)
四川省嘉州监狱

四川省嘉州监狱(由原五马坪监狱、川南监狱合并而成)

地址: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1号信箱
邮编:614009
电话:0833-2349097,0833-2349089
书记、监狱长:祝伟
副监狱长:田义
教育科:骆江涛(科长)、邵林(副科长)、廖先(女)、张译丹、杨希林、王建全
狱政科:王政强(科长)
迫害参与人:张健(七监区监区长),满茂林,杨建元,纪××,
邱云南13890685086(入监队副监区长),白洋,刘玉斌

乐山检察院驻监检察室:李雷(主任)、张先中0833-2116064

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成都病犯监狱)

地址:双流县机场路近都段16号
邮编:610025
电话:028—85964626,84898287,85960120
院长:何正德
政委、副书记:周朝阳
监狱政治处副主任:罗彬

徐浪舟案参与狱医:唐锐臣,唐小凡,王君,赵书梅,刘舰杭,刘天明

徐浪舟案参与护士:姚秋霜,许水良,黄雅文,符锐,梁晓蓉,高思懋,朱继红,羊婕,张翠兰,邓鸿雁,邓莉,毛思敏,赵春艳,赖静,谢遥遥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成都市滨江中路1号
邮编:610020
电话:028-86658966, 028-86716151, 028-86310851, 028-86310863
局长:刘志诚
法规处:张伟(本案省监狱管理局的代表)028-86652562

From: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4/293462.html

——————————————————————————

1305121921312100【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