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棕叶飘香时

十三年前的噩梦

写这篇文章我需要回忆十三年前的事情,因为它是促成我包粽子的直接原因,虽然时间很长,但那个冬天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十二年前的六月初,我遭遇牢狱之灾获得自由,回到东北老家。打开房门迎接我的是家人的笑脸和丰盛的饭菜。环顾四周,一年半前我就是这里被抓走的。

二零零一年元旦刚过,“天安门自焚伪案”粉墨登场,当时国外的媒体针对“焦点访谈”分析时发现了很多漏洞,比如作为突发事件,自焚火焰不过一、二分钟的事,刹那间怎么集中来的二十多个灭火器?难道警察每天拿灭火器巡逻?王进东衣服已被烧焦,但是最容易燃烧的头发还齐刷刷地耸立。更露马脚的是他厚厚的冬裤被烧破了,腿间装着“半瓶汽油”的雪碧瓶竟然没有变形,雪碧瓶在这里成了耐火材料。可是这些真相中国人很难接触到,在谎言的迷惑下,人民仇恨被党媒点燃,不久,这股仇恨就燃烧到了我的身边。

零一年大年刚过,我正在准备早餐,五、六个警察破门而入,爸爸不在家,面对这群不速之客,妈妈吓呆了。我本能地后退,顺手抓起一件棉衣,当时东北刚出正月,室外温度都在零下二十多度。接着我开始找棉鞋,结果双臂却被紧紧攥住,一股力量将我往门外拖,抬起头妈妈正心疼地看着我。我试图和妈妈告别,但只听啪的一声,门被警察关上了。

我光着脚从四楼被拖到楼下,脚下突然一凉,雪浸入了我的脚底。楼道里回响着妈妈的声音:“求求你们,外面冷,把我儿子的鞋带上。”警车启动了,透过车窗,我看到妈妈没穿棉衣,手里拿着棉鞋跟着车跑,身影越来越小。路上,警察酒后吐真言:“你知道我抓你为什么吗?为了立功。”那时警察抓法轮功学员是会获得奖金的,在钱的作用下,是否有罪就不重要了。之后我被非法劳教,劫持到三个劳教所,度过了四百五十多个难眠之夜。

上周我去德国的中学讲述法轮功真相,当我诉说我遭受的迫害时,一个孩子从我的手中拿过用德语写满的二十七种迫害开始念:小号背铐十几天,和另一个犯人二十四小时铐在一起一百天,电棍酷刑五个小时,灌入胃里四瓶啤酒……老师和孩子们惊呆了,他们无法理解,在中国,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就会遭到当局这样的对待。

一次我被劫持到辽宁省关山子劳教所的一个石场,在那里,入厕的手纸会被别人重复使用,住的地方离工作地方不到五十米,吃饭的时候放炮的石头飞过来噼呖啪啦地落在我们住的房子上面。即使在那样黑暗的日子里,我也尽我所能地实践法轮大法教导的修炼的道理。一次一名犯人从上铺跳下来时,上臂被铁丝刮出了一个深深的口子,肉都翻了出来。我马上拿出自己私藏的棉球和紫药水给他包扎。当时我手上正戴着手铐,虽然这给我很大的不便,虽然灯光很暗,但我相信,那一刻那个犯人的心是温暖的。我们每天劳作的地方是一个大深坑,对面高处有警察和要出狱的犯人拿着镐把巡逻,一次一个犯人看周围警察不在,向下面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所有人几乎都能听到,我抬头看看他,我们相视而笑。

第一次给父母包粽子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中共经常利用亲情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在父母和法轮功之间进行选择。可是想想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孝呢?坚持真理,维护信仰,小到一个家庭,大到一个社会才会有希望。没有信仰,土地就会贫瘠,文化就会流失,这可是比雾霾更可怕的精神污染。

获得自由后的第一个节日就是端午节,当时我被单位开除,身无分文。但是我决定在端午节给家人一个惊喜。我来到市场,精心挑选外形好看的粽子买回家,不是吃,是要亲手给父母包粽子。

 

米和叶子都泡好后,我小心地把买回的粽子叶打开,眼前的粽子是菱形的,看起来很简单。我把粽叶卷起来,然后把米放进去,好不容易把把粽子包好了,一只手准备拿线把它捆起来,另一只手松开的时候,米从叶子里一下胀出来,米漏了一地。我一粒一粒地将米捡起来,放到碗里洗净。仔细观察后,我又包了一个粽子,可是外形很难看,为了怕米漏,把粽子五花大绑了一番。

我觉得我需要让自己先安静一下,之后突然发现粽子的结构用平面几何的知识很容易解释,就是两头大,中间小,上下的两条线是垂直的,但不在一个平面上。发现这个秘诀后我又开始了,这次我想了一个好办法,先在熟的粽子上练习几遍,这样很快就掌握了要领,一个个精巧的粽子很快就包好了。粽子出锅了,我用被水泡的有点光滑的手擦去额头的汗,将粽子端上饭桌。看着妈妈、爸爸一点点把粽子吃掉,当咬到甜甜的蜜枣时,他们笑了,我也笑了。

给德国高级警督包粽子

我包粽子十几年,给家人包,给中国单位的单身同事包,也曾给德语班的同学包过。有一次我一天包了二百个粽子,创下了我包粽子的记录,这些粽子是为了欢迎远方的重要客人。

我有个朋友叫卡斯滕,是工作三十五年的德国高级警督,我们有着共同的爱好——音乐,同属欧洲天国乐团,他是大鼓手,我是长号手,卡斯滕修炼法轮功十几年了,他告诉我,法轮功让他重建生活质量。卡斯滕说他以前上班时压力很大,很容易发脾气。有时如果同事们办事不够快,他就会生气;有时市民问题太多的时候,他就会逃避工作,他说修炼法轮功后他变得沉着,而且多为别人着想,矛盾也少了。

卡斯滕是乐团的主力,每次游行从来不落,而且都打头阵。我们的足迹踏遍了整个欧洲,从法国巴黎到丹麦的哥本哈根,从意大利罗马到波兰的华沙。最难忘的是多瑙河畔匈牙利那次游行,我们走过最繁华的古树特大街,所到之处,人们纷纷拍照。四个小时后,我们在民众的簇拥下踏入了一个特大的体育场,几千人坐在看台上,我们的队伍缓缓走过主席台,主席台上有国家的政要,旁边有大屏幕,主持人在介绍秉承真善忍的法轮功,国家电视台架起的摄像机从我们头顶一遍遍掠过,将我们美丽的音乐传遍整个匈牙利,那一刻我真希望所有中国人也能看到这激动人心的一幕。

二零一一年六月,天国乐团要来我住的城市演出,正是端午节,我们准备让金发碧眼的老外尝尝粽子。我们共包了三百个粽子,我一个人就包了二百个。为了保持新鲜,我凌晨两点就起床了,一直包了五个多小时,然后开车把二百个粽子分成四份,到四个人家去煮,最后拿到乐团。那次包粽子我一点没觉得累,只是觉得,这么多有德之士光顾我们城市,真是这里的福气。

粽子受到老外的欢迎,游行很成功,第二天当地的德国报纸《鲁尔信息日报》还以《为了信仰自由的音乐》做了报道。文章中说:周六下午,天国乐团闪亮登场,大鼓、小鼓和小号组成亚洲乐曲真是一个 特别的音乐之旅,这个大约一百二十人的乐团一半是中国人,其他的是欧洲人,他们在全欧洲游行。值得一提的是:所有的演奏者都修炼法轮大法,这是一个来自中国的静修方法,一九九九年被中共禁止并遭到残酷的迫害。”

端午,一个锁定华人记忆,把远古的风俗代代相传不息的节日。随着年龄增长,我对粽子的体会也从食物的甜美上升到背后的含义,粽子虽小,但它却很重。竹叶让人想到君子的谦谦节气,绿色代表生机,屈原在乱世中保持清醒的故事穿越两千多年后听起来仍然荡气回肠。端午,我会把这些含义一并包到粽子里,给每个朋友分享这份清香和甜蜜。

From: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292841.html

——————————————————————————

1305121921312100【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