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放下怨恨做孝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在四十岁之前,我有两个最大的愿望,一个是拥有健康的身体,另一个是远离妈妈。

我家姊妹共六个,我是老四,自小就体弱多病,有软骨病,病秧子的身体,让我感觉生活太痛苦,每天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母亲就叫我“大丧”(方言,意思是看着就晦气)。

母亲非常看不上我,经常带着其他姊妹出门,让我留在家洗碗、擦地,干家务。我心里既委屈、又伤心,怨恨一天比一天多,经常和母亲顶撞,她就狠狠地打我。母亲打我把扫帚都打坏了,邻居看到母亲下手太狠,看不下去就对我母亲说:“你这么对待她,你将来老了,你是不想指望她养老孝敬你!”我母亲说:“我才不用她呢,她就是给我背个金山、银山来,我也不稀罕。”这句话深深刻在我年幼的心上。

为了发泄自己对母亲的怨恨,我经常在墙边旮旯地方写上咒骂母亲的话。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母亲。结婚后,我很少回母亲家,就是回去,跟母亲也不怎么说话,那股怨恨和抵触始终不散。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糟,身子沉重,全身乏力,还患有心脏病,常常在夜间睡觉时,上不来气被憋醒了。我家住在七楼,上下楼要歇三、四次才行。

生活的压力,身体的病痛,内心的怨恨,让我觉得活着是一种折磨,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让我解脱这一切,我的人生才走完四十个春秋,还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呢。每天清晨迎来的不是希望,而是煎熬的开始。

一九九七年十月的一天,单位同事告诉我法轮功特别好,能祛病健身。我被病痛折磨的苦不堪言,为了解脱这一切,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我看完《转法轮》这本书时,我一下明白了人为什么会生病、人为什么会痛苦等等许许多多的道理。也明白了要想祛病恢复健康的身体,首先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做事,要修心性。

那时候,我的工作是仓库保管员,经常与其它企业单位有业务来往。在我修炼法轮功以前,有时会利用工作之便,给客户好处或方便,他们就给我钱或物。当时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有这份别人都羡慕的肥差,心里美滋滋的。自从看了《转法轮》这本书后,我一下惊醒了,虽然我做的很隐蔽,别人不知道,但是三尺头上有神灵,我正在用自己珍贵的德在换取利益,等我的德都损没了的时候,就会恶报缠身。面对利益的诱惑,我选择了修心重德,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再随着社会败坏的风气随波逐流。

从这以后,客户再给我什么回扣,我都婉言谢绝,并告诉他们:“我修炼法轮功了,我师父要我们做个好人,我再那样做,就是与‘真善忍’的标准背道而驰,你们放心,我不会因为不要回扣而刁难你们。”客户听了我的话后,都非常感动,他们都说:“法轮功太伟大,如果当权者都学法轮功,咱们国家就没有那些腐败分子了。”

有一个客户看到我的变化,非常惊叹,想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到底写了什么,能让我变得这么高尚。没想到,他看完后,他妻子接着看,也开始修炼大法了。原本他妻子身体不好,从炼了法轮功后,疾病都好了,身体非常好。

修炼法轮功以后,每天我按照大法对修炼人提出的标准去做,做事先考虑别人,矛盾中找自己的问题。我的心变得越来越清亮,越来越坦荡,原来各种各样的病不知不觉中没有了,腿也不痛了,心脏也不憋气了,无病一身轻。我才真正感受到没有病的滋味,是多么开心和快乐!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大法的法理让我真正放下了对母亲的怨恨心、抵触心,化解了我与母亲之间那种非一日之寒坚冰似的仇恨。这是我以前从未想到的境况。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对照师父讲的法,我感到羞愧。经常告诫我自己,要善待所有的人,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母亲呢。随着不断学法,我放下了多年来积淀的浓浓怨恨心,用“真善忍”的法理归正我自己。

渐渐的,我的身体越来越好,是我家姊妹中最好的。由于放下了对母亲的怨恨,我也经常回家,主动多做一些家务活。母亲年龄大,行动不便,我就给母亲洗澡,就象从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尽心、尽力、尽孝的照顾母亲。

我的变化,让我的兄弟姐妹、邻居都非常感叹,当面和背地的夸我。我母亲说:“我闺女如果不炼法轮功,她是不会这样对我的,是法轮功给她变好了,我沾了大法的光啊!”

尤其在我母亲八十多岁病危时,我家六个姊妹,只有我一人白天黑夜守在母亲身边。即使其他孩子伺候她时,母亲都告诉他们:你们谁也不如她(指我)伺候的心细、周到、心正。有次,我姐姐伺候母亲时,母亲突然落泪了,我姐问她为什么哭,是不是我哪里伺候的不好。她说:“不是,我以前对她(指我)那么不好,而现在她不记恨我,对我那么好,我的心里很不好受。人真是不能说过头话,我现在还真是得她济了(方言,得到帮助),我晚上咳嗽一声、翻个身,她都赶快问问我怎么样,是不是要喝水或上厕所。”

我母亲临终时,做了一件事,令我很感慨。我母亲一辈子没有工作,也就没有退休金,老时政府给300元钱生活,再加上每个孩子给点钱,也不是很富裕。母亲省吃俭用攒了1000多元钱,分成了几份给孩子们,以表示老人对这几个孩子的评价。我母亲给我的钱是最多的,500元。其他人有300元的,有200元的,还有不给的。我姐姐当时拿到的是300元,她说:“妈,你很公平,不在于钱多少,这就是差距,你哪怕都给她(指我),我也无话可说,我心服口服。”其他姊妹都有同感。

我母亲患的是肺癌,这种病在晚期时是很痛苦的,由于我在伺候母亲时,经常给母亲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大法师父叫弟子怎样做个好人的道理,我母亲很愿意听。生病期间,没有出现象其他肺癌病人那种痛不欲生的状况,最终,她在睡眠中安详地走了。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感觉自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无论身体,还是心灵,健康、快乐、轻松。感谢法轮大法师父、法轮大法带给我的一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