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真理,他们来过

—— 写于长春真相电视插播十二周年之际

 
文/宋紫凤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七日】北国的三月冬寒彻骨,回家的路人裹紧大衣行色匆匆,向晚的街道只有朔风在恣意游荡,还有那一晚的几位不速之客曾经造访。他们按预定的计划,走上街头,走向他们的目的地——分布在这个城市不同角落的电线杆,它们看起来苍白,冰冷,指向无底的夜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秒针一步迈过最后一个刻度,时钟敲响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上的八点,在北风肆虐的夜色中,几个不速之客精准地完成了最后一步操作,将信号插入有线电视网。每一扇灯光明灭的窗里,人们正象往常一样聚在电视机前,却惊愕地看到吉林长春的八个频道的节目同时切换到真相电视片《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人们听到一个词——“伪火”,说的竟是一年前燃起人们仇恨的那一场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人们看到那个叫王进东的自焚者,似乎已经被烧得口鼻歪斜,可夹在双腿间装着汽油的塑料瓶竟在高温之下毫不变形;另一个自焚者刘春玲在滚滚浓烟的掩蔽下,受到来自警察的致命一击;最小的自焚者刘思影在气管切开手术三天后就能开口讲话,大声唱歌,……打破常识的编剧拙劣不堪,漏洞百出,这是“央视出品”的一贯风格。四十分钟过去、四十五分钟过去,五十分钟过去,数十万的人们如梦方醒——世纪伪火原来是中共策划的一场诋毁法轮功的骗局;被兽的亵渎的嘴攻击四十二个月的法轮大法早已洪传世界,而在中共的阴霾之外,不同肤色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站在灿烂的阳光下,坐在青翠的草地上,微笑在明澈的空气里。

电视插播的壮举,让人振奋,明白真相的觉醒,让人感动。人们沉浸于此,未遑计算真相的代价。此刻,撒旦赤龙在地宫中因谎言破碎而蛰起,中共邪党在中南海为真相大白而狂怒,它们放出凶戾的秃鹰,贪婪的豺狗,魑魅魍魉的遍布在如冥府般的黑夜里,从开始于这天夜里的长达一年的大搜捕中,长春地区5000名法轮功修炼人被抓捕,15位直接参与插播的勇士被判4至20年的重刑,至少八人已被酷刑虐杀,余者尚在中共监狱中受折磨。

十二个冬天走过,十二个春天来过,全世界传遍他们的名字,他们是:梁振兴、刘成军、刘海波、周润君、侯明凯、雷明……,与他们的名字一同流传的,除了壮举,还有令苍天也为之落泪的悲怆。中共用刘成军和梁振兴的照片示众。在照片中,刘成军显然已经坐不住,惨毒的酷刑使他虚弱得只能斜靠着墙,只有目光还流露着生命的迹象——那是有如三千大千世界一样广大无量的悲悯。而梁振兴也许一直没有抬眼看过对面那个举着相机的人,目击者说梁的囚衣之下,后背被三角铁打得皮开肉绽,前胸被电棍烧的焦糊。而镜头前的梁振兴,神情淡然的只如这风雪夜的一个过客。雷明,全身体无完肤的样子吓呆了牢里最凶悍的犯人,当时他才只有二十六岁。

现实的故事不是文学化的史诗,现实的英雄也并非生就水火不侵的金刚之身。甚至,当他们走入你我之中,似乎也不会有特别的不同。梁振兴,有时会固执到我行我素,小兄弟雷明因为跑得快被大家叫作飞毛腿。刘成军总是开着他的大卡车,他也因之得了“大车”的绰号。侯明凯会象照顾他的油条早点摊一样,把周围的气氛调剂得很红火。他们普普通通,他们形形色色,他们撕下密不透风的谎言的铁幕,举重若轻,而这一切意义之深远大概是他们自己也始料未及——在中共邪灵迷惑全世界一个世纪后,在邪恶的兽的嘴攻击神四十二个月后,他们揭开了传播真相的新篇章。在接下来的十二年中,从网络、到报纸、电台、电视台,从美洲,欧洲,澳洲,到亚洲,真相沿着横跨海底的巨大光缆而来,沿着穿透大气的无形短波而来,沿着茫茫太空传下的卫星讯号而来,沿着洪微十方无远弗届势无可阻而来。而十二年前的这个残冬之夜,第一批电视插播真相的勇士们,他们从你我中走出,他们为传播真相而付出生命,他们完成了超凡入圣,那一刻,整个宇宙都因屏息而沉寂了。

这个世间,来过勇士,来过先知,来过觉者,所有的故事都如此相似,在故事的开始,摩西在魔难中几经困惑,耶稣在受难日的凌晨曾经发抖,插播勇士们以血肉之躯承受了生命的最大负重,而在故事的结束,摩西走出埃及的沙漠,耶稣走进天国的荣光,插播的勇士们用生命铺就了回归之路,他们冉冉上升,每踏过一步,脚下传来撒旦魔域天塌地陷的轰响,无生之狱的大火吞没一切大恶,消没于圣者足下旋起既灭的埃尘,他们的威名已与星辰不朽,他们的大德将与天地永存。有福的世人会瞻仰到他们,如何光耀一方宇宙,庄严万千。

From: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7/288442p.html

——————————————————————————

1305121921312100【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