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包夹”的自述

现在我回到了家乡,把我在北京的经历告诉了家乡的老表,我还要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文/良知(化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按:“包夹”是指在中共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被警察指定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以下是一位“包夹”的回忆。

在北京海淀看守所能看到法轮功(注:指法轮功学员),是始料未及的。我们尊称她们为“法姨”(法轮功阿姨)。和电视上说的法轮功不一样,她们善良、祥和,教我们背《洪吟》(法轮功创始人的诗集),唱歌,不歧视我们,告诉我们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

这里的警察都很邪恶,她们刑讯逼供,电乳房和下体,扒光衣服薅阴毛,说穿着警服代表党。

下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警察让所有人脱光衣服,不让穿衣服,光着身子接受讯问、填表,六、七十岁的老阿婆也不能幸免。

刚到这里让我值夜班,有一天晚上,过了十二点,筒道里传来“法轮大法好”的喊声,当时值班的是姓徐的警察,在四队警察中年龄最小,也就是二十出头,打起可以做她奶奶的法轮功老奶奶来,真狠!我亲眼见证了“法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看不下去,也无能为力,我就要求下队了。

下队就让我当包夹。有一天中午,大家都睡午觉,我隐约听见窗外有动静,偷眼望去,惊呆了,地上跪着一个人,五花大绑,手被捆在背后,嘴里塞着东西,被四个警察踩着,她们手里拿着警棍,她的头被踩在脚下,贴着地面,脸歪向左面,含糊的声音喊着:“法轮大法好!”医务室的臧大夫,左手撩着门帘,右手举着针,招手示意他们进去,地上的人就被拖拉进去了……,那一天是七月十二日。

包夹有时还要给小号里的人(法轮功学员)端饭。邢丽民和宁玉环的饭我都送过。她们俩是坚决不“转化”的。有一天我去端饭,警察杨洁刚往盘子里撒完药,一张包药的小白纸塞在兜里,用右手把撒落在盘子边上的药沫抹进盘子里,后来宁玉环被送走了,去了外地,走时喊了“法轮大法好!”邢丽民后来就不会走路了……

警察杨洁给包夹开会时就说:有特殊贡献的可以减期进级,指对法轮功(学员)“转化”有手段的,监视法轮功(学员)及时汇报情况的。这些话在刚进班时,警察孙树银就说过:班里法轮功(学员)说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及时汇报,说法轮功(学员)特抱团,不让我们和他们太交心……

劳教所里经常搜监,好听点叫安检,就是不定期搜查法轮功的经文,搜出一个可疑的小纸片可能就要写检查遭到惩罚,小号也要搜,都要脱光衣服,原地转一圈,才让穿衣服。被褥衣物都要扬开。有时一个月要脱好几次衣服。

包夹也不容易,每天要陪法轮功(学员)面壁坐十八个小时,起得比谁都早,睡得比谁都晚,法轮功学员老不“转化”,包夹还要挨警察的骂,有时还要写检查扣分,晒不到太阳。不能经常锻练身体,每天汇报被包人的情况。拉屎撒尿也要做记录。

我包夹的法轮功阿姨不让我恨警察,她说她们是最可怜的,被共产党欺骗,她们才是被迫害的,她们也是人,也应知真相,得救度,是我们没做好,没有让她们从迷中醒悟,无知中干坏事,丧失了自己的未来,还连累了她自己的家人。不知什么时候,我已泪流满面,我开始给法轮功(学员)传经文和纸条。

这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每次听她们讲完,都象是触目惊心的大片在上演,有时感觉自己是观众,有时感觉自己是群众演员,有时感觉自己在做梦。有些记忆已经模糊了,有些是选择性的忘记!但是人类的历史不会忘记,苍天在注视着每个人的一思一念,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我不敢怠慢。

恶梦的日子终于过去了!现在我回到了家乡,把我在北京的经历告诉了家乡的老表,我还要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