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共产幽灵的面具

在共产党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开篇首句即宣告:“1848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幽灵,在欧洲游荡。”德文原版中,幽灵“Gespenst”一词同时表示幽灵、魔鬼的意思。

文/思容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罗马尼亚知名基督教牧师兼作家理查德•沃姆布兰德(Richard Wurmbrand)在他的名作《马克思和撒旦》一书中,引述了前苏共官方报纸《莫斯科晚报》(Vetchernaia Moskva)的一段话:“我们不是同信徒们、甚至不是同宗教神职人员们作战……,我们是同上帝作战——抢夺他的信徒。”[1]显然,苏共承认了上帝的存在。不过众所周知,共产党对外一直是公开宣称持无神论立场的。根据1998年出版的《劳德里奇哲学百科全书》(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定义,“无神论的立场是认为神不存在,即明确的不相信,而不是信仰缺失。”从广义上讲,无神论泛指不相信一切神、鬼或灵魂等超自然之灵的存在。

历史资料显示,共产党宣称的“无神论”立场,是为了掩盖其真实面目而打出的遮人耳目的一个幌子。

(一)
在共产党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开篇首句即宣告:“1848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幽灵,在欧洲游荡。”德文原版中,幽灵“Gespenst”一词同时表示幽灵、魔鬼的意思。

已有不少人公开提出质疑:共产党为什么使用幽灵来形容自己宣称的“人类社会的最高境界”、“人间天堂”共产主义呢?共产党自称是无神论,而无神论是否定神、鬼存在的,却为什么使用幽灵一词呢? 进一步讲,既然使用幽灵一词,就说明承认鬼魔的存在,当然也就承认有神佛,那为什么还是选用阴暗的、邪恶的“幽灵”一词呢?

《共产党宣言》 早期被译作《共产主义宣言》,这个自称“幽灵”的公开正式宣告,却很“巧合”的,同马克思创作的许多诗歌作品中的自述,似乎有着相同的来源。

1837年,19岁的马克思将一本诗集献给父亲作生日礼物。其中,在《面色苍白的少女》[2]一诗中,马克思写道: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
对此我非常清楚。
我的灵魂,过去忠实于上帝,
现在被选中奉献给地狱。”

据《马克思和撒旦》一书披露,马克思早年一直是基督徒。在他第一部为人所知的作品《基督徒们依据约翰福音而合一:合一的意义、必要性及其影响》中,马克思写道:“与基督的合一,既体现为同他亲密而鲜活的友爱之中,又体现为他总是在我们的眼前和心中。”马克思高中毕业“宗教知识”课程结业证书中的一段教师评语:“他对基督教的信念及道德规范的知识相当清晰和扎实。他还对基督教教会的历史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然而,在他的高中毕业考试作文中,“毁灭”一词被重复使用了六次,他因此在同学中获得了一个绰号“毁灭”。而获得高中文凭后不久,他开始自大而激昂地反宗教,“一个新马克思出现了。”

在《绝望者的祷告》[3]一诗中,马克思写道:

“我要高傲的实施我的复仇,
针对那个高踞为主的上帝。”

写于同年的《演奏者》[4]一诗,其中有这样一段:

“我的心被施了魔法,我的知觉一片混乱,
同撒旦,我已达成了协议。
撒旦签了契约,并为我打着音乐节拍,
我快速而随心所欲的演奏着死亡进行曲。”

按照西方宗教的说法,魔鬼撒旦因嫉恨上帝而竭力毁灭人类, 因为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人(亚当)。在西方文化中撒旦通常被称作“魔鬼撒旦”、“恶魔”。

显然,马克思不仅承认有上帝的存在,还承认有魔鬼撒旦、有地狱!马克思仇恨上帝,是因为被魔鬼撒旦选中,要向上帝复仇。

在《人类的骄傲》[5]一诗中,马克思这样写道:

带着轻蔑,
我向这个世界发出挑战。
这个巨大的侏儒,啜泣着骤然倒下,
我的幸福不会因此而受到任何冲击。

我不惧做(另)一个上帝,
凯歌中徜徉于那被毁灭的领域。
每一个字就是我发出的挑战和炮火攻击,
我感觉自己俨然是造物主自己。

马克思给父亲的诗集中,还包括了他写的一部诗剧Oulanem的第一幕[6],其中写道:

“但是,哦,我用年轻的双臂
疯狂的环住你的胸膛,
地狱向你我张开大口——黑暗的无底深渊。
如果你堕落,我将微笑着紧随你其后,
且向你低语道:“下来吧! 跟我来!同志!”

主角Oulanem 死时,有这样一段话[7]:

“毁灭了,毁灭了。我的时间已尽。
时钟已停走,这座侏儒之屋已垮塌。
很快我将紧抱永恒,
且很快我将发出怒吼——对全人类的诅咒。”

诗剧结尾部分的一段[8]:

“如果有一个能吞噬一切的“东西”,
我将跃入其体内,不过却是为了毁灭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如庞然大物矗立在我和地狱之间,
我会以我无尽的诅咒将其击为碎片。
我将拥抱其残酷的现实,
而拥抱我,这个世界将无声无息的逝去,
然后坠落至彻底的消亡。
灭亡,万物皆不存在,这才叫真正的活着。”

因和魔鬼撒旦签了约,马克思要将其称之为“同志”的这部分人类拖向地狱、并且要毁灭整个人类社会。最后的这一点,也早已在《共产党宣言》的结尾处讲明了:“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二)

恩格斯在认识马克思后不久,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一个来自Trier(马克思的故乡)皮肤黝黑的家伙,一个典型的怪物……他疯狂的胡言乱语,似欲将高高在上的天幕扯到地上。他大张双臂伸向空中,挥舞着令人讨厌的拳头。他发狂般的咆哮,好象被一万个魔鬼提住了脑袋。”[9]

《马克思与撒旦》一书披露,恩格斯青年时期也是基督信徒,曾写下了不少优美诗篇赞颂上帝。在读了德国的神学自由主义者布鲁诺•鲍威尔(Bruno Bauer)写的一本书后,恩格斯开始对基督信仰产生怀疑,他经历了一番痛苦的内心挣扎。恩格斯写道:“我每天祈祷,确实几乎是每天祈祷,希望找到真理,自从我开始有了怀疑后,我一直这么做,但还是感到无法回头了。写下这些话的同时,我泪如泉涌。”[10]恩格斯最终没有返回到对上帝的信仰中去,而是同被他称为被万魔附体的马克思联手了。

布鲁诺•鲍威尔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最初也是一名基督徒,但后来成了批判圣经的激进批判者。沃姆布兰德牧师在书中引述了鲍威尔于1841年12月6日,写给他的朋友、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朋友阿尔诺德•卢格(Arnold Ruge) 的一封信。

鲍威尔写道:“在大学里,我都是当着大批的听众做演讲的。当我站在讲坛上嘴里吐出亵渎神明之辞时,我都不认识自己……在亵渎神明的同时,我能想起自己是多么虔诚的在家中写一份关于对圣经和《圣经启示录》的忏悔书。不管怎样,这是一个非常坏的魔鬼,每当我登上讲坛,它就附上我,而我太弱不得不屈服于它……只有当我作为教授,被授权公开宣讲无神论时,控制我让我说亵渎神明之语的那个魔鬼才会得到满足。”

1837年3月2日,马克思的父亲在写给马克思的信中说,“只有你的心仍保持纯洁,且完全象正常人一样的跳动,并且没有鬼魔邪灵能使你丧失良知善念——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到幸福……”[11]

德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弗兰兹•梅林(Franz Mehring),在其著作《卡尔•马克思》(Karl Marx)中写道:“马克思20岁生日后数天,他的父亲去世,不过他的父亲似乎已隐隐地觉察到,他喜爱的儿子已受制于魔鬼的摆布……”[12]

(三)

《马克思与撒旦》一书特别提到了一件事。法国著名哲学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曾在其著作《反叛者》一书中提到:有30卷马克思-恩格斯著作前苏联官方一直不出版。沃姆布兰德牧师为此致函位于莫斯科的马克思学院进行查证。他收到了该学院副院长柴德洛夫(M. Mtchedlov)的回复。

书中写道:“柴德洛夫在声称加缪撒谎后,却又证实说:100卷马恩著作中只出版了13卷。他提供的荒唐理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延阻了其它卷的出版工作。柴德洛夫的回信写于1980年,二战结束后的第35年。从这封信中很清楚的看到,尽管苏联共产党当局有这100卷的手稿,但他们却选择了只出版其中的13卷。唯一可以解释的理由是,马克思大部分的观点被故意隐瞒了。”

前苏联著名经济学家、戈尔巴乔夫的经济改革顾问尤里•马尔采夫(Yuri N. Maltsev)在其著作《给马克思的安魂曲》(Requiem for Marx)中写道:“沃姆布兰德推断,在这些未公开出版的马恩著作卷中,有可能存在着马克思信撒旦教的证据。”

马克思死后被葬在高门墓地,那里是英国的撒旦教活动中心,并经常举行一些神秘的巫术仪式和祭祀活动。
参考资料:
1. Marx and Satan, Richard Wurmbrand
2. The Pale Maiden,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verse/verse24.htm
3. Invocation of One in Despair,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verse/verse11.htm
4. The Fiddler,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marx/1837-wil.htm
5. Human Pride,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verse/verse20.htm
6. Scenes from Oulanem,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verse/verse21.htm
7. Marx and Satan, Richard Wurmbrand
8. Marx and Satan, Richard Wurmbrand
9. Frederick Engels, The Triumph of Faith, Canto the Third,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42/cantos/ch03.htm
10. Marx and Satan, Richard Wurmbrand
11.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letters/papa/1837-fl2.htm
12.Marx and Satan, Richard Wurmbrand

(全文结束)

From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5/285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