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疑云:彭敏当年被强行手术、迫害致死的背后

彭敏腰部为什么会有一个大洞?这在医学“治疗”上并无必要。

彭敏会不会被活摘了肾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武汉报道)武汉市法轮大法弟子彭敏,于二零零零年二月底三月初被中共警察绑架,在武汉市青菱看守所遭到残酷折磨,导致全身瘫痪;后被警察强行送医院手术。

 彭敏

手术后,彭敏的后腰无故被割出一个大洞。院方人员公然声称,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彭敏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晚去世,去世前一天被注射不明药物。彭敏去世后,医院不许做尸检,并配合警方立即强行火化。这一切反常的举措,都指向一个目标:活摘器官!

彭敏被迫害致死经过

彭敏被非法关押在青菱看守所期间,狱警因为他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炼功,多次对他进行毒打。在所长熊继华和狱警的直接指使下,犯人们变着法子折磨彭敏,如“放礼炮”——恶犯用双手抓着彭敏的头,使劲地撞墙,撞得要象放礼炮一样响,人当时就痛昏过去,后脑勺被撞肿、撞出血泡;又如“五雷轰顶”——恶犯用拳头照彭敏的顶门心狠狠打五下,每一下都要发出“轰”的声音;还有“定心脚”——恶犯用脚照胸部用力踢七下,照背部用力踢八下,所谓前七后八定心脚;等等不一而足。看守所所长熊继华还经常亲自指使一群犯人毒打彭敏,拳打脚踢,往死里暴打,根本不管死活。在狱警朱汉东的指使下,彭敏多次被十五、六个犯人按在木板床上,用塑料鞋底猛烈击打臀部。

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时,彭敏的臀部中央和左腿长了两个直径十三至十五厘米的脓包,看守所不但不给治疗,反而暗示犯人借机“教训”他。于是十几个犯人将彭敏按倒在木板床上,轮流挤压他身上的脓包,致使他剧痛难忍,全身由于剧痛而抽搐,连续近一个月晚上无法入睡,只能蜷缩在门边。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彭敏再一次遭受恶警与十几个犯人整整一天的毒打与谩骂后,四肢和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人整个散了架,当时就昏死过去了,送往武汉市三医院抢救后苏醒过来,但已全身瘫痪。

其母李莹秀得知该消息后,将彭敏接回家中,通过学法炼功,彭敏渐渐能吃、能喝、能说话,就在彭敏的情况开始好转时,武汉市市公安局防暴大队派来三十余名警察,强行将他绑架至武汉市第七医院,直接送入手术室。

手术后,彭敏被隔离在住院部二楼骨外科走廊尽头的一间小屋内,外面用屏风挡住,警察协同武汉市“610”不许他的母亲、哥哥彭亮离开,名为看护,实为隔离软禁,以免走漏风声。同时将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街派出所的警察安插在隔壁的房间内二十四小时监视,以防他们同外界接触。在当年三月份,有三个朋友成功探望彭敏,亲眼看见彭敏腰部有个大洞,李莹秀对他们说:彭敏一到医院就被强行送进手术室,出来后腰部就有了一个大洞,医院并没有治疗,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

彭敏腰部为什么会有一个大洞?这在医学“治疗”上并无必要。彭敏会不会被活摘了肾脏?当时一般人很难想象到中共会邪恶的活体摘取器官。

在“610办公室”及武汉市公安局的指使下,武汉市第七医院院方对彭敏犯下罪恶后的心虚,从其之后的态度、言行中也能看出些端倪:手术后的彭敏,头部以下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知觉。而院方对危在旦夕的他不闻不问,并公然对彭敏家人宣称,彭敏要想出院,除非等死后,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上午,彭敏被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四月六日半夜一点多,彭敏停止了呼吸。彭敏一过世,遗体立即被转移,家人立即被隔离。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上午十时左右,警察将彭敏遗体强行火化。不久彭母李莹秀也突然离奇死亡。

参与迫害人员遭现世现报

武汉市第七医院配合中共警方迫害致死彭敏后,还积极配合中共宣传媒体录制假新闻毒害世人。院方对本院医务人员及外界媒体谎称:彭敏是因炼功跳楼自杀被警方救起。第七医院骨外科医务人员被欺世谎言蒙骗,在彭敏去世后,协助警方阻拦家属,拒绝家属要求尸检的合理要求,非法剥夺家属的正当权利,并配合将彭敏遗体强行火化。这些医务人员充当了中共帮凶,迫害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现在开始陆续遭到天惩报应,并累及家人。

武汉市第七医院后来被武汉市亚洲心脏病医院收购,改称亚洲心脏病第七医院,对原七医院人员进行重组,取消原骨外科,将其合并到外科,原科室人员八个医生,只有两人留在外科,其他六人中,两人读研离开医院,其中一人已患膀胱癌,其余四人不是停岗留职就是不予重用;原骨外科主任金建平,在两年半前已中风偏瘫,退在家,现年才五十三岁左右,其独子开公司做生意,损失惨重。而这仅仅是开始。

善恶有报是天理。人做什么坏事,老天都在看着呢。迫害修炼法轮佛法的好人,其罪大如山。希望世人及当事人都能明白真相,及时悔悟,将功赎罪,或许还能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