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论】 人生感悟:成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

(PART 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GRNO6FHkhA)

 

(PART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_GV401c3z0)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石涛评论的人生感悟节目。

大概几个小时前我在Facebook上登了一条消息,我说会跟大家录制这一期节目的,其实几天前我就想录制类似的节目,只是一时不知道应该从哪儿说起,偶然的时间想起了去年我在做周末视频的时候,我曾经感叹过一句话,我说真的非得要成功吗?我忘了那是一期在探讨什么内容的节目,但是我确实提到了这么一个问题,一定要成功嘛?成功难道就是人生的结果或者是追求的真谛或者意义吗?我记得有个朋友跟我讲,看过那期节目之后他非常感慨,他说,为什么非要成功?没必要。在追逐成功的过程当中,很多人把自己丧失了,把真实的我们自己给摧毁了,但成功与否是个问号。

大概在三四个星期前,我在google 上看到有朋友转发李连杰的一段东西,他列举了一些可能是现在国内比较有名的一些有钱人的故事吧。

他讲这些人很有钱,然后有人病了,有人妻离子散了,有人自己脑袋有毛病了,就是这么一连串的故事。然后他也提到说难道有钱就有幸福嘛?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很可惜我没有留下那个帖子,我当时看过之后我蛮有感触的。李连杰算是一个成功的人了,他在整个那一代当中算是比较成功的,如果朋友早期听过我的节目,我跟大家介绍过。

其实我跟李连杰在小的时候有过几面之交了,他当时在拍《少林寺》之前,实际拍摄《少林寺》的那一班底都是原来的北京市什刹海体校武术队的,他的教练,对外说的教练是吴斌,他是什刹海体校的党委书记,真正教他练武术的一个人姓王。我实际在什刹海体校上过,有到过这个班,我呆的时间不长,我的父亲就说,唉,他们都练的是花拳绣腿,根本没有真功夫,算了别去了。

当时练的时候是跟李连杰他们是一班的,但是他是呆的比较长了,所以大家很年少的时候曾经在一起过。李连杰我印象蛮深的,在拍过《少林寺》之后我记得我曾经跟父亲说,你看,当初如果我还能留在班里头,搞不好这《少林寺》里头还有我一份呢。《少林寺》成功了,就意味着一切都会成功的,这是每一个人基本的认识吧。我相信现在很多朋友也是这么看的,就是这么个笑话了。

后来注意到李连杰实际应该是有自己的信仰的,如果不是意外的话,他应该是对西藏喇嘛教当中的白教,他自己比较认可。特别是经过那次大海啸之后,我印象中他是应该在一个岛国上正在度假,自己差点被淹死,为了救自己的孩子,他曾经经历过那么一个过程,所以自此之后他成立壹基金会。这是李连杰当时提到这个感慨,就是说,经过生死之后,人为什么一定要成功?

其实另外一个我们熟悉的人,黄光裕,黄光裕是到北京比较早期的倒电器的人,他是潮州人,潮汕人做生意比较豁得出去。我们印象当中,他赚钱开始的时候是卖LCD电视和牡丹电视机,一台他只赚十块钱,所以当时把东风市场,百货大楼都给打垮了,这是我印象比较深的。大家一般的说他起家跟他的太太有关,他的太太实际是他公司的原来的银行放款专员,大概是这么个概念,不是非常的确切,所以娶了他太太,他有了钱,大概就是这么个故事。今天我们在看黄光裕其实我相信每一个人有不同的感慨。我觉得这都是相对比的。

还有一次我记得在有一期节目当中我跟大家提过,现在算应该是二十多年前啦,认识个朋友,那朋友比较有钱。九五年的时候我记得跟几个朋友到汕头那边去玩去,然后去南澳游泳,有一个镜头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这个人比我年龄还小,他戴了一块劳力士满天星,满天星是指手表上那都是钻石了,大概他买这块表的当时的价钱是四十一万,大概是,九五年九六年的时候。到海边去玩你这表放在哪儿呢?没地儿放,他就戴在手上,那浪打过来,表链就松了,所以他根本就不能游泳,他就在那儿完全在伺候他这块表了。我印象太深了,二十多年到现在我的眼睛里还能看到他当时的景象。

财富、赚钱是今天几乎所有人的追求,但赚了钱又能怎么样呢?真的,这是我一直提出来的问题,赚了钱又能怎么样?女人为了荣华富贵,很多女人把自己的一切,把自己的贞操作为换取财富的一种本钱。男人以事业为称,出卖自己的尊严,丧失了诚实与道德的一切,为了在这个环境当中挣得利益。

在我过去的生涯当中,这种故事看的非常多,我刚才跟大家举出的这是不同的例子。其实印象更深刻的,出国又这么长时间了,而出国的一幕我印象很深刻,在离开首都机场的时候,朋友们家里人送我,大概有三四十人,在我将进入海关口回头去看的时候,三四十人几乎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充满了一种期待,真的,充满了一种期待。

当时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肩膀上扛了这三四十人的命运,有这种感觉。扛了这三四十人的期待,在那一瞬间没有人怎么样,但是在他们的心目当中,他们的一个熟悉的人,他有机会迈出了国门,迈出了国门就是成功的标志,迈出了国门就意味着在未来未知的时间里,这么些人当中可能都有机会与出国的我自己可能形成了某种寄托,这些都似乎是一种成功,但是成功完了之后又怎么样呢?你会发觉什么都没有。

我记得在一期节目当中跟大家分享过说,在那大雪纷飞的夜晚自己往家里赶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感触。就是在我那一段工作的时候,开车拉两个女人去赌场的途中,大家聊天嘛,都是北京人,聊着聊着,才知道她们的男人原来是在北京商场上叱诧风云的人物,你知道在北京改革开放之后比较早的新街口那边有两家做音响的,是那个时候最早开始做音响的。

这两个人当时在北京的家电行业比较有名,有名到什么份上呢?大概九四年两个人当时一人买了一身西服,这身西服每个人花了两万块钱人民币,所以在北京当时的商界当中大家都在相互传递着,两万块钱买一身西服,那是不得了的事儿。当时我记得开玩笑说,我说这个出门打车都不能打面的了。不知道很多朋友知道不知道面的,面的是九零年北京亚运会的时候陈希同为了满足亚运会的要求,必须在这样的城市里有多少出租车,而弄的那种小的面包车,然后喷成黄色,十块钱十公里,这就是北京面的。当时黄光裕他们倒这个彩电倒这个微波炉的时候也是用的这面的。

结果我带着的这两个女人是曾经的那两个人的二奶,不得不这么说,二奶。具体的故事我没有太细问,是否离开了他们的原配,那咱不清楚,但是那两个男人用钱把她们送到了海外,买了房子,他们也给那两个男人生了个孩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们成功了,她们是成功者,但是这两个人为什么去赌场呢?

因为在她们的心目当中,她们丧失了自己真正活着的那种目标,她们失去了自身生活的意义,她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最后这两个人跟我讲,就是说提到了有关吸毒的问题,因为生活的现实环境,使得她们失去了生活本身的目标和意义,她们是成功者,她们是失败者。她们是今天世俗的环境当中的成功者,她们是今天在很多朋友的眼睛当中是成功者,她们出国了,她们有钱了,她们有房了,她们什么都没有了,她们失去了她们自己。

我记得在九零年亚运会左右的时候,当时听到一个故事说有一个人自杀了,这个人读书所向披靡,最后读到当时是不是有博士我都记不得了,反正就是读到了他认为没得可读的时候他自杀了。而在七八年前,当时在加拿大的多伦多,一个双料博士从一个桥上跳到了高速公路上,摔死了,丢下了两个孩子,最小的一个孩子大概几个月。当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不能接受的。

大家对这件事情争论很多,其中有一条就是因为他读的书很多,但是就是不得志,好象是赚不着钱还是怎么样,扔下了太太,扔下了两个孩子。我当时看过之后我个人是不能接受的,一个大男人,为了自己的想法,一切的做法都是为了自己,当自己不能够满足自己的想法的时候,以结束生命的方式来逃避责任,他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

所以这里提到的成功大多是金钱、事业上的,世俗当中的所谓的成功,而他真正的失败,他的不成功,太多的困惑呢,就是真实的生命的意义,人为什么要成为人?我觉得在这点上是需要每一个人都思考的。人们为了追逐成功,而扼杀了作为一个人的正常的生活,人们为了追逐成功,而丧失了每一个具体人的生命的意义,无论买房、置地、财产、事业,这一切的一切当你得到的时候,其实就失去了,因为当你得到的时候你发觉你什么都没有,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你发觉你根本无法把握它他,你发觉你得到的一切对于你生命本身来讲毫无意义,拥有它就失去它。

我记得跟一个朋友聊天时候就说起买房子,来到这个环境当中很多人都要买房子,很多咱们大陆的朋友来到海外买了房子,因为房子的压力和工作的压力,自己无法承担整个房子贷款的压力,就会把房子租出去。一间房子有三个卧室,加上一个地下室,租出三家,甚至租出四家,几家人住在一个房子里。这样的房子本来是给一家住的,我个人认为,一个人的生活,一个家庭的生活应该有他自己隐私的一部分,生活是应当有着一定品质的,我们不能仅仅因为别人拥有什么我一定有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

三四家人住在一栋房子里面,晚上睡觉的时候个人的隐私彼此之间都是透明的,在我个人看来这是不能接受的,但是很多人就这么去居住,这就是我说的,在追逐财产的过程当中,在追逐自以为的幸福生活的真谛的过程当中,在你占有自己梦想追求的过程当中,失去了人生真实的一面,失去了做人本身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一份莫大的悲哀,这一份悲哀超越了现实生活当中你的工作,你的事业,你的财产,你这手边所争取的一切。

因为人就象流水一样,过去永远不会再回来,时间消失了就是生命的失去,一旦生命走向终结,当人们已经走向终结的前夕,那一刻的时候,人们说,在人临死的时候人言也善,我相信那是人在反思的过程当中,在无能为力的客观的背景之下,反思自己一生的时候发觉什么都没有,这个时候人才反思自己这一生该干嘛。其实在我的节目当中我一直讲,人应该相信人是不死的,正象我曾经说过人生的真正意义是在人这肉身脱去之后那生命的永恒。

结果在今天下午无意中我看到了苹果的创始人贾伯斯在临终前的一段话,据说是首次公布,时间应该是一个月前公布出来的。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他这一段话,我觉得很具有代表性。贾伯斯说,作为一个世界五百强的公司的总裁,我曾经叱诧商界,无往不胜,在别人的眼睛里我的人生当然是成功的典范,但除了工作我的乐趣并不多,到后来财富对于我已经变成了习惯的事实,正如我肥胖的身体,他是由多余的东西组成的。财富在他而言丧失了意义。

他说,此刻在病床上我频繁的回忆着自己的一生,发现曾经让我感到无限得意的所有社会名誉和财富在即将到来的死亡的面前已经全部变得黯淡无光,毫无意义了。我也在深夜里多次反问自己,如果我生前的一切被死亡来重新估价后,早已经失去了任何的价值,那么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呢?是我一生的金钱、名誉都没能给我的是什么呢?有还是没有呢?

这是一个临死前的名人,一个拥有着一切的名人在他临死前却向自己问,自己到底有什么?自己到底在干嘛呢?自己在病床上一个人躺在那里的时候,他发觉他竟然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得到。他说,在黑暗中当我看着那金属探测器所发出的忧虑的光芒和吱吱的声音的时候,我自己已经感受到死神那温热的呼吸真正向我靠拢,在死神来临的时候,我明白了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应该去追求其它与财富毫无关系的,应该是更重要的东西,也许是感情,也许是艺术,也许是儿时的一个梦想。

如果这段话完全是他说的,我个人认为他依然没有找到人生的意义。他接着说,无休止的追求财富只会让人变得贪婪和无趣,变成了一个变态的怪物,这就是我一生的写照。一个成功的人,一个各方面都在世俗的眼睛里完全成功的人在当今的世界当中人已经故去了,但是他的产品几乎延伸到这世界上每一个角落,但是苹果本身的创始人却说,他是一个变态的怪物,因为他失去了他无法寻找的在他临死之前他都没有找到人的真实的意义,生命的意义。

他自己说,上帝造人时给我们以丰富的感官,是为了让我们去感受他所预设的在所有人心里的爱,而不是财富所带来的虚幻。那我个人认为这里说的爱可能是因为英文当中所缺憾的关系,大家知道贾伯斯是佛教徒,曾经有人说在他得病之后他很迷信于他的信仰的这种功效,所以他耽误了治病的时间。

人已经走了,我们不能说别的,他是现代科技的领头人,他是现代科技的代表式人物,而在他病去的时候,他当时却采取了自己信仰所归属的那一方面的方法,来面对自己的疾病,而这样一个现代科技的代表性人物,人本身的生命的意义他却不知道,他这里提出的爱应该是佛家的慈悲,在我而言,而这佛家的慈悲他能理解到一点,这是上帝在创造人时就赋予了人这样一份天性。

在我的节目当中我一直跟大家呼吁的一个概念就是人性,人性与道德与善良,这是生命的根本,这人性的一面在不同人的眼睛里可能会有着不同的解释,但是人性的真谛当中,慈悲的一面,是每一个人的生命内心当中早已经具有的。我相信这是贾伯斯自己在生命最后的时候他能够体悟到的,当他的无所不能的个人的能力在面对死亡时,一无所用时,他对生命的一种反思和反悟。

最后他是这么说的,我生前赢得的所有财富我都无法带走,能带走的只有记忆中沉淀下来的纯真的感动,已经和物质毫无关系的爱和情感,它们无法否认也不会自己消失,它才是人生真正的财富。我个人认为可能是因为翻译的问题,他提到了一种纯真,中国人讲,人之初性本善;他提到了爱和情感;提到了生命本身所固有的那种关系。

每一个人无论他是什么样的肤色,生活在哪个土地上,讲什么样的语言,当我们在出生的时候,当我们的孩子出生的时候,在进入这个社会之前,在上学之前,他所表现出来的纯真与他的肌肤的那种细嫩和纯洁是对等的。那样的生命让所有的人会放弃仇恨,让所有的人都能够把自己内心中愤怒的一面,憎恶的一面,不好的一面都会短时间的失去,忘却掉。因为面对那种纯真和真实的那种生命的本性的那一面的表现,人中的观念、人中的想法、人中的狡诈都变得肮脏。

其实我觉得恰恰是贾伯斯在他失去之前意识到,他也讲这样的东西是不会随着自己人的死亡消失而消失的,那样的东西是什么?不正是我在节目当中跟大家呼吁的人性,是我们生命的真实,在面对这样的一切,成功,追求成功就变得相当的可笑和浅薄,人真正的生命的意义在于人本身,现实的环境当中能够重新归回到或者说体悟到做人的本身的纯真,人生命本身的意义。

因为那是神佛所造的,而能保住自己善良人性的一面,拒绝邪恶是在我们故去的,在人的生命结束的时候,会使得我们的灵性回家,因为我们的家是纯真所造,因为我们的家是被慈悲所包容的,所以只有在我们拒绝邪恶这样的人中的行为过程中才能对等的保住我们生命当中的慈悲的一面。这也是我在节目当中一再跟大家所呼吁的。

那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From – http://soundofhope.org/node/417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