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之害

文/心湖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华民族悠远的历史造就了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即便作为记载这些历史与文化的载体——汉字,它的音、形、义也有着及其丰富的内涵,这些内涵往往包含着天意。比如“贪”这个字,无论是繁体字还是简化字,都是上面一个“今”,下面一个“贝”,“贪”所得到的只是眼前的一点自己觉得好的东西,“贪”所得到的并不长久。

“人心不足蛇吞象”形容的是“贪”的心态,“见利忘义”说明“贪”与“义”是背道而驰的,词语“利令智昏”表明“贪”的危害。

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很多贪婪之人最后的结果值得后人引以为戒。贪虐的殷纣王造鹿台、肉林酒池、抢夺天下珍宝堆积在鹿台,穷奢极欲(贪财)、荒淫无度(贪色),最后不但招致六百年江山尽失,自己也走投无路自焚在鹿台之上。

囊瓦,春秋时楚国的令尹,在唐成公和蔡昭侯朝见楚王时索要二人的宝马和玉佩,两位侯爵不给,囊瓦向楚王进谗言,囚禁两位侯爵三年,直至两人交出宝物才放他们回去,囊瓦的贪婪不但为楚招来无穷的祸患,他的家产没有了,他的夫人也被别人霸占,最终囊瓦也被迫自杀了。

吴越战争中越国快要走到亡国的尽头,如果吴王阖闾听从伍子胥的劝告,杀了越王勾践,这段历史将改写。偏偏好色昏庸的吴王宠信的宰辅伯嚭是一个贪财好色的贪佞之人,越国行贿伯嚭,得到财宝和美女之后,伯嚭为一己之私不顾国家安危,内残忠臣,外通敌国,使得越王得以卧薪尝胆、东山再起,为吴国招致灭顶之灾。

贪图权势与贪财贪色之危害无二。秦相李斯虽然有《谏逐客令书》“有容乃大”的学识和见解,但是他贪恋权势的贪欲葬送了他。秦王仰慕韩非的博学,将韩非扣留在秦国,李斯怕秦王重用韩非影响他的仕途,向秦王进谗佞之言诬陷韩非,韩非被囚禁期间,李斯将他毒死狱中。说明李斯为了权势真是不择手段,这也为他种下了祸根。秦始皇三十七年,李斯再次为了相位出卖良知,他与赵高、胡亥合谋易储,史称“沙丘之变”。致使仁厚的扶苏被赐死,昏庸狡诈的胡亥继承皇位,导致了秦王朝的解体。李斯则被赵高诬陷被处以腰斩极刑。临死之际对他的儿子哀叹:我想跟你牵着黄狗,一起出上蔡城的东门猎兔,难道还能吗?父子相泣,李斯的贪还祸及三族。

因贪名利贪色贪图权势招来祸患的例子还有很多,从这些史实来看,贪一旦占据人的心就会象魔鬼一样驱使人,让人变得毫无理智,从而作出“背信弃义”、“祸国殃民殃己”之举。汉语词汇中有“贪墨”一词,说的是贪婪的人心象墨一样黑。

中共的本质是邪教,贪恶、暴政也就成了它的必然。如果让所有人都跟它走,就得让这些人也变得贪恶,深谙此道的邪党中共以暴政为基础,实施贪腐治国也就成了必然。邪党以贪治国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官员阶层贪腐,政府机构变成邪党敛财的工具

在大陆你不贪根本就没办法在官场混,官是靠买来的,当然这笔钱不能白花;卖官的人用卖官所得再去行贿他的上级,以期得到更大的权势,聚敛更多的财富。所以中共大大小小的行政机构,已经被变成聚敛财富的部门。学校靠卖文凭、乱收费生财;公检法靠枉法贪赃;城管、卫生防疫、检查部门、交警靠巨额罚款搜刮民脂民膏;地方政府靠强拆强占巧立名目收费抢夺社会资源……

据大陆媒体报道,一名医生给病人做一例心脏搭桥手术,可以提成两千元左右,很多医生为了提成,给很多不应该做此手术的病人做了这样的手术,但是对患者的病情毫无作用甚至使病情恶化;一次感冒开出上千元的处方等等。

中国呈现出一种怪异现象,在正常国度里,原本应该是服务于民众的警察、城管、交警、工商等等职能部门,成了被中共利用来敛财、实施暴政的工具,警民、官民、医患等等关系被扭曲成敌对关系,而且愈演愈烈。一个事件的发生,演变成几个家庭的悲剧、甚至是家庭的覆灭。究其原因就是中共在聚敛钱财中制造仇恨,它是悲剧不断上演的元凶。

所以中国八亿多老百姓生活才会如此艰难,再怎么辛劳也只能挣扎在温饱线上,一场疾病、孩子考上大学父母却付不起高价学费……都有可能使一个家庭走进绝境;所以社会各个阶层的矛盾才会越演越烈、民怨沸腾不断升级。不久以前厦门城管在暴力拆迁中被房主泼硫酸,导致十八人烧伤住院;类似的新闻还很多,城管用秤砣砸死小贩;小贩刺死两名城管;遭强拆的房主打死拆迁队长;医患纠纷中患者刺死医生;“杨佳”式的悲剧不断在各地上演。最近在温岭市一名医生被患者刺死后,引发数百名医生聚集,要求政府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不知何时降临的厄运让人人自危。

二、邪党最高利益集团鲸吞财富

中共聚敛钱财的手段还很多,比如人民币在国外升值,在国内邪党靠不断上涨物价使人民币贬值,以房价为例,中国老百姓的收入只是发达国家的十几分之一、几十分之一,房价却跻身世界前茅。有人对物价上涨做过对比,在五、六年间人民币在国内贬值近一半。这样老百姓的钱财被凭空掠夺。工人的养老保险金也成了邪党贪官的提款机,养老保险金亏空了,就高喊着要延长退休年龄,还欺骗人们延迟退休可以拿到更高的养老金,梦想着让人们自愿的再被邪党搜刮一次。

历史上曾有过“石崇、王恺斗富”,而如今中国则成为世界最大的奢侈品销售地;石崇有数百名姬妾,如今被查处的贪官拥有情人的数字紧追石崇,而石崇、王恺式的官员数量却蔚为壮观,超过历代贪官的总和。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为博美人一笑,江泽民为讨好情妇,花费数亿人民币送上一座国家大剧院。邪党高层利益集团的官员一边用贪腐来的钱财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将家属子女送出国;一边用这些民脂民膏用来封锁互联网,用来维稳迫害老百姓;一边又花巨资收买一些利益集团和一些小国,在国际上为其摇旗呐喊,或者对其暴政噤声,把贪腐之邪气输出海外。

邪党以贪治国不但能聚集党徒为其暴政卖命,而且反过来可以利用反腐这把刀来剔除异己或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一九五六年力主修建秦城监狱的是北京市长彭真、公安部长罗瑞卿和北京市公安局长冯基平,一九六六年首先被毛关进秦城监狱的,就是这三人;一九五七年“反右”中,第一个跳出来批文化人章伯钧的人就是吴晗;“文革”第一个被打倒的文人市长恰恰是吴晗,后来一九六七年第一个自杀的人也是吴晗;一九五八年军中“反教条主义”运动中,批刘伯承、粟裕和萧克等人的始作俑者是彭德怀;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第一个被清洗的也是彭德怀,彭在后来的文革中被毛活活整死;“延安整风”中替毛老贼最卖命、整人最卖力且受益最大的人是刘少奇,刘少奇一九六六年被批倒批臭,被红卫兵拳打脚踢当众羞辱,一九六九年在开封的一间地下室被折磨致死。薄熙来、王立军在辽宁省铁岭和重庆大搞刑讯逼供、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涉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恶勾当,为中共卖命,如今锒铛入狱,这还仅仅是他们恶报的开始。这些人或者贪图权势、或者贪图名利、利欲熏心、恶胆包天,与李斯之流无异。

以贪腐治国的中共,还利用内部倾轧事件,迷惑、欺骗老百姓,以为贪腐只是个别人,邪党要改良的假相。老百姓生活困顿正好让他们无暇思考,只有憋足劲为了生存打拼。

三、中共的贪婪还表现在无限度迫害自然环境掠夺自然资源

在贪腐之风的带动下,人们为了生存只好放弃良知道德和传统的价值观,“一切向钱看”、“笑贫不笑娼”、“一夜暴富”,使得制假售假甚至是制毒(毒奶粉、地沟油、苏丹红鸭蛋、敌敌畏浸泡的香肠、毒大米、毒面粉、毒酒……)肆虐、坑蒙拐骗致横行、黄赌毒大肆蔓延,社会环境日趋恶劣。在邪党的引诱、逼迫、欺骗下,人人既是社会道德下滑的推手,又要不断承担道德下滑的恶果。人们却看不出、想不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邪党中共。

对于人世的得失老子在《道德经》说“厚德载物”,从浅层次说,也就是人要想平安的过富足的好日子、就要重视德行的积累,没有深厚的德行也不要巧取豪夺,一切随其自然才能免生祸患;从另一面来说人世间拥有的一切要用德来交换,太过贪图现世的享乐会损失很多的德,这可真的是得不偿失啊!其实物欲带来的享乐是虚幻、短暂的,我们看到很多宝物不停的被抢夺易主,然而谁又能做这些宝物永远的主人?只不过是白白损失宝贵的德罢了,那真是“利令智昏”啊!

历史上很多清明之士也看透了这一点,比如清朝宰相张英在处理亲戚与邻居宅基地纠纷时,写过这样一首诗:“千里捎书为一墙,让他一墙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这首诗一方面表达了张英清正廉洁的节操,一面也道出了人世得失的无常。

然而自中共邪党肆虐中华当地之后,极力篡改历史,破坏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鼓吹“无神论”,让人不相信“善恶有报”,极力鼓动人们贪图现世的享乐,邪党的官员更是不择手段的、不惜杀人害命也要满足自己的私欲。这样邪党即可以利用他们的贪欲,使他们甘愿充当邪党的打手,在一次又一次邪党发动的政治运动中,特别是长达十四年的对法轮功及学员的迫害中跟着邪党作恶,只顾眼前利益不顾良知,忘记了历史的教训,听不进劝善之言,看不到邪党即将灭亡之势,和离他们越来越近的作恶的报应,这就是贪之害啊!只有放弃对邪党幻想,认清中共、解体邪党才能还中华大地清平祥和,才能彻底扫除贪腐之风重建中华民族之道德,人民才能安居乐业、百业兴旺。

From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6/282749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