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强制检验DNA?

以前公众的认识是,中共是对被非法关押且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而中共这么多年一直坚持采集法轮功学员的血样,唯一的解释是要伺机对这那些被非法拘禁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器官摘取。为什么有些法轮功学员突然失踪了?这背后是否隐藏着大量鲜为人知的罪恶呢!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在湖南省怀化市劳动局家属院内,怀化市社保局退休人员、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杨圭竹到幼儿园接孙子回家,怀化市新晃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曹日诠带领两人接踵而至。

曹日诠要求杨圭竹配合他们在她身上取一点血,杨圭竹当场拒绝。曹日诠的同伙说:“你上半年在新晃被拘留时我不在家,现在来补办取血作DNA检测。”

为了避免强行取血,杨圭竹径直走向了女儿的柴房,走进柴房后,就把门关上了,三人被挡在门外。后来门被打开,杨圭竹躲进了柴房的厕所,这三人就在柴房里等着。杨圭竹想冲出门外,却被三恶人拖住,两人扯左手,一人扯右手。新晃恶警曹日诠和同伙将杨圭竹的左手食指使劲扳直,用尖锐物猛戳,强行采血。此时,杨圭竹女儿回家,质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采点血作DNA检测。”然后扬长而去。

杨圭竹被非法拘留距她被强制采血已八月有余,怎么倒想起采血检测DNA来了?这与强盗有什么区别?其中究竟有什么隐情?我们再来看另一则强验DNA的恶性事件。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下午,黑龙江依兰县三道岗村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左先凤被国保大队队长张英铎,欺骗到国保大队,还没等说什么,张英铎就把她非法拘留了。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张英铎、宋宇泽、郝建飞等到依兰县拘留所,要给左先凤验DNA,左先凤不配合,宋宇泽和郝建飞把左先凤强行按到椅子上,使劲掰着她的胳膊,张英铎用力的掐住左先凤的腮,想迫使她张嘴,好用棉签取她嘴里的上皮组织。左先凤就是不张嘴,张英铎竟用木头撬。还不能得逞,就使劲打她耳光,并狂叫:“劳教所迫害你,我比劳教所更狠,今天我迫害死你。”不知打了多少耳光,他见达不到目的,就拽着左先凤的头发抡她。之后又把左先凤按倒在地上,张英铎跪在她的左胳膊上,宋宇泽和郝建飞按着她的头和另一只胳膊,张英铎把左先凤的鼻子和嘴都捂死,试图逼她张嘴,左先凤被折磨得有气无力,躺在地上不能动。

其实,除非法拘留外,被非法判刑或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都被强制抽过血。有的虽没有明说要借采血来验DNA,而通过这两起事件来看,通过抽血检验DNA已不可避免,何况有些监狱在抽血时就已经明确说明是要检测DNA了。例如,早在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就开始了所谓的“采血”。采血不仅仅是验血型,更是要留下DNA基因等记录,往档案里备案,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要被“采血”。监狱医院一位姓潘的工作人员和牟玉兰、周志红及许多恶警就参与了这方面的迫害。他们强制采法轮功学员王雁的血时,牟玉兰从后面把王雁抱住,然后又骑在王雁身上;周志红拽王雁的手,而后进行采血。

笔者在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时,也曾被抽过血。当时只给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抽血,其他劳教人员都没有抽。这么多年,笔者也常在法轮大法明慧网上看到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或检验DNA的情况。简单的一查资料,让人大吃一惊,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抽血检验DNA原来与活摘器官有关!

资料显示,器官移植前必须要做组织配型,这包括血液配型、HLA配型及其它配型。HLA是指人类白细胞抗原系统,它是人体生物学“身份证”,它的配型非常重要。而随着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发展,基因(DNA)分型技术正在逐步取代HLA血清学分型,它的准确率可达百分之九十九以上。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进行移植的罪恶已经被证实,而被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被大量的采血并进行DNA检验,正印证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的罪恶。虽说它常用采集DNA备案来搪塞,可是谁知道这个备案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涉及刑事案件,用DNA备案有什么用?那么多刑事案犯怎么不见备案?为什么要专对法轮功学员提取DNA?让我们来看一个真实的案例。

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傅可姝,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徐根礼,两人一起出去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却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井冈山“失踪”。家属在茨坪公安分局报案之后,再通过井冈山电视媒体寻找,并到各旅游景区询问和张贴了寻人启事,同时还找了当地熟悉地形的老乡找遍了可能迷失的山、可能危险的水、洞等地,仍不见踪影。在家人寻找期间,井冈山市国安大队朱某多次来找家人谈话。后来,傅可姝、徐根礼的尸体在井冈山五指峰被发现,死者的器官丢失。傅可姝的尸体被剃光了头,双眼凹陷,没有眼球,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有黑黑的两个洞。徐根礼的头发被剪光,头上前额有个大洞,洞口没有骨头,双眼凹陷,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也是黑黑的两个洞,身体腹胸部被切开缝合过。警察解释为他们做DNA鉴定对尸体进行过解剖。对此,警察声称是自杀,并拒绝家属进一步调查的请求。

此案很让人生疑。尸体未被找到前,已经有国安大队的人多次谈过话了;见到尸体时器官已丢失。哪有把器官摘走进行DNA检验的?人体的细胞中都含有DNA,取一点点肉或一点血就可以进行检验了,可见警察所说的鉴定DNA,分明就是一个借口。此案极大的可能,是被活体摘取了器官后,再把尸体投放到五指峰上的。

以前公众的认识是,中共是对被非法关押且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而中共这么多年一直坚持采集法轮功学员的血样,唯一的解释是要伺机对这那些被非法拘禁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器官摘取。为什么有些法轮功学员突然失踪了?这背后是否隐藏着大量鲜为人知的罪恶呢!

From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283715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