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贵敏:返本归真很重要

也许是曾经经历过这段人生的低潮,当关贵敏唱出

“天地茫茫我是谁,记不清多少次轮回,苦难中无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黑夜中流出的是沧桑的泪。直到我看到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寻到大法灌耳如雷,我明白了自己是谁,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浑厚的歌声有着沧桑,嘹亮处透着希望,淋漓尽致的表达整首“我是谁”那种生命寻觅归属的殷殷期盼,不知让多少观赏的男女老少感动潸然泪下。

文/大纪元记者戴慧瑜摄影报导

看着喂食鹿的关贵敏,脸上所散发出的善,就如他的歌声那么祥和。(丽莎摄影/大纪元)

【慧园】神韵艺术团一月份自纽约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后,即开始全球的巡回表演,来到千年古都的遣唐使故乡京都,历经16城市43场,马不停蹄的行程,让神韵艺术团的演员们无法停下脚步观赏各地的名胜古迹。

这次利用3月10~14日,在日本演出的空档,参观了全世界现存最大的古代木造建筑奈良东大寺、及目前保留最多佛像的三十三间堂。

看着东大寺中供奉的卢舍那佛,双目宁静含蓄,神态庄严慈悲,纷扰的心顿时清亮起来。作为法轮功修炼者的关贵敏有着深深的触动,他说:“没修炼前也常到中国的名山寺庙参观,有些地方非常贫穷,可是庙宇却造的非常宏大,里面金碧辉煌。当时,在思想的深处,就在思考:‘人们为什么要这样?这么穷,还花大量的钱财建造庙宇装潢佛像;经文还用石头刻、用金子写,可见敬佛这件事一定是最重要的,比什么都来得重要,人们才会这样去做。’”

一首“我是谁”的曲意,道尽一个生命来到世上寻寻觅觅的迷茫与无助。由曾经灿烂最后归于平淡,进而找到人生方向的关贵敏唱来,雄浑的歌声将翻滚在红尘俗世那颗疲惫的心,所历经的沧桑诠释的淋漓尽致,而“直到我看到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寻到大法灌耳如雷,我明白了自己是谁”的歌词,宛如黑暗中找到光明的方向,令听众有了新生的希望。

曾是中国国家一级演员、在音乐界享有高音之王的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演唱及录制过上千首歌曲,其七十年代后期所唱的“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青春啊,青春”、“我们的明天比蜜甜”等歌曲红遍大江南北。1987年其被评为全国听众所喜爱的歌唱演员之一,1989年参加第十三届世界青年艺术节获颁最高艺术成就奖。

1983年,39岁的关贵敏歌唱事业正达高峰,却意外发现罹患乙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为了治病,他休养一年,四处求医,找偏方,并尝试各种气功,但都未见好转。关贵敏忆起当时的健康情况,他说:“当时身体状态很差,比如领儿子太太到动物园,他们四处走,我走一会儿就得在草地上躺一会儿,没有精力,整天头晕无力,看天天都是灰的。这个痛苦,没有病的人是体会不到的。”1996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绍下,关贵敏开始学炼法轮功,经过一年左右,身体奇迹似的痊愈。

也许是曾经经历过这段人生的低潮,当关贵敏唱出“天地茫茫我是谁,记不清多少次轮回,苦难中无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黑夜中流出的是沧桑的泪。直到我看到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寻到大法灌耳如雷,我明白了自己是谁,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浑厚的歌声有着沧桑,嘹亮处透着希望,淋漓尽致的表达整首“我是谁”那种生命寻觅归属的殷殷期盼,不知让多少观赏的男女老少感动潸然泪下。

关贵敏说:“曾经迷惘过,总觉得从祖先到这代,老是不断的重复着一些相同的故事,虽然马车变汽车,但是精神领域却是一样的。可是古人在月下喝着清茶,虽然没有高级的照明设备,他们的情趣也不比我们差啊!但是我们一代一代复制下去重复同样的情节 是干啥呢?当时我总觉得没啥意义?一个生命短短的几十年就死了,再伟大的创造发明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修炼后的他明白了,关贵敏说:“人到世上,不只是做一个人就了事,而是能够返本归真,回到生命原来的美好境界,这比什么都重要。”

第二次来到日本的关贵敏感受到日本的观众很有礼貌、文化教养很好。由观众热烈的反应,看得出他们保留了东方的古典文化,更重要的是,“他们看懂了神韵艺术团所要表达的内涵,更听懂了我歌声中所要传递的讯息”。

From – http://huiyua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07/3/8238.html

——————————————————————————

1305121921312100【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