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也为这个家庭落泪

幸福的家庭是每一个人的渴望,因为它是幸福人生的基石。然而当这块基石被毁坏,幸福就象断线的风筝一样离我们远去。在当今的中国,你我的身边,十几年的时间跨度,我们目睹了千千万万这样的基石被暴力摧毁,有人麻木、有人冷漠、有人无奈…… 令大地为之悲悯、苍天为之落泪!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到今年,董钦宇、董钦飞兄弟俩都已经十三个大年没在家过了。这十三年期间,他们遭受了怎样的迫害我们无法知道更多。但是大甸子镇的广大民众却都目睹了家中两位老人与一位孝顺儿媳的艰辛:董钦飞和刘艳舫的孩子从4岁起就由奶奶一手带大,小时候干农活不是领着就是背着,一次奶奶在地里间高粱苗,孩子在地头哭个不停,奶奶就只好背着他干活。汗水和泪水不知撒到田间有多少。

杨立娟一家(前期照片)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刘艳舫从马三家劳教所回到家中,家里冷冷清清,公公、婆婆都苍老了很多。孩子长大也懂事了很多,他给妈妈讲了五岁那年他去姥爷家连哭带喊的对姥爷说:姥爷、姥爷我可咋办呢?我爸爸、妈妈都不在家,谁管我呀? 姥爷听完就哭了,之后病倒在床。听了孩子的讲述,刘艳舫心如刀绞,那天晚上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几年来的迫害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想着丈夫漫长的刑期,身体被迫害得几处粉碎性骨折,不知回来时身体会怎样,家里的经济早已陷入绝境……第二天起床的时她满嘴满脸大泡,连眼眉上都是。几天后她就拖着还没有恢复的身体(在教养院被迫害得很虚弱)去市内打工, 因为家里急需钱用,时值年底年都没能在家过。

幸福的家庭是每一个人的渴望,因为它是幸福人生的基石。如果这块基石被毁坏,幸福就象断线的风筝一样远去。在当今的中国,你我的身边,千千万万这样的基石被中共的残酷迫害摧毁……

法轮大法把幸福送到家

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真善忍”弘扬到了辽宁省铁岭市铁岭县大甸子镇,博大精深的法理与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吸引了很多百姓竞相修炼。大甸子镇的杨丽娟大娘一家六口人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大儿子董钦宇、二儿子董钦飞,修大法后自身的小毛病都很快不翼而飞。

最为明显的是大儿媳高杰,她是一名医生,医德高尚,在自家开设医疗诊所,前来看病的村民络绎不绝,但高杰自己却患有脑瘤,虽经多方医治、手术治疗却未能治愈;然而修炼法轮大法后,顽疾神奇般好转,这对于高杰来说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当今的社会高额的医疗费用,往往使患病的民众望而却步,有病治不起或一时没钱看的现象屡见不鲜,然而高杰的诊所却本着有钱没钱先看病的原则,暂时拿不出钱的赊账也行。实在没钱的免费也给治疗。因为法轮功的法理要求修炼者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她的所为令乡邻们所感动,(直到今天她家里还有当年村民们所欠下近万元医药费的账本。)

据乡亲们介绍说:我们到高杰那看病,有钱没钱她都给拿药、挂点滴,在别处要挂七天的点滴才能好的病,在她那三四天就行。在大甸子镇这个诊所当年受到了乡邻们的极高好评与依赖。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这个小小的诊所不见了,这个朴实而幸福的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风云突变,四人被绑架、两人遭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倾尽所有媒体对法轮功进行诬陷和诽谤,并动用一切职能部门开始迫害法轮功。为了澄清事实真相,在大法修炼中受益的董钦宇、高杰,董钦飞、刘艳舫两对夫妻,相继踏上进京上访的列车,然而这种完全符合宪法的正义之举,非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还被扣上了“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罪名,他们被铁岭县公安局绑架。

董钦宇(左)、董钦飞兄弟俩

董钦宇、董钦飞被非法劳教,还分别被铁岭县公安局勒索现金一千五百元钱;大儿媳高杰、二儿媳刘艳舫被非法拘留,各自被勒索现金七千元。

在铁岭市劳动教养院,董钦宇、董钦飞同其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受尽了折磨:秋天被强迫挖树坑却不给喝水、正月十五下到冰冷的水里捞石头、十二月份天寒地冻,被强迫站在敞篷车上去开源修铁路,车还没到开源,人已冻得不知如何是好。每天吃的是飘满膩虫、无油、带泥的白菜、萝卜汤,和不太熟的玉米面大块发糕。还经常遭到警察和犯人的殴打。

哥俩被非法奴役期满后,先后回到家中,市县610又开始不断上门骚扰。县公安局的张磊、刘刚、政保科长苏玉成等人还上门抄家,寻机抓人,为逼迫他们放弃信仰,以抽去口粮田相威胁,高杰的诊所也被非法查封,用以切断一家的经济来源,两个家庭的经济都已陷入困境。为了躲避迫害、维持生存,两对夫妻只得流离失所,去外地打工,董钦飞年仅四岁的孩子也只得留在家中由老人照看。

兄弟俩遭酷刑、重判

二零零二年三月,董钦飞在流离失所期间遭抚顺市公安局绑架,被迫害致腰骨骨折、两脚粉碎性骨折、一只手臂骨折,送往医院期间为了掩盖事实,恶警们谎称董钦飞是“杀人犯”。抚顺恶警关勇为逼迫董钦飞放弃信仰,用啤酒瓶猛砸董钦飞的双腿(当时他腿脚上还打着石膏),还往他的嘴里塞大粪,最后气急败坏,用手狠掐董钦飞的脖子,险些把董钦飞掐死。在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董钦飞一年期间,恶警们为了掩盖诸多犯罪事实,一直不让家属接见。

董钦飞被非法重判十三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十二监区。在那里董钦飞遭到了更为严重的迫害,包括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灌辣椒水、绑老虎凳、电棍电、手铐脚镣、烤大灯等。烤大灯这种酷刑,灯很大,极亮极热,皮肤一会儿就能被烤糊了。董钦飞曾一度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二日,刘艳舫在讲清法轮功遭迫害真相时,被一名受邪党毒害的村民诬告,被不法警察绑架至铁岭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一天早上县国保大队长云平,恶警张磊、刘刚,大甸子党委书记陈凤岐等人前来提审。一进提审室,云平便命令刘刚、张磊把刘艳舫双手反铐在老虎凳上,两腿抻直,双脚垫上木凳开始用刑,拽着头发毒打,强迫刘艳舫放弃信仰,并逼问真相资料来源。刘艳舫不说,云平气急败坏的用脚踩住她悬空的膝盖骨上来回搓碾。这种丧失人性的迫害使刘艳舫痛苦至极。最后恶徒们拼凑了材料,将刘艳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高杰在她打工诊所被铁岭市国保大队劫持。国保大队警察谢祥军等人又到高杰租住的住所非法抢劫,掠走大法书籍、电脑等物品,继而牵连到她的丈夫董钦宇,夫妇二人都被劫持到看守所。在这之前,董钦宇已遭过一次拘留、一次劳教(两年七个月)、一次判刑(三年)的迫害,这些年来都没有过上几天安稳日子,恶警们又毫无人性的将他非法判刑5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

致人重瘫,犯罪法官、警察逍遥法外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高杰被迫害得血压骤然升高,出现脑梗塞症状以至语言障碍说不出话来,危及生命。当时审理此案的铁岭市银州区法院李忠怕出人命而担责任,让高杰亲属把她接回家治疗。回家治疗期间,高杰因担心再被迫害而被迫流离失所。由于长期生活在恐惧、巨大的精神压力中,导致高杰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份再次复发脑梗塞。

迫害前的高杰
迫害前的高杰
急救室里的高杰
急救室里的高杰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晚,她和同学到铁岭银州区医院就医时,被铁岭市银州区法院刑庭庭长李忠绑架。高杰一再向李忠重申自己头痛、是到医院看病的,李忠当时态度异常蛮横根本不听高杰的说明,而把急需确诊治疗的高杰绑架到了铁岭市看守所。

铁岭市看守所在明知李忠执法犯法行为的同时,在医生确诊高杰为“脑梗塞、高血压”的情况下,仍然置高杰的生命安危于不顾、违法关押了病重的高杰。

高杰家属心急如焚四处奔走,再三请求看守所和李忠赶快把病重的高杰放出来看病,不要耽误高杰的最佳治疗期。而他们无视家属苦苦的哀求,执意将高杰继续关押在环境恶劣的看守所里。

八月十三日,高杰家属打电话给铁岭市看守所,要求见高杰一面,担心高杰在看守所里会发生不测。所长石玉山却说:想见面可以,但要先交八百五十元钱(说是高杰的身体检查费),不交就别见。高杰七十五岁的老父亲和有心脏病的母亲为见女儿只好借了八百五十元钱交给看守所,才让见面。两位老人见到自己的女儿已是病情更重:脸色灰暗、目光迟滞、说话口齿不清,完全丧失了正常人的语言表达能力。

九月一日,家属再次要求看守所放人,担心女儿会死在看守所里面。所长石玉山说:放人可以,你们还得交六千七百元钱,家属无奈回家,好不容易东挪西借凑到两千元于九月八日送到看守所要求放人。石玉山却说钱不全到位不能放人。亲属说高杰的父母亲都是七十五岁的老人了,又住在农村,哪还有经济来源哪?而且高杰的丈夫还被非法关在盘锦监狱,哪儿来的钱哪?!亲属要求先把人放出来,人命关天哪。石玉山说:就是你们把钱交齐了人也不能马上放,还得有关部门批准监外执行才行。亲属愤慨地说;你执意不放人,如果高杰死在你们看守所,我们就去告你们。而石玉山却无耻地说:“人死在这儿,那我就下去呗”。

在共产制度下所造就的党官们就是如此的草菅人命,一个黎民百姓的生命所能换取的也就是区区一个看守所所长的职位而已。这种情况下铁岭市银州区法院李忠等还对高杰非法判刑四年半,并三次送往沈阳监狱城而未果。

高杰在看守所病情进一步恶化,恶人们看高杰人实在不行了,被迫给高杰办理一年的监外执行,于十一月十八日放回,并欲向高杰家人勒索三千元保证金,遭到家属拒绝。

就这样被迫害重症的高杰整整被延误五个月,这还没算完,回家当天晚上区法院李忠伙同看守所的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和铁岭县大甸子镇派出所的警察李洪昌到高杰家中骚扰。其中李洪昌对高杰家属说:“让高杰明天到镇派出所报到我们好放心,从今以后要出铁岭一定要先报到。”看守所石所长说:“给你办一年监外执行,病好继续收监。”

由于治疗的延误、恶警们的一再恐吓施压,致使高杰回家后不久便诱发脑出血被送入铁岭市医院抢救室急救。 虽生命保住却重瘫在床,目光呆滞,丧失语言功能和记忆力。

十三年的期待、十三年的血泪

现在已65岁杨立娟大娘不但要照顾孙子、种地,还得侍候瘫痪在炕上的大儿媳高杰。监狱里不时的还会传来狱中两个儿子遭迫害生命垂危的消息,每当遇这种情况时,她老人家会含着眼泪不顾一切的奔往两个监狱城,看看高墙内的两个儿子是否还活着。到了那里是否能见到儿子还得看警察的心情。

幸福的家庭是每一个人的渴望,因为它是幸福人生的基石。然而当这块基石被毁坏,幸福就象断线的风筝一样离我们远去。在当今的中国,你我的身边,十几年的时间跨度,我们目睹了千千万万这样的基石被暴力摧毁,有人麻木、有人冷漠、有人无奈…… 令大地为之悲悯、苍天为之落泪!

李忠 铁岭市银州区法院刑事庭庭长  13941029688
石玉山 铁岭市看守所所长   13841071234 4563743
杨立新 铁岭市国保大队支队长  13904907890 4841980
谢祥军 铁岭市国保大队二大队队长  13464170891 6812000
李洪昌 大甸子镇派出所警察  8880223(办公)
刘刚 镇西堡派出所指导员 8722792(办公) 4844388(宅电) 13304906599
张磊  阿吉派出所指导员  8790110(办公) 4197730(宅电) 13700103657
云平 铁岭县国保大队长 4843018(办公) 4842490 (宅电)  13904105579

From – http://m.minghui.org/mmh/articles/2012/8/28/262096.html

——————————————————————————

1305121921312100【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