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童年岁月(二)

黑龙江省遭中共株连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接上文

二、因迫害被迫辍学的孩子(十三例)

 

'臧浩然'
臧浩然
'臧浩童'
臧浩童

2、王琳,女 ,十五岁,黑龙江省绥棱县马场人。二零零二年七月份,王琳参加了黑龙江省初中升高中的统一考试,在政治卷中,有一道污蔑法轮功的试题,王琳据实回答,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结果遭到绥棱县政法委、公安局、绥棱县教委等部门的非法抓捕,王琳被迫辍学,流离在外。 二零零二年王琳十五岁。1、臧浩然,男,十一岁;臧浩童,男,九岁。兄弟二人都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先后被非法关押万家劳教所数月,回学校上课坚持修炼不听学校老师的谎言欺骗,不做任何对不起大法的事,被学校非法开除学籍。 二零零零年臧浩然十一岁、臧浩童九岁。

3、伊福全的女儿,十五岁(二零零一年),家住双城市金城乡沿河村。爸爸伊福全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六年,在监狱迫害致死。家中没有了劳力,十五岁的女儿不得不退学,到外地打工谋生。

4、于怀才、杜秀英的女儿,小学生,哈尔滨市呼兰区人。在法轮功遭迫害的十多年中,由于父母被多次关押、劳教、勒索,长期流离失所,上小学的女儿一个人在家,有时只能寄居在亲属家里,被迫停学。 孩子幼小的心灵遭到了无情的打击与摧残。于怀才于二零零七年四月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在读小学,年龄大约13岁左右。

5、付扬扬,女 ;付缘缘,女, 小妹 。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新兴乡新胜村,是法轮功学员付文庆、杨敏的三个女儿。爸爸四次被非法绑架劳教,爸爸妈妈均遭非法判刑五年,父母被抓走时是二零零二年,付扬扬十五岁;付缘缘五岁,小妹二岁,正在读书的付扬扬被迫不能再上学了。

6、庆安县法轮功学员赵洪的孩子。庆安县联社主任左云峰,伙同职工赵勇,企图对早年在其单位系统内打过工的赵洪实施迫害。此二人为了查找赵洪在外地打工的地址,竟挖空心思在赵洪的孩子身上打主意。赵洪的孩子当时不满十四岁,正在庆安二中读书。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左云峰、赵勇二人、庆安二中教导主任郑庆国,亲自去一年级六班,将赵洪未成年的孩子提出来进行非法讯问,逼其说出他爸爸在外地打工的地址。孩子根本无法承受,在极度的惊恐中,放学后走失。后经家人寻找回家,但在强烈的精神压力下无法上学。

7、刘孟阳,男 ,十四岁,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刘广友的孩子。二零零五年爸爸刘广友遭绑架、非法关押。未修炼的姐姐为保护爸爸被非法劳教二年。年仅十四岁(二零零五年)的刘孟阳,幼年失母,与父亲、姐姐相依为命,后来父亲、姐姐相继被绑架,他无人照料,辍学在家,独自孤独度日。

8、佳木斯市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两个儿子,他们的爸妈十多年前离异,妈妈领着他和弟弟艰难的度日。2001年,妈妈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两次,关押三年。妈妈二次被劳教期间,正上初中且品学兼优的兄弟俩人,因妈妈被非法劳教和来自社会上的压力,使他们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俩兄弟被迫中断了学业,失去了上高中、大学的机会。

9、周家富、柏桂霞的女儿,十一岁,父母亲都是鹤岗市法轮功学员。爸爸妈妈在二零一二年的同一天先后被恶警绑架,警察还将十一岁的孩子也带到派出所。直到当晚才让亲属把她领回去。正面临升初中的她担心爸爸妈妈的安危,整夜哭泣,每天去派出所要求见父母,一直见不到,孩子因此也无法继续上学了,年幼的她只好中断学业,暂时住在亲属家。

10、张丹丹,女,五常市拉林镇崔家窝棚村法轮功学员张延超、关英华的女儿。二零零二父亲张延超被酷刑折磨摘取器官死亡,丹丹才十二岁。母亲关英华被非法劳教两年,丹丹也因爸爸被迫害致死遭到邪恶之徒的跟踪骚扰,后被接到外地免于祸患,妈妈出来后一直被迫流离失所。年龄不大的丹丹被迫辍学出外打工。

11、大庆采油三厂蔡小燕的孩子。几年来蔡小燕多次被绑架、拘留、劳教,遭受各种酷刑。她丈夫知道炼法轮功的妻子是好人,但他不明白大庆警察为什么要一次次的迫害她?一次次的精神灾难终于使她丈夫承受不住,二零零四年去世。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日上午,蔡小燕再次在家被大庆公安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她家被掠夺的一贫如洗,家里只剩下一个高中没毕业的孩子,饥一顿、饱一顿的勉强度日。

12、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许祥华的女儿 。妈妈许祥华二零零零年遭迫害时,女儿才十岁。许祥华曾三次被非法绑架关押,一次非法劳教,遭受了毒打、上大背铐、电棍电、坐铁椅子、暴晒等酷刑折磨。爸爸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离家出走。许祥华的女儿承受了太多的苦难,十二岁被迫辍学,居无定所。

13、曹蕊,女,一九九零年出生,家住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场部,法轮功学员于国荣的女儿。于国荣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抓捕劳教两年,在万家劳教所遭毒打、上大挂、灌食等折磨。出狱后与女儿相依为命。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农垦高中对全校高中生强迫保证拒绝法轮功,要求所有教师必须签责任状。因曹蕊拒绝签字,学校政教主任张彩凤、班主任李志勇又找曹蕊谈话,要求曹蕊放弃信仰,曹蕊拒绝。十二月十九日的晚上十点多,校方通知开除曹蕊,并将她立即赶出学校。于国荣进京上访时曹蕊十岁、被学校非法开除时曹蕊十七岁。

三、因迫害有家难归的孩子(三十五例)


金盼盼

1、金盼盼、金禄易,牡丹江师范学院法轮功学员金有峰、姜春梅的两个儿子。当金盼盼只有十四个月,金禄易九岁(2003年)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被非法抓捕。爸爸金宥峰被非法判十一年,妈妈姜春梅被非法判十四年。当时恶警抓走孩子们的父母时,他们家里没有其他人,孩子无人看管。恶警逼迫他们的亲属把孩子接走,并说不接走就把孩子送到孤儿院。金盼盼的奶奶去世,金禄易被迫离开了学校,哥俩住在齐齐哈尔的姥姥家,他们的姥姥靠拾废品抚养两个孩子。


刘双双

2、刘双双,女,二岁(二零零三年);刘成成,男 ,五岁(二零零三年),牡丹江师范学院法轮功学员刘知渊(刘志渊)、申春花的两个孩子。(二零零三年)爸爸妈妈同时遭非法绑架,妈妈被非法判刑十一年、爸爸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当时恶警抓走孩子们的父母时,他们家里没有其他人,孩子无人照顾。恶警逼迫他们的亲属把孩子接走,并说不接走就把孩子送到孤儿院。他和二岁的妹妹刘双双只好由姥姥照顾。

3、双城市法轮功学员赵德华和刘凤杰的两个女儿,一个二岁,一个九岁(二零零零年)。二零零零年末父母亲带着她俩姐妹和祖母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警察绑架,两天后被双城市主管610的警察张云龙和本村韩行厚劫回,姐妹无人照顾,被警察送到亲属家。

4、王祁,男 ,十四岁(二零零五年),小妹三岁,哈尔滨市香坊区法轮功学员祁亚茹的两个孩子。妈妈祁亚茹被非法劳教三年。十四岁的哥哥不得不照顾天天哭着找妈妈的三岁妹妹和行动不便的八十七岁的爷爷,生活几乎陷入绝境。

5、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丛国友、崔胜云的两个孩子,二零零七年时大女儿十岁,小女儿五岁,当年妈妈被非法绑架关押,爸爸丛国友领着小女儿外出回来时,警察竟然当着他的小女儿的面对手无寸铁的爸爸大打出手,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当时恶警把五岁的孩子抛弃在大街上,强行绑架丛国友。恶警还用在妈妈身上搜出的钥匙,打开了她家的房门,非法抄走了电脑等一切值钱的东西。

6、宫宇,女 ,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宫凤强的孩子。二零零六年七岁,爸爸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非法判刑五年,妈妈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宫宇由患重病的爷爷奶奶照顾。

7、七台河市桃山区法轮功学员高佳波的儿子,爸爸已去世,(二零零三年)修炼大法的妈妈高佳波被非法判刑六年,家里剩下年迈的爷爷、奶奶和他无人照顾。

8、赵伟,男 , 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尹桂玲的儿子。一九九九年妈妈尹桂玲第一次遭绑架时他才八岁。妈妈曾三次遭绑架,其中两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劳教三年,曾被抄家、勒索。年幼的赵伟只好靠亲朋照应。

9、马晓亮,女 , 佳木斯市马学俊、闯静的孩子。一九九九年(马晓亮六岁)以来,爸爸马学俊在经历了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开除公职、断绝经济来源、重刑十二年残酷迫害身体致残、生命危在旦夕。妈妈闯静五次遭绑架。父母长期被迫害,孩子不得不过早独自面对险恶的困境,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和伤害。有一次半夜恶警强行入室抄家时,正在熟睡中的马晓亮被他们从被子里拽出来,在身上只穿一件内衣的情况下,恶警不怀好意的进行所谓的搜身后,原本性格外向开朗的孩子,从此变得少言寡语、郁郁寡欢。 年逾八旬的奶奶为此哭瞎了双眼。

10、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刘景禄与孙丽香的一双儿女,儿子六岁,女儿十八岁。二零零八年,刘景禄与孙丽香夫妻均被非法判刑九年,被邪恶警察非法抄家,抢走了大量的私人物品,连一台轿车都被劫走,姐弟俩一下失去爸爸妈妈的关爱呵护,看不到爸妈的音容笑貌,有家难安,只能姐弟俩相依为命。

11、尚志市苇河镇法轮功学员李秀琴的女儿,孤儿寡母一直相依为命。二零零三年妈妈被枉判三年劳教时,女儿十一岁。妈妈被强行绑架送到一家私人开的敬老院,而开敬老院的那家里还有个孙子,李秀琴的女儿在那里很受气。

12、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邢玉珍的儿子。二零零零年(儿子十二岁)以来,妈妈邢玉珍曾多次被非法绑架,遭受过强制洗脑、扣发工资奖金、经济勒索、二次非法劳教等手段迫害,多次流离失所。他的爸爸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六年, 他无依无靠,在外流浪,有家难回,后来孩子被亲戚家收留。

13、张露露,女 ,二零零五年十五岁,双鸭山地区法轮功学员张乐津、赵祥萍之女。她平时住在姥姥家,姥姥原来有病,她的妈妈赵祥萍在大年初二探望姥姥和她时,在家中被恶警抓走,导致老人当时就心脏病发作住院。她的父母亲双双被中共恶人非法判刑。露露上学,还得照顾姥姥。

14、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刘霞十二岁的儿子。二零零二年妈妈刘霞遭绑架关押,家里被抄,连刘霞的亲属也遭到抄家。爸爸被迫流离失所。他刚上初中,也遭到盯梢,父母被迫害流亡,孩子只能依靠亲戚照顾。

15、林慧璇,五岁,被迫与父母分离,父亲林燕清博士、母亲徐蕾都是法轮功学员。林燕清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博士后,在遭受长达四年的绑架、关押和洗脑的迫害后,又于二零零二 年被610 非法劳教三年,因受酷刑,手指只剩三根。自二零零一年起就被迫流离失所的徐蕾(三十二岁)和父母二零零四 年二月十九日下午,在哈尔滨市被非法抓捕,警察准备在近日把他们三人押回北京,而五岁的慧璇被从最亲爱的人身边强行带走,被迫和朝夕相处的母亲分离,后来由亲友暂时收养。

更多的被迫害案例:

16、七台河市于清海二零零三年被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儿子十二岁;
17、刘志佳,男 ,一九九九年三岁,刘海康、孙春环的儿子;
18、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明柱上小学的儿子(二零零七年);
19、七台河市李波、李凤全的两个孩子(二零零三年);
20、勃利县初文泉十六岁的女儿(二零零七年);
21、韩宝,佳木斯市王玉芳九岁的女儿(二零零三年);
22、佳木斯马小华十五岁女儿(二零零二年) ;
23、七台河市李红霞的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二零零一年):
24、佳木斯老王的儿子(二零零五年初中);
25、方正林业局张亚波的两个十多岁的女儿,大女儿十五岁,小女儿十二岁(二零零一年);
26、大庆倪文奎十二岁的儿子(二零零二年);
27、七台河市魏丽梅五岁的儿子(二零零三年);
28、哈尔滨赵玺东十二岁的女儿,(二零零五年);
29、哈尔滨市黄向微和郭淑贞八岁的儿子(二零零二年)。
30、绥化市肇东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于丽波一岁的孩子(二零零一年);
31、佳木斯鲁秀芹十四岁的女儿(二零零三年);
32、宋坤晓:被非法判重刑十八年的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宋涛九岁的儿子宋坤晓(二零零二年);
33、佳佳,双城市法轮功学员王云龙、王丽群的女儿(二零零六年)。

四、因迫害被绑架关押的孩子(二十五例)

1、牡丹江大法小弟子朱秀成、汪淑娥的女儿,十八岁(二零零零年)。二零零零年十月,一家三口进京上访被抓回,父亲朱秀成被非法劳教一年,母亲汪淑娥和十八岁读高中的她则被关押在看守所数月之久,被勒索巨额保证金后释放。

2、孙如雁是双鸭山法轮功学员孙辉和胡其利的女儿,十六岁(二零零三年),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九点左右,她被市610李洪波、杜占一、及其他几名恶警非法绑架到610办公室。在非法提审过程中,她被恶警打耳光,利用恐吓、威逼、辱骂手段迫害至次日。四月二十三日孙如雁被非法送到双鸭山市看守所关押。六月十一日因不穿号服被恶所长白树文用塑料管子抽打二下,然后强制坐铁椅子。七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关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八点多,孙如雁又被骗到单位遭恶徒绑架。奶奶、姥姥、姥爷、姨妈等家人找到孙如雁单位,才知道孙如雁已经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

3、双城市法轮功学员臧殿龙、徐友琴的两个儿子,臧浩然,十一岁;臧浩童,九岁(二零零一年),在一次非法抓捕中,爸爸臧殿龙和他的两个孩子被围困在六楼。他向楼下围观的人讲自己的修炼过程,全家受迫害的情形。之后臧殿龙把法轮功真相的传单从六楼撒向围观的几百名群众。这时警察顺着云梯爬上楼顶,孩子挡在窗口堵住警察,高喊“法轮大法好!”下面公安的头目说:“把孩子踢下去!”父亲臧殿龙从六楼掉下、不幸身亡。警察爬上来后举枪对孩子说:“别动!动就枪毙了你!”随后一把将臧浩然铐住,臧浩然冲向窗口被抓回狠打了几个嘴巴,恶警把臧浩然的短裤撕成四片,搜走留在孩子身上的两千元钱。

兄弟俩随后被戴上手铐,送往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专门的黑狱分别非法审讯。警察让臧浩然双盘腿,一宿不让睡,也不许把腿拿下来。拿一些人的照片让他们辨认,不说就打。两个孩子什么也不说。兄弟俩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迫害两个月,身上长满了疥疮才被送回家。

4、齐亚茹女儿,十岁(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八点多,哈尔滨香坊区三辅街法轮功学员齐亚茹被哈尔滨公安和五站镇派出所警察联合绑架,齐亚茹上车时发现其丈夫(未修炼)也在车上,据分析是警察胁迫她丈夫去的。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齐亚茹的十岁小女儿。

5、张慧,女,十七岁(二零零四年)。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张庆生、孙玉华的孩子,一家三口修炼。张慧曾是哈尔滨师范大学呼兰学院本科生。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妈妈被绑架的当天傍晚,当时年仅十七岁的她遭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劫持到电厂派出所强行拍照和审问。大约到了半夜,她被戴上手铐劫持到五常市洗脑班迫害。张慧被强行恶警强行塞进铁椅子,将手脚铐在铁椅子上,直接导致张慧的两只手腕到胳膊部份麻木,腰部手掌大小范围长时间麻木没有知觉;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二月、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张慧分别三次被非法抓捕。

6、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才朋的女儿。二零零一年他女儿被绥化610迫害,非法关押了三十四个月后,绥化610恶警董洪明把她女儿送往哈尔滨戒毒所劳教年二年,释放后610和派出所经常上家骚扰,生活得不到安宁。

7、王琳,女 ,十五岁(二零零二年),家住绥棱县马场。二零零二年七月,王琳参加中考,政治卷中,有一道污蔑法轮功的试题,王琳据实回答,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结果遭到绥棱县政法委、公安局、绥棱县教委等部门的非法抓捕,王琳被迫流离在外,其父母遭610毒打。二零零三年五月,王琳在哈市打工,被非法拘押到绥棱。绥棱县610头目说:先关押一段时间,等岁数够了再判。二零零三年五月份,王琳在哈市打工,被非法抓捕拘押近一年。

8、伊春法轮功学员秦月明、王秀青的两个孩子秦蓉倩十二岁、秦海龙十岁(一九九九年)。恶警们在抓捕秦月明的过程中,秦蓉倩被吓的哭着双手拽着父亲的衣服,不让恶警抓走,两名恶徒对小孩拳脚相加将其打倒在地,用脚踹头部、脸部,打够了,又将小孩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逼问其父亲真相传单的来源。晚上恶警不许小孩睡觉,罚站一宿,并轮流非法审讯。每次提审时都对其恐吓,威胁,辱骂,体罚,施暴,并残忍地将小孩关进看守所,非法拘留。拘留期间又遭多次审讯。审讯时用绳子捆起来,直到打的脸变形肿大。在拘留所里被非法关押三十天。

9、大庆市太康县胡吉吐莫镇敖包村不满十八岁(二零零六年)的少女朱秀云,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九日为被绑架、非法劳教的父亲朱仰和申冤,带着二百多名亲友联名签署的申诉状上交县法院。县法院看到两百多名亲友的申诉状惊恐万状,偷偷勾结县610恶人李世林伙同县中心派出所,十多个脑满肠肥的警察蜂拥而至,面对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如临大敌,不出具任何手续、不做任何说明、不表明任何身份,将文弱的朱秀云绑架,也不通知家人。已病倒多日、茶饭不思的母亲发现孩子失踪后到处打听,当得知女儿也被绑架,几乎精神崩溃。仅仅因为为父申冤,少女朱秀云就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送到黑龙江女子劳教所(原哈尔滨戒毒所)迫害。

10、大庆市被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何华江的儿子何威,十四岁(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何华江正在单位上班,被让胡路区庆新派出所恶警耿永灵、李志友等和四矿领导、保干张新友将他强行绑架。下午七、八个恶警将何华江用车拉到他家楼前叫其开门,意欲非法抄家,何华江为制止犯罪,拒绝开门,理直气壮地说:我炼法轮功哪有错?做好人犯什么法?在楼道里恶警怕何华江喊,对他大打出手。他正在上初中二年级的十五岁的儿子何威听到门外爸爸的喊声和被打的声音,就开门出来阻拦,这帮似土匪的恶警们乘机蜂拥而入,将他家中的大法书籍、资料、光盘等全部抢走。何华江尽力往车下冲,并向围观的群众高喊,求大家帮帮忙,帮我照顾一下有病的孩子(因孩子当时腿行走不方便,正在医治当中),恶警们把孩子也推上车,这时围观的邻居们有人喊:“孩子有什么罪?”父子二人被带到派出所隔离关起来。孩子到半夜十一点多钟才被放回家。

遭绑架、关押的孩子还有:

11、双城市大法小弟子王文兰,十岁(二零零零年)和姐姐;
12、齐齐哈尔大法小弟子雪莲,十二岁(二零零二年);
13、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石锐与孙庆和的女儿,十岁左右(一九九九年);
14哈尔滨市毛锦辉(于超)(二零零八年);
15哈尔滨市张波(二零零八年);
16双鸭山法轮功学员孙辉和胡其利的女儿孙如雁,十六岁(二零零三年);
17、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项彬的孩子;
18、佳木斯富锦市法轮功学员韩立峰、刘桂珍的女儿,十六岁(二零零七年);
19、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程淑杰,商锡平女儿 ;
20、双城市新兴乡东光村法轮功学员赵德华、刘凤杰的两个女儿,大女儿九岁,小女儿二岁(二零零五年);
21、佳木斯富锦市砚山镇法轮功学员高喜臣的三个子女;
22、鸡西法轮功学员程佩明与王淑红的儿子程玉,十多岁(二零零四年);
23、哈尔滨市王瑞环(二零零八年);
24、哈尔滨市宋站龙等十七名孩子(二零零八年);
25、七台河市新兴区太和村法轮功学员于秀英,邸士洪年幼的孩子(二零零三年)。

(待续)

From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4/28232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