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来自中国劳教所的万圣节“SOS”真实而恐怖

基斯女士回应说:“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购买的饰品来自一个血腥的墓地,制作这些包装的人是绝望的和流血的。现在我检查标签,并尽量不买我不一定需要的东西,尤其如果它是在中国制造的。”

【大纪元2013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11月7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表记者Steven Jiang的长篇报导

《来自中国劳教所的万圣节“SOS”真实而恐怖》。

10月下旬美国俄勒冈州达马斯科斯的树叶开始变成黄色和红色。和秋天树叶同样引人注目的还有万圣节的饰品,位于太平洋西岸波特兰市郊外的中产阶级社区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为万圣节进行了装饰。

CNN报道,基斯(Julie Keith)女士住宅的门廊台阶上摆着几个南瓜,和三个假墓碑,和去年一样。43岁的基斯女士与她的丈夫和他们的两个年幼的孩子住在这里。她在旧货店和捐赠中心连锁店任项目经理。

基斯女士说:“现在我觉得有义务每年使用这些(假墓碑)饰品,它们需要展示它们的意义。我很伤心,有人必须忍受酷刑,来制作这些无聊的装饰品。”

售价29美元的“全食尸鬼”玩具是基斯女士在2011年在当地的凯马特商店购买的。去年万圣节前她打开了包装,这时一封信掉了出来。

笔者用不连贯的英语在呼救:“如果你碰巧购买了此产品,请将这封信转给世界人权组织。这里的数千人将感谢并永远记得你。”

超时劳工和虐待

这封信叙述了制作产品的囚犯遭受到言语和肉体虐待以及酷刑,他们被关在中国一个叫马三家劳教所的地方。

基斯回忆说:“看到这封信我非常吃惊,我不知道这是否是真的。但我读完信后,又在互联网上搜索信息时,我意识到,这可能就是真的。

“我早就知道中国有劳改营,但这(件商品)在打我的脸,我不知道,写信的人在劳教所中是死是活。这封信能够一路从中国到美国来真是不可思议。”

基斯按照发信人的请求联系了人权团体,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应。后来,她把这封信贴在了Facebook上,引起当地报纸《俄勒冈人报》的注意,并在头版写文章报导此事。

基斯不寻常的万圣节发现不胫而走,她的故事成为了国际新闻,并将聚光灯投向一家中国最臭名昭著的劳改营和其背后有争议的系统。

不寻常的发现

经过几个月的寻找,通过一个可信的来源和部份好运气,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现了写信人。一名男子说,基斯在她的万圣节装饰品中发现的那封信是他写的。他虽然从劳教所被释放,但担心被再次关押,CNN必须隐瞒他的身份他才可以进行他的第一次电视采访。

最近有一天早上,距离达马斯科斯大约6,000英里远,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走进了CNN驻北京办事处,他讲述了半个世界之遥的这个不寻常发现的来历。他的声音很柔和平静,但不时会流露出一丝痛苦和力量。

“我看到了包装说明,想到这些产品将被销往一些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我知道西方有圣诞节,但我们制作骷髅这种饰品,关于万圣节我所知不多。

“这件事对我是一个启示,我想告诉外面的世界,这里发生了什么,即使对像我这样一直在中国生活的人。”

被称为“张先生”的男子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自1999年被中共政府取缔镇压。张先生说,2008年夏季奥运会几个月前他在北京被警察拘留,被处以在中国东北的马三家劳教所两年半的劳教。

他说:“对于从来没有去过那里的人,那里无法想像。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剥夺你作为人的尊严并羞辱你。”

张先生讲述劳教所里系统地采用殴打、剥夺睡眠和酷刑,特别是对像他这样拒绝认罪的人进行折磨。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细节他甚至无法用言语表达。

“劳工生产竟然成为免受骇人暴力的途径,我们认为只要我们干活,干得好,就可以避免言语侮辱和人身攻击来保护自己。”

密信艰难面世

张先生计划曝光劳教所恐怖,囚犯被禁止使用纸,他偷偷从思想改造用的练习簿撕下几页纸。大学毕业的他和监控他的一名轻罪犯成为朋友,他帮他找到另一个禁品一只圆珠笔笔芯。

他回忆说:“我把它藏在床架里,只能等到夜深时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写,劳教所所有的灯始终都亮着,每个监室有一个犯人值班看守我们。”

张先生展示了他在床上的尴尬境地,他说:“我侧着身,脸向墙壁,他只能看见我的背,我把纸放在我的枕头上,慢慢写。”

通过这种危险而艰苦的过程,他花了两、三天完成一封信。他说:“每张纸上我尽量利用所有可能使用的空白。每封信略有不同,都是临时而作,我记得有的信里写了SOS,有的没有。”

“用英语写信对我很辛苦,我学过英语,但英语写作和口语从来没有练习很多,这就是我为什么夹杂了一些中国话,以确保不会因为我的英语错误,导致别人误解信的内容。”

他在2008年的万圣节装饰品包装中藏进去20封信,至少有这一封排除万难,四年后面世并成为了报纸头条。

马三家劳教所

10月下旬,马三家一带,秋色迅速消失,气温骤降,夜间几近冰点。驾车往镇上开去,景象是贫瘠的农地和挂着租金低廉广告的工厂厂房。

马三家所在的镇位于沈阳附近,如果不是因为劳教所的骂名,它只不过是中国东北工业地带的一处偏僻角落。沈阳是辽宁省省会和800万居民的工业基地城市。

国徽和两个牌子装饰着镇中心的一个入口处。一个牌子写着“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所”字缺少,另一个牌子写着“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

里面有三组低层建筑。管理办公室被漆成白色,女囚犯的监室大多是红色,男囚犯监室大多是米色。高耸的蓝色混凝土墙壁或绿色的倒钩铁丝围栏围绕着犯人区域,每个角落有岗楼。

来自附近村庄50岁的农民刘华(Liu Hua)指着一个无人盯防的大门惊叹:“哇,他们已经拿掉了男子监区前的牌子。你看,那边仓库式建筑就是张先生这些人做劳工的地方。”

载着刘华女士和CNN员工的面包车在监区附近停了下来,她开始了回忆。

刘华站在围栏外说道:“我被关在楼里209室,早晨4时15分起床,从早上6点开始干活到中午,有30分钟的午饭和上厕所时间,然后继续干活直到下午5时30分,如果活儿太多,我们不得不干活到午夜。如果你不能完成你的定额,你会受到惩罚。”

最后一批囚犯

刘华听到当局在9月中旬释放了最后一批犯人后,才敢回到这里,显然这里的设施将被关闭。

刘华因地方官员非法征地她去上访曾两次被关进马三家。她总共在劳教所度过了两年半的时间。她第一次被关押时张先生也关在这里,但释放后两人才见面。刘华想起制作销往意大利的羽绒服和销往韩国的衬衫,她仍不寒而栗,繁重的劳工几乎毁了她的健康。

她说:“我做一切工作,匹配面料、分拣材料、剪掉松脱线头。每天,我都重复着七个工作步骤,总共约2,400步。”

刘华患有高血压和营养不良,有一次她干活时晕倒了,但劳教所拒绝给她医疗。警卫还下令囚犯殴打她两次来教训她不听话的态度,囚犯用塑料凳子和盆打她打得如此狠以致她失去了知觉。“但我恢复了意识后仍必须干活,这个地方是人间地狱。”

恐怖曝光

去年4月,马三家的恐怖声誉得以巩固,一本中国杂志《视觉》发表了基于对十几名前女囚犯包括刘华在内的长篇采访文章《离开马三家》,披露它的围墙里面的惨状,详细叙述劳教所里骇人听闻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以及频繁使用酷刑。

中国记者也采访了两名马三家前官员,他们说马三家在其高峰期收容了5,000多名犯人作为免费劳动力,包括那些出口劳工产品在内创造了年收入近1亿元人民币。

虽然官员承认恶劣的生活和劳动条件,他们否认使用酷刑。他们承认,在对付不听话的囚犯时,有些人员可能过度使用武力。

文章中提到在美国的万圣节装饰包中发现的马三家控诉信,也指出这条劳教所的消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当记者询问一名官员时他证实,该信确实来自马三家男囚区。

该文章的发表使许多观察家感到惊讶,因为中国国内的媒体都是国营的,长期以来回避敏感的话题。

在媒体曝光不到两周,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引述地方当局回应,称文章“严重失实”。辽宁省的省级官员说,他们深入调查了马三家,没有证据表明任何酷刑或虐待过受访囚犯。

官员还否认了劳教所中可怕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并指责记者相信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抹黑”。在他们的反驳中,他们没有提到万圣节饰品的藏信。

《视觉》杂志披露马三家问题几个月后遭到停刊。

尽管CNN的反覆努力,辽宁省的警察部门和新闻办公室的官员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数以百计的劳教所

马三家只是中国数以百计的劳教所之一,“通过劳动再教育”系统。

劳教系统成立于1957年,该系统允许警方扣留轻微犯罪如小偷、妓女和吸毒者,未经审判在劳教所关押长达四年。中国的司法过程本身由执政的共产党一党制度控制。一个联合国人权论坛在2009年的报告中说,中国政府承认有320个这样的设施,全国范围内关押了190,000人。其它估计则认为劳教囚犯人数要高得多。

长期以来,当局被指责滥用劳教让所谓的麻烦制造者闭嘴,其中包括持不同政见者、人权活动家和法轮功成员。

浦志强律师说,劳教系统的继续存在表示,中国仍然是一个警察国家。浦志强是一名杰出的北京律师,他批评劳教系统,并在法庭上为批评政府者辩护。他说:“劳教系统违反中国自己的宪法和法律,以及它已经签署的国际公约。”“真正危险的是无约束的警察权力,他们承受着越来越大的维稳压力。”

浦志强律师代理的两个案件,去年对反对劳教系统产生强烈影响,迫使政府重新审视这个棘手问题。在一起案件中,一位母亲她11岁的女儿被强奸后她多次上访,结果被以“扰乱社会秩序”判处1年半劳教。在另一起案件中,一名年轻的村官转发被视为煽动性的贴子后被送去劳教两年。

变化迹象

一年前,由于最高领导层的变化,尽管发出两种信号,政府可能最终准备废除有争议的劳教系统。

作为政府首脑,新总理李克强在他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说,官员“紧锣密鼓地制定计划”改革劳教系统,计划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公布。中国一位高级外交官最近在联合国人权论坛上重复了李的说法。

虽然有些活动家对“改革”而不是“废除”表示担忧,浦律师认为舆论压力将迫使政府脱手劳教系统。

目前,中国周边省份包括辽宁,似乎准备着这个必然结果。国家媒体引述官员的话说,劳教系统停止接受新囚犯,改名为戒毒中心,并减少工作人员。

清空的马三家似乎是最终的证词,劳教系统没有回头路。

俄勒冈州的基斯女士,在等待她的政府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她发现这封信后与美国海关官员进行联系,因为美国联邦法律禁止进口强迫劳动产品。她说,官员们承认,他们对此事备案,此外则可做不多。她也没有收到他们进一步的联系。

CNN联系了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一位女发言人拒绝证实是否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她说:“这些指控非常严重,属于高优先级调查。这些活动不仅对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产生负面影响,也将弱势工人置于风险。”

劳教产品供应西方国家

凯马特所有者西尔斯公司也回应,为何该商店货架上出现了中国的劳教产品。“我们在调查过程中,没有发现有证据表明生产转包给劳教所。”但补充说,不再从这家公司进货。

基斯女士认为西尔斯“肯定知道”实情,但“宁可它被扫到地毯下”。

人权活动家和她有一样的怀疑,要求对跨国公司供应链进行更严格的监督。香港人权观察研究员王女士(Maya Wang)说:“这些劳教所就像企业一样运行,如果你看看网上,它们很多都在做广告,人们会质疑他们如何与西方公司接触,西方公司采购时是否尽职地调查。”

王女士说,不过,对于消费者来说,避免来自中国的劳教产品是推动本国立法,确保他们的政府认真施行。

专家指出,即使中国废除劳教系统,监狱囚犯照样在类似的劳动条件下工作。

张先生被从马三家释放,但仍笼罩在噩梦中,他悄然地生活在北京。去年,他已经遗忘的信被基斯女士发现,成为新闻后,他与其他人一样惊讶。他通过朋友向基斯发出一封新的信,感谢她的正义行动,帮助绝望中的人们实现一个好的结局,同时提醒她,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中国就像一个大的劳改营。

基斯女士回应说:“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购买的饰品来自一个血腥的墓地,制作这些包装的人是绝望的和流血的。现在我检查标签,并尽量不买我不一定需要的东西,尤其如果它是在中国制造的。”

(责任编辑:高静)

From –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1/7/n40055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