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法轮大法中美好(1)— 云南法轮功学员修炼故事集萃

正是因为法轮大法的修炼与以往任何气功或体育锻炼有着根本的不同,要求修炼者在炼五套功法的同时,更要注重心性的修炼,这样才能达到强身健体、祛病健身的效果,使许许多多为病魔折磨的早已对人生绝望的人们,在法轮大法中从新获得了新生,看到了希望。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一九九四年下半年的一天,一位有幸当年在重庆聆听师父亲自讲法的学员,怀着一颗最淳朴的心:想要把法轮大法洪扬给更多的有缘人。带着这最简单的心愿,她来到了中国西南,这个有着彩云之南美名、拥有二十六个少数民族以及灿烂悠久民族文化的省份——云南。

当她第一次在云南省会昆明中心的工人文化宫广场炼起法轮大法的五套功法时,优美、舒展的炼功动作瞬间吸引了很多的围观者,大家都在好奇,都在相互询问:“这是什么功?怎么这么不一样?”这位学员微笑着告诉大家:“这是法轮功!”

在迄今为止十九年的时间里,法轮大法传遍了云南的市市区区、乡乡县县、村村落落,在云南这块土地深深的扎下了根,为这里的人们带来了生命的美好。

第一部份 修炼法轮大法 重获新生

法轮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大法的法理直指人心,用人类最浅白的语言,讲出了宇宙间最精深的道理。修炼心性的同时,还有大圆满法的五套功法,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炼。五套功法内涵深奥,效果非凡,而又至简至易。新、老学员都炼同样的功法,修炼者可以达到相当高的境界。

正是因为法轮大法的修炼与以往任何气功或体育锻炼有着根本的不同,要求修炼者在炼五套功法的同时,更要注重心性的修炼,这样才能达到强身健体、祛病健身的效果,使许许多多为病魔折磨的早已对人生绝望的人们,在法轮大法中从新获得了新生,看到了希望。

一、从站不起来到自己走到炼功点

退休多年的纺织女工慧珍女士已六十多岁,她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越活越年轻,见到她的人都猜不出她的真实年龄,可是谁知道,在修炼前她曾是饱受多种疾病,常年无法站立行走……她回忆自己走入大法修炼的故事时讲到:

我从小出生在一个很贫困的家庭,由于经济困难,我十一岁的时候才上学,只读到小学三年级,十四岁时就到本地的纺织厂当学徒。我的身体从小就很不好,一直犯头晕病,常常晕倒,因为家里穷也一直没有去医院检查,就这样一直拖到结婚以后。婚后我身体的毛病更多了,经医院检查我患有心脏病、胆囊炎、胃病、恶性贫血、萎缩性鼻炎、血管性头疼、痔疮,到了后期,我的双腿得了一种叫做华冰软骨炎的病,疼的我连站都困难,根本无法走路。那时候,我每天要吃十多种药,每年要住两三次医院,因为突发心脏病,曾经三次被紧急抢救,而且长期失眠,要靠安眠药来入睡。最难忍受的就是我的腿疼,整日整夜的疼,真是生不如死,我甚至想到了用自杀来解除这种痛苦。

就在我对人生彻底绝望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来我家看我,她向我推荐了法轮功。当时我不相信,因为在此之前我练过许多种气功,都没有效果。我的老伴为了让我宽心,用自行车拉着我到了当地的炼功点,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法轮功的功法,我在家里连刷牙的一两分钟都站不住,然而那一次,我却奇迹般的站了一个半小时炼完了前四套功法。

当时我老伴一直站在我旁边,他担心我又象以前一样晕倒,可是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的展现使他这个一向只信现代科学的人也很受震动。

当天我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从此就再也放不下了,更神奇的是,我一捧起《转法轮》这本书读的时候,我那钻心的腿疼就好了,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学法一个星期之后,我的所谓华冰软骨炎的病就彻底好了,我竟然能自己从家走到炼功点去炼功了!

看到我身体的巨大变化,我的老伴在我炼功后一个月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修炼后,师父曾多次为我身体消业。其中一次我连续一个多星期发高烧,两只手的手背长出许多蚕豆大小的水泡,两只眼睛白眼仁全部充血,眼球上长出两颗米粒大的脓点,脚上和脸上也都长满了包,疼的我五天都没能睡下。但是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想这是师父在为我消业,同时这也是我应该承受的,因此我的心很坚定,每天听法。一个多星期后,我的烧也退了,手背上的水泡也慢慢瘪了,脸上和脚上的包也都消了,眼睛也不充血了,脓点也没有了。通过我这一次身体的变化,全家人又一次看到大法的神奇,我的亲家、我的两个女儿、我的孙子也都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二、只剩一口气的植物人不但没死,还越活越硬朗

个体户李大爷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由于一直不是太精進,二零零一年各种疾病相继发作,都已准备后事的他,幸而能从新回到法轮大法中修炼,获得第二次生命。

李大爷说,“我于一九二九年五月五日出生。年轻时我就不信鬼神,只信共产党的无神论和斗争哲学。我在一九八六年找人算命,说我的天寿是七十一岁。我不相信,再换个人算,也说我只能活到七十一岁。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我有幸得到法轮大法。当时我是抱着‘学学看’的想法走入大法的。所以不是很精進。二零零一年起,我身上所有的病相继发作,什么风湿、类风湿、脑梗塞、蛇串疮、慢性胃炎等等。真是病急乱投医,谁说哪个医生好就去找谁看,中医、西医、草医都看遍了,甚至连巫医都去求了,先后求了十几家,效果可想而知。后来又得了急性阑尾炎,做了手术,反反复复,路都不能走了,最后竟成了个植物人,不能动弹,只会说一句含混不清、只有我妻子才能听明白的话:“帮我翻一下身”。而后连续半个月不能吃不能喝,人都变形了,只剩一口气儿。谁看见都说不行了,于是老伴、保姆给我洗了澡,并请来理发师帮我剃了光头(这是当地风俗,男性去世后,都要剃了光头才入棺);亲友都到齐了,送钱、送鸡的都有,就等那一刻了。我也留了遗嘱。

就在这时,一位法轮功学员来看我,我已经这样了,她却象没看见似的,对我说:“打起精神来,你的事都还没完成呢,就想走?你不强起来,师父要帮你而不能啊!”听到这,我的眼泪唰的下来了。接着,这位法轮功学员就在我床上盘坐起来,拿大法书念给我听。后来,又有其他学员轮流来过几次,次次都要我有正念,并给我读法。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我又从新站起来了。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我已经八十四岁了,活的很充实,能吃能动,腿脚灵活,刚学会了开电瓶摩托车,能骑车去工作(我是个体户)。”

三、大法神奇在一家人身上展现!

年逾古稀的春航大爷,曾是一名军人,年轻时经历了数次大小战役,当时与他一个营的战友就有七十多位牺牲了。由于条件十分艰苦,他的身体也染上了多种疾病,诸如关节炎、胃病、痛风等。一九五九年他转业到了钢铁公司,在一次为厂工伤人员献血后,发现脊椎脱开五厘米的口子,手术后,腰杆疼痛难忍,四处投医都无济于事,后因病提前退休。

他说:“一九九六年二月,一位朋友把法轮功介绍给我。我至今都不会忘记,那天早晨我在文化宫看到一群人在炼法轮功,我就静静的站在旁边,这时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就要把我吸入他们中间一样,身体也感觉热乎乎的。那一刻我就想我要炼法轮功了!”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什么时候把药罐子扔了他都记不清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使春航大爷不仅自己修炼,还把法轮功介绍给许多亲朋好友。他的大哥患了喉癌,医院已经判了死刑,然而修炼了法轮功半个月喉癌就不翼而飞了。

法轮功在春航大哥身上的体现感动了他们村子里的父老乡亲,许多人也跟着炼了起来。春航大爷的妹妹是一个大字不识的人,修炼了法轮功她竟然能够通读十多万字的大法书《转法轮》。妹妹身上的神奇也感动了周围的人,她们村子里也有许多人修炼了法轮功。

四、按照大法修炼 身心美好健康

凤霞曾在信访办工作,热情善良的她让很多上访民众心里无比温暖,原先满肚子的委屈怨气都消了一半。凤霞的改变全归于修炼法轮大法,按照大法修炼,身心都获得了健康和美好。这是凤霞自己叙述她的故事:

“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是一身的病,心脏早搏、长期便秘、腰痛、多种妇科病,当时的我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人像六十多岁,我学过很多种气功,也没有效果。周围认识我的人看到我这样都觉的我很可怜。由于身体的原因,我脾气暴躁,常常爱发火。在家里夫妻间矛盾不断;在工作单位,因为总是要请假看病,领导也看不上自己,同事之间关系也不好。那时候我悲愤的想:我父母早逝,过早就失去亲情的温暖,长大成家后自己的家庭又不和睦,再加上工作不顺利,自己更是一身的病,怎么治都治不好,还不如一死了之。如果不是想着自己的孩子,我可能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一九九八年我四十一岁的时候,医生怀疑我是青光眼,建议我住院治疗,我住进医院二十多天,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情况更加严重了,风一吹,眼睛里就象有沙子一样。我很怕自己将来会失明,于是想要寻求一门真正的功法来治愈自己身体和心灵上的伤痛。

此时,我以前的一位同事(法轮大法学员)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当时我正在练着一门其它的气功,没有接受。过了半个月之后,这位同事又来了,再次向我推荐法轮大法,她说:‘你不炼法轮大法实在是太可惜了!我相信了她,第二天她就把我带到附近的炼功点。到了炼功点,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很热情的教我炼功动作,还告诉了我集体学法的地点。

从那开始,每天一大早我就去炼功点炼功,晚上集体学法。炼功第一天我就不吃药了,我的单位医药费可以全部报销,以前我就利用这个便利条件为亲戚朋友买药、报销医药费。通过学法和与大法学员们交流,我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在炼功的同时更要注重心性的修炼与提高。我想,不是我的我就不应该占便宜。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撕掉了还没有报销的一百多块钱医药单,从此再没有报销过一分钱医药费。

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1],由于我在炼功的同时非常注重心性修炼,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因此我的身体变化非常大,尤其是便秘、腰痛和其它一些顽固疾病,同时我脸上大块的印斑也不见了,肤色红润,浑身轻松,比我二十多岁时身体还要好。

我的变化,周围的人都有目共睹,工作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也称赞我性格变好了、宽容大度、好相处了;家人说我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更重要的是心态平和了,能够体贴家人了,一家人也相处和睦了。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觉的自己的生命非常有意义,过的充实、幸福,每一天对我而言都是崭新的,充满着希望,我从来没有对生活这么积极和乐观过,我觉的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我真切的体会到了生命活明白了的感觉。”

(待续)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