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魔窟的女孩:从胡苗苗到李珊珊

在外界舆论的压力下,在肉体上不敢直接迫害胡苗苗了,但是那种精神上的迫害更加隐蔽,给胡苗苗的心灵造成了难以抹去的阴影。

现在唐山女孩李珊珊已经在劳教所煎熬两年了,不知目前境况如何,家人朋友非常担忧。请正义人士共同关注,彻底解散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这个黑窝,除去这个法制毒瘤,立即让李珊珊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随着劳教所的陆续解散,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不甘行将就木的命运,以各种借口非法关押最后一个在押人员唐山法轮功学员李珊珊,苟延残喘的维持着。

李珊珊李珊珊

李珊珊为了营救九年冤狱的未婚夫,奔走呼吁等待了七年,坚贞不渝,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被绑架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至今。这个善良女孩的故事感动了数千善良民众签名营救,李珊珊的家人也多方反映、申诉,据悉,因李珊珊所谓的“不转化”,劳教所拒不放人,九月初又调入一个普教犯人,称是“陪”李珊珊。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另一位曾陷入魔窟的女孩胡苗苗遭受折磨的经历就是例证。劳教所到底想干什么,李姗姗的处境实在令人担忧。

现在把了解到的胡苗苗被迫害的一些片段记录下来,作为历史的见证。虽然劳教制度解体了,那些曾经发生在劳教所里的罪恶一定会被清算。

胡苗苗

胡苗苗

二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胡苗苗,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镇幼儿园教师,皮肤白皙、长发飘飘,长得文弱秀美,性情温和接人待物礼貌,就是那种有修养有素质的姑娘。二零一零年六月被非法关押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恶警指导员王伟卫和副大队长侯俊梅亲自参与并指使普教犯人多次毒打折磨胡苗苗,打得她脸变形、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甚至折磨的昏死过去。

被关保管室隔离、毒打

那是二零一零年六月的一天,劳教所一大队大厅里干活的普教说,来了一位皮肤白皙、长发飘飘的漂亮女孩,后来得知叫胡苗苗。当时是恶警指导员王伟卫当班,她指使几个犯人打手冲上去,把胡苗苗拖到“保管室”连打带踢,强行扒衣服套上劳教服。几个打手按住硬是把胡苗苗的飘飘长发剪的乱七八糟,还威胁再挣扎就剪到肉了。

然后把胡苗苗铐到保管室的一个光板铁床上,那里没有被褥,不让洗漱,不准洗澡,每天只让去一次厕所,满身头发渣子、被烤着双手的女孩只能日夜坐在那个铁床的木板上。

石家庄六月份的天气闷热,胡苗苗几天下来浑身发臭,头晕、没力气,想炼功调整。恶警副大队长侯俊梅冲进保管室,一边亲自动手连拉带拽,一边喊犯人打手李玲玲上阵。侯俊梅现场指挥,李玲玲用拖鞋底子使劲抽胡苗苗的脸,左右开弓打了无数个耳光。另一个姓郝的打手用一块特大毛巾使劲往胡苗苗嘴里塞,然后用胶带把嘴从后脑勺缠上,勒的紧紧的,致使胡苗苗呼吸困难,口水不自主地从胶带缝隙处流出来滴在身上。直到恶警换班才把毛巾拿出来,上面全是血。胡苗苗的嘴巴肿的老高,脸上两边是被胶带勒过的痕迹,白皙的脸被打得变形,胳膊青一块紫一块的,浑身是伤,惨不忍睹,看了让人心痛。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铐在床架上

胡苗苗在保管室十几日,两只手一直被铐在铁床上,躺不下,只能整日整夜坐着。只有吃饭和上厕所时才解开一只手。去厕所走过走廊时警察让把别的监室门都关上,不让别人看见。

有一个偷窃犯人叫宗东荣,智力发育有点迟缓,被王伟卫利用二十四小时包夹胡苗苗,稍有不如意就打胡苗苗的耳光。

被关到小班里虐待

胡苗苗被转到另一个监室小班里,由犯人打手李玲玲、程巧云、吴艳春监控,不准炼功,一天只能去一次厕所。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一天,胡苗苗刚刚盘腿打坐,李玲玲过来就拽,然后抽耳光,恶警指导员王伟卫拿着手铐冲进来,七手八脚的摁住胡苗苗用胶带封住嘴,铐在铁床上,手铐勒到肉里,不让穿鞋,逼光脚站在地上。胡苗苗被多日折磨的身体虚弱,胶带封嘴呼吸困难,一下晕死过去了。程巧云掐人中胡苗苗才缓过来,这才把胶带取下来,但仍不给松手铐,还逼胡苗苗写不再炼动作的保证,手腕上被手铐勒的痕迹很长时间才消下去。

当时的劳役是叠浴帘,那种塑料布散发出浓烈的呛人的味道,对人体是有害的。那些年岁大的上访老人和修炼法轮功的老人也被强迫干活,叠一天下来累得浑身酸疼。胡苗苗一再声明自己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不该被奴役,也不该保证什么,写了声明交给值班的恶警侯俊梅。侯恼羞成怒,把胡苗苗当时就拽进禁闭室关押。

被关到禁闭室里折磨

禁闭室里已经关押着宗东荣,王伟卫故意用手铐将胡苗苗和宗东荣的手铐在一起,让李玲玲看着。

宗东荣长得像男的一样,五大三粗,把胡苗苗拽来拽去。恶警和李玲玲、宗东荣串通一气,殴打虐待胡苗苗,不让坐,罚蹲。宗东荣躺着,让胡苗苗站着,因为两个人各有一只手铐在一起,胡苗苗只能弯着腰成九十度,坚持不住时胡苗苗稍微坐一下,宗东荣就用脚踹、用另一只手抽耳光。每晚蹲到十二点才准睡觉。

李玲玲还逼迫胡苗苗背什么五要十不准,背不下来不让睡,而且要坐着睡,不准躺。禁闭室阴暗潮湿,地上什么也没铺,只有一片硬纸板、冰凉。胡苗苗几乎天天挨打,身上被打的到处青紫,脸肿得很大,变形了,眼角全是青的。

李玲玲教唆宗东荣打骂胡苗苗,说胡苗苗不答应干活她也出不去禁闭室,宗东荣心智不健全,信以为真,就对胡苗苗经常拳打脚踢,逼她答应干活。胡苗苗多次提出不和宗东荣铐一起,那些警察队长都不管,因此事是王伟卫说了算。有几个队长在值班时不让宗打胡苗苗,因有王伟卫撑腰,不起作用。

胡苗苗被折磨的身体虚弱、精神恍惚。有一天中午,实在受不了了,站不住就坐下了,宗东荣大声呵斥让站起来,硬生生的把胡苗苗拖到墙角,竟用膝盖猛顶下体,当时听到胡苗苗大喊“打人啦,打人啦…”但很快就没声了。后来得知宗东荣把袜子塞到胡苗苗嘴里,李玲玲拿胶带把嘴封上,胡苗苗躺在禁闭室冰凉地上一动也动不了了。恶警队长佯装不知,一直吃过饭,才让把胶带拿下来。

胡苗苗一开始就要求去外面医院拍片检查,警察不准,逼着吃药。一直到两个月后,迫于外界营救的压力下,才带胡苗苗去拍片子。称片子显示没什么事,好好养养就没事了。可看到胡苗苗走去厕所都吃力。

劳教所内部医院院长马锁功,军医出生,邪恶歹毒,给法轮功学员灌食时经常故意来回插拔管子,借机折磨;上访的老太太丁冬宵突发脑血栓坐在地上不能动,马锁功用穿着军警皮鞋的脚使劲碾踩老人家的腿,称验证是否假装的。咋咋呼呼的说胡苗苗是装的“谁性虐待你了,你们网上(指明慧网)怎么说的?都是造谣”等等。胡苗苗忍无可忍在大厅里斥责马锁功说“为什么一开始不给拍片,非得两个月快好了才去,你们把我关到禁闭室打人、折磨人是大家都看到的,还抵赖?网上是为了救人人命关天,具体情况又无法核对,难道等核实好了再报,让你们把人打死吗?”马锁功无言以对溜走了。正直的普教犯人大快人心的说,苗苗终于发威了。

当时经常听到胡苗苗的呼救声和禁闭室的打人声,又看到胡苗苗去厕所时扶着塑料凳子艰难的往前挪;满脸都是泪痕;打手李玲玲为了吓唬其他法轮功学员,就满楼道散布胡苗苗不答应干活,被恶警和宗东荣用扫帚把捣烂下体,做不成女人了等等(其实是宗东荣受教唆用膝盖猛顶胡苗苗的下体造成的),消息辗转传出去发到明慧网上了。是恶警教唆的恶人故意造谣,反而硬诬陷说明慧网如何。可胡苗苗被迫害,经常遭毒打、被袜子胶带封嘴,一直被虐待是真实存在的,还去强调迫害的手段是什么样,足以证明劳教所的黑暗和那些恶警的更无耻。

明慧网曝光后,王伟卫颠倒黑白的说胡苗苗下体受伤无法行走是因为打架造成的,还扬言要加期。称胡苗苗不答应身体好了之后参加劳役,就不让回监室,只是给禁闭室放了褥子,仍然不让洗漱,禁闭室里臭味扑鼻。

胡苗苗一再要求洗漱,后来王伟卫才勉强答应晚上别人都睡后,用冷水洗,还不准用香皂和牙膏,对一个女孩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劳教所每周有一次早餐每人一个鸡蛋,王伟卫阴险的说,胡苗苗身体不好不能吃鸡蛋,每周一次的包子也不能给她。就是明目张胆的虐待!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逼胡苗苗答应做奴役!

迫害除了肉体上,还有精神上的。那年中秋节,每个人都在排队打亲情电话,胡苗苗想给老父亲打电话,不被允许,接见更谈不上。王伟卫还故意刺激胡苗苗说“即使你爸来了,也不让见”。过节仅分的两块月饼和水果也不给胡苗苗。一次吴艳春拿着一个梨羞辱挑衅,胡苗苗说不吃,吴艳春气急败坏地拽着胡苗苗的头发往地上磕,程巧云装看不见,胡苗苗大声呼救她才住手。

胡苗苗多次提要出禁闭室,里面见不到阳光,人都快出幻觉了。王伟卫不准,硬是关了胡苗苗三个月。包夹程巧云只陪了两个月,腰痛的贴膏药。埋怨是胡苗苗害了她。后来恶警队长不准说这是禁闭,让说是‘隔离’。

主持公道的上访阿姨遭高压电击

三个月的禁闭出来后,胡苗苗面色惨白得吓人,没有一点血色,身体虚弱。期间,她的老父亲坐一晚上的火车,千里迢迢的多次来会见女儿,都被恶警拒绝了。看着老人伸长了脖子在门口等着、盼着,真是可怜!谁人都有父母啊!

胡苗苗仍然走路费劲,好像腿不能用力,走得很慢,警察逼她打扫卫生,美其名曰‘锻炼’,看到胡苗苗扶着床拖地,走路稍慢了就遭程巧云的训斥。上访阿姨曹彩萍因当地公安构陷而被劳教,看不惯包夹总是欺负虐待胡苗苗,一次在大厅里看新闻联播时,程巧云踹胡苗苗的凳子,曹彩萍出于义愤,出面打抱不平,在警察的指使下,一帮打手一哄而上,在大厅里把曹彩萍毒打一顿,恶警还用高压电棍电击她,然后把曹彩萍关到禁闭室折磨。连帮助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遭迫害,可见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穷凶极恶到什么程度。

被调到三大队继续遭迫害

过完阴历年,一大队解散了,其实是分到二、三、四队继续劳役。胡苗苗被分到了二大队,还是由较恶的普教包夹,不准随便说话。二队队长臧志英还伪善的找胡苗苗谈话,就是让干活,胡苗苗说是做奴役,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不该受到这种迫害。然后胡苗苗被罚站,被逼迫打扫劳动区卫生,否则就不准上厕所。

二大队的恶警队长每天给灌输颠倒是非的歪理,所谓的学习内容就是要顺从恶警的管理,什么劳动光荣,挑动不明真相的人误解;还说在任何环境都要乐观,讲什么“阳光心态”,不然就说你心理有问题。意思就是迫害了你,你还得高兴,连伤心的权利都没有,从精神上孤立你,说不“转化”的人呆滞、不正常等等;假装春风化雨,其实都是心灵上刺激你,如果不配合她们开心,就说你心理不健康,让别人敌视法轮功、误解炼功人;如果不配合做劳役,就会遭到罚站和毒打。邪恶的流氓本质暴露无遗。

在外界舆论的压力下,在肉体上不敢直接迫害胡苗苗了,但是那种精神上的迫害更加隐蔽,给胡苗苗的心灵造成了难以抹去的阴影。

现在唐山女孩李珊珊已经在劳教所煎熬两年了,不知目前境况如何,家人朋友非常担忧。请正义人士共同关注,彻底解散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这个黑窝,除去这个法制毒瘤,立即让李珊珊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