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住对面】第26集 婆媳间的善解

李洪志师父讲:“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像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我把这段法默默的记在心里,遇到矛盾时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

Listen Online 在线收听 – 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3/9/19/026.mp3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灵心,欢迎您收听好人住对面。凡是结了婚的女性朋友,几乎没有一位可以免除和婆婆相处时产生摩擦,即使是西方人也一样。我有几位朋友更是和婆婆水火不容。今天要分享的这位修炼人的故事,也不例外,她在修炼前已经和婆家都闹到分家了,修炼后,也不是一下子就和婆婆关系变好,但关键是,她要求自己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与婆婆相处,日子一久,终于化解了间隔两人的那堵墙。一起来听听。

这位法轮功学员是在国有企业搞会计工作,同事们都在一个大办公室里上班,工作闲暇时也会摆一摆家常,因为会计年轻女性比较多,所以很多话题都会扯到婆媳上去,总之是相处好的少之又少,现在的媳妇想的都是婆婆要怎么帮我呀,要怎么对我好呀,有了矛盾总是看到婆婆这里不好,那里不对,从未听到同事说自己有哪里不对的。

听大家说的那些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看一看自己有没有哪里做的不好,多替对方着想,事情不就很好的解决了吗?哦,其实并不简单,回想她自己修炼以前,与婆婆之间的矛盾可能比她们还要深的多,虽然表面上从未吵过,但彼此的心好像都蒙上厚厚的冰。

下面就是她和婆婆之间怎么结冰又怎么融化的故事。

事情得从我进丈夫家的第一天说起。我和婆婆见第一面,婆婆就对我很冷淡,很简单的问候,然后就到同学家去了,关键是走时连招呼都没打,这与我之前想象的差的太远了,没谈恋爱之前本性善良的我总是幻想,今后有了婆家,一定要好好对老人,与家人好好相处,幸福美满的生活。那时的我自认为年轻、漂亮,家里条件也还好,有点心高气傲的,从没有人会这样对我,遇到这个事,那个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内心骄傲的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到婆家去玩。

因公公一见我面就很喜欢我,很隆重的邀请我再去家玩。这一次婆婆对我很热情,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点假,我们的心被一道无形的墙隔着。我与丈夫领结婚证时,婆婆说应该改口叫妈妈了,当时因为我心里的间隔,真的都没有叫出一声妈。结婚后我们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有俩老和我们以及小叔子),从表面看我和婆婆从未争吵过,因为婆婆是教师,文化素养比较好,性格也比较开朗,但心里始终隔着。我怀上小孩后,婆婆也几乎没什么关心。我生小孩在医院住了五天,婆婆一次也没来看我。回家的第一天,要给小孩洗澡,我就问婆婆怎么给小孩洗澡,婆婆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这些事压在我心里一直不痛快。之后又与公公为孩子的事发生了一些矛盾。自己总觉得在家里尽量的承担家务,对老人也很尊重。当公公准备开厂资金遇到困难时,我把自己仅有的钱拿出来,总是尽量的替他们想办法,而公公呢,因为孩子的事对我的意见越来越大。一天夜里他们以为我睡觉了,公公对我丈夫说了很多对我不满的事,最后总结性的说:她这些所有反常的表现都是你把钱借给了我(其实是我想到把钱先给他们应急)。那时我并未睡着觉,听到这番话,心里那个难受,简直无以言表,又怨丈夫怎么不说出事实,简直不想在这家里呆了,第二天就在单位找了一间屋子搬走了,心想这辈子再也不想回这个家了。丈夫也站在我一边,可能觉得我确实受了委屈,这样在外待了一年多,这期间公公一直带信叫我们回家,过了这一段时间,矛盾自然淡化了很多,这样我们又回到家里。这时的我真的是身心疲惫──我得了肺结核,医治后虽然钙化了,但肺功能却大不如从前,到了秋冬季节就经常咳嗽,已经发展成了肺气肿,上梯子走几步就要歇一会,胃也经常疼,稍微用力单击都很疼,都不愿到医院去检查,从内心来说,怕检查出大毛病来不敢面对,精神很压抑,晚上睡觉不是失眠就是做噩梦,长期是几样药放在床边,内心深处很空虚。

一九九八年底,公公去世了。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这天,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修炼的真谛,更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决定了,我的生命是属于修炼的。

走入修炼后,师父叫我们要多学法,我下班做完家务后就炼功学法,心性在学法中一步步的升华,不知不觉中身体越来越好,心情也越来越开朗,看到我这些变化,家人对我修炼特别支持。我好像脱胎换骨一样。这时小叔子已娶了媳妇,兄弟媳妇比我小十二岁,在家里是既不想出力又不想出钱,晚上很晚回家,说话声音也很大,当时女儿还小,我很担心影响女儿白天上学,而且他们是想怎么就怎么,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觉,并且婆婆表现的还很偏心,把我的心态都搞的很逆反,一听到他们回来心里就烦躁起来。

开始我的心里也很不平,虽然师父讲的法理心里也明白,但要做到真的好难啊,总觉得自己很吃亏,又出钱又出力,还讨不到好,心里愤愤不平,结果一天上班时,脚被摔伤了,肿的很大,完全不能挨地,这一下可把我摔醒了,明白了既然选择了修炼,就应该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又从法中悟到,一家人今生能聚到一起,想想是多大的缘份啊,他们有过份的地方说不定是自己哪生哪世有对不起他们的地方,今生该还债了。还有,作为一个修炼人,难道这些不正好是自己提高心性、转化业力的好机会吗?好,既然法理搞清楚了,心里一下子就亮堂了,心情也舒畅了。

李洪志师父讲:“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像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我把这段法默默的记在心里,遇到矛盾时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

还有同修在交流中说的,遇到矛盾时不仅要宽容,更应该向内找看自己在这件事中有什么做的不够的地方,站在对方的角度去体会一下。

在这种思维下,我的生活内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家里承担的家务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但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再看婆婆,觉得婆婆的性格太好了,又不唠叨,又不小气,跟她相处简直是很轻松,兄弟媳妇呢,虽然不怎么懂事,但也不会去跟她计较了。

有一天,婆婆对我说:“我现在心里完全接受你了。”那一刻,我深深的感到我们之间的那堵墙消失了。我记得有一次婆婆对她的侄女说:“我这一生最遗憾的是没有女儿。”她侄女说:“大姑,我们都觉得您这个媳妇比好多女儿都强,对您又孝顺,又能干,对人又好。”婆婆当时也开心的笑了。有时办公室加班,我打电话给婆婆说加班不回家吃晚饭,旁边的同事会说:你那一声妈妈叫的可真甜啊!

现在我们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很开心,大家的心都很轻松,家人之间互相关心,婆婆对到我家来的同修很好,对我修炼也很理解,生活上对我也很关照,有一次出去旅游,旅店的老板以为我们俩是母女,我说我们是婆媳,她说一点也没看出,你们真象母女,到我这来住店的从没有哪个是和婆婆一起的,都是带的自己的妈妈。婆婆的朋友也经常说她有福。

啰嗦了半天,其实这些都是生活中很平凡的事,但我深深的明白,没有修炼大法,我们一家就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

*****************************************************************

听众朋友,您正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好人住对面。不管是世间再难解的人际关系,只要我们永远都站在别人的立场想一想,应该都能善解吧!今天的节目就进行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