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导致我家破人亡 薄熙来罪责难逃

人生之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经历了这样的痛苦,使我对这场迫害的残酷与邪恶也更清楚,这是对人性与良知的迫害,指鹿为马颠倒是非,只为当权者的一己之私。中共制造弥天大谎从而煽动民众仇恨,以达到迫害良善的目的。

这场迫害中,我儿子被迫害致死之不过是其中之一,还有千千万万面临相同处境的法轮功学员,想到儿子,想到自己,我对他们的处境感同身受,我明白我不能陷在丧子之痛中,不能因此而消沉。这场迫害完全是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在镇压人的良知,践踏人的尊严,迫害这个社会维系的根基,人性和良知。我明白我必须站出来继续让更多的人们了解真相,我相信这些是我和儿子的共同心愿。

文/唐丽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很久以来,我不愿去回忆痛苦的过去,对我来说真的太痛苦了,唯一的儿子王哲浩被迫害去世以及他在监狱中遭遇的折磨,是我心里难以愈合的伤痛。如果不是法轮功带给我的希望,信仰给予的力量,平和了我内心的苦楚,我真的坚持不到现在……儿子王哲浩被迫害这几年,正是薄熙来在 辽宁当市长、省长期间。媒体报导说,在薄熙来任职辽宁期间,至少有103位辽宁法轮功学员已证实被迫害致死,居全国第四,在薄熙来的高压下,辽宁省内多所劳教所,如马三家 劳动教养院、大北监狱、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大连教养院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酷。我儿子王哲浩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

你的儿子太好了

我是一名教师,原本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丈夫是国家公务员,儿子王哲浩大学毕业后在辽宁省大连一家化工设计院工作。一家人虽分几地,团聚在一起也是其乐融融。九十年代初法轮功风靡全国,这个气功和其它气功最大的区别就是注重心灵的净化,强调通过自身同化真、善、忍法理去积极的看周围的人和事,我和儿子相继开始修练法轮功。

王哲浩
王哲浩

儿子1995年修炼法轮功之后变化很大,变的很孝顺,很仁义,完全没有一些独生子女的懒惰、浮华、骄横、意志薄弱等缺点。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是班里的负责管生活的,处处为别人着想,主动去帮助生活困难的同学,把自己的衣服和用的、吃的送给同学,和同学关系相处很友好。我们只一个孩子,在经济上供孩子读书是富富有余,可孩子很懂事,在学校勤工俭学,搞卫生赚钱自己支付生活费,很少向家里要钱。我当时不能理解,很是心疼。

儿子参加工作以后在大连一家化工设计院工作,兢兢业业干活,同事找他帮忙,他都不厌其烦的帮助。他单位有个叫金老师的见到我就说:你的儿子太好了,难找啊!我说从炼了法轮功后,他真的变得的很懂事,从来不惹我生气。不论在家里、学校、社会都使我这个做母亲心里感到欣慰,很放心。

六进六出含冤离世

修炼真、善、忍,可以让坏人变成好人,好人变得更好,但是中共不能容忍有这么多的好人。1999年江泽民集团发动了“文革式”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从99至04年被迫害致死这几年当中,迫害导致儿子一直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六进六出,被劫持到辽宁四个劳教所迫害(大连、关山、本溪、葫芦岛),受尽各种酷刑,只是为了维护对真、善、忍的信仰。

99年7月20日儿子去北京上访被大连沙河口公安分局非法拘留15天,江泽民99年8月到大连视察把我儿子王哲浩从工作单位无故抓走非法拘留近一个月;同年10月我单位放假,去大连看儿子,正当我们娘俩在家看电视的时候,大连五一广场派出所五个恶警无任何法律手续闯入我们家,不由分说把我们绑架,以扰乱社会秩序把我们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后又被绑架到大连戒毒所洗脑班,从洗脑班直接被劫持到大连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家都没让回。2001年4月又因为上网被非法劳教3年。先后被劫持到辽宁省大连、关山子、本溪、葫芦岛劳动教养院被迫害,受尽各种酷刑。在关押期间家人还被勒索“押金”、“罚款”等达13000多元。

被罚款证据被罚款证据

在本溪教养院他曾经被打得浑身是血,昏死过去,醒过来听一个恶警说让你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厉害。

2003年5月在葫芦岛教养院儿子抗议无理迫害而绝食,第二天恶警刘国华、宋元彬、齐治平、范永杰、王永明、王大柱用6根电棍将儿子后背,两肋电的全是水泡。当恶警发现他发烧38度才罢手,然后将他双手绑在床上,插胃管灌入大量药物及啤酒。第三天一早,儿子休克过去,被抢救过来后,恶警继续插胃管灌食,并派人轮班看他不让他睡觉。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2003年10月19日,恶警刘国华不满意我儿子在所谓“思想汇报”中写的一篇文章,将其关小号迫害。儿子再次绝食,由于身体虚弱,无法排尿,20多小时后,才被送入医院。大夫下导尿管1个多小时才勉强下进去,而后,儿子就是在留置胃管和导尿管情况下度过了38天。当通知家属来检查时,已发现尿路感染并伴有心律不齐、心动过速等症状,生命已垂危,才同意保外就医。

长期的迫害使儿子的身体腹腔严重受损,儿子保外就医出来后一直不能正常小便,从劳教所出来没多久就含冤离世。

儿子是修真、善、忍才变成公认的好人,超众的好人,是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这些无人性的恶魔 害怕人做好人的人,制造了这场骇人听闻的迫害。

三年半噩梦般的生活

儿子被迫害去世,丈夫不理解,承受不了提出和我分开,我年近花甲,一人无家可归,到处流浪漂泊。2008年我由于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在广东女子监狱达3年半之久,一天二十四小时十几个人轮流看我,放污蔑大法的电视;不让睡觉,长达二十多天,不给吃饭,说不承认是罪犯就不让吃,因饭是给罪犯吃的。我的体重由一百四十多斤,降到不到一百斤。

在广东女子监狱四监区,姓汤的恶警,专门指使犯人打骂,揪耳朵薅头发,用笔刺,衣服肉体都刺烂了。他们把我们 穿的所有鞋子、床上、凳子、椅子,都写上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内容,通过这种方式进行精神迫害。 天天被强制坐到烂的塑料凳子上,屁股都坐烂了,肉和裤子粘在一起揭不下来,广东地处亚热带,夏天天气特别热,长期折磨,长期不让洗漱,使人身上都发臭了,恶警发动多个犯人,借此来侮辱指责,强盗逻辑说影响别人休息,他们逼迫说我的儿子不是迫害死的,不能这么说,必须说是自己死的。然后他们转嫁给法轮功说是因炼法轮功的原因使我家破人亡,强盗逻辑!

在三监区,因检查劳动工具,姓梁的区长,逼迫脱光衣服检查。姓戴的区长,姓王的区长,都是迫害法轮功的主干,四监区还有姓赖、姓张的恶警,都直接迫害过我。女子监狱长罗辉就是靠迫害法轮功直接提上去的,还有监狱六一零的姓郑的、姓古的、姓刘的都参与过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坐的是牢中之牢,监狱还养一些帮教,专门做强制转化恶事,长期强迫法轮功学员看他们指定的揭批法轮功资料和电视,大声播放洗脑,使我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我和儿子的共同心愿

很久以来,我不愿去回忆痛苦的过去,对我来说真的太痛苦了,唯一的儿子被迫害去世以及他在监狱中遭遇的折磨,是我心里难以愈合的伤痛。如果不是法轮功带给我的希望,信仰给予的力量,平和了我内心的苦楚,我真的坚持不到现在。多少次一个人默默的忍不住流泪,逝者已矣,理性不想要流泪,可是情感上终究忍不住,30年来,朝夕相处,一夕之间变了,含辛茹苦抚养成人曾经那么为之骄傲的儿子再也看不见了。

人生之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经历了这样的痛苦,使我对这场迫害的残酷与邪恶也更清楚,这是对人性与良知的迫害,指鹿为马颠倒是非,只为当权者的一己之私。中共制造弥天大谎从而煽动民众仇恨,以达到迫害良善的目的。

这场迫害中,我儿子被迫害致死之不过是其中之一,还有千千万万面临相同处境的法轮功学员,想到儿子,想到自己,我对他们的处境感同身受,我明白我不能陷在丧子之痛中,不能因此而消沉。这场迫害完全是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在镇压人的良知,践踏人的尊严,迫害这个社会维系的根基,人性和良知。我明白我必须站出来继续让更多的人们了解真相,我相信这些是我和儿子的共同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