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3 – 4)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接前文

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重病、致疯等

因为坚守信念,因为不想违背良心,居然被夺去生命,世间没有比这更惨无人道的事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持续,在吉林监狱内有被迫害致残、致重病、致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有的还在监狱内遭受折磨,有的虽被放回家中,但依然受到严重骚扰。

(一)长期非法关押,承受过多种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残、致重病案例

1.张宏伟被非法关押迫害已十二年了,被迫害致双侧肺结核(III型)、胸膜炎、胸腹水、高血压、心脏病,至今仍被关在老残区。

法轮功学员张宏伟一九九二年在吉林通钢公司公安处任经警,他曾经当兵五年,立过三等功一次,身体健康。九七年他有幸看到法轮功书籍,走入修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炼后身心更健康。他在工作中尽职尽责,在利益上不贪不占。他们经警每月有罚款任务,每月的票据他都如实上报,在工作岗位中从不徇私舞弊。在危险面前舍己为人。一次通钢居民楼煤气爆炸,张宏伟第一个冲进去救人。同事一致认同他的人品,说他正直、仁义。可是舍己救人的好人却因修炼让人向善的法轮功而被常年非法关押、遭受凌辱,被迫害致残。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到中共江氏集团无端的诬陷、迫害,为澄清事实,张宏伟依照宪法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明真相,被通化驻京办绑架至长流看守所关押近两个月。单位领导怕受株连,迫于压力到看守所逼张宏伟辞职。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张宏伟被北京市房山区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三年,非法关押在长春铁北监狱,后被转到吉林监狱。他是第一个被送到吉林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辗转长春铁北监狱和吉林监狱的整个过程中,司法部门根本就没有通知张的家人。张宏伟家人经过近一年的苦苦寻找,终于在二零零二年九月份得知其下落,去吉林监狱探望时,发现张宏伟是被两名刑事犯人架出来的,同时有四个狱警在旁监视接见,他的头上有两处明显疤痕。

在吉林监狱被非法关押十多年来,张宏伟因不放弃信仰,遭到的残酷迫害有:被强迫坐板,从早上四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不许随便说话;在规定的时间才可上厕所;三顿饭都由犯人给打,每天都吃不饱;唆使刑事犯人用手弹张宏伟的眼珠、鼻子,拽眼眉、头发等;上抻床抻;固定四肢后暴力毒打;上死人床;烟熏;开水烫;脏布堵嘴;针扎;拳打脚踢等多种酷刑折磨。张宏伟曾多次被非法关小号,最长一次是二年零五个月,二零零四年八月被从小号放出时已经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抻床酷刑演示:抻床

由于长期残酷迫害,二零零六年初,张宏伟整天咳嗽,检查出双侧肺结核(III型)、胸膜炎。三月份病情加重,检查出胸腹水、高血压、心脏病,身体极度虚弱。张宏伟从二零零六年初就曾被送监狱医院住院。但邪恶之徒还不放弃对他的迫害,使其身体状况急剧恶化。监狱警察们怕担责任,于同年三月末表面形式上给张宏伟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但看其情况好转最后又不予批准。

2.刘玉和被酷刑迫害,双手被抻残,腰椎损伤,白血球高达2万,随时有生命危险,至今仍被关押。

法轮功学员刘玉和,四十岁,吉林省桦甸市人,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五监区。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下午,刘玉和被恶警绑架,在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被迫害两天两夜后,非法关入吉林市看守所。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上午十点多,吉林市船营区邪党法院对刘玉和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这五位法轮功学员均惨遭各种酷刑折磨,他们都是被抬进法庭的,无一人能独立行走,刘玉和被非法判刑八年。

吉林监狱恶警孙凤军指使刑事犯孙兴合、范铁军、梁新明等人,将刘玉和上大挂迫害,两天的迫害使刘玉和身体被严重抻残,至今双手麻木。更加残忍的是不让刘玉和大小便,强迫刘玉和在大挂上大小便,臭味难闻,大小便沾满衣裤。刘玉和多次向监狱和各级有关部门反映被迫害的真相,监狱多次对刘玉和打击报复。家属知道真相后,多次要求法办打人凶手,追究恶警孙风军以及参与迫害的犯人的刑事责任。

“上大挂”酷刑“上大挂”酷刑

二零一二年春,在毒犯闫克辉所管的号里被迫害的行走不便,上铺都困难,左胯骨前面有凸出的肿块,出虚汗;又被转到重刑犯柴园春所管的号中迫害,柴园春说:你给我好好呆着,我这里就是不惯病!这叫“正常”管理。刘玉和被迫坐板几天后出现高烧、休克,柴园春怕他死在号里担责任,找王元春把刘玉和送去狱内医院,经检查、化验,白血球高达2万,狱医建议住院治疗,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恶警王元春不允,只让狱医把他左胯前的大脓包手术,放出一碗脓血,然后又送回监号。恶警王元春叫道:照样坐着,像你们(法轮功)这样的就得坐着炼到死!长期的坐板迫害,又使刘玉和腰椎严重损伤,至今不能正常行走,一瘸一拐的。

3.敖永杰被迫害致淋巴肺结核右肺空洞,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敖永杰,男,四十七岁,蒙古族,原通辽铁路分局车辆段职工,因修炼大法二零零零年被通辽铁路分局车辆段开除,多次被科右中旗公安局王权、黄智权等人骚扰,并且多次遭他们非法入室抢劫。

敖永杰曾被非法判刑两次,第一次是在保安沼监狱非法监禁三年。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敖永杰在吉林省四平市被绑架,再次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敖永杰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一同劫持到吉林监狱,遭严重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吉林监狱在未通过家属,未经确诊的情况下,擅自在监狱内对敖永杰做手术。手术后刀口长时间溃烂不愈合、化脓感染,周围的肉变黑。

在此种严重的情况下,敖永杰被送到吉林“465”医院检查,确诊为“淋巴肺结核右肺空洞”,住在监狱内医院,刀口两边已经出现扩散症状,生命垂危。敖永杰家属自他身体被迫害致重病后,非常着急、担心,一直在找有关责任部门,要求无罪释放。根据实际情况,狱方同意保外就医。可当地公安局伙同六一零,拒绝签字放人,拖延至今。敖永杰生命堪忧。

4.孙长军已被非法关押十一年,生命危在旦夕。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点左右,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八个频道播出了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持续播放了四五十分钟左右。那一刻十万长春民众震惊了:原来天安门自焚是这么回事!法轮功洪传全世界,只有共产党不让炼。这是自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第一次通过电视插播方式向广大的中国民众讲清真相。“长春插播事件”当晚,中共疯狂的大抓捕开始了。在随后长达一年的抓捕中,仅长春一地大约5000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在非法抓捕中至少7人被暴打致死;另有15人被非法判刑4到20年。

酷刑演示:老虎凳酷刑演示:老虎凳

而当年只有二十六岁的孙长军因参加长春插播,被非法判刑17年,至今被关押在吉林监狱十一年的时间。孙长军在二零零二年八月末被绑架,被绑在老虎凳上迫害了两天。九月非法开庭时,他力争为大法辩护,被高压电棍电的多处焦糊;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送到吉林监狱,当晚被打折一根肋骨;零三年末,被严管迫害七十天,身体消瘦四十斤;零五年,肺结核双肺空洞一次喷出半痰盂的血;零七至零九年病情进一步恶化:肺结核、胸膜炎结核、腹膜炎结核、胸积水、腹积水、骨瘦如柴,肚大如鼓,因孙长军坚持信仰,不写“五书”,吉林监狱拒绝其保外释放。据了解,孙长军现在的身体状况稍有好转,但并未脱离危险。

5.叶松长已被非法关押十年多,造成严重肺结核。

叶松长,男,五十七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关押十年多。因坚修法轮大法,被关在监狱洗脑班、小号迫害,在狱中之狱的洗脑班,叶松长被罚坐,从早五点到晚九点,伸直腿挺直腰坐着,有两个看护犯人找各种理由打他,犹大不停的骚扰他。后叶松长又被劫持到小号,迫害五十七天,造成严重肺结核。长期的严重迫害,使叶松长现在肺部空洞,但监狱至今拒不放人。

6.李智泳被迫害患严重的肾病综合症,心、肺、腹腔全被水泡着,水肿严重,很难彻底治愈,危险很大。

吉林二十六岁的小伙子李智泳在吉林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八日家属突然接到吉林监狱打来的电话:“李智泳家属马上过来,他得了重病。”家属找到了主治医师,才了解到了李智泳得了很严重的肾病综合症。医生说患者心、肺、腹腔全被水泡着,水肿严重,此病很难彻底治愈,危险很大。

李智泳的母亲经过漫长而艰辛的争取“保外就医”的历程,李智泳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多获得无条件释放,被接回家中。

法轮功学员李智泳肾病综合症法轮功学员李智泳肾病综合症

7.王洪亮在吉林监狱遭十年迫害,在非人折磨下患上脑血栓。

王洪亮,黑龙江省双城市金城乡法轮大法修炼者,也是在二零零二年“3•05”长春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事件中被中共抓捕,当时松原有四百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三百多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到各劳教所迫害;三月二十四日王洪亮被绑架至饮马河劳教所。十一月十四日,白城市洮北区法院枉判王洪亮有期徒刑十四年,王洪亮不服,依法上诉,白城市中级法院未经开庭的情况下继续维持枉判。王洪亮绝食抗议十一天,白城看守所对其进行强行野蛮灌食迫害。二十六日匆匆将王洪亮绑架至吉林监狱迫害长达十年之久。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在吉林监狱十年冤狱间,王洪亮遭受上死人床、穿紧身衣、关严管小号等残酷折磨。恶警李永生更是不遗余力的对其实施精神上的迫害,利用犹大闫峰(白山人,硕士,号闫王),白野(长春人,长春中医学院毕业,号白无常)等人谩骂,经常唆使恶警将他关押严管小号迫害,动辄三、五个月。王洪亮在此等高压非人折磨下患上脑血栓,而且在病重期间,恶警因其坚持炼功而将王洪亮关进严管小号迫害。

到二零零七年八月,王洪亮病情加重,监狱批准保外就医,然而金城乡派出所所长袁福顺拒收,拖延至2012年王洪亮才获释。

8.张倍齐在吉林监狱受抻床酷刑折磨,腰部以下被抻残。

酷刑演示:抻床酷刑演示:抻床

二零零六年七月,法轮功学员张倍齐被关押到严管队,犯人徐志刚、王臣、江旬等将张倍齐脱光衣服,强行抬到抻床上。一只手先被固定住,同时犯人用脚蹬,用手推张倍齐的身体一侧,犯人便将张的另一只手固定住,然后一个犯人使劲往下蹬张的肩膀,另几个犯人用力向下拽张的双腿,两脚分别被固定在抻床的两端,整个身体离开床面,成“大”字型。同时犯人徐志刚用橡胶球将张的嘴堵住。整个过程中,张倍齐身体所承受的痛苦无以言表,有的关节被抻脱位,疼痛难忍,想喊都喊不出来……这种酷刑就象古代的五马分尸一样。张倍齐多次昏死过去。张倍齐被折磨了整整二十天,身体已被抻得四肢麻木,全身疼痛难忍,腰部以下被抻残。

9.孙迁在吉林监狱遭受过抻床酷刑三次,险些丧命。被用木棍捅肛门,腰被打坏。

法轮功学员孙迁在教育中队516号,几乎天天被王元春指使的柴园春、吴志海、孙建、刘洪军等刑犯嘲讽、辱骂、强迫直坐、逆光看电视,不许闭眼。早在二零零四年间,孙迁就遭受过抻床酷刑三次,险些丧命。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孙迁又被转到恶警王元春私设的刑堂518号上刑,当天在孙迁上厕所时,刑犯王军用拳头打他脑袋,刘洪军拿木棍用力捅肛门,随后用拳头猛击孙迁腰眼,于洪才、郭殿荣也跟着乱打,打完后,把孙迁又架到铺上强行坐板。

一个多月后,教育科长赵京进号所谓的检查,其他犯人站立,孙迁腰疼怎么也起不来。赵京问:你怎么啦?孙迁说出腰被打坏一个多月了。赵京让王元春“调查”情况,王元春又把孙迁故意押回516号迫害,罪犯柴园春、刘洪军、郭殿荣等人又对孙迁加倍迫害,侮辱、谩骂、零打碎敲,直到按着王元春的意思写了一份没被打的证明,又在516号押了两个月。

七月二十四日,监狱对全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搜身,洗劫大法资料。孙迁因制止他们的恶行而被送入严管。李伟、李闯、王元春及巡逻队朱红等人把孙迁固定到严管的抻床上迫害。

10.刚刚四十岁的王小虎原本身体健康,却被迫害呈现肺结核状态,还在吉林监狱老残区关押。

法轮功学员王小虎,二零零二年六月被桦甸市公安局恶警毓金基等绑架,在桦甸市公安局办公楼二楼被毒打、上电棍、坐老虎凳等,并把手倒背铐上吊起来,把手与脚分成大字形铐在床上。后被冤判七年,被关押在吉林监狱,二零零九年才出狱。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再次被中共绑架,又非法判刑三年,在二零一一年新年前被劫持往公主岭监狱。狱方因其身体不合格拒收。但桦甸“六一零”人员杨宝麟等拒不放人,又走后门,将他劫持到吉林监狱,现王小虎被关押在十一监区老残区。刚刚四十多岁的王小虎原本身体健康,现因遭严重迫害,身体呈现肺结核状态,还在吉林监狱十一监区(老残区)非法关押。

11.史文卓被吉林监狱关小号,上刑具,电棍电,脚被冻坏。

史文卓,男,五十岁,曾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刑讯逼供之后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史文卓冤狱九年后回家。在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又被绑架。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非法庭审,冤判四年,强行将史文卓送往吉林监狱。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到吉林监狱后,以王元春为首的邪恶之徒对其强迫转化,殴打,高压电棍电,非法关入小号加重迫害。姓朴的看守队队长及几名管教轮番对其迫害,不让穿内衣、內裤、袜子,脚都冻坏了,给的食物也不够吃,不够国家标准。按照“监狱法”规定关禁闭最多不超过十五天,可是吉林监狱超期也不放人。

12.谢贵臣再次被非法判刑十年,被关在吉林监狱老残区。

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谢贵臣刚结束在公主岭监狱的八年冤狱回家才一年多,再因发送闻名全世界的神韵演出光盘被绑架,竟被舒兰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在舒兰被非法关押期间,谢贵臣被迫害致心脏衰竭、肾脏衰竭、尿毒症等严重症状。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在病症表现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被送到吉林监狱,吉林监狱非法收监。谢贵臣因身体的严重情况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老残区(十一监区)。

13.李光石被吉林监狱迫害得一条腿已经肌肉萎缩

李光石在516监号被恶警王元春两次唆使犯人摔在地上,用抹布堵嘴,原因是李光石给监狱长写信,揭发王元春迫害法轮功学员、没收手机和私自罚款。恶警王元春授意恶人柴园春、刘洪军、郭殿荣、孙建、崔海涛要长期迫害李光石,李光石现在一条腿已经肌肉萎缩。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警察徐波洋值班,重刑犯紫园春对李光石拳脚相加大打一通,恶警王元春上班后得意的说这都是正常管理。

李光石因不配合恶警,反迫害,多次被押入小号迫害,(李光石全家信仰大法,贤惠的妻子被迫害精神失常,两幼子被收养,岳母在被恶警绑架过程中坠楼身亡,岳父不久离开人世,其全家的悲惨遭遇凸显中共的邪恶本质,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的报道《妻子被迫害精神失常 李光石狱中遭严管折磨》)。

14.七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隋福学被关押在吉林监狱老残区。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七十八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隋福学出现严重肠胃重病,住进吉林“四六五”医院,如此高龄,病情严重,只因坚持心中的信仰,就被监狱继续关押迫害,拒不放人。

15.法轮功学员邹玉彬被迫害成严重肺结核,头脚浮肿。

16.法轮功学员辛伟,长春市拖拉机厂冲压车间高级技师,二零零五年七月被牢头指使刑事犯打得鼻青脸肿,眼睛看不清东西,生活上几乎不能自理。

(二)遭受多年残酷迫害,云庆斌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云庆斌,吉林省德惠市人,长春“3•05”插播真相参与者。二零零二年云庆斌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三年初,因云庆斌不写放弃信仰的“四书” ,恶警不让他睡觉。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五日因拒绝“转化”,被强行严管三个多月,期间被犯人白野戏弄折磨,身体虚弱,很难自理。

十一月二十四日,恶人把云庆斌押去“严管”。在给云庆斌戴手铐及送往严管的路上,云庆斌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将云庆斌固定到抻床上。云庆斌晚上再次喊 “法轮大法好”,严管犯人把抹布塞到他嘴里,云庆斌要求上厕所,恶人不让,云庆斌被逼得大便拉到裤子里。后来云庆斌失去知觉,等云庆斌醒来后发现自己已在小号了,怎么去的医院,怎么又转的小号他全都不知道。后来从严管中出来的其他刑事犯说云庆斌在那里又吃屎又喝尿。一个好端端的健康人硬是被迫害到如此悲惨的境地。

被迫害致残、致伤、致重病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多人。吉林监狱同大陆其它地区一样,邪恶的迫害还在持续,请善良的好人关注。

三、下流无耻的性侮辱与性迫害

在吉林监狱内恶人们不只凶狠地毒打法轮功学员,更恶毒地施以惨无人道的性侮辱与性虐待,手段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一) 设立“裸体区”

吉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邪恶手段古今少有,监区设立的“裸体区”就是例证。这里关押着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服刑人员和因坚定修炼、被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每隔一段时间就把他们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他们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还美其名曰“美容洗澡”。被褥都是其他人把被褥扔在水房地上,用脚踩踩就算了事,一年四季都是如此。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因失去自理能力,为了大小便方便,他们终年下身裸体,整日生活在肮脏的屎尿之中。他们开始长虱子、长疥,各种传染病流行……看管他们的警察五、六天都不进来一次。

反复遭凌辱、折磨致残的杨光,二零零二年被抬入吉林监狱。杨光和监狱的精神病犯人、被打残的刑事犯人、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内,伙食极差。

(二)无耻下流的捏睾丸、抓生殖器

越是下流无耻的行径,越是被吉林监狱所推崇。捏睾丸,扯生殖器,用刷把、木棍、笤帚把往肛门里插,扒光衣服用电棍电等邪恶流氓的方式迫害在吉林监狱内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受过。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三)药物迷昏并性侵犯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晚,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三监区三小队五楼509号监舍的法轮功学员张文丰,在晚饭时遭犯人下药迷昏。张文丰早晨起床时,发现臀部下面有粘连的脏物流出,并感觉颈椎很难受,怀疑自己被监舍内的犯人谢国臣、张辉用药物迷昏后遭殴打和性侵犯。因事情发生之前,犯人谢国臣、张辉曾分别扬言:“不听话,干脆下点药把他干了”;“干脆下点药让他睡觉睡死得了”。于是张文丰把事情反映到三小队狱警柴洪军处,要求检查。当时犯人谢国臣还对张辉说:“管教要问我,我就说是你让我下的药。”狱警柴洪军并没有处理此事,反而在当天以张文丰劝阻恶警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史文卓为由,将张文丰严管迫害一个半月。

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一天早晨起床后,张文丰感到脑袋发胀、眼睛发直,全身无力。张把衣服袖子撸起来,发现右手腕静脉血管处有一个针眼的痕迹。张立即想到是自己睡熟时被犯人注射了不明药物,才出现以上不正常状态。

四、阴毒的药物迫害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注射不明药物破坏大脑或中枢神经、或被传染上性病症状,或被染上肺结核病,导致肺空洞、浮肿、咳嗽等重症,身心俱痛,苦不堪言案例。

1.辛延俊在吉林监狱时被注射了破坏大脑的药物,所以他也神智不清,一会认识人一会儿不认识人。

2.何元慧不知监狱医院给他用了什么药,他意识越来越不清醒,不穿衣服,也不吃饭,骨瘦如柴,整天咳脓痰,呼吸困难。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