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七八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

二零一三年七、八月间,中共劳教所纷纷解散,然而中共依然竭力推动迫害法轮功,绑架、抄家、拘禁、酷刑折磨、将无辜法轮功学员折磨致死案件毫无消减。由中共“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直接操控专门为残害法轮功学员设立的黑监狱——洗脑班依然猖獗;纯粹为把法轮功学员送进监狱而进行的所谓“庭审”丑恶百出。

一、“六一零”头目公然教唆违法犯罪,极力推动迫害活动

在原辽宁省“六一零”头目、现省长陈政高直接督促、操控下,丹东各地街道社区人员挨家挨户登记谁炼法轮功,纠集利用流氓地痞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各县、市、区公安、国安人员互相出警绑架法轮功学员。为阻止民众收看新唐人电视台,野蛮强拆老百姓家的地面卫星收视天线,到处一片恐怖气氛。

四川成都市龙泉区“六一零”主任何卫金,为推动迫害,大肆教唆公务人员犯罪。此人不仅亲自策划印发诬蔑法轮功的传单和小册子,强迫全区中小学生签名反对大法,还多次跑到监狱、劳教所督促恶警逞凶作恶。不久前,他又在龙泉区党校内大放厥词,说什么:法轮功没有申诉权,逮到了怎么打都不犯法,打死了都没有关系!

天津宁河县政法委书记岳文平,在近日主持召开迫害法轮功专题会议上,叫喊“要严厉打击”,布置安排了非法监控、监听、盯梢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措施。

山西临汾市政法委“六一零”头目郭某某,专程于八月二十日跑到汾西县,敦促当地举办迫害法轮功洗脑班。当地各乡镇、村委干部被逼无奈,只好掏钱雇佣不修炼法轮功的人冒充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制造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的假相。人们为此怨声载道,称中共就是一级欺骗一级,都是忽悠鬼呢。

七月十八日,中共“六一零”统一部署,北京延庆县、海淀区、昌平区、石景山区、丰台区公安分局、派出所进行统一抓捕行动的,当天就有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劫持到看守所全部被“刑事拘留”,原“治安拘留”的也一并转为“刑事拘留”。

二、各地劳教所纷纷解散,中共随意绑架、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却变本加厉

1、大量被非法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仍被继续非法关押

江西省的劳教所今年上半年已宣布正式解散,大部份法轮功学员却被转移到江西省戒毒所继续迫害。九江市开发区法轮功学员谭美丽的丈夫到戒毒所要求放人,原劳教所的教育科科长王俊征竟然勒索要钱,并嚣张的扬言还要给谭女士加期。

陕西省宝鸡市虢镇劳教所于七月间改成强制隔离戒毒所,劳教人员也都被释放,但涂松山、李旭鹏、陈宝汉三位以劳教的名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到八月底,河南许昌劳教所(三所)的普通犯人已都被释放,但法轮功学员被剩下的和吸毒人员关在一起,仍在遭到狱警和犯人们的联手殴打,被逼迫写“保证书”放弃信仰。

截止到八月底,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仍然非法关押着唐山市的李珊珊、保定的陈秀梅和邯郸的李梅三位法轮功学员。已改名为大连矫治所的辽宁省大连劳教院依然非法关押着的于希春、刘德喜、于长顺、杨吉成、巩发久、林伟珠、曲连喜、孙战国等八位法轮功学员,残酷的强制“转化”迫害手段一如既往。位于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的图牧吉劳教所仍非法关押着郭亢、沈越千、巢剑欧、谭珍、王春霞、岳君、王丽、王晔、唐桂林、卢琳等十名法轮功学员。

2、已从劳教所回家的法轮功学员仍被追踪迫害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张凤英,在北京市劳教所经过了八个月的迫害后,七月份回到家中,劳教所的狱警竟还来上门“回访”,恐吓她要“老实在家呆着”,威逼她本人每周三要往劳教所打一次电话。当她办理必要的证件时,办证人员竟说:“北京劳教局(的信息)显示,你不能办理证件,得劳教期满才可以。”

3、各种各样的绑架案件日日不断

辽宁省调兵山市法轮功学员张道宝,去年七月才从辽宁东凌监狱出狱回家,今年八月六日晚上张道宝正在街上行走,突然被当地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拘留所。警察声称要开全运会了,怕他贴真相,说关十五天再放人。

因要召开全运会,辽沈公安连日来一直大肆骚扰、绑架上访告状的冤民尤其是法轮功学员。八月二十三日,罗秀英、李英芹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五里河派出所并抄家;二十四日凌晨两点万秀兰家被抄;八月二十九日,沈阳法轮功学员于溟在锦州北镇市被绑架,次日正念走脱。随后大东区孙淑文、胡秀燕、皇姑区的李东旭、沈河区的高敬群等被绑架,导致胡秀燕、李东旭俩人家中都已八十多岁的父母等无人照料。

河北省邢台宁晋县小枣村法轮功学员李志勤去年被当地警察活活打死。李志勤的儿子李光为替父申冤,聘请了律师申诉到河北省高级法院。当地警察闻讯,即于七月八日晚上十一点多连夜包围了李家,九日凌晨翻墙砸门,抓走李光,关到邢台市洗脑班至今。在洗脑班,中共“六一零”及国保警察、恶人逼迫李光交出当地村民签名声援李志勤的原稿,李光不堪折磨,又义愤难填,被逼的割腕自杀未成,后又绝食抗议,但宁晋县六一零及恶警至今丝毫不曾收敛。

广东省信宜市法轮功学员吴有清(四十多岁),以及李俏(约四十岁)、胡秀慧(五十多岁)、周达琼(五十多岁)、田菊英(七十多岁)共五名女士,八月一日早上被中共信宜市国保大队便衣人员拦路绑架,被抢去现金共约四千元、手机四台,以及长安铃木小车一辆。

4、热心救灾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并遭酷刑折磨

八月十六日,凶猛的洪水淹没了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跟周边的乡村,人们躲在山上、屋顶上,将近二十几个小时没吃没喝。当地法轮功学员黄玉平、刘金艳和爱人、温桂青、张艳芬去洪水重灾区南口前镇帮助灾民干活,同时讲真相救人。八月二十三日中午一点中左右,一帮中共便衣闻讯赶来将多名法轮功学员野蛮绑架。一位目击者看到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上大挂折磨,场面非常惨烈。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5、绑架过程中随意对无辜民众滥施酷刑

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的报道,吉林省农安县烧锅镇顺山铺法轮功学员韩建平、付桂华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六月五日,去农安县拘留所探望他们的九位亲属因为也都修炼法轮功,遭到拘留所叫来四、五十名警察暴力撕扯、殴打,都被绑架到古城派出所进行酷刑逼供,企图绑架更多无辜民众。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恶警们对九名法轮功学员普遍进行了暴打头部、扇嘴巴、用火燎脸、用拳打眼、用针扎、塑料袋套头,以及吊铐、上大挂、开飞机(双手在背后铐上,按趴在地上,有人踩着身上,有人在后面从下往上把胳膊推到与头平齐)、老虎凳、对年轻女法轮功学员扒裤子、来月经用水浇等酷刑侮辱……

酷刑演示:毒打(“开飞机”)
酷刑演示:毒打(“开飞机”)

其中,崔桂贤被连续打嘴巴、开飞机、铐在老虎凳上一宿、双手铐在后背上大挂。人被折磨昏死过去后,在头上浇尿,还用带尿的抹布堵崔桂贤嘴,用电吹风吹。后来恶警们还用镐把穿到崔桂贤戴手铐的手腕上,在后背把她抬起。还用镐把狠命地往崔桂贤脚上砸,第一下就把崔桂贤左脚大拇指砸成紫黑色,又往脚背连续砸两下,每只脚被砸四、五次,扬言说要把她脚趾甲砸掉了。令人发指的是所有酷刑都是反复使用,致使崔桂贤多次晕死过去。过后崔桂贤已不能行走,四个警察把她抬下楼扔到地上,崔桂贤还是身体抽搐,不能动弹,生命十分危险。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六日下午,恶警们又把崔桂贤弄到农安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所的人们看到,崔桂贤、崔影都是被人搀扶着进来的。崔桂贤脚趾甲被打的几乎和肉分离,呈绿色,后背也都是伤,胳膊、手腕、腿没有一处好地方,身上一股尿臊味;崔影右胳膊上方有巴掌大的紫红色伤,手腕和腿、脖子、脚等处也都是伤;没报姓名的年轻女法轮功学员脸被打肿、被打变形,披头散发,衣服被撕碎,手肿的像馒头那么厚,手腕处都是都是深;深的手铐印,身上都是尿臊味;孙洪波眼睛被打充血,胳膊上部都是成片的伤,手腕都是手铐印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吕小薇被迫害的躺在水泥地上抽搐,期间还来月经,就这样恶警们还对她进行踢、踩、呛水、呛烟等折磨了一整天。

三、大量新增的中共洗脑班的疯狂迫害法轮功案例

1、被迫害出现癌症住院也得去洗脑班报到

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学员刘梅章早在六月二十五日已被绑架到密山市洗脑班迫害了三十六天,期间在一次打水时滑倒,身体重重摔倒在地,左肩膀、腰部剧痛难忍,但洗脑班恶徒不让她出黑窝治疗。八月七日刘梅章在医院被诊断出脾脏破裂成两半,旁边还有个黑点。医生要她立即手术。手术过程中,发现她患上了胰腺癌,手术后的第四天,洗脑班人员付秀丽给刘梅章打电话,追问她为什么星期天没到洗脑班去?刘梅章说自己住院了不能去。付秀丽竟说:住院也得去!

2、年高德昭的危龄老人仍要被洗脑迫害

七月下旬,无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陆续绑架了吴蓓蓓等九名法轮功学员,五月份的时候这帮中共警察已经绑架了四名法轮功学员。两次绑架的十三名法轮功学员中,四人已经七十五岁以上,六人是六十至七十五岁的老人,其中多人分别被送到江苏省与无锡市的洗脑班进行迫害。

七月二十七日,辽宁省锦州市铁路公安分处国保警察绑架了孙宝英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两名高龄老人,一位九十三岁,一位已经八十二岁。

3、刚走出中共牢门,又被绑架到洗脑班

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一粟女士,今年六月出狱回家,八月二十七日被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关入洗脑班继续迫害。

4、滥用破坏神经的药物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在中共湖南省怀化市洗脑班,“六一零”邪恶之徒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一直草菅人命,与怀化市精神病医院合伙,滥用破坏神经的药物。原怀化铁路南站会计陈楚君遭到殴打、电棍电、捆绑、吊铐、罚站、歹毒灌食、注射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冬眠灵”和“冬眠一号”等酷刑折磨与摧残,已于二零零九年三月死于精神病医院,年仅三十多岁。不法之徒专门给法轮功学员吃一种黄色的小颗粒药物,导致原在沅陵县沅陵镇政府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张志民昏迷,自此长期头痛、嘴麻、身体不适,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清晨去世时,倒在沙发上左边脸部青肿紫血,两手紧握,年仅四十八岁。六十岁的辰溪法轮功学员欧家发也在怀化洗脑班被骗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回家后身体一直不适,也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在重庆沙坪坝歌乐山千竹沟洗脑班,今年八月十五日,恶徒强行给七十四岁的重庆大学退休工程师谷九寿灌服不明药物及注射不明针剂,还被威胁:如不“转化”要负担所有迫害费用。

5、邪恶的洗脑班“毕业证”

对外称“吉林长春法制教育培训基地”的长春洗脑班,近期又陆续绑架来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包括九台市上河湾镇中心学校法轮功学员郭延祥、农安县杨树林牛尾巴山法轮功学员刘继芹、黄鱼圈乡法轮功学员孙喜田、新农乡王勇、靠山镇七十岁的张桂英、前岗乡七名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中共恶人不仅以各种残暴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什么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写完了还要继续“上课”,并且要经省市六一零所谓“检察通过”,确认是真的放弃大法修炼,才发“毕业证”释放回家。

6、向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勒索钱财

黑龙江勃利县“六一零”主任赵鹏飞、贺威等,八月十三日带领六名特警绑架了该县教师王跃,并向王跃所在的第七中学勒索一万元人民币作为王跃的洗脑费用,还哄骗说:钱你先垫上,等专门的投资下来就给你补上。

四、公检法明目张胆联手陷害无辜,甚至打压律师,造成各地诬审诬判案例持续大量增加

走庭审过场,然后将法轮功学员构陷、冤判入狱,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形式之一,近两月间,由于中共当局已不能利用劳教所随意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转而更多依赖“司法”的名义和形式,造成刻意诬审诬判无辜的邪恶现象大量发生。

1、对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肆意威胁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辽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张德艳、孙海峰、穆国栋、王玉梅、汪桂华进行非法庭审。家人为张德艳请了辩护律师。在开庭时,主审女法官竟然要求律师说:“不要跟我讲法律。”律师十分诧异,只好反问:“不讲法律讲笑话吗?”

七月二十五日,宁夏吴忠市利通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莫惠萍非法开庭。当日在法庭内,事先安排四、五十个所谓的“群众”挤占旁听席位,在律师依法辩护时,公诉人更是强词夺理,法官肆意打断律师发言,还叫嚣要将律师逐出法庭,使法庭充斥着邪恶氛围。

七月三十一日,黑龙江省依兰县法院在对法轮功学员张慧娟、孟凡影、段淑岩,刘凤成、左振岐等五人非法庭审时,为阻止律师正当辩护,使尽了包括阻止阅卷、不通知开庭、打断律师发言,甚至在律师的麦克风上做手脚,让人们听不到律师发言。

八月二日,大连中山区法院违法审判车忠山、朱成干、王守臣等十一位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法轮功学员,辩护律师程海等人不得已以退庭抗议法院违法,由此招致中共迫害报复。八月十五日,程海、唐天昊等律师到大连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看守所警察不仅违法阻止律师会见,而且嚣张的要脱警服殴打律师。律师们去相关部门控告,大连市政法委人员竟也蛮横威胁、辱骂程海律师,推搡唐天昊律师。

2、随意更改罪名、伪造证据,制造冤狱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对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尚莉萍非法庭审,使用的罪名竟然是“犯罪预备”。因为没有任何的证人、证据,只有办案警察把尚莉萍绑在老虎凳上,用其女儿的学业来威胁得到的尚莉萍在一份所谓认罪书上的签名。中共望花区法院竟然就以此“罪名”与“证据”对尚莉萍进行诬判。

河北保定法轮功学员王金凤、王满红、宋国彬在二零一二年五月份分别被中共警察编造理由绑架,后王金凤的家人聘请律师介入此案。但中共当局执意加重迫害这三位法轮功学员。目前,保定南市区公检法人员已三次将此案件改“罪名”、编“证据”,法院发现三次编造的罪名仍无法成立,遂以“证据不足”退回案卷,而警察及检方竟然再次更改罪名、伪造证据,以达到对三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目的,毫无底线可言。

3、为避开律师与讲法律,偷偷“庭审”,秘密判刑

七月三十一日,重庆市大渡口区六十八岁的退休女教师付俊光的家属被告知付俊光已被判刑三年。整个起诉、庭审、判刑过程,公检法机构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完全不通知家属。付俊光是今年四月二十二号上午在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的。

八月十一日,山东即墨市法轮功学员宋玉升被绑架,短短几天后,中共即墨法院即偷偷诬判宋玉升徒刑三年半,既不开庭,也不通知家属,更不顾忌受害人及世人的抗议。

4、内定刑期,明显败诉,仍枉法冤判法轮功学员

七月十一日下午上海长宁区法院对庞光文和赵斌两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律师及当事人进行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庭上法官听的频频点头。但中共当局早在开庭之前就内定好了刑期,开庭过程只不过是走过场,最后他们依然当庭分别诬判两人五年及四年刑期。

七月十八日,黑龙江省依兰县法院对莫志奎、李大鹏、徐峰、孙文福和张金库五位法轮功学员庭审。两位来自北京的律师在法庭上有理有据的驳斥了对当事人的非法指控,法官和公诉人均被问的哑口无言。律师依法要求合议庭对当事人公正处理,依法宣告其无罪。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中共法官张安克、吕守芳公然强行违法将五位法轮功学员冤判,十天后律师看到的判决结果是:莫志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张金库、孙文福被非法判刑五年,徐峰、李大鹏被非法判刑三年。

八月九日,辽宁朝阳市双塔法院对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桂兰非法庭审。面对律师的无罪辩护,法庭人员无言以对,并且不敢当庭播放作为所谓“物证”的真相光盘,起诉方明显是败诉,但双塔法院仍强行非法判陈桂兰七年重刑。

5、庭审过程中殴打法轮功学员,致其骨折命危

八月一日,北京昌平区法院二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陈淑兰。进入法庭时,中共法警就野蛮阻止陈淑兰看一眼等在法庭门口的女儿。庭审结束后,几个壮实恶警一路把陈淑兰拖到电梯口,推搡她,使劲往下按陈淑兰的头和肩,以此方式使她不能和女儿说话。八月六日,昌平看守所接待人员告知家属和律师,陈淑兰胸椎和腰椎两处骨折,是从法院回看守所的路上车子颠簸造成的。她不能坐轮椅,更不能自己走到会见室,所以不给办理会见。陈淑兰是去年十二月被绑架的,她一家六口都修炼法轮功,五人先后被中共迫害致死,她是唯一的幸存者,此前她已被非法判刑在监狱中被迫害过七年半,现在中共当局又试图对她判刑迫害。

6、被迫害命危还要一再送监狱迫害

河南省沈丘县法轮功学员王翠,去年八月十日被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鲁峰等七、八个警察绑架,恶警欺骗她的亲戚说给钱可以放人,但骗走十五万元后,中共沈丘县城公检法仍联手将王翠非法判刑七年。由于在看守所期间被迫害出严重病症,脚手青紫。在被河南新乡女子监狱拒收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看守所警察再度把王翠送监,仍被拒收。不法警察竟然对王翠的儿子说,一会儿再将王翠送去河南新乡女子监狱,再不收就放人。

五、各地看守所、监狱、精神病院对无辜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滥施酷刑

中共的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暴力机构,因毫无底线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早已是肆意强奸法律,草菅人命的邪恶黑窝,两月间曝光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典型案例简述如下:

1、“熬鹰”、用二百度大灯泡烤头顶心和两脚心

到八月底,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徐峰已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二看守所将近五个月。此期间恶警不停用“熬鹰”(长时间不准睡觉)酷刑折磨他,用二百度大灯泡烤他的头顶心和两脚心,同时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睡觉,不许吃饱饭,还纵容犯人打他、向他要钱,不给就往死里的打他。徐峰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严重脱相。在这种情况下,八月二十一日还把他诬判重刑劫持到佳木斯监狱,现又出现严重贫血及脑血栓症状,目前人已被送进监狱医院。

2、关小屋、坐小凳

在北京市前进监狱,酷暑期间,法轮功学员李小栢。被强行关在一间十平方左右的“小屋”里,由四个刑事犯控制,每天要以腰板挺直、两手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的坐姿坐高三十公分的小凳子,一坐就是十七个小时,还要被迫戴手铐、脚镣行走二百米到卫生所强制灌食二次,以此逼迫李小栢“悔过”。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同样的迫害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也有传出,原上海德胜塑料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张勤先生,冤判五年的刑期将尽,因一直没有“转化”,监狱遂加紧对他酷刑折磨。每天让年已六十多岁的张先生“坐小凳”十几个小时,只要动一动就被拳脚相加,睡很少的觉,吃的劣质饭菜,辱骂殴打成家常便饭。张勤绝食抗议,恶警就对其关禁闭、强行灌食折磨。

3、用手铐吊坏胳膊,生活不能自理,依然强迫“坐小凳”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阿城市法轮功学员谭桂英,被男警殴打,导致眼底充血,然后背铐着强拉硬拽带到九监区八组,指使组长黄丽艳犯人折磨她,用手铐吊在床头上,把身体与床一同捆住,把洗衣板绑在她的小腿处不许动,用裤头堵嘴,然后又用胶带封住,两天两夜不许她睡觉,直至谭桂英的胳膊被吊坏,生活不能自理,她们才放下她,之后每天逼她坐小凳,从早五点到半夜十二点,持续一个多月,现在已被关入监狱医院迫害。

4、绑在床上强行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被非法判刑五年的上海市某物流公司总经理、法轮功学员庞光文,为抗议中共在上海市监狱当局的流氓迫害,至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已经连续绝食四十五天,如今被狱警绑在床上强行灌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5、毒打致双腿瘫痪,仍被强迫关小号、做奴工

湖南省益阳市群众艺术馆干部、曾任市书协秘书长的郭照青女士,二零零九年四月被中共警察毒打致下肢瘫痪,后又被非法判刑十年。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双腿瘫痪的郭照青仍遭到关小号、强迫做奴工等迫害。

6、肚子里的瘤子有婴儿脑袋大,生命危在旦夕仍不放人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今年五十四岁的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姜晓燕(姜晓艳)现已被迫害致严重贫血,肚子里的瘤子有婴儿脑袋大,生命危在旦夕,但监狱仍不放人出狱就医。

7、被用不明药物迫害,生命垂危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杨淑梅已被非法关两年多,目前身体非常虚弱,脸浮肿,眼窝发青;不能自己行走,思维迟钝,说话不流畅,家属怀疑杨树梅被使用不明药物迫害。七月份,身体和精神状态更为恶化,右手手腕背面有约直径1厘米的中间有黑点的黑圈。家属要求办保外就医,监狱无力搪塞。

8、长年捆绑四肢,强灌破坏神经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江西省九江市第五医院(精神病专科医院)优秀护士江小英(江晓英),先后多次被关押到拘留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在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遭恶警指使的吸毒犯掐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乳房都被掐得皮开肉绽,吸毒犯还用针刺她的手指,把整整一瓶开水浇在她身上,还被注射不明针剂,最后被摧残得精神失常。非法劳教期满后,又一直被非法拘押在九江市第五医院的精神病科,依然被捆绑四肢,强灌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打针,被无端残害的苦难至今依然未能停止。

六、两月间新确认无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13起

1、内蒙古通辽市退休教师杨凤兰,坚持修炼法轮功,四次遭中共警察绑架,二零零九年六十四岁时还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在呼和浩特女子监狱,杨凤兰被迫害出现严重病态,全身浮肿,呼吸困难,整日整夜的咳嗽、憋气,后被送到呼市二院一直没好。但通辽科区清真派出所警察不同意保外就医。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病危才被送回家中,依然被中共警察不停骚扰,今年六月十九日不幸含冤去世,终年六十九岁。

2、广东揭阳法轮功学员林少娜,二零零九年九月底被中共枉判三年,关押到广东省女子监狱。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监狱通知家人林少娜患乳腺癌,但不予放人,术后仍将林少娜非法关押迫害两年,直到生命垂危才允许“保外就医”。离开监狱不久,今年六月二十六日,林女士不幸含冤离世。

3、贵州省六盘水市水钢观矿学校教师马天军,二零零三年五月和妻子李毅一起,均被贵阳市南明区法院非法判十一年,他被劫持到贵州省都匀监狱,妻子李毅被劫持到羊艾监狱。在狱中马天军历经中共狱警极为残忍的酷刑迫害,恶警用铁饼逐节砸他的四肢关节,他被双手反吊(坐土飞机)、灌辣椒水、电棍电、被用军用皮带抽打、连续反铐在窗子上二十五天、寒冬不给被子盖、“十”字形铐在床上近四十天等等,被摧残导致严重瘫痪,不能说话。二零一零年底,在他奄奄一息时,都匀监狱才允许他保外就医。但回家后身体未能复原,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不幸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4、原四川省攀枝花市矿务局工会俱乐部主任陈祥芝,女,一九六三年三月十日生。她三次进京上访,两次遭非法抓捕关押,受到非法劳教一年半、冤判徒刑八年的迫害。在监狱里,陈祥芝遭遇残酷迫害,身心受到巨大摧残,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从监狱回家。今年七月十日不幸离世。

5、董艳莲女士,家住江苏镇江世业洲东大坝小安乐圩。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被绑架,非法行政拘留半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因被检查出有子宫肌瘤,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拒收,回家后不堪恶警骚扰,离开家到外地打工。今年七月初刚回家就被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董艳莲随即病情加重,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不幸离世,年仅五十岁。

6、浙江省瑞安市法轮功学员杨中耿(又名张阳),十多年前遭到中共酷刑残害,死里逃生。今年六月二十四日在郑州被中共警察绑架,仅仅四天就被活活打死,年仅三十八岁。他母亲看到儿子被迫害的惨状,精神受到极大刺激,悲伤、惊吓过度,昏过去,至今不会说话。三门峡灵宝市六一零极力掩盖罪恶,企图诬陷杨中耿是“自杀”而死。

杨中耿
杨中耿

7、北京市法轮功学员李津鹏,原在北京市文物局工作,后自己经营一家制冷公司。多次遭中共当局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历经各种酷刑迫害摧残,导致肝硬化、双眼视网膜脱落等,症状非常严重。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再度被非法关押,他绝食抗议中共当局无理迫害和非法取证,身体状况恶化,双眼视网膜脱落几近失明,肝腹水,全身浮肿,无法得到有效救治。二零零八年一月,恶警将其移送劳教所,因身体状况太差被拒绝。公安恶警、“六一零”恶徒竟改为刑事处理,在将李津鹏非法超期关押一年零四个月后,又枉判五年徒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出狱刚刚半年后,历尽中共迫害的李津鹏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李津鹏遗照
李津鹏遗照

8、陈莲芳,生前是广东省农科院兽医所退休工人。曾有严重的心脏病,一九九六年六月修炼法轮后,一身疾病不翼而飞,十几年来每次单位体检都十分健康。后遭到中共人员常年不停的骚扰、绑架、判刑迫害,导致她旧病复发,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八岁。

陈莲芳
陈莲芳

9、杨振禄,河北省万全县人。十多年来与妻子张秀兰多次被中共绑架、勒索,曾在高阳劳教所遭受迫害一年。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夫妻俩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秘判,杨振禄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不久即被迫害出现糖尿病、双眼失明、肺结核等症状,身体极度虚弱,人瘦得不成样子。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监狱允其保外就医,六月七日即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七岁。妻子张秀兰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

10、湖南省岳阳平江县法轮功学员王伍辉女士,一九九七年前,她因病左肾切除,右肾衰竭,以致瘫痪,修炼法轮功后恢复健康。多次遭中共绑架、抄家,并两次被非法判刑,在湖南女子监狱历经长达七年的残酷迫害,以致出现全身浮肿、高烧不退、呕吐、屙血、不能吃饭,不能站立行走,经医院诊断为尿毒症,生命危在旦夕。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监狱给她办理了保外就医,回家后医生检查证明:她的内脏已腐烂、全部失去功能。已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二岁。

王伍辉
王伍辉

11、四川省西昌市四一零厂法轮功学员方征平,先后遭受了中共七次迫害,每次都经历了酷刑拷打和残酷折磨,身心受到巨大摧残。在马坪坝洗脑班,被手铐铐上后,抛起来摔在地上,在烈日下暴晒;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被狱警唆使犯人暴打,被打得满脸是血。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到云南绥江县讲真相,被绥江县恶警绑架,后又被绥江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云南省第一监狱遭迫害,近期获悉已经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七岁。其妻子程冬兰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被中共判刑十年,至今仍被劫持在四川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迫害。

12、辽宁省锦州市凌海市大业镇大有村一位普通妇女,名叫尹桂芝,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在马三家劳教所无论遭受怎样的酷刑折磨、药物迫害,都不放弃信仰,被迫害生命垂危。回到家后,仍遭马三家恶警电话骚扰,六十多岁的尹桂芝终因身心的伤害,已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13、孟庆福,男,一九五六年生,曾任唐山市开平区开平镇办事处副书记,家住开平镇办事处家属楼二门四零二室。二零零一年五月被中共绑架并酷刑折磨。之后被开平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先后被劫持到冀东监狱和保定监狱,被迫害的视力不清。二零零五年四月才从保定监狱回家,只靠每月二百元的低保生活,已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