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中共涉用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人人体死亡过程试验

上述追查国际对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揭示,“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在主任王立军(中共重庆市副市长、原重庆市公安局长、原锦州市公安局长)的指导下涉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人人体试验,即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活体摘取器官和药物注射的方式屠杀并对其进行死亡过程的心理和药物毒理等的 “研究”。证据表明这种骇人听闻的群体灭绝犯罪在中共体制的保护下还在继续进行。这是人类社会绝对不能容忍的。

总部设立在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在复查证据的过程中,发现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期间,涉嫌用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人 人体实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大纪元资料室图片)

【大纪元2013年08月29日讯】总部设立在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在复查证据的过程中,发现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期间,涉嫌用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人人体实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追查国际对此立案追踪调查,报告如下。

一、王立军创办现场心理课题研究中心参与活人人体实验和人体器官移植

王立军,男,1959年12月生。2003年5月至2008 年6月,王立军在辽宁省锦州市任职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从中共官方网站[1] 看到,王立军到锦州市上任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研究中心”),并开始了活人人体死亡心理和人体器官移植等方面的“研究”。王立军担任研究中心主任。该研究中心就设在锦州市公安局(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公园南门对面)[2] 。

2004年10月21日,中共喉舌CCTV在采访报导中称“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为“中国警方现在唯一的一所现场心理课题研究中心”[3] 。据王立军本人描述,“对于从警多年的民警,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的时候,都会为之震撼”。显然,所谓“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是活人人体实验包括人体器官移植的“现场”。2006年9月17日,王立军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典礼上还谈到以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秘书长任晋阳为首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的所有成员,多次到研究中心考察。“他们亲临一线,就在我们的现场,技术解剖的现场,器官受体移植的现场,见证了‘器官受体移植’。[4] ”

据中国商务部网站介绍,“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依托中国刑警学院、北京理工大学、东北财经大学、中国医科大学等十余所大学的技术支持,致力于现场心理研究和现场技术的工作。并与美国、日本、意大利、挪威、瑞典等十多个国家的大学共同研发项目,互派专家学者进行学术交流,现已和世界70多个国家实现了信息资源共享 [2] 。

二、活人人体实验

证据显示该“研究中心”对处死实验对像进行死亡过程的“研究”。其中包括 “面对死亡的心理改变”、“生命体征变化 [5]”和药物注射后各个器官的毒物残留情况的“研究”。处死方式可能为:以毒物注射的方式处死,或直接以摘取人体器官的方式处死。

据《辽沈晚报》消息,2005年6月9日凌晨5时,特派锦州记者来到了“研究中心”此次的研究活动场地——锦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崔家屯,现场目击“通过对注射死刑人员行刑的全过程”,记者描述现场“专家云集刑场如同科研实验室”。该中心的研究人员告诉记者:“罪犯的死亡过程、健康人药物注射前后的生命体征变化、毒物注射后各个器官的毒物残留情况、人面对死亡的心理改变……药物致死后人体器官的移植、毒物现场抢救等方面都会因为这些数据而获得重要帮助”。 [6]

据查,王立军所主持的研究中心“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课题组,其协作单位有北京大学、中国医科大学、锦州医学院、解放军205医院 [7]。(见下图)

王立军还主持“亚太地区‘无创伤解剖’重大课题研究” [8] 。参与该项目的有瑞士虚似解剖基金会、瑞士伯尔尼大学法庭科学研究所、奥地利格拉茨医科大学、中国医科大学、锦州医学院、解放军205医院[9] 。

王立军现场进行无创伤解剖研究[10],王立军2008年6月调任重庆,指示重庆警局要加快无创伤解剖的实践应用。 [11]

三、器官移植研究出了“成果”

2006年9月17日,王立军和他的“研究中心”因为两项科研成果有“突出成就”,其中一项是王立军和其研究中心的“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 [4],被 “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12]”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 ”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13]。

2006年9月17日,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秘书长任晋阳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仪式上的讲话中说:“王立军和研究中心还针对药物注射后器官不易受体移植的难题进行了基础研究和临床实验,研发出全新配方保护液,在体和离体肝、肾组织再灌注处理后,经动物实验、离体实验及临床应用,取得了器官可以受体移植的阶段性科研成果[4]。”

四、涉嫌以法轮功学员作为活人人体实验对像和器官供体来源

上述实验对像说是“罪犯”,是否“罪犯”就可以用来做活人处死过程的实验,我们在此不做有关法律讨论,但据本组织在此报告后面列举的证据表明王立军和他的“研究中心”涉嫌以法轮功学员作为活人人体实验对像和器官供体来源。

1、王立军合作单位205医院肾移植科医生、时任科主任陈荣山承认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第一部份

问—调查员
答—205医院原秘尿外科主任陈荣山

答:喂?
问:喂,是205医院原秘尿外科主任陈荣山吗?
答:对,对,对,你哪里啊?
问:王立军跨部门专案组的,
答:啊,啊,啊
问:王立军曾经在锦州公安局的时候,办过一个叫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这么一个机构,他们跟205医院有一些合作的科学的研究课题,这方面你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吗?
答:嗯,
问:他有一个注射药物后器官移植课题组,他们的协作单位有205医院,这个事情请向我们介绍一下。
答:啊,
问:就是说,具体们合作过吗?
答:要合作的那还有中国医大啊,中国医大医院
问:王立军跟我们提到过,你们这些移植供体里头有在押的法轮功人员,这个事情有没有啊?
答:那都是经过法院的,
问:是这个……经过法院的,是吧?
答:对,对,
问:那就说,这些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供体都是监狱、劳教系统提供的?……
答:我说啊,我说,我说呀,这事你先别跟我说了啊,好吧?
问:因为我们现在是
答:你要跟我说,你跟我面??对说,好吧?
问:这个,我们已经是跟他们商量过了,才跟你说的
答:不行,不行,你,他们没跟我打过电话,我不能,不能,好吧?
问:他们的电话号码就是这样的,
答:他们必须得给我打电话,好吧?
问:这个,我们已经跟他说过了,
答:让我们政治处的人给我打电话,

第二部份

答:喂?
问:喂,是205医院原秘尿外科主任陈荣山吗?
答:你哪里?
问:我是??卫生部王佳副部长的秘书,你们老院长有几句话让我转告您一下,
答:啊,你说
问:无论哪一级上级部门来调查关于摘取法轮功练习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啊一定不能透露任何机密,这个您能做到吗?
答:啊,能,能,能
问:当时你们秘尿外科那些护士,他们了解这器官供体是来自于法轮功练习者吗?
答:你哪里?你?
问:咱们的老院长。。。
答:不是,那个你姓啥?
问:我姓张,我叫张涛,
答:你叫张涛啊?
问:啊,老院长特别让我叮嘱您啊
答:知道了,知道了,嗯
问:行,您要是有可能的话,跟他们以前的你们科室的其它医务人员也说一下,
答:说一下就行了,不要乱说就行了,
问:对,对,对,
答:知道了,谢谢啊。
问:行,那先这么着。
答:哎,再见,再见。

2、法院涉嫌为实验对像和器官供体源头

以下是追查国际调查员在2006年5月22日对王立军辖下的有关部门和锦州市相关法院所作的调查录音:

锦州市第二看守所

问:喂
答:哎
问:请问是锦州市第二看守所吗
答:对
问:我们现在缺肾源,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不是应该跟你们所长要洽谈?
答:哎呀,你这个事儿啊最好和这个法院,和法院,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厅,你往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联系联系……

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二厅]

问:请问是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厅吗?
答:对
问:就是刚才那个—因为我们现在哪缺肾源,所以刚才看守所的话哪跟我们讲就是说还是要跟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厅联系一下,我不知道您这方面情况了解吗
答:您–您等一下啊,我这跟我们那个—你别撂电话吧
问:哎,你找一个人跟我讲
答:哎,好
问:哎,是厅长,是吧
答:啊对,你哪里啊?
问:不好意思,我占您5分钟时间,就是你们有没有这种年轻的健康的那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活体供体
答:我们现在案子分工了,死刑案子都挪到刑一厅了
问:啊–那么我刚才说的那个像那种年轻健康的那种炼法轮功的,不见得是死刑了,这种炼法轮功的,身体比较健康的
答:法轮功,我们院规定也在刑一厅

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一厅]

问:喂,请问是锦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厅吗?
答:对
问:我只知道2001年开始,我们一直都是在跟法院哪看守所啊,就是拿那个年轻的健康的那种炼法轮功的那种肾源供体,啊现在的话就是少了
答:嗯,嗯
问:所以现在我们不知道你们这个法院还能不能提供就是这样的供体?
答:那得看你们那儿条件,得跟领导商量,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么还能提供
问:是吧
答:对,看你那啥情况—–

3、王立军下令对法轮功必须“赶尽杀绝”

2003年到2006年正值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数量大幅度增加,并且达到高峰期阶段,全国器官移植数量大概在每年1万例到2万例左右。 据营救法轮功学员数据库显示,辽宁锦州是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区之一。王立军在2003年5月任职锦州市公安局局长后,大批抓捕法轮功学员,很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今下落不明[14]。而王立军主持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两年多就做几千例,是一个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大嫌疑单位。

2009年,追查国际获得了一位曾担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持枪警卫的证词,他见证了整个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他是当时在王立军手下任职的警察,王立军给他们下的死命令是,对法轮功“必须赶尽杀绝”。这个证人他自己就参与过对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并多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刑拷打,刑讯逼供。[15]

4、实验对像和器官供体来源可疑

王立军在谈到其主持的〈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出成果时强调:“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光华科技基金会晋阳秘书长,他们亲临一线,就在我们的现场,技术解剖的现场、器官受体移植的现场。”[16]。也就是说仅成立两年多,由市公安局主管的“研究中心”,竟然是已完成几千起器官移植的现场。而这几千起被“药物注射后器官移植”和“研究”而夺去生命的到底是些什么身分的人?

根据大赦国际的记录,在2000年和2005年之间中国大陆死刑犯的处决数量平均每年1616人[17]。而死囚器官还受“组织配型”、“冷缺血时间”、处决时间和地域等的限制,利用率也不过30%。据中国器官移植网提供的统计,2003年中国的“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数字还是零,经过多年的努力,2006年仅有22位死者家属同意捐出亲人的器官[18]。可见,把全中国大陆死刑犯器官和捐献器官数量加起来也是有限的。该研究中心的数千个器官供体究竟来自何方?

结语

上述追查国际对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揭示,“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在主任王立军(中共重庆市副市长、原重庆市公安局长、原锦州市公安局长)的指导下涉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人人体试验,即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活体摘取器官和药物注射的方式屠杀并对其进行死亡过程的心理和药物毒理等的 “研究”。证据表明这种骇人听闻的群体灭绝犯罪在中共体制的保护下还在继续进行。这是人类社会绝对不能容忍的。

追查国际提请国际社会立即行动起来,制止并彻查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群体灭绝迫害!

(该报告于2012年2月16日发表,3月24 日更新,8月26日再次更新。)

参考资料

[1]《新华网》2012年2月8日“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正接受休假式治疗”
http://news.xinhuanet.com/renshi/2012- 02/08/c_122672681.htm 
[2]《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网站》“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
http://csn.mofcom.gov.cn/fwhy/display.php?e_id=50894 
[3]《央视国际》2004年10月21日“颅面鉴定的发展和未来”
http://www.cctv.com/program/xwyh/20041021/101709.shtml 
[4]《光华龙腾网》2006年9月19日
任晋阳秘书长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http://www.ddfchina.org/71/109-2008-07-07-03-11- 47.html 
[5] 生命四大体征包括呼吸、体温、脉搏、血压,医学办称为四大体征。它们是维持机体正常活动的支柱,缺一不可,不论哪项异常也会导致严重或致命的疾病,同时某些疾病也可导致这四大体征的变化或恶化。
《医学教育网》2009年9月22日 “四大生命体征”
http://www.med66.com/new/57a306a2009/2009922renyej15128.shtml 
[6]《福州市公安局公众服务网》来源:辽沈晚报 录入时间:2005年6月13日
“现场目击:“食人恶魔”平静接受注射死刑”特派锦州记者 常钦
http://218.66.46.104/frame_a/ReadNews.aspx?webnum=100&rec_id=11185
[7] 追查国际调查档案No.20061017-1
[8]《中国网》2012年2月3日 王立军
http://guoqing.china.com.cn/2012- 02/03/content_24542208_4.htm 
[9] 追查国际调查档案No.20061017-2 
[10] 追查国际调查档案No.2008_chongqing-01 
[11] 追查国际调查档案No.2008_chongqing-02 
[12]《北京光华设计发展基金会网站》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简介
http://www.ghstf.org/2009-03-30-05-07-20.html 
[13]《北京光华设计发展基金会网站》2006年9月21日报导
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颁发“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重奖公安战线科研工作者
http://www.ddfddf.org/index.php/Index/content/id/433 
[14]《明慧网》2008年11月8日“建议重庆同修大面积曝光王立军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8/189429.html 
[15] 追查国际报告一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目击者证词 
http://zhuichaguoji.org/node/2677 
[16]《光华龙腾网》2006年9月19日
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王立军教授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典礼上谈话
http://www.ddfchina.org/71/108-2008-07-07-03-10- 09.html 
[17]《器官移植调查网》2006年7月6日“Report into Allegations of 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Author: David Matas and David Kilgour
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report0607/report060706-eng.pdf 
[18]《中国器官移植网》2011年9月6日 来源:黑龙江新闻网
“面对选择器官捐献:用另一种方式活着 ”
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qiguanmeiti/2011-09/5884.htm

相关链接请见: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9592

(责任编辑:李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