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逼疯逼死 薄熙来治下的马三家黑幕(图)

现代监狱城酷刑泛滥 常听到撕心裂肺惨叫声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五月二日】

2004年4月22日在美访问的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接到华盛顿DC地区法庭传票,原因是他任辽宁省长期间,耗费国家巨额资金,卖力迫害法轮功。据知情人透露,在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经常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2000年10月,马三家曾发生将女性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推入男牢的骇闻,残酷的迫害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多人致残。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正门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辽宁省投资10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仅在沈阳于洪区马三家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在2003年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占地2000亩,把大北监狱和大北女子监狱等搬到这里。中国官方宣传中还称,现代化的监狱城关押罪犯一万余人,超市、银行一应俱全,部份区域对外开放。

* 马三家发横财

位于沈阳市于洪区的马三家教养院,99年以前连年亏损,连电费都缴不上。迫害开始后,当地政府对于从省内各地押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按每人1万元拨款。四年多来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数已达到4000余人,那就是4000万元。

1999年10月末成立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二所,隶属中央司法部管辖,专门负责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女学员。原来,女二所干警连门卫都算上不足10名,现在共有干警百名,劫持法轮功学员1500名。男女干警比例约占2:8,年轻的、农村的干警较多,都是2001年底招聘来的,干警每月开两次工资,福利待遇丰厚。

司法部还拨专款100万元给马三家「改善」环境,女二所所长苏境因为积极参与迫害被司法部奖励5万元,还被评为「一级英雄」。副所长邵丽得奖金3万元,各大队长都得了奖金,全体狱警被评为「集体二级英模」。罗干、刘京等多次亲自到此坐阵。

除马三家外,沈阳大北监狱、大连教养院、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等以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酷著称。据报导,2001年年底,辽宁龙山教养院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得了40万元奖金,张士教养院得了50万。狱警公开说:「不给钱,谁干这种缺德事。」

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 「转化」酷刑

从99年7月20日至2004年4月18日,辽宁已证实被迫害虐死的法轮功学员达103人,居全国第四。据知情人透露,在马三家经常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对拒绝接受「转化」的学员,马三家诬陷他们得了精神病,强行注射和灌食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强制看洗脑录像;毒打、电击等酷刑司空见惯。2000年10月,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发生将女性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推入男牢的骇闻,震惊国际。残酷的迫害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多人致残。

马三家最近迫害手段又出新招:狱警把坚定的学员关入缺氧气的封闭房间里,房间墙壁用十多厘米厚的海绵粘着,长期关在里面,人根本喘不过气来,海绵上全是学员挣扎时留下的手印。

老年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也不能幸免酷刑。一个白发老太太,手被铐上吊在暖气管子呆了一宿,被放下后,又将其双腿绑上,长达9个小时。另一位老太太被人吊起来打,胳膊被吊断。

* 张海燕遭摧残致疯后死亡

明慧网4月23日消息:34岁的张海燕被折磨致疯,在极度痛苦与恐慌中去世。

张海燕,家住辽宁省黑山县胡家镇西尤村王家自然屯。1996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修炼不久弯曲的右腿恢复正常,身心受益匪浅。2001年9月中旬,张海艳依法去北京上访遭抓捕,关入黑山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又被送到马三家劳教2年。

期间,马三家劳教所对她施以吊铐、绳子捆绑、毒打等酷刑。2003年2月份,家人去探望她时,张海艳头被包扎着,手肿得很厉害,已经不知和家里人说话。当时劳教所仍坚持不放人。

又过了一个月即2003年3月21日,劳教所通知家属接人,这时张海艳已经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马三家劳教所却对家人说:「只放她一个月的假,一个月后我们去接人。」就这样家里人把她接回,回来后发现她的头颈部有3处筷子宽、大约十几公分长而且很深的伤痕。

回来后的10个月时间里,她从来不敢与人说话,甚至与丈夫、孩子都没说过话,家里人从来不敢和她高声说话,哪怕是一个小孩在她身边高声说话都会把她吓得浑身发抖。她就在这种极度痛苦与恐慌中煎熬着,2004年1月18日含冤离世。

另一名34岁的女学员李景华,辽宁朝阳市龙城区召都巴乡李仗子村人,99年10月30日被送到马三家,2001年被迫害致疯。


图为李景华精神失常后的照片。

* 纺织女工受摧残去世

辽宁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职工、38岁的王文君由于长期受到马三家劳教所的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于2003年7月22日去世。

王文君档案照

彩色照片中右面戴紫色头套的是王文君,左面戴蓝色头套的是她的妹妹王文娟,姐妹俩都修炼法轮功,现在姐姐已被迫害致死,妹妹仍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


王文君、王文娟姐妹。

1999年10月26日,王文君等人在天安门城楼上打法轮功横幅,在北京被判刑一年。期间狱警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和死刑犯关押在一起,强迫她每天坐板,有一次将她吊铐达9个小时。直到2000年10月26日,王文君刑满释放。2001年1月8日,王文君又去北京和平请愿被捕,关押在锦州市第一看守所。期间狱警用凉水浇她、打耳光、拽头发往墙上撞等。2001年6月,王文君被送马三家劳教所劳教3年,关押在女二所一大队三分队。

劳教所强迫她参加超负荷劳动,不让她炼功,长期的迫害使王文君的身体每况愈下。从2002年5月开始王文君开始肚子疼,下身流血,劳教所不管不问,继续强迫她和其他人一样干活。

2002年12月,马三家劳教所又一轮对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王文君被盘上双腿,用绳子把腿绑上达5个小时,长时间强迫坐小板凳。这时王文君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晚上肚子疼得睡不着觉。后来经医院检查确诊为子宫癌晚期。2002年12月28日王文君被已经离婚的丈夫接回,2003年7月22日王文君在家中去世。

其他被马三家迫害致死的还有白淑贞、张桂芝、邹桂荣。

* 崔亚宁生命垂危

另一位关押在马三家的女学员崔亚宁因长期遭到严重迫害,今年春节前后已病危。据知情人透露,马三家内部医院检查,当时崔亚宁的血压、心电图都没有,但马三家对外一致谎称崔亚宁没病,拒绝放人。

据了解,崔亚宁因坚持炼法轮功前后两次被关押四年多。第一次是1999年,关了二年多。放出来才二个多月,2001年的12月底又被关进去,到现在又是两年多。她的母亲说,亚宁今年35岁,因长期遭关押,被迫与丈夫离了婚,一个男孩约8-9岁,跟了爸爸。

记者打电话到马三家女二所二大队电话(024-89210074-382),接电话的人士证实崔亚宁被关押在那里。下面是电话记录:
记者:请问是二大队五分队吗?
对方:你有什么事。
记者:请问崔亚宁在吗?
对方:在。
记者:可以找她听电话吗?
对方:不行。
记者:她能自己行动吗?
对方:可以。
记者:她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对方:刑期到了就可以。
记者:那她刑期到什么时候,帮我查一下?
对方:我不能查。
记者:有多少人被关在这?
对方:不知道。你姓什么?
记者:我姓周,那您呢?
对方:那就不用告诉你了。
市公安局(024-22826445)接电话的女性人士对记者表示,她不能对外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