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需要忍耐

(http://youtu.be/V6bL9NMxFoE)

心灵故事:生命需要忍耐

10年前冬天的那次采访与往常有些不一样,主编要我去采访一位癌症患者尚奇,他是一位年轻的山村小学教师。因为热爱那些山里的孩子们,他放弃了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工作的机会,可是五年后他却得了肝癌。他在雪山教着一群雪地里长大的孩子,我想去考察一下那儿的雪地。因为我已暗暗下定决心,要在那洁白的雪地将自己秘密地埋葬。

到达雪山小学的时候,村长带我到村小学找他,他当时正在上课。隔着玻璃窗向里望去,我吃了一惊,他站在讲台上,虽然很瘦,头发有些乱,却一点也不像有病的样子,他谈笑风生,气宇轩昂。

下课了,他随着孩子们欢呼而出,我抬起头,他正含笑望着我,那双眼睛像清晨的大海般深邃而宁静。采访完后他陪我去看雪山,望着那一望无际的皓皓雪山,我神思恍惚。

“你怎么了?”他瘦削的手关切地搭在我肩膀上,袖口上还有雪白的粉笔灰。

“这儿真好,能躺在这儿,变成雪,真好。”我忍了很久,泪水终于没有掉下来,可内心深处那种对自己深深的怜悯让我心痛。他望着我,若有所思。

回来写完稿的第二天,我又掉入绝望的冰窟里。悲哀的婚姻生活,纠缠不清的争吵和巨大的失落吞噬着我。心力交瘁的我收拾行装,带着我最爱穿的那身红棉袄还有多年来的日记。别了,所有的一切,生命如此沉重,我想去那雪山之巅,了结这尘世一切烦恼之源。

当我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很久,我放下行李包,颤抖的手迟疑地拾起话筒,一个小女孩稚嫩而急切的电话:“你是师红阿姨吗?”

“是的,你是哪位?”

“我是尚奇老师的学生,他给了我十块钱,还有一封信,嘱咐我一定要马上给你打电话和寄信。我花了三个半小时才跑到山脚下的邮局。好了,我终于打通了!”

“他还好吗?”

“他前天早晨去世了……”小女孩在那边哭泣起来,“他临终前跟我说,您的脸上有着一股深深的忧郁,虽然他不知道您为什么忧郁,但是他要我转告您,一定要好好活着,让自己快乐,他要您答应他这个最后的请求。

我的眼瞎了似的坐在那儿哭了起来。尚奇,一个垂死的人还想着一个与他一面之交的我,他走了,却挽救了一个想去雪地赴死的人。

一周后我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工工整整写着几个粗笔大字:“师红女士收”。信封里面装着一张水彩画,茫茫的雪原上,寂无人烟的雪原上飘舞着一块红丝巾,两只温和的大眼睛蕴藏在丝巾上。画的下方写着:你是雪中的旗,我是注视你生命的黑眼睛,美丽的冬雪需要寒冷,喜悦的生命需要忍耐。永远坚强,内心宁静。你的朋友:尚奇

热泪溢满了我的眼眶,早已万念俱灰、忘却了爱的心灵豁然敞开,一股热流涌入我的冷漠空虚已久的血液。我把这幅珍贵的画配上象牙白的镜框,挂在我的卧室里。它们向我宣示着默默无言无价的爱,激励起我内心的爱和勇气。这一个26岁山村教师的礼物,一个有着黑礁石般深沉坚毅的眼睛和海浪般爽朗笑声的年轻小伙子,是他教会我如何在命运冰冷的雪地里热情地生活。

是啊朋友,喜悦的生命需要忍耐,忍耐与承受的磨炼才能使对生命的喜悦更加沉静,更加坚韧,更加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From – http://soundofhope.org/node/208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