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台湾人 大陆人 生命价不同?

在台湾的士兵是一个普通的士兵、一个下士是这么的值钱,社会惊天动地的为他反应。而中国一个瓜农被打死或者一个小贩被打死,或者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些事情,在中国政府眼里根本是一只蚂蚁,这个社会是可以没有任何反应的,完全是可以不予理睬的,这种价值完全没有。

原来网友也改编了一个说法,原来有一首诗叫〝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那网友就说在中国是什么呢?〝生命不可贵,爱情价不高,若为专制故,两者都白抛。〞都白搭,你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讨回公道的地方。

(http://youtu.be/iWhLalt8qiY)

【新唐人2013年8月7日讯】【热点互动】(1015)台湾人 大陆人 生命价不同?台湾的公民运动对中国人带来极大冲击。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8月3日上周六在台湾的总统府的门前,有超过20万的民众聚集在凯达格兰大道上,为在军中虐死的洪仲丘送别,台湾行政院院长也亲自在晚些时候对此做出了回应。相比较在中国大陆,瓜农被城管打死等事情比比皆是,那么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大陆却有冤无处伸。

同样是生命被虐杀,被虐待致死,一个在台湾,一个在大陆,生命的价值为何如此的不同?台湾的公民运动又会对中国人产生什么样的启示?围绕着相关话题,我们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在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个背景资料短片。

洪仲丘,国立成功大学交通管理科学学士,毕业后录取同系硕士班,保留学籍先入伍服役,结训后分发到新竹湖口陆军六军团装甲542旅的旅部连服役,却在7月6日退伍前三天,不幸死于军中。

洪仲丘妈妈:〝我的小孩是一个好好的小孩,交到你们军中,你们把他凌虐致死。〞

马英九总统:〝(对)洪仲丘先生在管教方面不当所造成的遗憾,我已经要求国防部不但要彻查,而且尽快把真相公布。〞

国军下士洪仲丘死亡将近半个月,检方调查约谈相关人等之后,认为542旅副旅长何江忠,涉嫌虐待下属,以相关罪名声请羁押。

洪仲丘姊姊:〝不要让弟弟冤枉而死。〞

洪仲丘父亲洪吉端:〝因为他是在禁闭室,被操过度才往生的。〞

陆军269旅禁闭室就是让下士洪仲丘不幸丧命的地点,当时洪仲丘就是在这张吃饭桌旁倒下,但是一旁的监视器居然都没有拍到。前往禁闭室勘查的立委发现,监视器高度伸手就能碰到,怀疑人为故意转开监视器。

民进党立委萧美琴:〝只要你有人高一点的去把它推过去,它就是拍外面的操场,再把它推过来,它就是拍这个地方,完全都可以拍的到。〞

洪仲丘禁闭期间,有80分钟录像消失。

民进党立委 萧美琴:〝这个旅长如果真的是他知道,但是却说不知道,那他是在作伪证。〞

行政院长江宜桦:〝国防部部长将由现任国防部副部长杨念祖接任。〞

8月3日那一晚,不分年龄族群,没有蓝绿分野,台湾公民凭着良心呼唤,为了洪仲丘自发站出来,写下社会运动历史新页。

作家〝九把刀〞:〝今天大家都来了,没有政党,没有颜色。〞

民众:〝感觉太愤怒了,所以就会来这里。〞

民众上班族谢先生:〝整个民怨都爆发开来。〞

1985行动联盟发言人:〝今天有十几万人跟我们站出来。〞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台湾人,大陆人,生命价不同?〞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同时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950-403-33999,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同时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语音或文字互动,Skype的ID是RDHD2008。

今天在我们节目现场的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现在我们要探讨的这件事情,在台湾各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就是洪仲丘这样一个事件,一个军中的下士被虐死的事件。刚才这个片子中也介绍了,也透露了这件事情的一些大概的起因和片段,您能否再给大家作一个简单的介绍和补充。

陈破空:这个事情发生在大概一个月前,就是台湾的一个下士洪仲丘,因为上级指控他手上有两个不该带的设备,一个是有照相功能的手机,一个是MP3,大概是听音乐用的,说这个是军中不应该带的,那么就说他犯了错,就给他惩罚,这个惩罚叫关禁闭。台湾气候相当酷热,一关禁闭之后他就晕眩和不适,但他也呼救了,但是没有管他,所以他就倒下了,倒下之后送医不治死亡。所以这件事情在台湾就激起了极大的反响。

刚才我们在新闻上看到那个禁闭室,这个禁闭室好像一个房间一样,还有监控器,但是这使我想起了中国的禁闭室,就是劳教场的禁闭室,当年我见过的。中国在劳教场的禁闭室,它不是一个房间,它是一个铁笼子,人只能就躺在那里,人不能站不能坐,只能躺着,而且翻身都很困难,然后在那里面一关就是一个星期,或者是一个月,人完全变形了,吃饭是从笼子边给他塞进去。

就从这点看出来,即便是禁闭,当然中国的解放军里边的禁闭我不清楚情况怎么样,至少劳教里面的禁闭那种惨无人道的程度无法想像的。因为人一旦被固定起来在笼子里,那个人就变形,一个非常健壮的劳教人员,进去之后出来就是拐着、瘸着走路。所以这里边看到台湾的条件还是这么的好。但不幸的是居然因禁闭高温致使一个下士死亡,所以这样的事情在台湾完全激起了社会强烈的愤慨和反感,尽管说是这个下士有错,但是居然被禁闭致死,这在台湾这样一个民主社会,人道的社会,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主持人:可以说这件事情已经一个月有余,8月3日上周六的时候发生在台湾,许多台湾人看来,因为台湾只有2千多万的人口,那么发生了20多万人聚集在台湾总统府门前,为这个下士送别的这样一个场景,可以说是非常多的人心聚在这里,为洪仲丘讨回公道,您能否给大家再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陈破空:这个规模是很大的了,因为在台湾的总统府前那个场地并不大,凯达格兰大道,我们知道以前为了竞选,为了一些政治活动,会聚集5万人或者10万人,那不得了了,十几万人。那么这次聚集了25万人,我们从空中相片上看到,那是整个附近的街区人都铺满了,都穿着白衣服,叫〝白衫军〞。所以就看到台湾人为了一个生命,人命关天这么一个概念,他们是多么的齐心,而且是多么的有公民意识,有人权意识,有权利意识,他们站出来跟政府抗争。

而且这个规模在台湾是震撼性的,因为台湾地域比较分散,要从各地赶来不容易。而且这里边看到组织者并不是政党,既不是民进党,也不是国民党,也不是别的什么政党,而是一批年轻人,这批年轻人叫作〝公民1985行动联盟〞,他们成员只有39个人,就组织了这么大的运动,通过网上的号召。所以可以看到台湾公民运动在宪政条件下发展到这种程度。

主持人:而且显示这39人在之前还不认识。

陈破空:对。

主持人:一个士兵的死在台湾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您如何看待?

陈破空:我们可以看到在台湾这个社会多数是华人社会,跟在大陆一样,我们去台湾访问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台湾人是很像中国人,在基本的方面,衣食住行啊,或者是谈吐,满像中国人的。但事实上我们看到,由于制度的不同,台湾人把中国的两句成语,一个叫〝人命关天〞,一个叫以〝人为本〞,在台湾这个民主社会真正得到了体现,一个人命就换取了这么多人的愤慨。而且我们看到他们的行动,他们在做抗议的时候是和平的,他们用灯光把〝冤〞字打到总统府的墙上,把〝真相〞二字打到总统府的墙上,政府也是平静的对待,而且积极回应民众的诉求。

在台湾我们就真正看到什么叫〝以人为本〞,而相反的,如果在中国大陆,那叫〝草菅人命〞,叫〝以官为本〞。

主持人:这件事情爆发之后,我们知道在中国的历史上像爆发这样大规模的话,可以说是1989年的民运,还有1999年的法轮功当时的上访和被迫害这两件事情,但是都遭到了中共的屠杀。相比较而言,台湾这次爆发了历史上这么大规模的,台湾政府采取的措施是什么?他们主动采取的一些回应又是什么?

陈破空:这样一个经过民选的台湾政府是怎么反应呢?首先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总统马英九提出说这个事情他〝管定了〞,并且要求军中严查,回应民众的诉求,而且说他本人一定要出席洪仲丘的告别式。另外还给洪仲丘颁了一个勋章,这个勋章台湾的名称叫〝旌忠状〞,就表示说他是有作为的一个军人,以示安慰家属。那么在行政院长方面,像这次民众提了3项诉求,2项都完全答应了,第一项是要求在承平时期把军法归于司法,不能在军中另搞一套法律;那么行政院长答应修改,要这么做。

另外一个,民众要求要成立一个军中的调查委员会,要把历届军中的冤案进行彻查,那么行政院就成立了军中冤案彻查委员会,由各界人士组成来做这个事情。第三条,民众提出要用特侦组来侦办这个案子,因为目前侦办是他们军方侦办,他们非常不放心,18个被告有4个被告被交保获释,他们非常不满。那么这一条行政院做不到,因为根据现行的法律,特侦组是侦办一些别的重大的事情,跟军中这个无关,所以由于法律的限制做不到。

那么其实那两条都做到了,这是行政院方面。而且最重要的,台湾政府一个最大的表示是国防部长高华柱辞职,就为这么一个士兵之死,整个三军的这么一个总指挥辞职了,最大的军头,由副部长接任。副部长接任之后,成了新的国防部长他就说,这是国防部面临的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要去解决这件事情。台湾政府应该说做到了一个民主政府必须做到的一个积极的回应,当然台湾民众还是有很多不满,比如说调查的过程可能还没有完全的公开,或是有些人被保释;家属并不需要那些形式上的一些东西等等。

但是我们看到不管是执政的国民党政府,马英九政府有多少诚意,但是这个民主的机制摆在那里,民主的制度摆在那里,新闻自由、司法独立摆在那里,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只能去回应民主的诉求。那就跟另一个盘据在北京的专制政权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您提起北京的专制政权,我们不妨拿这件事情做一个对比。在台湾是一个士兵,由于关禁闭致死,那么在中国的时候,可以说类似的事情层出不穷,比如瓜农被城管打死,上访的民众被抓去关在劳教所等等事情比比皆是,中国大陆民众对发生的这些事情又是什么反应?

陈破空:你看在台湾这么一个士兵之死,而且是多少年来罕有发生的事情,激起这么大的反应,而且政府做出回应。在中国那边是什么呢?前一段时间一个瓜农被城管用秤铊砸死,民众围观抗议,之后警察出动,100多个武警出动,以催泪瓦斯、警棍驱散民众,甚至有些民众被捕。另外在前不久一个小贩被城管打成重伤,民众也是2千多人聚集,最后也是被警察驱散,而且把一些民众给抓起来。在中国那边我就说它是草菅人命,而且是以官为本。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台湾人,大陆人,生命价不同?〞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陈先生刚才我们提到了在类比这些事情,发生在台湾一个士兵被关禁闭致死,那么在中国大陆可以说层出不穷,比如说瓜农和小贩等等被迫害致死的现象,您怎么看待这些现象,请您继续刚才的分析。

陈破空:刚才我讲到台湾是人命关天,以人为本;中国大陆是草菅人命,以官为本。而且还有一个区别,在台湾这个民主社会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就是人民优先,政府是被动的,而且是政府必须回应人民的诉求;但是在中国大陆这个专制的环境社会是政府优先。所以中国的网民就说得很好,中国网民在对比台湾和中国大陆这件事情说了:人家站出来是在维权,而中国这边是在维稳,就是政府在维稳,一旦出现群体事件,出现大规模的抗议,政府在维稳,维了这个稳之后就是维护了政权。而台湾的25万人民站出来是在干什么?在维权,维的是民众的权利。所以这个差别非常的巨大。

再一个我们看到,台湾的民众非常的善良,他完全是和平的抗争,而在中国那边现在已经发展到以〝暴易暴〞的程度,比如我们前段时间讲到的冀中兴北京机场爆炸案,还有一个陈水总公共汽车燃烧案,死了47个人;另外我们看到杨佳杀警,手刃7个警察。

台湾没有一起这样的事件,我们听不到这样的事件,因为台湾人没有这样的冤屈,台湾人有伸冤的渠道,司法也好,政府也好,新闻也好,他有渠道。所以我们在台湾看不到民众突然杀警了,谁又制造什么爆炸了,谁又是公共汽车放火死了几十人,没有。

所以台湾现在有这么一个士兵,这么大的阵仗,这恰恰就是台湾预防了这样的事情;而中国政府不解决人民的申诉、禁闭人民的申诉甚至把上访者关进劳教,结果就是这里爆炸、那里起火,什么新疆又是冲出杨佳式的杀警、邓玉娇杀淫官等等层出不穷,所以这两种社会、两个政府的作为导致的社会效果是一目了然。

主持人:说起两个作为、两重天,我们单从事情的处里来说,其实在中国大陆可以说有两起事件也是大规模的维权和提出公共诉求的事情。一个是在1989年的时候学生上街,但是面对他们的是坦克和机枪;一个是在1999年的时候,只有1万名法轮功学员的上访就招致了至今14年的迫害,到现在没有停止。而在台湾是民众25万人上街却得到政府改善的承诺,和平去解决,您怎么样看待这个巨大的差别?

陈破空:这个我要引用中国网友评价的一句话,他说台湾25万人在总统府前抗议,他们知道里边不会冲出来、外面也不会冲进去,就说外面的民众是和平他没有打算冲进去,里面的政府也是和平的没有打算冲出来,把坦克、机枪开出来,所以说双方都是和平的。但是在中国1989年的学生请愿持续将近两个月,是和平的、理性的、非暴力的,连小偷都感动的罢偷了,整个北京社会秩序井然,整个北京的市民绝大多数都是支持的。而在1999年法轮功学员那完全是和平、理性的,甚至是静坐连声音都没有出一点,走的时候连垃圾都没有留一个,甚至没有打出什么标语、横幅、口号,以一种静坐的方式、无声的方式,话都没有说,在那里表达一个静默的诉求,结果招致这么严重的迫害。

在1989年遭受的迫害是邓小平出了30多万的军队、坦克、机关枪一路上什么子母弹对人民、学生大开杀戒,血洗北京城,而1999年就像你说的一样,迫害法轮功至今14年,送进劳教场、送进劳改队甚至摘取器官,血流成水、尸积如山,搞的这么一个程度。我们看到法轮功学员每一次出来纪念他们死去的学员,去做几千个亡魂的相片。中共就是这么干的。

我们看这次在台湾民众用灯光打了一个〝冤〞字在总统府上、打了个〝真相〞在总统府上,而总统的表现是什么,循序的、积极的回应了民众的诉求,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得了;而中国的老百姓这些事情根本没做,如果说中国人打一个〝冤〞字在天安门广场,中国人打一个〝真相〞在人民大会堂,中国政府是如何的暴跳如雷啊!

所以台湾是人民的政府;而中共那边是一个利益集团的政府,这种表现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民的表现是一样的,台湾的民众是和平的,中国民众也是和平的,民众表现一样但政府的表现不一样,这就是有根本的差别。台湾的政府是和平的、理性的、是宽容的、是依法办事的、是以人民为主的,否则他会下台。中国的政府中共集团它是以暴力对付和平,以坦克、机关枪对待民众的笔和纸,甚至用暴力、劳教场高强的对付法轮功的沉默。这种对比简直是惊天动地的,可以说是高下立判,老百姓心中有数。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的,我们再关注一下发生在中国的具体事例,发生瓜农被打死的事情,面对这样一个事情,一个人就这样被虐杀致死的情况下,中共政府对此究竟表现如何?有什么样的一个作为?

陈破空:你看中共它对谁表现好呢?金正日死了,9个政治局常委去吊唁,如丧考妣站成一排,丧权辱国,对残害北朝鲜人民的那么一个暴君它们是这样一个感情。但是对一个瓜农之死或者对一个小贩之死,或对很多的惨死在四川大地震豆腐渣(工程)的儿童、惨死在毒奶粉下的那些儿童,中共高层的那些头目没有一个表现,不默哀、不祝祷也不掉一滴眼泪,它们的眼里独裁者的命才是值钱的,老百姓的命根本就不值钱。

它们的一个人死了,礼节非常隆重,又是抬棺材又是铺党旗、又是什么哀乐又是动用什么军队,甚至是封路,搞那些;而老百姓死了,不是一个老百姓,哪怕是成百、上千、上万的老百姓死了,它们是无动于衷。对瓜农被秤铊砸死,它们是不了了之,最多是所谓张德江说的话:〝人民内部矛盾用人民币解决〞,最多就是发几个钱,穷的直接发几个臭钱来打发老百姓而已。

但是台湾你看根本不是什么金钱能解决问题,你必须还人以尊严、必须对生命有尊严、必须要有一个说法、有一个交代,责任人必须受到处置,上到国防部长下到副旅长到这些中士、下级官员都必须负这个责任。这种差别就可以看到民主跟专制的本质差别。

像中国人有时候讲:哎呀,台湾不得了,国会打架什么的,人家在国会打架但老百姓是安全的;中国的人大这些齐刷刷的举手,但是老百姓完全没有安全感,到处是仇杀,而且不仅是仇杀,警民冲突、官民冲突。像刚才我举的那些例子,北京机场的爆炸案、公共汽车的燃烧案、新疆警民冲突案……层出不穷,整个社会如果我们用一般民主社会的标准来看,可以说是遍地干材一点就着,整个处在一种敌对状态。

主持人:可以说台湾这次发生的是一场公民运动,这场如此大规模的公民运动对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您觉得有没有发起这么大规模的公民运动的可能性?对中国人又有什么样的启示?

陈破空:台湾这次有几个看点,一个看点就是公民运动,它是通过网路去发起了这么多人,7月20日的时候就有3万人的白衫军,这次发动的时候希望万人到总统府为送别,结果来了超过10万,后来是25万人这么大的规模。公民运动在台湾是深入人心。

另外还有一个看点,他们这次公民运动中,刚刚有个美国新拍的电影,是根据法国作家雨果的《悲惨世界》改编的电影音乐剧《悲惨世界》,把它用台语版唱出来。那里并没有那么多口号、也没那么多人去演讲,很多政治人物出现,像民进党的退休或在任的主席都出席了,但都是作普通的列席,他这里没有政党色彩、没有颜色。他们主要的活动是什么呢?唱歌,就唱台语版的《悲惨世界》,气壮山河,非常的感人、催人泪下,歌声非常的浩荡、嘹亮,一再唱、一再唱,就把这种心声唱了出来,而且最后是和平的离去。

我们看到这个社会训练了什么呢?不仅是训练了政府是驯服的、对老百姓是和平的,而且老百姓也是和平理性的,在这个民主制度下,官民双方都是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且最感人的就是洪仲丘的母亲,她就公开的呼吁,她说叫大家放下仇恨,让洪仲丘在天之灵得到安慰。应该说她是有仇恨的,她叫人放下仇恨,就是不用仇恨去解决问题,而用一种和平的、法治的去解决问题,而且她的哥哥在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希望军中成立冤案审查委员会是避免更多的这些冤狱。老百姓的素质达到这样的高度。

而中国那边来说,当然中国老百姓走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但是这样一个腐败的暴政不给任何一丝门缝的前提下、不给任何一丝出路的前提下,老百姓也只好走上以暴易暴的道路。所以今天我们看到中国在以暴易暴,而台湾是以仁易仁,这就是专制和民主的天壤之别。

主持人:您看一方面是台湾的被虐致死的一个士兵,一方面是在中国被虐致死的一个瓜农,他们生命的价值呈现出巨大的一个差别。一个问题不仅要问:为何生命背后的价值差别如此之大?如果说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共的统治下,中国人如何让自己的生命更有价值?

陈破空:现在中国大陆网友对这也有个说法,说:台湾的人民值钱、中国的人民不值钱,生在中国太伤心了,要活着就活在台湾好了,生就生在台湾好了。这是中国大陆的肺腑之言多悲哀啊!事实上就看到了,同样是人命、同样是一个人、一个生命,一样有五官、有灵魂、有血肉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就因为海峡的阻隔,一个人在台湾、一个人在大陆就会如此不同的价值。

在台湾的士兵是一个普通的士兵、一个下士是这么的值钱,社会惊天动地的为他反应。而中国一个瓜农被打死或者一个小贩被打死,或者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些事情,在中国政府眼里根本是一只蚂蚁,这个社会是可以没有任何反应的,完全是可以不予理睬的,这种价值完全没有。原来网友也改编了一个说法,原来有一首诗叫〝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那网友就说在中国是什么呢?〝生命不可贵,爱情价不高,若为专制故,两者都白抛。〞都白搭,你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讨回公道的地方。

中国如果要是公民的话,我想只有推翻这个制度,建立像台湾那样的民主制度,这件事情就说了台湾是中国民主的灯塔,是中国社会的光明,为什么这么说法?看了洪仲丘事件,我们就知道道理所在。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陈破空先生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