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哑巴证人”巡展 聚焦薄熙来王立军的秘密

《失去新中国》的作者2013年7月下旬最新发表在美国《标准周刊》的分析文章,题为“在展出中的尸体”,文章质疑这些塑化尸体的来源。图为一个尸体在针对一个假想的对手下棋。(原文配图)

【大纪元2013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 美国著名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将于7月29日最新一期出版的《标准周刊》(Weekly Standard)上撰文,描述了围绕哈根斯的全球巡回人体展览的诡谲疑云,并追踪这些塑化尸体的神秘亡魂是谁,以及王立军夜奔美国领馆踢爆了什么秘密?

葛特曼是《失去新中国》和《屠夫》(2014年即将出版)的作者。葛特曼获哥伦比亚大学人文学士、国际关系硕士及博士学位,80年代在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担任外交政策研究员,90年代曾任“美国之声” 电视网络的首席调查员,现为《亚洲华尔街日报》、《标准周刊》和《投资者日报》撰稿人。以下是文章的翻译,小标为编者所加。

走进怪异“人体世界”

我已经迈出了我的第一步,走进“人体世界”(Body Worlds),在维也纳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一个展览,它点燃了我的记忆。我站立的这个房间--幽暗、阴沉、奇怪的寂静--这里展示着各个发育阶段的胎儿,放在一圈树立的石头上。这个秀的策划者,德国医生冈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从他们的小小身体当中吸走了所有的体液和脂肪,然后通过巧妙的“塑化过程” 向软组织中填充硬塑料。通常,如果你在博物馆里看到一个胎儿,它是漂浮在一个液体的罐子里,颜色是红或者黄并且透明。而这些身体似乎是灰色,这点让我的记忆闪回,我儿子的一个超现实的冻结画面,他是通过剖腹产早产一个月:当医疗人员把他拉出我妻子的子宫,在一秒之内,他的肉体看起来是灰色的。

我带着批判的眼光来到维也纳,来质疑是否这个巡回展览最新版本展出的某些尸体可能包含那些来自中国的政治和宗教良心犯。

他的展览的陈述目的是健康教育,我听到科学理由的耳语:这不是生命的神秘吗?你的好奇心是好的。这让你获得开脱。走近一步,走进去。我同意,并且走进了哈根斯的怪胎秀。

神秘亡魂 他们都是谁?

开始是一个男子,一丝不挂,但是穿着靴子和滑雪板。他在表演一个完美的劈腿。他的皮肤被摘掉,露出每一个肌腱,每一块肌肉。他的眼睛专注的直视地平线。然而,从他的头颅往下,他的身体被劈开,被锯掉一半。

让我关注的是,有一个女性腿特别短。再加上小小的精致的颅骨和小小的骨架,让她看起来像是中国人。

在展览中照道理不会有任何中国人的遗体。但是问题复杂之处在于:实际上有两个互相竞争的展览在全世界巡回,哈根斯的“人体世界”和“人体展出”(Bodies: The Exhibition),后者由美国娱乐公司第一展览所主办。后者的遗体是由哈根斯的徒弟中国大陆华人隋鸿锦提供。

回到德国的八十年代末期。哈根斯梦想塑化遗体,他的学生隋鸿锦说服他说,这个过程在中国将更加便宜。

第一展览承认:展出尸体来自中共公安局

在1999年,哈根斯大连塑化公司得到大连市官方的批准。在2001年,在哈根斯的指导下和隋鸿锦的管理下,这个工厂开始劈开塑化身体制作切片,一些医学机构支付几十万美元来购买一件标本。同时,隋鸿锦设立了他自己的秘密塑化工厂,其最终成为大连鸿峰生物技术公司。哈根斯发现之后大为光火,把隋鸿锦赶出他的公司,然后隋鸿锦推出了“人体展览”。

在2008年,在美国ABC新闻网的20/20调查性新闻节目上,一位匿名人士声称,隋鸿锦的这些标本来自于中国囚犯。告密者之后收回这个声明,说哈根斯操控了他来诋毁隋鸿锦。但是第一展览此后被迫在它的展览入口张贴一份免责声明说:“这个展览展出中国公民或居民的遗体,它们最初来自于中国公安局。中国公安局可能从中国监狱接收这些遗体。第一展览无法独立证实你在观看的人类遗体不是那些被关押在中国监狱里的囚犯。”

哈根斯本人避免了这个义务。他一年前关闭了在中国的运营,在20/20节目上他眼泪汪汪的声明,他已经单方面火化了他所有的中国标本并代之以那些合法捐献他们遗体给科学的白人。

也许;无疑有的白人也有短腿。但是巧合的是,在维也纳的展览上,这些短腿人物的脸部肌肉都被系统性的剥除,以至于眼尖的解剖学家也看不出亚洲特征。在一个案例当中,除了骨骼,一个女性遗体所有剩下的只是精细的蜘蛛网似的神经。这是一个令人摒住呼吸的景象。站在哈根斯的角度设想一下:他会仅仅因为叛徒隋鸿锦而摧毁他精心制作的手工艺品吗?或者他会因为一个叫法轮功的团体的抗议而这样做吗?

法轮功指控中共“活摘器官”

对整个尸体塑化业的新一轮质疑环绕着法轮功,其中隋鸿锦的塑化业务是关注的焦点,因为他已经卖出了约1,000具塑化了的中国人尸体。

在90年代风行中国的法轮功是一种佛家功法,镇压前其人数达7,000万,甚至超越了共产党员的人数。该功法修炼中国传统的“真善忍”价值,这似乎在嘲弄着共产党统治下“新中国”的原始法西斯追求。法轮功很快就成为中共政权偏执心理作祟的牺牲品。

在2006年,法轮功指控共产党从活着的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用于移植。我那时候并不完全相信这个指控。但是在经过广泛的调查包括对法轮功难民和全世界医疗人员的100多次采访之后,我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指控不能忽视。

在中国,从死囚身上摘取器官是一个确凿的事实,手术摘取肾脏、肝脏、心脏、肺脏和眼角膜通常发生在军队医院,并得到当地公安局的授权。

理想状况是,这个过程是在囚犯极度惊吓(比如枪决)或高度镇静的情况下进行。这两种方式的任何一种,如果囚犯在摘取器官完成之前仍然活着,器官受体排斥的机率大大下降。有一部分器官是在为满足老干部“订单”的情况下摘取。其余的被出售给有钱的中国病人或者来自日本、欧洲和北美的器官旅游者。

维吾尔人也被摘取器官。很可能西藏人和家庭教会人士也被摘取器官,虽然他们跟法轮功的数字比起来微不足道。我估计有65,000个法轮功学员被秘密置于刀下。这些程序没有任何法律可言,即使按照中共阴暗的法律标准,没有任何法轮功受难者犯下死罪。

塑化身体上 肝脏和肾脏似乎不见

在我得到这些结论之前,老年女性法轮功学员耐心的告诉我,哈根斯和隋鸿锦展览的遗体是法轮功学员的,令人发指的展出博人们娱乐。我忽略了她们。我想,这太耸人听闻了。但是在维也纳,我注意到,从某些展出的塑化身体上,肝脏和肾脏似乎不见了。是否可以认为,他们把这些身体做了双重用途,器官在塑化之前被摘取?这些肾脏和肝脏是否可能仍然活在年老的中国人和日本人、欧洲人和美国人的身上?

展览现在是一个哑巴证人,来自中国的保密的举报人。但是中国共产党去年的一个事件可能向这个神秘投上一些光亮。

王立军事件踢爆“活摘器官”谜团

回到2012年初,中共领导人交接预计将平稳进行。中共当时的头子胡锦涛将在秋天卸任,而不同的派系彼此斗争,争夺下一代领导人的位置。习近平是一个在派系妥协下出线的候选人,但强硬派江泽民的一些死党推举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他通过打黑打造了一个的民粹主义形象。

薄熙来的角色被他长期的得意门生--重庆警察局长王立军致命的打碎。在2012年2月6日晚上,王立军装扮成一个老妇人,坐上一辆轿车,直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在30个小时当中,王立军吐露了有关他老板的机密信息,要求庇护,而薄熙来用警车把领事馆团团包围。最终,美国国务院把王立军交给中共当局。几乎所有的西方媒体都报导了这一事件,以及薄熙来在一个月之后被撤职。

标准的媒体解读是,薄熙来的妻子谋杀了英国侨民尼尔•海伍德。不寻常的是,中共国家媒体被允许报导这个谋杀;同样不寻常的是,西方和中国媒体报导的基本上是同样的故事。这应该告诉我们一些事情。对于所有这些耸人听闻的元素,这个事件并没有显著的威胁到共产党。

另外一种调查者可能会问一个问题:这个谋杀是否是在转移视线?在王立军对世界披露的有关他自己和薄熙来的内容当中,是否实际上有其他的事情,对共产党的形象破坏更为巨大?

辽宁省是“活摘器官”的震中

中共在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即使以中国人的标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骚扰、逮捕和酷刑的凶猛程度令人震惊。海外的法轮功学员组成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多年来,他们在辛劳地出版详细的调查报告。在王立军逃亡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几天之后,该联盟的调查员Lisa Lee在网络上找到王立军2006年在一个授奖仪式上的一条高度不寻常的声明,“对一个老警察而言,看到有人被执法并看到他的器官被移植到好几个人身上,我非常感动。”

辽宁省是薄熙来和王立军的原始根据地。随着薄熙来从大连市市长升为省长,王立军也成为锦州市警察局长并指挥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根据对2006年颁奖典礼的中共官方报导,王立军和他的中心接受了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因为开创性的使用了一个死刑毒针,解决了十年来困扰中国器官摘取的一个问题:怎样从活着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而不要激起非自主的肌肉抽搐或损害肾脏或肝脏。王立军和他的机构督导了“几千个(器官移植)的密集的现场案例。”

薄熙来在2012年3月15日被撤职。四天之后,在北京的夜晚有一个奇怪的军队调动,暗示着派系争夺共产党领导权的斗争激化。第二天,“活摘器官”和“王立军活摘”的词组突然在百度上解禁,摘取器官的报导当天晚上不受审查。三天之后,中国卫生部门领导人高调宣布,说他们将在三到五年内停止摘取死囚(未提及良心犯)器官。

首先是在百度上的稍微的放松管制,然后是卫生部领导人的宣布。这显然是中共领导层对王立军在薄熙来指挥下运营中国最大的器官商店的这样一个指控做出回应。我对法轮功劳教所难民的采访提供了间接的证据:证人一致指出,从2001年到2005年,辽宁省包括特定位置比如苏家屯和大连,是法轮功器官摘取的震中。锦州也属于这个名单。

薄熙来、王立军在辽宁省系统性“活摘器官”

哈根斯在大连的工厂在1999年遇到问题。哈根斯当时抱怨,中国人不捐献遗体。塑化工厂可能使用无人认领的尸体比如流浪者,但是中国尸检法规要求这样的遗体要存放在太平间30天。成功的塑化要求在死亡之后很快注射福尔马林以及随后的矽胶。器官摘取的蔓延有可能挽救了塑化工厂,从2001年开始,辽宁省出现了四个有利于这两个程序的条件。

第一,新鲜尸体的供应:随着大规模法轮功囚犯的涌入(我估计从2000到2001年大约有50万到100万学员被拘禁),并且我相信,进行了大量的秘密手术,介于25-40岁的没有外伤的成人尸体的供应突然变得充足—这正是哈根斯要求的。当薄熙来升为辽宁省省长之后,他命令大面积扩建形形色色的拘留机构,特别是在锦州、大连和现在靠近沈阳的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维吾尔人、某些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和西藏人可能成为器官摘取的对象,但是证人一致报告说,辽宁省成为“无名”法轮功学员—那些拒绝透露自己身份以避免家人陷入麻烦的学员—的巨大拘留场所。

第二,国际销售:随着器官摘取行业的增长,辽宁省发展了谨慎的程序来销售“医疗商品”给来自欧洲,日本和北美的器官旅游者,并且辽宁省邀请外国的医疗投资。在1999年,哈根斯在星海友谊颁奖典礼上亲自从薄熙来手中接受了颁奖证书和奖牌,根据隋鸿锦说,哈根斯夸耀他跟薄熙来的密切关系。

第三,公安局的同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员打电话给隋鸿锦,他承认他塑化的大多数尸体来自于大连公安局。王立军是锦州市公安局局长,拥有远远超过他职务的影响力。其他辽宁省公安局官员似乎跟薄熙来代表的派系充分保持一致:这个派系是江泽民的死党。反对法轮功的运动如火如荼。那些想要升官的人必须显示他们有多卖力。

第四,器官摘取和塑化工厂协同:王立军的器官摘取中心需要稳定的囚犯来源,塑化工厂也需要。但是王立军不一定跟哈根斯和隋鸿锦争夺,他们可能共享。《明镜周刊》报导了一封被截取的隋鸿锦在2001年写给哈根斯的电子邮件:“今天早上,两具新鲜的,高质量的尸体抵达工厂。肝脏仅仅几个小时之前被摘取。”从这个陈述中显然可以推断,遗体在抵达塑化工厂之前在另一个地方被摘取了器官。塑化业务的盈利巨大,一具尸体可卖到40万美元,他们没有理由不愿意在锦州摘取完器官之后,再驱车四个小时送到大连。只要尸体在死亡24-48小时内运抵,就可以被塑化。

或者是否良心犯的尸体专门被用来摘取器官?我们可以确切知道吗?可能不能。哈根斯可以说他烧毁了所有塑化的中国人遗体,而隋鸿锦也可以说,塑化遗体中没有良心犯的。但是如果这个问题值得追究的话,实际上有一个办法来寻找答案:测定DNA。

找出“大规模谋杀”的受害人

根据我谘询的医学专家,线粒体DNA可以从固化的解剖标本当中提取并用于证明亲属关系。换句话说,一个人可以向“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或其他有关机构提供DNA样品,测试哈根斯展品的DNA,来看是否所有的遗体都是白人的。也可以测试隋鸿锦的展品,然后把这些DNA跟中国因为宗教和政治信仰被公安局抓捕的良心犯的家人的DNA对照。

可以发现配对吗?最初,它可能像大海捞针一样难。但是法轮功网站明慧网公布了一个强大的辽宁省法轮功学员失踪名单。他们的家人可以联系到。如果足够的家庭意识到这个努力并提供样本—一点点唾液是最好的—那么发现配对的机会将大幅增加。

当然,国际机构也应该扮演一些角色。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司考特建议建立一个数据库,异议人士可以准备记录谁抓捕他们、谁审判他们、谁酷刑折磨他们,以便当改革或革命到来,可能伸张正义。

但是现在,DNA测试将要求合作。也许哈根斯将同意,很乐意清洗对他的挥之不去的怀疑。如果他意识到可以从他的标本上采集DNA标本而又不会损害它们,他或许会合作。

隋鸿锦的情况稍有不同。运输谋杀被害人给整个自由世界的医生和医学院校,可能被证明是一个错误。“人体展览”和“第一展览”可能最终被认为是反人类罪的共犯。通过合作,也许他们可以减轻他们的罪责,在全世界人的眼中,最重要的是,在中国人的眼中。

但是让我们对于中国人更加现实一些。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最先进的中国实验室可能在10至15年里将可以生长肝脏。所以对他们来说,移植器官的来源不再是炙烤人的道德窘境。对我们也不是。更确切的说,这里担忧的原因是一直以来古老的道德困境:不是无可避免的死亡,而是无可避免的人类堕落到大规模谋杀。

(责任编辑:孙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