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美国会重击要害 中共心惊肉跳

美国会提议案:停止中共活摘器官

点击下面的链接观看视频 –http://www.ntdtv.com/xtr/gb/2013/06/30/atext922873.html

【新唐人2013年6月30日讯】【热点互动】(993)美国会提议案:停止中共活摘器官:民主与共和两党谴责中共暴行,立场一致。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6月27日美国国会两党联合推出281决议案,这个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这一暴行,我们首先和大家一起看一条相关的新闻。

这项由两党议员联合提出的决议案,要求中共政府立即终止从囚犯,特别是从法轮功良心犯和其他宗教信仰,及少数族裔人士身上强摘器官。决议案要求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器官移植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起诉这种不道德行径的参与者。

决议案要求立即结束中共已持续14年对法轮功精神修炼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良心犯。决议案建议美国国务院对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美国公民,发出旅行警告,告知手术的器官来源可能是良心犯;决议案还建议美国政府公开谴责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禁止参与非法摘取人体组织和器官的人员入境美国,一旦发现进入美国领土,将被提出起诉。

发起这项议案的美国国会众议员罗丝‧莱婷恩和安德鲁斯,均长期关注法轮功受迫害问题,其中罗丝‧莱婷恩议员曾于2010年发起605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该议案在众议院顺利通过,今天提出的281号决议案是第一个针对中共强摘器官问题的议案。

罗丝‧莱婷恩:〝这是可怕的罪行,必须要将其曝光,让人们知道所发生的,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共同阻止这一暴行。〞

目前281号决议案正在争取更多国会众议员连署,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内部讨论通过后,再由全体众议员投票表决。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美国国会提新的议案停止中共活摘器官〞。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向我们现场的嘉宾提问,或者和我们其他观众朋友分享,如何制止这种反人类道德和伦理的暴行。我们的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互动,Skype的地址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打我们的免费电话号码,先拨950-403-33555,语音提示之后,再拨899-116-0297和#号。

首先跟各位介绍今天现场的两位来宾,一位是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先生,张先生您好。

张而平:你好。

主持人:那另外一位是纽约新莱山的助理教授,也是肾科专家,徐建超博士,徐医生您好。

徐建超: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为法轮功进行呼吁,但这是第一次美国国会针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所提出的决议案。我们知道在美国这样一个民主国家里面,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经常有不同的观点,而且会有很多的辩论,那么为什么在这个决议案上,两党是非常一致的提出呢?

张而平:其实在人权这个问题上,特别是在活摘器官这个问题上,它不是个党派问题,在西方所有的国家都如此。美国国会不仅仅在2006年就有器官摘除的听证会也好,包括去年9月份,两个委员会同时在美国国会主持一个器官摘除听证会;特别是去年年底,美国国会里有一百多个众议员,两党都是一样的人数,给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发一个公开信,要求调查对法轮功活摘器官的事情。

那么在欧洲议会也好,就是搞听证会也好,在英国议会、在其它国家也好,就法轮功人权的问题和器官移植、活摘这种践踏人权,践踏人的道德底线这样的问题上,从来不存在党派问题。

主持人:我们知道,除了美国之外,其它世界各国也抱持同样的观点。

张而平:是的,现在据我们所了解,比如在欧盟议会,今年1月29日搞了一个听证会,也是不同党派、不同国家的议员参与介入这个事情;那么在英国前不久也召开了关于器官摘除的听证会,也是多党派介入这事情。所以从普世价值这个观点来看,人权问题不是个政治问题,是人类道德底线的问题。

主持人:好,徐博士我们知道您一直非常关注中国政权对法轮功学员,还有政治犯,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如说对访民、少数民族,进行活体摘取器官这样的暴行。现在这个情况由于越来越多的被曝光,那国际医学界对此有很多的了解,现在国际医学界是一个什么样的立场和态度呢?

徐建超:从医学界,从不同的组织来看,比如说美国移植医学、世界移植医学会等等等等,关于这个强摘器官的事情,很多学会发表了很明确的观点。因为既然这些事情是活摘器官,所以有医生参与,有病人参与,所以知道这事情的最早是医生,他们进行学术交流的时候,这件事情就渐渐的曝光,所以他们就很强烈地表明了他们自己的观点。

比如他们就很明确地说,凡是从中国寄来发表的文章,参与我们的学术交流,凡是器官的来源不很明确的话,他们拒绝接受他们的发表文章,拒绝与他们进行学术交流。比如说在澳洲有医院已经明确表示,你到我们的移植中心接受我们的移植训练的时候,你必须要写明你的声明,回国以后你不允许参与强摘器官或任何这样的手术。

另外在著名的医学杂志,包括顶级的《柳叶刀》和《临床医学调查》这样的杂志,他们都明确地声明,第一个,他们谴责这种暴行,第二个,他说凡是医生给我们寄来的文章,里面包括利用来源不明的器官的资料,我们一律拒绝给发表,根本不予考虑。所以这些事情在医学界已经引起了很强烈的反响。

主持人:好,那么我们如何制止这种反人类道德和伦理的暴行?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提出您的问题和您的建议,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我们先接一位密西西比州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中共这个活摘法轮功器官的事情,是中共恶行的极致表现,它们对人类可以说是很大的震撼,是对人类正常思维的一种颠覆,真是可恶至极!我认为美国议会这个议案还很不够,很不够,我认为他们应该像追本‧拉登一样,提供重赏,对能够揭露案件细节的,有详细材料的这种揭露方式,第一给予奖励,第二给你政治庇护,给他们按照特案处理,把中共这个恶魔彻底的摆在世界人民面前。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您可以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我们请张而平先生来给我们介绍一下281号决议案,它主要有哪些内容和依据,我们知道这里面非常详细地列举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政治犯器官的具体依据,还有他们的调查。

张而平:实际上他们列出的东西很多,因为今天时间原因,我们没法介绍,主要介绍几个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在90年代的时候,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经在国际会议上说,中国的器官的来源90%以上是来自于死刑犯。那么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是在上万例,可是根据国际特赦的调查,中国死刑犯实际上每年不到1,700人左右,就是这个数字左右。

那么现在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缺,那些上万的器官里头,只有1,700个死刑犯,而且他们不是所有的器官都能用,那那些器官是哪来的?这个数字他们自己都不能平衡自己,所以很多人就开始调查。

美国国务院根据不同的独立调查,他们在人权报告中也提出了这个问题,比如说独立调查的有加拿大议员、外交部外交司司长大卫‧乔高,还有著名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他们搞的独立调查,发现绝大部分这些器官来源是来自于被拘留的法轮功学员,像马三家劳教所和其它各地的劳教所。

还有,Ethan Gutmann他是一个美国的著名记者,他在他的独立调查中发现有6万5千,至少6万5千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在这过程中被迫害致死。所以根据这些联合国反酷刑专员也就此进行调查,并且要求中国给予答案,中国一直没有给予答案。

同时,大家又知道,在中国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中国没有捐赠器官这种传统文化,所以中国现在也没有一个真正的机制,大家可以像美国一样在驾照后面写上:假如出了车祸,可以把自己的器官捐赠。因为中国受传统孔夫子的文化影响,人入土为安,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自己都说,我们中国建立不起器官捐赠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有自己的文化在阻挡着。所以这样的话,器官来源就成了巨大的疑问。那么大家最后发现是来自于法轮功学员和其他的良心犯。 

主持人:我们知道,对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器官的这个事情有很多的调查,您可以到网上去看,现在我们后台会给您放相关的网址;另外您也可以去搜索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报告,或者是上法轮功的官方网站明慧网,明慧网的网址是明慧汉语拼音minghui.org。

我们再回到现场。徐先生,我们知道在去年9月12号的时候,美国国会曾经对此做过听证会,当时有世界医学的泰斗,还有这些医学家们,做移植的这些专家们,还有刚刚张而平先生所提到的不同领域的包括律师,他们也都做了证明。那么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这期间,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情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徐建超:从医学方面来说,变化是有的,但是自从这件事情曝光以后,中国大陆的这些手术,这些活摘器官移植,已经转为非常秘密,绝大部分医院已经停止在网上做广告。自从这件事情曝光以后,他们更加小心,所以要得到一些信息也是比较困难的。但是至少从国际上来看,从别的国家来看,从那些到中国大陆进行器官移植的病人的这些资料来看,是可以推测到有一些什么变化。

比如说在以色列,他们已经在2008年的时候,由于这件事情的曝光,他们已经开始立法,凡是以色列公民到中国大陆接受非法器官移植,是违法的行为,要坐牢的。自从实行立法以后,从以色列到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几乎是没有了。

比如在马来西亚,他们也有相关的立法,他们的立法就不一样,就说你到中国大陆接受非法器官移植,我们国家不给你抗排斥的药。所以由于这个,他们的病人的人数也在减少。至少从这一方面来看,有一些变化。但是,最近从台湾的报导来看,因为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的距离比较近,台湾病人到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的人还是很多,从那回来的病人他们说,西方人到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的现在还存在。 

主持人:所以国际社会的压力还是能够很大程度上减轻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这种状况。 

徐建超:至少从表面上看到的这些情况来看。但是有一点,尽管外国人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的在减少,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性,比如说,人权律师麦塔斯他的报导,他说整个活摘器官的数量还没有减少。这就有一种可能性,这些器官可能是移植到中国自己国民身上去了。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美国国会提议案,停止中共活摘器官。〞您可以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或者是提出您的建议,如何立即停止这样的暴行。我们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您好。 

纽约陈先生:我说啊,共产党是魔鬼,活摘器官在毛泽东时代就有了,当时的科学不发达,他们专门取眼角膜。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我们再接一位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要派一个代表团到大陆去调查,美国派出一个代表团,或者英国、法国派一个代表团到大陆去调查,如果他不让调查,就证明它是真的干了这个事情,而且要制裁它。用什么制裁?外交制裁、贸易制裁、文化制裁,这样制裁它,它就怕了。你没有行动,你没有制裁,你没有调查,你光讲它,它根本就不理你,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那我们来继续回到这个话题,这个议案如果通过之后,会对中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张而平:我想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实际上在这个议案提出之前,在中国已经产生影响了,你比如说,由于国际媒体、国际医学界,和各个国家人权组织,都关注在中国大陆出现对法轮功活摘器官这个事情。那么中国实际上也有很多善良的人士和有些勇敢的记者,你比如说《财经杂志》,《财经杂志》底下有一个《视觉杂志》,他们前不久登出了一个关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曝光对女子的酷刑。

因为刚涉及到器官的问题,而且他们以前也采访报导过一些关于中国器官移植方面出现不正常手术的问题,那么《视觉杂志》就被停、被封了;那么前不久,大家知道《纽约时报》有一个很著名的摄影师叫杜斌,他也做了一个关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采访,而且是有声有色的,都是采访具体的人,是用录像的方式,那么杜斌最近也是在中国大陆突然被消失了。

在中国,其实有很多记者和其他善良的人士也在努力曝光这个事情。那么国际社会的关注实际上导致了中国大陆像刚才徐医师讲的,它不敢公开在网站上做这种广告,到它们医院做活体移植器官,但它私下这个事情还在继续。所以这个决议案的通过,会直接涉及到中国很多方面,比如说,中国对于器官活摘这个问题上,它涉及的不仅仅是医院,它涉及到公、检、法、司,很多部门。

那么这些部门的参与者都面临着不能来美国,如果到了美国之后,会面临法律起诉。我听说西班牙法律也有近似的法律,那么各个国家都这样做的话,他们就没法出国,而且他们的名单也会在全世界公布,那么他们在国内也没法待下去。 

主持人:刚刚张而平先生谈到,它包括公、检、法、司,还有军队,连医生也涉入其中。那么对医生来说,他本来是应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那他如果参与到这种杀人牟利、完全违反医学伦理道德的这种事件中的话,对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徐建超:这个议案要通过的话,对医学界,特别是在中国的移植医生影响是很大的。我想他们应该醒悟过来,这个事情不单单是违反最基本的道德观念,这是一个医生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情,本来是应该救死扶伤的,你现在是成了杀人犯,共谋犯。这个决议至少就目前来说,我觉得是一个里程碑,要通过的话是更好。我的期望是那些中国大陆的医生他们能够停止这种活摘器官的行为。

主持人:刚刚有观众朋友谈到了,如果要立即制止活摘器官的暴行继续上演,他提到比如说有人举报的话,应该给予重赏;如果有人能够到美国提供一些证据的话,应该给他进行政治庇护;也有观众朋友谈到通过贸易外交等等方面的制裁。

那我们看到在这个提案中也谈到,如果你参与了的话,到美国境内就会被起诉。我想问一下张而平先生,您认为除了这些方法之外,还有什么其它的有效方法吗?

张而平:其实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刚才观众提的这些建议我想可能是下一步的事情。美国这个决议案如果通过的话(应该预期会通过),它会首先对国际社会包括中国参与者,都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大家都会知道这件事情,不仅仅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参与者会有一个法律上的效应,你出国也好,你出来之后也好,你都面临着法律上的一个制约。如果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开始这样做的话,那就共同形成了一个国际的压力。

在中国也一样,中国老百姓如果了解这个真相的话,也不会认同这种作法。现在中共非常害怕这件事情被曝光,所以它们才对《财经杂志》这个报导,对杜斌也好,对《纽约时报》的新闻记者也好,进行〝消失〞,不让大家了解真相。所以这个决议案会推动国际社会、推动中国民众了解这个事情。

其实我还要补充一句,这个决议案也提及到台湾卫生署,也就是相当于台湾卫生部最高的行政机构,它已经正式呼吁台湾的医生,劝阻台湾的医生不要让他们的病人到中国进行商业器官摘除,这也是走出了很好的一步。所以我们相信这个决议案会推动中国民众了解活摘器官、在中国大陆出现的这种暴行,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主持人:那您认为在中国和国际的医学界他们可以做什么来停止这种暴行呢?

徐建超:器官移植、活摘器官这种暴行毕竟是要通过医生的手,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了的。在去年12月份的国会听证我们就讨论过,要找到最直接的证人就是医生、护士,能够站出来说他经历过这件事情,或者亲自看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们也想到,要他自己说明这件事情、作证的话,那就把自己的罪行给曝光出来了。所以我们也跟新泽西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谈过这个问题,他们也在考虑进行一些比如说给证人提供一些保护措施,他们也正在考虑这个事情。

张而平:实际上我们要注意,这个决议案提出过,在美国国会上曾经有一个王医生在美国国会作证他参与了这个事情;在今天6月29日欧盟的议会上,也有一位新疆的医生出面作证他参与了这个事情。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我们的时间已经到了。我想每个人都会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不会为自己感到遗憾。谢谢各位的收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