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心是一朵莲 轻轻唤有缘

专访维州姊妹坚守正信遭迫害经历

维州居民王春荣(左)、王春英(右)都是法轮功修炼者。二人慈眉善目,和蔼可亲。与她们打交道的人,无不对姊妹俩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在中国大陆,她们和小妹因修炼法轮功,坚守正信,先后遭受着中共的残酷迫害。几经辗转,这对姐妹终于逃脱炼狱般的魔难,踏上了美国这片自由之地。(摄影:李莎/大纪元) 图:王春荣。(摄影:李莎/大纪元)

【大纪元2013年07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若曦美国华盛顿DC报导)维州居民王春荣、王春英姐妹俩都是法轮功修炼者。二人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虽然年近六十,但是皮肤白里透红,神采奕奕。与她们打交道的人,无不对姊妹俩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是,有谁会想到?在中国大陆,王春荣、王春英和小妹因修炼法轮功,坚守正信,先后遭受着中共的残酷迫害。几经辗转,这对姐妹终于逃脱炼狱般的魔难,踏上了美国这片自由之地。

王春英:亲历马三家劳教所酷刑


王春英。(摄影:李莎/大纪元)

走进佛法修炼,顽疾不治而愈

王春英今年59岁。在三姊妹中,她最先接触和修炼法轮功。王春英原是大连市中心医院资深护士。她37岁时得了慢性甲状腺炎,终生不可能治愈,需要每日吃药以代替甲状腺功能。这种病给她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忘了吃药就全身无力、浮肿;再多服药就会心跳加速、大汗淋漓。在当时全国兴起的气功高潮中,王春英也练了数种气功,劳民伤财却一无所获。此外,她还患有慢性咽炎、胃炎、结肠炎、关节炎等疾病。因此,感受不到生活的快乐和幸福。

一个偶然的机会,王春英听说法轮功非常好,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参加了法轮功学习班。由浅入深的讲法使她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感到找到了生命的真谛。她的世界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修炼前,王春英做事拔尖,个性自私好强,妒忌心重,说话不让人。在人与人之间相互争名夺利、保护自我的风气中,她与大家的关系也比较紧张。虽然生活条件不错。可是感受不到人生的意义。
她参加的第一次法轮功学习班结束后,人们纷纷急着回家,可王春英留下来最后才走,她脑子里是师父 讲的“遇事要替别人着想”、“做好人”。她把场地两侧的椅子摆好,地上的纸屑都捡干净了才离开。从此以后,王春英一心一意地修炼法轮功。

看完九天讲法录像以后,她身患11年的甲状腺病不翼而飞,身体非常健康,身心愉快。她和同事、孩子、丈夫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融洽。处处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去做,换位思考,善待别人。遇事找自己,真是“海阔天空”。修炼让她每天如身处一片净土,境界不断升华。生活充实幸福。两位姐妹看到了王春英修炼以后的巨大变化,也先后走进了大法修炼。

坚守正信,数次遭受迫害和酷刑

可是,幸福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政治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全面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

王春英的人生顿时如同从天堂掉进了地狱,她在迫害以来的近一半时间是在拘留所和教养院中度过。五次被抓,两次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第一次是从2002年1月到2005年1月,第二次是从2007年8月到2009年11月,一共被非法关押5年3个月。

马三家劳教所被称为“人间地狱”。劳教所的警察执法犯法,肆意践踏宪法和人权,摧残人的意志,折磨人的肉体。有的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成伤残甚至失去生命……。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春英遭受了种种精神上和肉体上的酷刑迫害。那种经历和痛苦是她以前做梦也不会想到的,令世人无法想像。被殴打,用胶带封嘴,剥夺睡眠,扣扣抻,强行灌药,被9个警察按住强行抽血(疑似为活摘器官做血型准备),罚坐小板凳,上大挂,强制做奴工。冬天气温低至零下17-18摄氏度,也得用凉水洗澡。一年只许洗澡三次,每次30分钟,几个人共用一个水龙头。

她和其他数百名法轮功修炼者每天早上从八点到十一点半,被强迫坐着看、听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和不实言论。从下午12点半到晚上9点半一直做奴工活,加工出口的祭祀用的花和花环,所用的胶毒性很大,很多人都咳嗽,皮肤起红疹。每当闻到那气味,王春英就会呼吸困难,气管痉挛。因为不做广播操,她被双手反铐在暖气管上和两层床的栏杆上3天三夜。

恶劣的环境下,他们还被加派各种高强度的重体力劳动。4月份植树,每天要挖10多个树坑。尘土飞扬。吃饭时,不能洗手,抓着干粮就吃。风干的带粪便的泥土掉进饭碗里。秋天,掰苞米。一干就是半个月至20天。每天10几个小时。每人一垄地,一眼望不到边。得一个劲的往前掰,不允许直腰。干活慢了,警察就在身后大声训斥。

2008年10月7日,王春英因拒绝在考核表上签字,被施用上大挂酷刑。她的双手被紧紧铐住,手腕处用布带紧紧缠了几圈。两个警察各站在床尾一面,把她固定在床头,狠劲用力一拉,她的整个身体就从床头抻到了近床尾,把双手分别铐在上铺的铁栏杆上。她一百四十多斤的体重全部压在手腕上,双膝、双脚腕再用五~六寸宽的布带子紧紧缠了几圈,一动也不能动。全身像被撕开一样,大汗一个劲的淌,衣服全部湿透了,人几乎昏死过去。很快她的手和手腕都发紫了。

她后来在接受法新社记者的采访时说:“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真是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形容。”整整23个小时,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手铐打开后上肢失去知觉,去厕所脱不下裤子,双手手腕、手背二十多处皮肤磨破了,还有多个大小不等的水泡。她的上肢和合谷肌肉萎缩,手指跟部变细。后来炼功才逐渐恢复,但现在手指仍然肿胀, 手指根部的黑色印记依旧可见。

目睹劳教所里的虚假丑恶

在劳教所里,警察的所作所为和道德品行极为低劣,弄虚作假的现象极为常见。宿舍里叠得方方正正的被褥,是用于外界检查参观的 “假象被”。真正盖的被褥每天早上打包放在仓库,晚上取用。被子、床单都得用自己的,不得把“假象被”、“假象床单”弄脏了,睡觉时要双手把那个“假象被”小心翼翼地捧起来放到床边的小凳上供起来。

2007年,王春英被下到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在弹棉车间做奴工,加工军大衣。里面的环境特别恶劣,劳动强度大。早上6点出工,干活至晚上8半。加工材料是一等棉,警察看上了那些好棉花。从管教队长、值班队长、到其他队长等,趁着上夜班,叫普教给她们加工家用棉被、褥子、坐垫、沙发靠背、枕头等。加工好后用大编织袋装好,由警察拿走。

警察盗走好棉花,再用积存了很长时间,夹杂着木屑、垃圾和尘土的垃圾棉来代替,指使普教用好棉花混在一起。垃圾棉是弹棉车间环境恶劣的直接原因。垃圾棉弹起来之后,尘土飞扬,眼前雾濛濛的,灰尘迷眼,手指、指甲缝、戴双层口罩下的鼻孔都是黑黑的。水瓶盖一打开,灰尘就落进去了,上厕所时内裤上都是黑棉花屑。尽管脏成这样,连洗手的水都没有。普教直接用脏手拿东西吃。伙食非常差,早上是两、三块像手指头大小的咸萝卜条和坚硬的饼子。中、晚餐是一碗汤,上面漂着几片菜叶,还经常漂着苍蝇,碗底尽是泥沙。被关押期间,王春英没有吃过一次炒菜。

警察还用以前干活厂家剩下来的、积存的杂线干暗线活。明线活还是使用厂家提供的好线。衣服表面能看到的线叫明线,衣服里面的叫暗线。省下来的好线,警察用来干私活。厂家来检查时,警察就制造假相掩盖。车间时有发生普教干活时手指被针头扎穿了,或针头断在手指里。警察也不让休息一天。

此外,警察还把家里的衣物拿来让法轮功学员清洗和收拾,甚至把全家人的皮鞋拿到劳教所让学员给打鞋油。劳教所里的搜刮行为和贪得无厌现象无所不在,完全感受不到警察作为人的尊严。

心怀慈悲,善待他人

虽然经历无数残酷虐待,王春英没有怨恨。面对劳教所管教人员和被关押的犯人,她始终保持“真、善、忍”的慈悲祥和的心态。警察跟她说话,她总是面带发自内心的微笑。警察被感动了,主动找她唠嗑。狱警队长对她说:“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皮肤这么好啊?” “你真的是很善良。”队长还问她的丈夫怎么生活、怎么教育孩子、在单位做什么工作等。王春英每次都耐心的讲解,使对方很受感动。后来她换了该分队其它工作,不参与直接迫害法轮功。

王春英离开劳教所那天,俩人竟意外见面了。王春英告诉她:“一走一过都是缘分。法轮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迫害大法弟子会犯下天大的罪业啊!我希望你能认清中共的本质,选择美好的未来。”那位队长声明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王春英的女儿女婿为了等她回家,一直推迟举行婚礼。在女儿心目中,修炼真善忍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每个月,他们都风雨无阻地去劳教所探望她。他们的生活也因为这场迫害经受着深重的煎熬和痛苦。等王春英从劳教所出来时,已经30岁的女儿怀孕7个月了。没有举行婚礼成为这对夫妻一辈子的遗憾。

王春荣:从优秀企业家到美国难民


王春荣。(摄影:李莎/大纪元)

在修炼中见证大法的神奇

通过妹妹王春英的介绍,王春荣于1998年12月23日那一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但她最初是抱着想要祛病健身的目的。那时,她已患有多种疾病,如风湿性心脏病、双膝关节滑膜炎、脊椎骨增生、失眠等。尤其她的心脏病属于频发性室早,通过24小时带仪器监护检查,共产生14,800多个室早(偷停)。心脏和大脑缺血,后背疼痛难忍,阴天、下雨喘不上气,有要憋死的感觉。双膝关节均患滑膜炎,骨质增生,软组织已粘连、积水,每走一步都很痛苦。一周到医院抽一次积水(3毫升),然后打药封闭,平时被碰一下就会痛得钻心,一把一把地吃药也不见好,把她折磨地生不如死。

有病乱求医。王春荣看过不少医生,也练过其它门派的气功,但结果是把身体弄得越来越糟糕。修炼大法后,一周内,红肿的双膝不疼了,里面的积水不见了,心脏病也不翼而飞了。奇迹在她身上发生了。随着学法炼功的增多和时间的推移,她整个人发生了彻底的变化,浑身轻松,红光满面,精力充沛。见过她的人都说她“皮肤细嫩,白里透红,哪像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她的先生和儿子都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在她身上的应验。她儿子说:“妈妈,这真是神啊!”从此,王春荣修炼大法愈加坚定。

王春荣从大法中逐渐认识到,法轮大法不仅可以治病,最重要的是,他揭示了人生的真谛–返本归真。她学法时,人也是静静的。按着“真善忍”的标准,遇到事情和矛盾要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她慈悲祥和地对待一切人。以前因为健康问题,脾气变得不好。修大法后,她的身体好了,脾气也好了。王春荣在思想境界的极大升华中,不计较个人得失,做事总是先想别人,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自此,家庭和睦、美满,在社会上受人尊重。她的先生和儿子都十分支持她修炼。

清正廉洁的优秀企业家

在单位里,员工都十分爱戴尊敬王春荣,都为自己有一个好老板而庆幸。她是原大连信诚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王春荣从1966年开始会计师工作,于1993年开办了这家事务所。该所业务迅速发展。

修炼后,王春荣经常跟员工讲述大法的美好和超常。在越加祥和的氛围,大家像一家人一样,尊老爱幼,不分你我,勤劳实干,不计较个人得失。员工每天心情都充满阳光,事业蒸蒸日上。

然而,中共统治下的社会道德体系的大崩溃,经济领域的弄虚作假,行业内不正当竞争,假报告泛滥,已经成了普遍现象。据王春荣介绍,一次在审计市内某大型企业时,发现潜亏数近亿元。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公正客观地披露了其真实的财务状况。结果报告一出,受到了上级各部门的压力和不给审计费的要挟,但是,王春荣顶住了压力,决不弄虚作假。即使活白干,也要为客观性、真实性负责,为中国注册会计师的职业道德负责。

她经常告诫员工:“咱们这个地方应该是一片净土,不被 ‘大染缸污染’。”。事务所恪守独立、客观、公正的职业操守和原则,清正廉洁的作风,高效优质的业务质量。

在这种企业文化下,业务开展地越来越好,受到了许多机关团体、大型企业的尊重和欢迎。事务所成为集工程造价审计、财务审计、资产评估为一体的集团公司,员工有近80人。大连许多大型公司和企业都是在该事务所做审计,信诚会计师事务所成为大连市最优秀的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得到了行业协会、政府各相关部门和企事业单位的赞誉和认可。

三次遭迫害,事业家庭受重创

1999年7月20日,一场针对法轮功的信仰迫害开始了。王春荣非常不解: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要这样造谣、污蔑和诽谤大法?还说我的师父敛财?我修炼后一身病都好了,师父没跟我要一分钱。说我们“有病不吃药”,是因为我们修炼了,身体健康了,没有病了,当然不吃药了。她就走出家门,跟周围的人讲真相。告诉人们,大法是最好的,师父是最正的。

王春荣因此遭到三次非法抓捕。第一次是被不明真相、受欺骗的学生举报,她和妹妹王春英被抓。第二次,姐妹仨被抓到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分局,王春荣被关押整整6天。第三次被抓是因为“达沃斯论坛”要在大连召开。大连市委与大连市政委以“保证达沃斯会议顺利进行”为由,命令大连市公安局统一抓捕当地法轮功学员。2007年8月14日,王春荣、王春英和小妹王春彦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近40人被抓捕。她和王春英被判刑教养2年3个月,小妹被判5年。

2007年8月14日下午,王春荣被大连恶警绑架的同时,她的事务所亦被查封。市公安局十几个警察去了她的公司,把所有没外出执业的员工都抓起来,在公安局关押了一夜。公司所有的办公设备全部被警察搬走,公司面包车和轿车,甚至公章、财务章、法人章也被掠走,其行为堪比强盗。打劫完毕后,他们把这家素有美誉的公司大门打上封条。王春荣一手创立的公司,经过14年后就这样停业了。因为被判刑,她的注册会计师资格被注销,她41年的会计师生涯一下子就悲惨地结束了。
迫害给王春荣带来精神上、肉体上和经济上的巨大损失。她的家人也受到极大的伤害。她先生一听警察敲门,就吓得直哆嗦。迫害开始后,她的儿子自始至终都在恐怖中度过。王家三姐妹在修炼后屡次被抓捕妄判。家人的生活里不是教养院,就是看守所、监狱。完整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极度痛苦。

王春荣被判刑那天,在被发往近400公里外的沈阳大北监狱的路上,她的儿子开车在后面一直紧跟着。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跟着妈妈到监狱,再看妈妈一眼。他听说过监狱里如何把犯人整死、怎么折磨修炼者的惨剧。因此,对善良无辜的妈妈充满了无尽的担忧和牵挂。他追到监狱后,向警察要求看看母亲。警察根本就不让见人。最后,他只得一路留着泪,又开车5个多小时往回返。无奈。伤心。堂堂男儿,竟连自己的母亲也保护不了。他痛苦不已。

“转化”与感化

在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局,王春荣遭受过“熬鹰”虐待,6天6夜被完全剥夺睡眠。警察三班倒,她一睡着,他们就推她,对她喊叫不许闭眼,必须回答问题,企图从精神上把她熬垮。

在看守所,20多个人住一间屋子,睡板床。大家只能侧着身子贴着睡。7、8月份暑热难当,里面就像蒸沙丁鱼似的。中间若有谁去上厕所,回来就没地方睡了。厕所紧挨着床。她们吃喝拉撒都在一间屋子里面。经常停水电,里面骚臭熏天,夏天尽是蚊子。她就在这种环境中度过了11个月。

2007年10月开始,王春荣被关押进马三家劳教所,被关进“小号”,强行“转化”。因为拒绝“转化”,12月20日,她被批捕,开庭判刑3年,被送到大北监狱,即辽宁省女子监狱。狱方派了一个最得力的高大犯人看着她,妄图对她进行邪恶的洗脑“转化”。其人很恶,一脸凶相。她每天给王春荣读污蔑大法的书,放诽谤内容录像。受狱方唆使对法轮功修炼者不择手段进行“转化”的犯人可以为此给自己立功减刑。

无论在看守所、劳教所,还是在监狱里,面对邪恶,王春荣不卑不亢,坦坦荡荡。她不让犯人干缺德事,告诉犯人不能对大法弟子犯罪。她善待犯人和狱警,讲“善恶有报”的道理,用平和、善良和慈悲去感化她们。

通过几个月相处,那位对王春荣做“转化”的犯人在她身上看到法轮功修炼者是最好的人,她说:“阿姨,我不要你转了,她们(指警察)爱怎么的就怎么的,我为她们卖命,我遭报犯不上。”监狱队长问王春荣:“你恨我吗?”她说:“我不恨你。”她问:“你为什么不恨我呢?别人都叫我们恶警、恶警的。你真不恨我吗?”王春荣真诚地说:“我真的不恨你,我感觉你很善良。因为这是你的工作呀。你要养家糊口。但是,你选择了善良。”警察非常感动,她提醒王春荣回家后一定要注意安全。那个队长要找对象了,找王春荣商量,拿着对象的照片给王春荣看,问她感觉那个人怎么样。

大家从王春荣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也逐渐了解大法。临走时,有一个队长对她说:“王春荣,你就是真相。你让我们了解了法轮功。”有的犯人和警察做了“三退”,有的犯人跟着她学大法经文,有的成了大法修炼者。

踏上自由之地,告诉世界真相

这场迫害带给法轮功修炼者的,是精神上的痛苦折磨,经济上的巨大损失,无数个家庭或妻离子别或流离失所或家破人亡。他们被剥夺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幸福,无辜的亲朋好友备受牵连、间接地受着迫害。在数百万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的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有的因此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更多的人仍在中共治下被非法绑架和关押,遭受着酷刑,经受着这场违背良知、失去人性、道德沦丧、反人类,堪称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迫害。这场对正信的打压是对整个中国善良老百姓的绑架和对人类道德与伦理的肆意掠杀。

几经辗转,王春荣和王春英来到了自由的美国。她们可以自由地学法、炼功、公开讲真相,向国际社会揭露邪恶,呼吁正义,渴望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早日结束。尤其是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被曝光后,世人更加需要清楚地认识到,坚持正信的修炼群体在中国大陆面临着何等危险的局面和生死的考验。

在法轮功真相点上,姐妹俩向人们讲述真相,告诉人们破除谎言,走出欺骗,用善良和良知做出正确的选择。看到从大陆过来旅游的中国人,她们倍感亲切。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经清醒了,看清了中共的本质,毅然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总有人跟着法轮功学员炼功。有时,草坪上站了一排排学炼功的西方人。行人侧目,为之震撼,这令中国大陆人尤其深受触动,因而反思。有的美国孩子向她们双手合十,有的向她们鞠躬。有的拿资料,说要给妈妈看,或是给老师看。

许多人在真相点上“三退”后,连声向她俩表示感谢,临行时,频频挥手道别。暑假,一群中国小学生来到真相点。王春荣向他们讲真相,他们明白后纷纷“退队”。王春荣对他们说:“奶奶珍惜你们。把你们看成是宝贝。我就用“宝”字给你们取名三退吧。你是大宝,你是二宝,他是三宝。一直排下去。最后一个叫七宝。” 最后,她问:“你们记住了吗?”孩子们争着说“记住了,记住了。”“我叫三宝。”“我叫四宝。”…… 他们走了后,过了一会儿,带来几个小女孩。对她说:“奶奶,您把她们也给退了吧。”最后,十几个孩子离开,远远地还回头向她摆手道别,嘴里喊着“法轮大法好”,她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一次,王春英给一位大陆人讲真相。那人竖起一根手指对着她,态度极为低劣。王春英对他说:“先生,你这样是不礼貌的。但是这在发生着迫害的中国,不足以为怪啊!我告诉你真相,不想得到你一点好处,或是你一分钱的回报。我是珍惜你的生命啊。你的生命在我看来,和国家主席或总统是一样的珍贵。咱善良的老百姓可不能给共产党当替罪羊啊!它在各种运动中迫害死8千多万中国人,尤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径,人神共愤啊!全世界都知道。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你的亲人身上,你还能这样沉默吗?这是上天给你的一次选择未来的机会啊!你退出邪党组织,是我最大的心愿。…这个世界上永远买不到的就是后悔药啊,我希望我们双方都不要留下遗憾。真在天灾人祸到来的时候,你会明白今天这个选择是多么庄严和神圣啊!”她慢慢的、平和地讲着,这个人最后被打动了,声明“三退”。

(责任编辑:杨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