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给世界的新歌(图)

“法轮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即便不修炼,一个人遵从这原则也会从中受益。攻击这原则,就等于告诉人不能做好人,人该做坏人!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一个正常社会的人赞同迫害法轮功,他们都认为迫害这群努力做好人的善良人,这太疯狂了!”

德鲁认为,“中国人被剥夺了做好人的权利,并因此遭受迫害,这是一个可怕的不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明慧记者荷雨加拿大渥太华采访报道)德鲁·帕克(Drew Parker)是位广受喜爱的通俗歌手、词曲作家。他创作、演唱的以法轮功为主题的《中国,我的母亲(Mother China)》进入二零一零年世界歌唱大赛风云榜(Billboard)全球五百强,录入此歌的专辑《回家的路(On My Way Home)》也多次获格莱美奖提名。

'通俗歌手、词曲作家德鲁·帕克'
通俗歌手、词曲作家德鲁·帕克
'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前,德鲁与妻子及儿子在法轮大法传世二十一周年庆祝活动现场'
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前,德鲁与妻子及儿子在法轮大法传世二十一周年庆祝活动现场

德鲁毕业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格林斯伯勒分校计算机科学专业,是一位视频游戏软件设计师。出生音乐世家的他,一直在舞台上与人分享他对音乐的喜爱和天赋。二零一三年初夏五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前举行的法轮大法传世二十一周年庆祝集会上,德鲁以一首自创歌曲《在人生迷宫中的改变(Changed in the Maze)》,唱出在法轮大法修炼中亲历的奇妙人生转机,并欣然分享了自己歌曲创作与修炼的缘起和感悟。

在人生迷宫中的改变

现在德鲁与妻子克瑞斯汀(Christine)及三个可爱的儿女生活在加拿大多伦多。他的修炼始于二零零零年,还在大学求学之时。对中国传统文化、对道和修炼情有独钟的他一次在网上搜索,偶然发现了法轮大法网站,当读完《转法轮》,他意识到这正是自己要寻找的东西。

“大法最初吸引我的是,他强调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重要性,他是那样纯正、圣洁,从开始阅读《转法轮》时,我就有这种强烈的感受。我尝试过许多其它精神层面的东西,大多是收费的,而大法给予我的一切都是免费的,却又都是无价的。”

之后,德鲁发现自己的生命从深层发生了变化:“我以前读过很多书,其中也不乏教人要做好人的,但看归看,做归做,在矛盾面前,我还是无法做到。我曾是个非常暴躁的人,貌似友善,但谁惹我心烦,我会冲他发作,无法自已。而大法最奇妙之处,在于他有能改变人心的巨大力量与威德,而不只是一个理念。修炼后,在日常生活中冲突出现的第一刻,大法的教导就浮现在心间,我就能约束自己。修炼使我达到过去一直梦寐以求,却又不可及的境界——友善、祥和,我在越来越接近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德鲁曾将演唱视为生活的全部。“歌手在舞台上演唱,总是希望给人带来快乐时光。但我却发现自己在很大成份上是在显耀,内心常因此而焦虑不安。当演出效果不佳或有不顺,我会对相关的人大发雷霆,我总认为是别人把事搞砸了。我以前是在为自己的声誉奋斗,需要一直显耀自己,这在一定程度上烦扰了他人,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定得这样。修大法后,这答案慢慢明晰起来——问题出在我内心的不自信,不认为自己是很好的人。我知道这只有通过修炼才能够改变。”

随着修炼心性升华,德鲁去掉了这总是试图抓住别人注意力、显耀自己的习惯,心灵日臻高尚。“这是我人生中非常奇妙的变化,现在我以纯净的心唱歌,心里只有观众,想帮助他们,不再是以前的‘嘿,看我的!’只为自我感觉良好。”

作为一位歌曲作家,德鲁认为写一首歌,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好主题,一个能引人共鸣与你一起唱合的主题,而且要带给人美好和光明的东西。德鲁希望通过《在人生迷宫中的改变》这首民谣,与人分享大法的美好,分享自己人生的奇妙转机。

“我曾陷入困境而无法自拔——我在争斗和争吵中总无法控制自己,这给家人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伤害。我想很多人都有类似的经历,人们也不想这样,到冲突扩大到无法收拾,每个人都愤怒而悲伤,没人想这样,但无法抑制,渴望得到拯救,但没有奇迹发生。你能想象那种不能改变自己的无助与绝望吗?”

我丢掉了羞耻
希望被撕裂、玷污
再也无法复原
再也不能改变

“这就是我当时痛苦的写照。是大法改变了我,挽救了我正在分崩离析的家庭,你即将失去的一切复又挽回,可怕的煎熬消失无踪,人生重现光明。”

改变,改变,谁能改变
法轮大法好!
将我在人生的迷宫中改变

“绝境中获得拯救,这是怎样一件美好、奇妙的事情!我永远都无法回报大法的恩德,这是生命最大的、最美好的感恩!”德鲁用自己的经历谱写了这首民谣。

中国母亲,请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什么?

然而,这带给亿万人身心重生的高德大法却在其发祥地中国受到中共的残酷迫害。当德鲁听到这消息时,感到极度震惊。“有人就因炼功被迫害致死?就因为他们和我一样修炼真、善、忍?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我天天查看互联网,看情况是否有好转,但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读着他们的遭遇,我感到痛苦窒息、禁不住落泪。”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前党魁江氏出于妒忌和对权力的偏执,发动了对中国上亿真、善、忍修炼民众的全面迫害。在其“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入劳教所、监狱,被酷刑和毒药摧残,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政府控制的媒体制造着各种邪恶的谎言,中国人在被欺骗、毒害,惨剧每天都在上演着。一个极权主义政府煽动群众对另一个被宣布为非法的团体的仇恨不是一个新手段,几十年前希特勒就用同样的手法残杀了六百万犹太人。告诉中国以及世界真相非常重要。”

一批又一批的西方法轮功学员,跨越千山万水,不远万里来到天安门广场,希望以诚挚的心唤起世人心中尚存的良知。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四日,德鲁和其他四十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族裔的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展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和平请愿,呼吁停止迫害,却遭到中共恶警的残暴殴打、扣留与驱逐。

从此,德鲁开始用自己的音乐天赋向世人讲述正在中国发生的悲剧。二零零四年,德鲁作词、作曲,创作了《中国,我的母亲(Mother China)》:

一个古老的世界
不久前还承载着丝绸之路的繁荣
那里有圣者留下的五千言
有鲜为人知的五千年奇观
中国母亲,请告诉我
去哪寻回你的美德
你哺育的善良好人正被毒打、折磨、强奸
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

中国母亲,请告诉我
我无法理解
他们为你坚守美德,却遭诽谤、残杀
高山知这冤屈
大河为之悲泣
这错太远太久
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

歌中讲述的故事令闻者无不为之动容,引发广泛共鸣。《中国,我的母亲》赢得二零一零年世界歌唱大赛风云榜(Billboard)全球五百强荣誉奖,收入这首歌的专辑《回家的路(On My Way Home)》也多次获得格莱美奖提名。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八日,德鲁在哈佛大学圣德思剧院营救法轮功孤儿慈善义演上演唱《孩子,让我带你回家》(飞越风雨的和平鸽),令很多观众感动落泪。'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八日,德鲁在哈佛大学圣德思剧院营救法轮功孤儿慈善义演上演唱《孩子,让我带你回家》(飞越风雨的和平鸽),令很多观众感动落泪。

“法轮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即便不修炼,一个人遵从这原则也会从中受益。攻击这原则,就等于告诉人不能做好人,人该做坏人!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一个正常社会的人赞同迫害法轮功,他们都认为迫害这群努力做好人的善良人,这太疯狂了!”德鲁认为,“中国人被剥夺了做好人的权利,并因此遭受迫害,这是一个可怕的不公!”

迎接万物更新的春天

《海水变甜的时候》是德鲁演唱的另一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流传很广的歌曲,他深沉、殷切的歌声和其中蕴含的深邃内涵直及人心灵,令人潸然泪下:

海水为什么那样咸
一位诗人如此感叹
那是人类亿万年泪水的汇聚
那是人间世世代代苦难与辛酸
我盼望有一天
海水由咸变甜
那是世间善良的人们
终于迎来万物更新的春天

海水为什么那样咸
相传中圣人留此真言
那是佛陀流下的慈悲眼泪
因为天国儿女坠落尘凡
我盼望有一天
海水由咸变甜,
那是亿万落凡的儿女
终于欢聚佛国仙苑

这首歌道出了亿万年的轮回辗转中迷失的生命在红尘苦海中的挣扎,唱出了忘却了真正的家园与归路萦绕于灵魂中的乡愁与凄苦;这首歌告诉人,我们都曾是天国儿女,慈悲的神佛一直在不离不弃地期待、呼唤着我们——流落尘世已久,该回家了,切莫错过这万古的机缘……

德鲁与全世界法轮大法弟子一道,为唤醒迷中的众生,为制止这场人间浩劫,为迎来所有人都能自由修炼真、善、忍的万物更新的春天而不懈地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