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奥运滑雪选手与古老东方修炼相遇(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荷雨、诺娜美国纽约采访报道)

提及东方古老的修行,浮入人脑海的,多是出世的青灯古刹,入定的打坐,可这与风驰电掣的奥运雪橇极速滑行是怎样的一种对比,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又如何能联系在一起的呢?

零六都灵冬奥会雪橇滑雪铜牌得主、拉脱维亚雪橇国家队成员马汀斯•鲁本尼斯
零六都灵冬奥会雪橇滑雪铜牌得主、拉脱维亚雪橇国家队成员马汀斯•鲁本尼斯

奥运男子单人无舵雪橇铜牌获得者、拉脱维亚国家队成员马汀斯•鲁本尼斯如此描述自己的体会:“你可试着想象,以一百四十公里时速的滑行,你可能只见到一阵旋风。修炼法轮功以后,在雪橇上,我能清楚感知到自己在一圈接一圈的滑道上要做的所有事和全过程——犹如進入一条时间隧道,那由无数个静止瞬间构成的连续运动象一场与时间的对话,那感觉很奇妙。”

继二零零三年夺得无舵雪橇世界杯赛银牌之后,马汀斯在二零零六都灵冬奥会上再获男子单人无舵雪橇铜牌。这是拉脱维亚自一九九一年脱离前苏联成为独立民主国家后取得的第一枚奥运奖牌,马汀斯也因此成为该国家喻户晓的人物。

二零一三年初夏的五月,马汀斯与来自世界五十多个国家的八千多位法轮功学员共聚纽约曼哈顿,庆祝法轮大法传世二十一周年,呼吁制止中共对正信的迫害。在活动现场,马汀斯欣然分享了自己的传奇人生经历和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感悟。

马汀斯在纽约曼哈顿法轮大法传世二十一周年活动现场

马汀斯的中国缘

个头高高大大的马汀斯出生于波罗的海东岸的拉脱维亚。小时候的他就对有关中国的书籍和功夫片情有独钟;长大后,那风光秀丽、古风犹存、充满神秘与文明智慧的中国成为他心中的圣地,任何有关中国的消息都会吸引他的注意。

然而这个世界离他的梦想渐行渐远,竞争激烈的运动员生涯给他形成的观念是象鲨鱼一样尖利,身心俱惫中,他越发变得内向、自闭。“当时我在是否退出竞技的边缘挣扎,因为我看到运动变得多么商业化,已沦为一种为了金钱、名利的争斗。对我而言,这一切已无意义。”

就在这时,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的他,在零五年春天幸与法轮大法相遇。

与大法相遇的奇迹

“修炼大法一年后,在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就赢得了第一枚奥运奖牌。尽管从没想过要通过修炼得到常人社会的什么,但我确实经历了所有的奇迹。”

马汀斯为这世间还有真、善、忍如此美好的原则可遵循而震撼、欣喜。“我改变了原先无论如何都要成为最好的想法,我相信无论做什么事,只要遵循大法的真、善、忍原则,自己就能变得越来越好,以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在这条可无限上升的道路上,我有无限巨大的空间提升自己!”

“这时在雪橇上的我,已没了以前与其他运动员竞争的心理,竞赛成为一个战胜自我的美好旅程,一个与自我的美丽竞争——我可以有乐趣、有喜悦,可以向观众展示运动只是一个游戏,运动的起源本是游戏,而现代人却常常将其视为一场‘冷酷的战争’,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及周围的一切皆因内心的改变而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马汀斯变得开放、友善,有了更多朋友,跟其他运动员在一起,也可以谈论很多很多的事情,而不再有什么需隐瞒。以前出于竞争,他总在担心,喜欢躲在没人看到的地方造自己的雪橇,因为“这是我的雪橇!”而现在,赛前他就把自己的宝贝雪橇放在那儿,“你的雪橇真棒!你是怎么做的呢?” 任何人都可以过来看看,没有任何秘密。

有意思的是,马汀斯没有受过有关工程教育,却完全靠自学,凭心的感觉造自己的雪橇。“只要我觉得不错、能行,造出的雪橇准就好使,而别人却无法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坦然与他人分享自己最好的东西,不再担心会失去什么。因为学习他人的办法固然好,但我明白必须走自己的路,根本的是提升自己的境界。如果只是一味仿效,充其量也就是达到别人的水准,而难有更大的突破。”

“以前的我,是全身心、全力以赴地工作,除了比赛还是比赛,经常长时间离家,回家后也忙着一大堆自己的事要做,对家人没有多少照顾,对家人也并不太重视。而大法让我明白了应该为他人着想、先他后我,我修炼后第一个大的变化就是抽时间陪祖父母聊天,努力在日常生活中照顾他们。”

修炼前,运动伤痛如影随形地纠缠,除背部的严重问题,他的其它部份也有损伤,可修炼法轮功几星期后,他就感到了身体奇迹般的变化——所有的疾病和伤痛都不翼而飞了!“我不再需要药物,这些年来,我甚至没再做过按摩理疗!法轮功的柔和功法和打坐绝对是健身、保持身体巅峰状态的最佳方式!”

“大法的原则更使我头脑清晰、理智,对事物更能做出理性判断——对该做这还是做那、怎么做更好,我不再因利益摇摆不定,对重大事情更易做出正确决定。”

人生的抉择

二零零六年三月,当马汀斯从都灵冬奥会凯旋归来不久,正被鲜花和赞誉拥簇的他被一条关于中国的新闻所震惊,中共政权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的消息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陆续在国际社会曝光出来的那正在发生的触目惊心的人权迫害,令马汀斯意识到以前自己头脑中的中国画面并不完整,于是继续搜寻、跟踪有关中国器官移植的消息。当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联合发布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独立调查报告时,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令马汀斯再也无法安然埋头训练。

“我出生在前苏联占领区,在苏联解体前那段时间,我就看着妈妈为我们国家赢得思想与言论自由而忙碌,长大后,我真正明白了自由意味着什么。”马汀斯意识到现在是自己为信仰自由挺身而出的时候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由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发起,海外各国数百位政要、医生、记者、律师等各界社会精英组建了“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以彻查中共灭绝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制止残酷迫害。二零零七年,在距北京零八年奥运一年之际,CIPFG发起全球人权圣火传递活动,以汇集一切正义力量抵制中共借奥运迫害信仰、践踏人权,制止中共反人类的暴行。

马汀斯决定从繁忙的集训中抽身参加圣火传递活动,担任欧洲圣火传递大使。

点燃圣火 

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雅典宪法广场,马汀斯在人权圣火点火仪式上
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雅典宪法广场,马汀斯在人权圣火点火仪式上

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的夜幕降临之际,奥林匹克发源地希腊的首都雅典宪法广场上聚集了来自欧、美、亚、澳四大洲的各界正义人士。在肃穆的人权圣火主题歌声中,欧洲圣火传递大使马汀斯手中的火炬被点燃,开启了为期一年的全球圣火传递之旅。这圣火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的一百多个城市传递,祈愿人类摒弃邪恶、复兴良知,重归神的意愿。

马汀斯在人权圣火点火仪式上发言
马汀斯在人权圣火点火仪式上发言

马汀斯在集会上发言指出,中共自窃政以来已造成八千多万中国人非自然死亡,而自九九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史无前例的群体灭绝。“我们到了一个人类历史的最重要时刻,我们每一个人所说的每一句话、所采取的每一个行动都将留下永恒的印记,我们都对人类的发展负有重要责任,都必须作出明确选择——选择未来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是充满谎言、仇恨与暴力,还是真理、关爱与和平?”

从那时起,马汀斯与全世界大法弟子一道,身体力行地投入反迫害,他期待着在中国成为一个有精神信仰、摆脱了共产党桎梏的正常社会那一天,拜谒那片令他魂牵梦萦的法轮大法的发祥地。

From – http://m.minghui.org/mmh/articles/2013/5/28/274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