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高干子弟给习近平公开信曝酷刑及逼供秘闻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 (大纪元资料图片)

【大纪元2013年01月28日讯】中国大陆两高干子弟兄弟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极为残酷的迫害,出狱后对当地的中共官员提出巨额的赔偿和道歉要求,并指名要求胡锦涛和温家宝亲自处理此事。此事再次惊动中南海。最近,其中一名高干子弟给习近平发了一封公开信。

两法轮功学员是亲兄弟,同时也是高干子弟,在前几年被非法劳教,然后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哥哥被非法审讯15天15夜,被迫害昏迷四、五次,最后当地官员也没拿到口供和签字。被送去劳教所之后,兄弟俩通过关系告状,但是在当时被压下来了。

前一段时间,兄弟俩突然向“610”和当地的官员提出要求公开的巨额赔偿和道歉,并且告诉当地的“610”和公安局的高官以及政法委书记等,如果不公开巨额赔偿,就把他们的腐败的证据公布在网络上,同时通过特殊渠道送到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手中,送给中纪委,让纪委去“双规”他们。

据说,那位哥哥还找了在党、政、军的高干子弟朋友们求助,他们联合起来之后,动用中共党、政、军某些部门的力量,花了有接近1年时间,跟踪了很多当时迫害他们兄弟的各级官员。用远距离摄像机取得了很多官员的腐败证据,而且延伸跟踪调查了更多的官员。

兄弟俩还向当地“610”和政法委提出了一个强烈的质疑和要求,要求出示在几年前被警察审讯时的全程音像。因为中共检察院规定,警察审讯时必须全程录音录像。据称,现在当地的“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非常害怕,如果提供当时审讯兄弟俩的录音和录像,就等于是证明警察刑讯逼供。不拿出当时审讯的证据,就是非法办案,也要被绳之以法。如果非法审讯,那后来的劳教也是非法。

报导还称,目前各级“610”已经多次找到他们兄弟俩谈,希望他们能够退让一下,但是兄弟俩态度极其强硬,不理睬他们。

这件事情闹得越来越大后,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继上次被胡、温指定去河北访问“300手印事件”后,再度被派到这两位高干子弟所在省份做调查。但贾庆林的造访并没有解决这件事情,政治局都收到了这起事件的传真,元旦前后胡锦涛只能亲自去江苏盐城实地了解情况。

这位高干子弟最近给习近平发出一封公开信,曝光更多中共政法委镇压法轮功使用酷刑逼供的内幕。以下是公开信的全文。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 (大纪元资料图片) 

尊敬的习近平先生:

您好!

和您一样,我也是高干子弟。

和您一样,我也被非法关押过。

和您一样,我也经历过走投无路。

和您不一样的是,您马上要当选为国家主席了,而我却想申请联合国难民逃离中国,真的想光明正大的逃离中国啊!这个国家哪里是人呆的地方啊!?

在2013年3月5日之后,很可能海外媒体会刊登一篇文章《都是高干子弟,有人今天当选国家主席,有人今天却申请联合国难民逃离中国,为什么?》。

(1)您还记得以前的事情,能够感同身受类似的迫害经历吗?

看到关于您在1月7日的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讲话,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幻想,或许您可能真的想做的实事。因为您要求:“全国政法机关要顺应民众对公共安全、司法公正、权益保障的新期待,全力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过硬队伍建设,深化司法体制机制改革,坚持从严治警,坚决反对执法不公、司法腐败,进一步提高执法能力,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进一步提高政法工作亲和力和公信力,努力让民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后来又想到您在去年12月4日在首都各界纪念中国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会上发表讲话说:“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要坚持不懈抓好宪法实施,把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提到新水平”,并且您强调了:“要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

再想到您13岁的时候,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被送到“少管所”劳动改造。1969年1月,不满16岁的您以“黑帮子女”的身份被发配至陕西省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落户。同年8月,您到北京上诉,被当成所谓“倒流人员”关进公安局半年之久。之后被打为黑五类分子。

所以,我想您亲身经历了许多,您的父母和整个家庭被长时间的非法对待,这些经历会让您感受非常深的,那么您今天提出来的治国想法,应该是真心的。同样作为高干子弟,您看到我的被迫害经历之后,您怎么想?!因此,从海外的网站上,在全世界民众面前,以公开信的形式写给您吧!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大纪元资料图片)

(2)高干子弟被刑讯逼供,今天能够获得正义和公平吗?

先摘录一段关于我被刑讯逼供的内容给您看看。

—————————————

“……在那个被刑讯逼供十五天、十五夜里面,邪恶的警察陈仙楼、李寿明、沈杰,这几个迫害我非常地卖力,简直拼了命地迫害,就好像是恶魔附体一样,没有一点点人性,十五天、十五夜里面的五次昏迷不醒,全部是发生在他们的当班里面。

李寿明在我瞌睡的时候,经常用一杯冷水浇我脑袋上,这样做,一下子就会把我惊醒了。在他们班上我经常是二秒钟、三秒钟的睡觉,不停被他们惊醒。导致我身体状态受到严重伤害,后来当我在方强劳教所的时候,晚上六个多小时的睡眠,要醒过来二十几次,方强劳教所专门安排人记录我晚上睡眠的状态,这些资料方强劳教所直到今天还有存档。

在那十五天、十五夜里,在陈仙楼、李寿明、沈杰班次上面我都无比的难受,感到每一秒钟都是无比的漫长,一秒钟一秒钟的熬时间。

恶警察陈仙楼最喜欢拍桌子大喊大叫,每一次我因为疲惫不堪昏昏欲睡的时候,陈仙楼就拍桌子大喊大叫,我一次一次地被惊醒,而且陈仙楼还经常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不轻不重地给我一个耳光,一下子被打醒了。或者在旁边用拍桌子,发出很大的声音。

邪恶警察李寿明最阴险狡诈,说:“我李寿明每一次对待犯罪嫌疑人的时候,我都是能够把口供拿下来的!祝斌是你大伯,我们不看僧面看佛面,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肯定会照顾你的……”他嘴上说得好听,但是每一次我疲惫不堪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就用他杯子里面的冷水泼向我的头,因为经常被他用冷水泼头,导致后来很长时间,头像炸开似地痛,天旋地转,全身没有好受的地方,而且头常常昏昏欲沉,难受无比。直到很长时间之后,这个头疼的状态才慢慢地消失……

被刑讯逼供五天、五夜的时候,突然我一头栽倒,出现了第一次昏迷不醒。之后,陈仙楼、李寿明告诉我:“哎呀!我们想尽办法都没有让你醒过来,我们拔你头发,我们掐你人中,我们用冷水浇你头,我们在你耳朵旁大声叫唤,我们用一个脸盆不停地敲,都没有把你弄醒过来啊!把我们忙碌了几个小时。”这些邪恶的警察们真是残忍无比啊!我昏迷不醒的时候,他们都想尽办法来折磨我啊!

他们还亲口告诉我:“你可能不相信,我们对你祝群群确实是很客气了,要是别的法轮功学员,在我们手里,哪里像你这样快活啊?告诉你,我们折磨人的方法多着了。不相信的话,将来问一问王步美、马俊、林海祥他们。”他们的所作所为,哪里还是人做得出来的事情啊?……然后,他们继续对我进行刑讯逼供。在那十五天、十五夜里,我总共出现五次昏迷不醒,都是在陈仙楼、李寿明、沈杰的班次里面。而且后来的昏迷不醒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

我自己的心理状态一次次濒临崩溃,但是一次次地自我鼓励,终于从他们法西斯式的迫害之中走了过来,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想像那是什么样的感受。……”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 (大纪元资料图片)

———————————

您说过:“努力让民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请问,我祝群群作为高干子弟都没有感受到,那么普通民众又如何感受到?

(3)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超过文革的迫害

您对上面的内容一定感同身受吧?!因为您有过类似经历!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您才刚13岁,那时您的父亲还在洛阳矿山机器厂接受“改造”。当时还是中学生的您只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话,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列为“敌我矛盾”,在中央党校的院子里关押了起来。有一次,中共中央党校召开批判六个“走资派”的大会,最后一个人就是您,前五个是大人,六个人戴着铁制的高帽子,帽子重,压的受不了,您只好用两只手托着。但是我现在告诉您,您和盐城市法轮功学员的遭遇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看看盐城市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的经历吧:

一、2001年5月1日,方强劳教所四大队法轮功学员依法集体向狱警提交了一份以申诉形式写的声明,这份声明是法轮功学员李伟平拿出来的。狱警当晚就把李伟平关禁闭,并用电警棍折磨至凌晨3点多。第二天早晨,该大队大多数法轮功学员得知后非常气愤,在出工时责问狱警,为什么对李伟平下毒手。谁知,这个号称“建设现代化文明劳教大队”的狱警竟因此恼怒,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近400名劳教人员的面,对提问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原西北工业大学58岁的郑其明教授第一个被四个警察拉进值班室挫电棍。见到郑教授被电,盐城法轮功学员张善民站起来只讲了一句:“放下电警棍!”就被四大队姓伍的指导员等四、五人按在地上用六根警棍进行折磨。

二、2001年,盐城市法轮功学员王步美在入所队关押期间经常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殴打,其中最重的一次被打跪在地上。他在入所队期间被强迫洗脑时,二十多天晚上基本全是罚站且不让睡觉;还有一次,恶人在便桶加上小便,在里面加上热水,然后把他的头按在小便桶中,让他脑袋被小便熏。不过,就是这样王步美还是挺过去了。

三、朱勇,男,盐城市法轮功学员,企业厂长,县人大代表,因提审时没喊报告,被送到“严管队”,当晚被五个恶警按倒在地上打了四、五个小时直至休克,他在“严管队”被关了二十九天后向大丰检察院驻所检察室反映恶警打人现象,检察官不予理睬。由于不配合恶人的要求,遭关禁闭,被恶警用四根电棍电击,用被子把头盖住毒打,肋骨被打断。

四、陈龙常,盐城法轮功学员,在场头干活时,因为袋子太重扛不动,被带工的韦姓恶警当场野蛮殴打,眼睛被打得肿得看不见,全身到处是伤痕、血迹。为掩人耳目,恶警一方面禁止陈龙常和别的法轮功学员接触,拖延治疗时间,待其自行消肿,另一方面组织劳教人员做警察没有打人的伪证,编造假材料说陈龙常身上的伤痕是自己撞墙所致,让陈签字,被陈拒绝。王长华、陆秀才、郑其民、张善民等法轮功学员就此事根据有关法律写给省委书记、省劳教局局长、驻所检察官的联名信被扣留。

五、郭乃同,男,盐城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方强劳教所入所队期间,被恶警指使劳教人员多次毒打,在禁闭室被三个劳教人员毒打三个多小时,被打得遍体鳞伤,举步维艰,腿肿得无法站立,被送劳教所医院治疗。因为没写“保证”被电警棍折磨,后被关禁闭罚站十天,两腿站得青肿。由于超长时间体罚,双腿浮肿,狱医都说,这样出了事我们不负责任,郭乃同在生命垂危时被送回家,不久含冤离世。

马三家女子劳教对法轮功学员施酷刑。(明慧网)

六、高玉兰,女,盐城法轮功学员,当年三十岁左右,被恶警带到方强劳教所迫害,被男劳教人员居大春扒光衣服,进行流氓式侮辱摧残。这一恶行激起了有良知的警察与劳教人员的愤慨,惊动了省纪委、劳教局,但最终不了了之。那次迫害中,句东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刘承芝(音)、陈贺婷(音)等同时遭难。2000年12月4日,二十二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劳教所的所谓“转化”和非法关押,严正声明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文字全部作废,要求全部收回、全部无罪释放,拒绝穿囚衣、拒绝挂给犯人编号的牌子、拒绝洗脑、拒绝每天长达十几小时奴工苦役。

七、2001年1月,江苏省女子劳教所里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一百一十多名,她们为维护自己信念的尊严,在死亡线上痛苦地挣扎。绝食期间,依旧每天被逼迫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工。野蛮灌食中,有的被弄得嘴巴、鼻子鲜血直流,盐城法轮功学员王建平因死死咬住皮管,拒绝灌食,被撬掉一颗牙。由于长期受迫害,王建平生命垂危,但劳教所不让她保外就医,后来每天给她输液维持生命。

八、宫锦绣,盐城法轮功学员,曾经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被吸毒劳教人员汪智荃用铁衣架抽打,抓着头发往墙上、铁床上撞,头发被一把一把地抓落,顶部头发基本被抓光了。“包夹”晚上逼她跪在尿桶旁,不让睡觉,一打瞌睡人就栽在尿桶里,头发衣服全被弄湿。

九、王兰凤,盐城法轮功学员,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被恶警肖剑韬(号称第一杀手)踢得小腿骨肉分离,十几次被关禁闭室,罚站不给睡觉。恶警曾用四根电警棍电击她。

十、盐城法轮功学员蔡晓峰,女,曾被非法关押于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回家后不久去世。

在江苏省方强劳教所,我经历了终身难忘的一件事。有一天,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四大队部去开帐(买生活用品和零食等等),淮安法轮功学员周庆茂被暂时和我关押在一起,旁边只有两名其他劳教人员,都是与我关系比较好的,我看到周庆茂脸色惨白,就拿出两袋奶粉和其它食品给周庆茂,但是周庆茂拒绝了,后来周庆茂回到关押他的房间。我就请劳教人员顾青山把豆奶粉和食品送给周庆茂,正好被恶警察张杰看到了,他破口大骂顾青山和周庆茂。因为我一直在劳教所里面享受“特权”,所以没有针对我。我特意写出来整个过程书面材料,送给劳教所领导,才平息此事,可是,顾青山却被扣分延迟三天时间释放。但是周庆茂还是引起了劳教所的关注。可能是他们怕周庆茂身体出问题,所以就一直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因为张杰欺负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特别厉害,所以我多次与他发生激烈冲突,当时我还在方强劳教所的时候,就多次听到有劳教人员说,恶警张杰在2009年,在上卫生间时昏迷不醒倒在蹲坑内,发现其后脑杓着地,警服上粘了许多污渍。而且恶警张杰遭受报应多次昏迷不醒在卫生间里面。但是他仍然继续作恶。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 (大纪元资料图片)

(4)公平正义在哪里?劳教不应该彻底废除吗?

“劳教”制度,根本无视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而任意强制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打着政府国家的旗号,任意侵犯公民基本权利。江泽民发起,未经任何立法、司法程序即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进而进行了长达十几年的残酷迫害,叫嚣要对法轮功学员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他不仅违法剥夺宪法赋予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和公民人身自由,还任意夺取未触犯任何法律的中国公民的生命。不少中国人,特别是那些“执法”的公、检、法、司人员,大部份做事时都想不到中国那部冠冕堂皇的“宪法”,更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也许正是与自己职责——维护宪法,相违背的事,众人麻木地或者是明知故犯地做着执法犯法的事。请这些人认真看看大纪元网站上面的文章《自杀不是出路 赎罪才是出路》吧!

习近平先生,您说过:“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请问公平正义在哪里?劳教不应该彻底废除吗?

一个月之前,我申请要求解决生活和生意的贷款,可是盐城市的相关人员却非要和不要再找他们麻烦捆在一起,他们还想办法威胁我,中国哪里是人呆的地方啊!快过年了,想想许多事,心情非常的不好。

邪恶的政府部门早就把迫害法轮功的手段用到普通民众身上了,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迎宾路拓宽工程地段,居民曾焕为抗强拆点火自焚致大面积烧伤。龙凤寿衣厂被拆迁之后,汽车上面写出来冤情贴着,到处开,社会反响非常大。您可以用百度或者谷歌搜索“盐城市拆迁”看看。

如果我是你的弟弟,我的经历,您怎么想?怎么办?哪怕您是假的想宪法治国,或者半真半假,下面的我是会豁出去的支持您一下,绝对毫无保留的支持,因为更多人的支持就能够推动您从假的或者半真半假变成真的,或许您也希望更多人支持您呢!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大纪元资料图片)

(5)公安局和看守所的迫害

在公安局和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也是非常严重的,我作为高干子弟却被刑讯逼供的经历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钱凤成老人曾经几次被绑架到盐都警官培训中心迫害,曾经九天九夜被铐在刑审凳上,不让睡觉、不让吃饭,被恶警殴打虐待,被看守所迫害得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一天一夜。

法轮功学员唐学斌,男,2001年5月因散发真相传单被抓,在射阳看守所里,连续二十多天遭受酷刑折磨,并被非法判刑十年。

2012年6月,被非法关押在盐城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魏红亚遭看守所恶人殴打,多颗牙齿被打掉。

2009年9~10月间,周映霞、马俊、王步美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马俊、王步美被盐城市新兴派出所和先锋派出所联合绑架,警察对马俊和王步美采取了不让睡觉、几次将其打晕过去等方法折磨他们。

刘丽华,女,三十岁,在上海某私人企业打工谋生。于2007年2月8日在上海被盐城市恶警以上网为罪名非法抓捕,被带回盐城某宾馆迫害,恶警对刘丽华进行殴打刑讯逼供,惨叫声宾馆内的人都听见,刘丽华的父亲去要人,恶警将其父用手铐铐在迫害刘丽华的房间隔壁凳子上,让其父听女儿刘丽华被折磨的惨叫声。刑讯逼供未果,刘丽华被转到盐城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盐城市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盐城市的洗脑班和精神病院以及外地监狱具体情况就不写出来了,确实比上面写出来的更严重啊!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 (大纪元资料图片)

(6)中国梦

您的中国梦应该是宪政梦吧!?我现在关系到自己的中国梦是什么?就是在中国,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时候,能够成功申请联合国难民,无论是在公安局、劳教所、还是监狱或者洗脑班,或在家里,只要证明是法轮功学员就能够立刻离开中国,想家了再光明正大回来看看。我想,您习近平在文革时应该有过和我大同小异的梦想吧?!纯粹我自己的梦想就是立刻离开中国,因为,在中国我无法得到免于恐惧的自由、没有生存的自由。我想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理由申请联合国难民,请您帮助!请您这位高干子弟帮助我这个另外一位高干子弟!谢谢!

在中共的体制内,您的父亲习仲勋对“左”倾动辄整人十分厌恶。在胡耀邦去职后的一个晚上,您父亲曾说:“我这个人呀,一辈子没有整过人,一辈子没有犯‘左’的错误!”一般来说,父亲是孩子的偶像,看看您父亲,想想您自己又是怎么做的?

致礼!

祝群群 
2013–1–25

(责任编辑:简阳)

——————————————————————————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VIDEO] 连环画音像片: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