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执政后中美关系的变迁 真实的江泽民(114)

Listen Online 在线收听 –

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0/17/ch12_02out.mp3


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世界经济和军事上的唯一超级大国。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共产主义穷国,又是紧紧抱着共产主义破铜烂铁不放的中共一党专制,是苏联解体后唯一可能对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构成威胁的共产主义国家。怎样处理美中关系成为美国主导世界和平和维持国际政治秩序的新课题。

中共和苏共有不同之处。苏共经济实力当年比中共雄厚得多,它与美国拼的是实力。江泽民自己都不得不承认“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而中国又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就是不发达的阶段。”“我们讲一切从实际出发,最大的实际就是中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时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18】与西方国家拼实力当然是中共的死路。

直取美国是不容易的。前边的章节中谈到了中共在联合国里操控非洲票数遏制美国对中国的人权谴责提案;同时选择欧洲作为突破西方自由世界同盟的突破口,在此战略下挑中法国和德国作为攻陷欧洲的缺口。“订单外交”是中共诱惑世界各国的手段。

作为西方自由同盟国家代表的美国一次次被中共操控的小国票数捣乱,欧洲同中共拉近距离削弱了西方自由同盟的力量。最后美国也不得不一改冷战战略,针对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希望通过接触交往,增强合作,逐步将中国融入到国际社会中来,从制度和价值观上与国际社会接轨,使中国成为一个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大国。

中共从反面吸取苏共垮台的教训,认为维持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需要经济发展为支撑。中共要在执政合法性的严重危机中重获生机,必须依赖美国维持的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从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获得资金和技术,尤其是购得国际合法性来维持国内严重缺乏的执政合法性。因此靠拢美国,与其吸取资本主义营养的长远战略利益相吻合。

就这样,世界上两种不同价值观的代表,各怀不同的目的走到了一起。

那么中美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也就是,中美关系的实质是什么?

共产党执政后中美关系的变迁

从中共1949年以来,同美国的关系经历了三个阶段:1949年~1971年是全面对抗时期;1972~1989年以苏共为共同威胁,合作为主导的时期;1989年6月以后是又斗争又合作算计的时期。

第一阶段处于冷战时期,完全属于东西方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不同意识形态的对抗。其间中共不断向中国人民灌输反美思想,把美国称为美帝国主义,“美帝”是中国的头号敌人。“打倒美帝国主义”是最响亮的口号。当时,由于中国社会与西方世界完全隔离,大多数中国人无从知道两国到底有何历史冤怨和利害冲突,也无从思考和比较,完全处于一种盲目的反美状态。

第二阶段始于1972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使中美关系出现历史性的转折。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美关系迅速发展,双方进入实质性的接触。1979年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中国的“去共化”的改革开放政策进一步促进了中美之间的合作。中国在争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导权中,和苏联渐行渐远,这样的局势有利于中美双方的结合。文化革命之后在政治上对国际阶级斗争和意识形态的淡化,中共稍微放松了对中国人民的敌对情绪操控,中国人民立刻不再把美国当作敌人,绝大部份中国人开始向往美国先进的科学技术与物质文明。中国留学生涌向美国。那时,中国致力于从美国等西方国家引进科学技术和资金,集中精力进行以经济建设为内容的执政合法性重建。在此期间,中美两国处于合作时期。

第三阶段则始于1989年学生运动被镇压后。美国等西方自由国家震惊于中共对自己人民赤裸裸的屠杀,一致谴责中共的残暴,中美关系因普世价值的根本不同出现严重裂痕,中美关系也随之进入新的第三阶段。意识形态的斗争重新显现。

江上任之时,正是这第三阶段的开始。江所面临的外交事务,一是争取国际合法环境为自己赚取上台的合法性,一是要在意识形态上保住共产党的统治。所以江时代初期中共的外交是比较低调的,处于守势。随着大量外资的涌入,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其外汇储备越来越多,认为自己对国际事务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也就越来越敢挑战美国。20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了全球经济萧条,美国经济不振。中共则通过“四万亿救市”方案给自己打了一记强心针,宣称强大崛起,颐指气使。不少国家/经济体(如欧盟)还把中共期盼成自己经济的“救世主”。中美关系形成了目前这种经济上紧密合作,政治上矛盾凸显,军事上针锋相对的状态。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转载的党的重头文章《居安思危–苏联解体、苏共垮台20年的思考》中写道,“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将长期并存,有合作、有竞争,同时有激烈的较量。两种制度的根本战略目标不可能共赢”。【19】文章为当代中美关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注解。

江时期以来的中美关系

1991年苏联及东欧共产党的解体,使中共在国际社会中处于极端孤立的地步。同理,建立密切的中美外交和贸易关系,也是共产党维护其统治所必需的。因此,在不触动共产党一党统治的根本前提下,中共不遗余力的、不择手段的改善其与美国和西方的关系。

江泽民作为中共的所谓“第三代领导核心”,其执政的合法性基础非常薄弱,最初的权力来源是邓小平。江泽民心知肚明,要稳固自己的权力基础,在国内,要依靠老一代中共领导人的进一步扶持,培植自己的势力范围。国际上,需要维持与美国的关系,政治上为其充当门面,拉虎皮当大旗;经济上为其输血。取得外交上的成功,成为江泽民执政合法性最重要的根据之一。因此,江非常清楚保持与美国表面上的发展关系的重要性。没有美国的认可,江泽民的中共国根本进入不了国际社会。他首先瞄准了美国:“中美关系关乎我国外交全局,关乎我国政治、经济和国家安全的战略利益。”【20】“美国在当今世界的地位和作用,决定了它是我们国际上打交道的主要对手。”【21】无论江泽民在内心如何惧怕并仇恨美国价值,为了实际利益,他还是花了相当大的功夫来缓和中美关系。

1993年11月20日,江泽民出席了在美国西雅图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第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会议的前一天,11月19日,江泽民同美国总统克林顿在西雅图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会晤。为缓和紧张气氛,江泽民送给克林顿一支中国造的萨克斯管,还告诉克林顿,自己年轻时学过二胡,还喜欢唱歌。这次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和同美国总统克林顿的会面,是江泽民第一次在国际舞台上公开亮相,江泽民的戏子才能得到充分发挥。【22】

20世纪90年代,中共对美的外交采取了以下一些策略:首先,整体对外战略上执行了“韬光养晦”方针,尽可能避免为了非核心利益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发生碰撞和冲突;其次,在人权和反扩散等问题上做出个案的让步,显示对美友好合作的姿态;最后,采用订单外交,通过向美方出让经济利益,如采购进口美国产品和以低廉的生产成本吸引美国企业到中国投资的方法,利用美国国内政治结构和政治过程的特殊性,藉助美国国内的利益集团广泛展开游说和压力工作。

美国的企业、企业联盟(美国商会、美中企业家理事会、美中贸易企业联合会等组织)和美国企业所在地的国会议员都成了中共的游说者,对美国政府施加的影响确保了整个20世纪90年代美国每年都延长其对华“正常贸易关系”。最后,连1992年在竞选总统时承诺“不会拥抱从巴格达到北京的独裁者”的克林顿,也主动的努力,顶住工会的巨大压力,亲自给一些历来反对给予中共最惠国待遇的重量级国会议员打电话,用总统的身份一个个的动员他们投赞成票,将贸易最惠国待遇与中共人权脱钩,提供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待遇(即永久贸易最惠国待遇)。待到总统亲自出马,这些议员为了本党的利益也最终就范,不情愿的放弃了原先坚决反对的立场。

等到中共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享受多边无条件的贸易最惠国待遇,终于彻底将经贸与人权表现解钩,从此不必在人权问题上受美国制约。

2001年布什总统上台后,视中国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把中美关系从克林顿时代的“战略伙伴关系”重新定位为“战略竞争关系”,加强了对中共的对抗。1999年的轰炸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事件和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加剧了中美关系中对抗的成分。江泽民充分的利用了这个机会,拿着受气装英雄,反覆讨取美国人的道歉,向中国人表演他的领袖地位和对抗美国的先锋形象,争取中国人的支持。另一方面,江又非常担忧美国对他来真格的,失去美国对他地位的认可那就得不偿失了。因此,布什当时对他不冷不热地态度令他非常惶恐不安。

然而,本‧拉登恐怖头子策划的“9.11”对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改变了美国的政治、安全、军事、外交布局。当“9.11”事件发生后,善于投机钻营,爱出风头的江泽民本能地嗅到一种特殊机遇,极感振奋。据英国每日电讯(Telegraph)报导,中共官员透露,恐怖袭击发生后,江两眼紧紧盯住电视屏幕反覆观看世贸大楼被撞毁倒塌的画面录像。【23】事件发生5小时后,江拨通了布什总统的电话,惺惺的表示了对惨剧的“关切”与受害者的“慰问”。江自鸣得意,表演才华再次得到国际舞台的证实,把其当作是外交上的得意之作。为了打击恐怖主义,美国想要中共在国际事务上予以合作,对中共的遏制因此搁浅。中美关系也进入了一个“平缓”阶段。

美国因为反恐的现实考虑,觉得自己无暇顾及中共,而且在反恐的国际运作上又常常希望中共的“合作”,这的确给江泽民及中共在世界舞台上表演留下了的空间,同时,由于经济交往日深,美国市场向中共大开,给中共的发财“崛起”提供了机会。中共将之称为“战略机遇期”。后来,这一“战略机遇期”又因西方二十一世纪初的经济危机得以延续,从而使中西方的实力对比发生了变化。

可想而知,以江泽民的习性,对“9.11”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怎能不欣喜若狂。从中共媒体宣传及教化下一些民众对“9.11”和本拉登的反应就可知真情。“9.11”事件发生后,北京电视台连夜赶制了录像记录片“攻击美国”,解说员对着营救人员在废墟里搜寻的场景说,“这是全世界想要看到的美国,血债要用血来还。”【6】

From – http://soundofhope.org/node/295634

——————————————————————————

大家都来看”九评共产党” ( VCD, 书)!

Let’s find “Nine Commentaries on the Communist Party”(VCD, books)!

http://www.epochtimes.com/gb/4/12/13/n746020.htm

快上大纪元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团/队),抹去邪恶的印记!

Quit the Evil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or its affiliated organizations today!

http://tuidang.epoch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