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桥访谈】法轮功是习近平绕不开的问题

Listen Online 在线收听 – 

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0/17/tangbq-xxgflg-final1.mp3


如果习近平有一天说我要大刀阔斧的改革了,我要三年之内还政于民,全民公选总统。第一个问题,他绕不开的是法轮功问题。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唐柏桥访谈】节目。 我是主持人静汝。

最近海外各大媒体都传出中共习近平掌权后将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有外界媒体发表文章评论道,10年的胡温新政不能实施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胡温受制于江泽民及曾庆红等。如今,与胡温相比,习近平处于更有利的地位。一方面习近平属于太子党,和军队更加密切,另一方面江泽民已成为僵尸。而且随着薄熙来的审判,周永康等江系人马已经溃散,纷纷自保。习近平掌权后将有更大的空间实现自己的抱负。目前很多人关心的是如果习近平进行政改,这政改究竟意味着什么?也有很多人对于已病入膏肓的中共所推行的任何形式的政改,并不看好。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和平同盟主席、中国民主大学校长唐伯桥先生。

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唐柏桥先生的采访报道。

记者:唐先生,您好!(唐柏桥:你好!)中共最近在新华社的发文和党刊中不再一如既往的提“高举毛泽东思想”。外界认为这是可能是习近平要推行政治改革的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请问您是怎么看的?

唐柏桥:这个事情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这一件事本身来讲应该是值得鼓励的事情,应该说是表示欢迎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共的历届代表大会,发表重大社论的时候,他们都会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论述、胡锦涛的发展观这五个东西是共产党他们的套路。就像我们小时候看到挂马恩列斯毛的像一样,如果哪个学校、那个机关突然一下像没有了,那肯定是出了重大问题。所以今天的道理是一样的。
凡是了解中共的,包括他们每一个政治家常委,每一次的活动,包括前不久他们九个政治局常委出场,那个走路,就胡锦涛一个人走在最前面,然后第二个左边是什么吴邦国,右边是温家宝…… 就是每一个人,第二号人物走在后边的半步,三号人物再走在后边的半步,像小孩子玩游戏一样,他们玩的津津乐道。按照西方人讲就是非常落后的一种政治文化。而这一次这么高调宣布18大的时候,居然没有提毛泽东思想,没有提马列主义。这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信号,而且有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点。就在这前一段时间,习近平去跟胡德平见面。因为胡德平已经已经被公认的是体制外的改革派。他认为共产党如再不改革的话,再不走向民主的话,共产党就跟卡扎菲下场一样。他也在底下跟很多人在互动,包括很多太子党。要求中共当权派加快改革。

这是习近平前几个星期他的人故意披露出来的,说跟胡德平见谅面。也就是习近平为了漂白自己,为了向天下人表达一个他要改革的愿望。就一种姿态,故意选了胡德平,因为胡德平是改革派里边威望最高的,也是代表性人物。体制外的很多人也很喜欢他,包括89六四的学生,对胡德平的印象很好,对胡耀邦的印象也很好。胡耀邦在中共体制内是一个异类,他说一个得到全民欢迎喜欢的人。所以他(习近平)找胡德平的时他讲了两句很重要的话。一个是他准备彻底否定文革,也就是说过去文革没有被彻底否定。第二句话就是他跟薄熙来不是盟友。这两句话是希望通过胡德平告诉天下人,他不会跟薄熙来站在一边。因为薄熙来是太子党,有很多人说他们都是太子党。这个再加上宣布开18大文告基本可以肯定的说,就是现在的主流派是想慢慢地跟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切割开来。比较务实的去偏重政策,一些政策上的规划,比如说国家怎么治理,而不是偏重一下指导思想和意识形态。所以我觉得很清楚他们是这个意思。

毛泽东思想是很重的意识形态,比方阶级斗争啊,无产阶级专政啊,还有什么革命理论啊,这些东西都是过时的东西。至于说科学发展观这些东西好像跟指导思想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主要是为了哄骗老百姓。但是我认为中共中央现在的领导人,无论是即将下来的胡温,还是即将上台的习近平、李克勤,我再三的给他们讲,他们一定不能抱幻想,用这种雕虫小技,用这种小动作蒙混过关,能够让天下人又重新燃起对共产党的希望,又愿意被共产党这样继续奴役、统治,这个可能性是没有的。比方你这个人很坏,很邪,每天杀人如麻,突然有一天你杀人少了,人们可能会议论说,他今天杀人比过去少了一点,但这并不等于说人们接受你了,愿意让你继续杀人。如它每天在强拆地、强拆房,每天在镇压法轮功,镇压异议人士,那我们也就满意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我曾经讲过一句话,如果18大以后这半年之内,习近平不提出重大的还政于民的举措,他就会被人民推翻。

国际社会也不会答应。据我了解,我跟美国智库的人,交流非常频繁,美国的政府做了一个判断,认为习近平一定是改革派,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这跟过去不一样。过去是美国政府对胡锦涛、温家宝抱有一种希望,但是美国政府这次对习近平不一样,它是做了一种判断,认为他一定会改革。中共现在一直在胡作非为,包括国际事务上,在对国内人权侵犯上,让西方人、全世界早就忍无可忍。美国政府现在认为是过渡期,等到18大开完以后。甚至国内的一些反对派人士都认为他们将来都会被请到中南海去,就是这种心态现在在社会上非常的浓郁。所以说如果他上去后什么也不做,就是假设他是哄骗人民的,他要改革,还政于民。它(中共)的寿命,他以为用一些迷幻药、强心针让自己强壮一点,但是当有一天那个药失效以后,他最后不做的话,这些健康力量不会再忍受下去了。

记者:您刚刚提到,外界认为习近平可能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唐柏桥:戈尔巴乔夫实际上是后知后觉。戈尔巴乔夫当年是搞新思维,他是想改革苏联共产党,使苏联共产党可以继续执政,他并不是准备马上还政于民的。但是后来他遭到了8大佬,就是苏共的保守派,8个人联合起来对他实行政变,叫他滚蛋。是叶利钦作为人民的代表,然后人民占领了国会的前面,再把戈尔巴乔夫救出来,逼着保守派让步。被救出了以后,戈尔巴乔夫才宣布解散苏共,还政于民,让苏联解体。这是戈尔巴乔夫在受到那种致命的打击以后,他意识到苏共是不可挽救的,是一个腐烂的机器,他们庞大的保守势力都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他遭到了绑架。后来他意识到以他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不如把这个陈旧的机器砸烂,让这个国家的人民重新来组成一个好的政府。

将来也一样,习近平面临的和这个情况很相似,如果他个人有戈尔巴乔夫这种的雄心,想要改造中共,他也做些努力,比方说新思维,他很可能面临像周永康这样的人,周永康的爪牙,新的周永康样的人的围攻,甚至可能出现政变的局面,把习近平抓起来。所以他应该吸取戈尔巴乔夫的教训,在没有被抓起来之前,在没有遭到致命打击之前,因为抓起来不见得会被救出来。苏联有一个叶利钦,中共不见得会一个叶利钦。没有叶利钦的话,戈尔巴乔夫就完了。这是一个历史。所以说如果习近平能够意识到,就应该在没有出现那种命运之前,就是保守势力对他进行绝地大反击的时候,他就应该宣布解体、解散中国共产党这个组织。我不是说解散这个政府。解散中国共产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中共在中国只有几十年,而中国几千年的统治没有中国共产党。所以说没有它的统治,抗日战争照样打赢了,所以共产党被解散只会说好事,不是坏事。

因为共产党的负债太多,它跟政府绑架在一起,现在当政府官员的人,都要背上共产党这个债。一旦当了中国的政府官员,他就跟共产党绑在一起了,他就必须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在历史上的那些罪责,也跟他绑在一起了,比方说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这对所有中国的政府官员来说都是悲剧。只是一个专业人才,因为有共产党的存在,他必须跟共产党绑在一起,所以我相信中国政府里很多官员并不希望中国共产党的存在。没有共产党,当财政部长多好啊,以后没有人会去清算他,他也不会做噩梦。现在中共这个词已经不是好词了,大家都知道。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讲习近平应该在上台以后痛定思痛,要有大气魄,大雄心,做一个一劳永逸的事情。

他前不久好象有一个所谓内部讲话吧,据说好象中国遇到了一个三千年没有遇到的大变局。如果这真是他说的话,那说明他可能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就是要彻底还政于民。让人民来选出他们的总统,让人民来行使这个政治权力。但是他现在有没有这个魄力来进行这个大动作。其实这个动作说大也很大,说小也很小。说大的话,就是5千万、或7千万、8千万共产党员可能一夜之间就没有这个特权了。可能还是个负数。就像曾经纳粹一样。纳粹垮台之前是个特权,解散以后就变成一个负数,一辈子背着纳粹的名号,连子孙后代都感到羞辱。但是也可以说是很小的事情,为什么呢?真正要是把这个道理讲清楚了,宣布解散了的话,整个国家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比方说税务局局长,你可能照样是局长。财政厅厅长,你可能照样是厅长。除了少部分,比如说,什么政法委,公安局,像其它国家的内政部,专门用来镇压人民的,就是有一些机构就是涉及到大量的侵犯人权的这些机构要进行重大调整。比如公安局长可能真的有被抓到监狱里去。

所以说如果习近平这么做的话,他就把各级党委,从乡到中央全部解散。那么各级行政官员他可以暂时保留,然后再进行全面的改革。制定新的宪法,然后慢慢开始进行全国大选。在这个过程中间,对那些罪大恶极的人,进行追责、清算。这样的过程就会是一个非常戏剧性的好的发展,而且会得到国际社会高度认可。就像缅甸,它一步步放开,现在缅甸昂山素季肯定就是下一届的总统。这属于有智慧的。就像南非当年的白人总统最后拱手把总统让给曼德拉,这个人当了副总统。我觉得这是一个喜剧。把南非种族隔离政策这个问题彻底解决了,同时也没有造成相互的仇杀。我们的主观愿望当然希望是这样的结果。但如果他们不做,习近平如果没有这样做,只想修修补补,搞点体制内政治体制改革啊,给人大多点权力啊,或者乡镇选举啊,再骗骗老百姓啊,多一些假的工会啊,什么假的一些民间组织啊,想蒙混过关,那就彻底完蛋了,那是行不通的。

记者:另外, 有评论人士认为,习近平如果要推行政治改革,就应该首先指控薄熙来、周永康更严重的罪行,如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际社会已经开始高度关注这件事,但中共仍然捂着。那您认为中共能捂得住吗?

唐柏桥:它现在是这样的,就是中共哪一天不捂着这个事情。因为很多国家的情况中国大陆中国人不了解,我就举台湾的例子吧。
比如说美丽岛事件,二二八事件,国民党在没有还政于民之前,它会把这些事情捂住的。因为这些事情是他们做的。杀台湾当地人民,美丽岛事件迫害异己人士。就是这些事情,真相他不会告诉你,因为这是他们干的恶事。就跟今天的法轮功学员这个活摘器官一样,这是中共领导人干的事情。

但是,有哪一天的时候它会公开呢?比如像国民党,它还政于民以后,它进行全国大选以后,它捂不住了。因为那个时候媒体自由了,反对派也可以执政了。甚至国会里面有很多反对派议员了。像今天的香港一样,虽然行政长官不是民主派,但是,法院里面有很多的民主派,他们可以提出来平反六•四,他们可以提出来反洗脑教育。他们可以去进行大规模抗议,因为他们是合法的民意代表,所以,你不能封他们的嘴。你也不能把言论自由的人抓起来。

现在中共没到那个阶段,如果到了那个阶段,这个是第一件事情会被公开的,就是法轮功的事情。其次才会是什么六•四的事情。为什么六•四会放在后面呢?因为法轮功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它正在迫害。比方说,习近平有一天说我要大刀阔斧的改革了,我要三年之内还政于民,全民公选总统。第一个问题,他就是绕不开。我们说文革是错的,我们说反右是错的,我们说是六•四错的。那别人第一句话就质问习近平,那你认为镇压法轮功是对的么?他如果不回答的话,他所做的一切收拢民心都白做了。如果镇压六•四错的,给六•四平反,那你继续镇压法轮功,那又做何解释呢?

历史问题可以慢慢做,但是就象台湾一样,首先必须把政治犯放了。首先必须停止迫害,首先必须没有黑名单,然后再来谈二二八怎么黑惨案,然后再来谈美丽岛事情平反。这是台湾的这个过程。一旦开始他们实行透明政治的时候,就是所谓民主政治的时候,他首先第一步就是没有政治犯。在缅甸很多国家也是开始这样的。就是他先慢慢释放大量的政治犯,直到最后把政治犯都释放完。然后再对过去历史发生的事情来进行赔偿、定性。现在你看缅甸还没有定性,对于二零零七年的镇压,对于一九八八年的那个镇压,它并没有定性。但大多数政治犯已经放了。属于已经自由了。因为现在的事情必须解决,所以法轮功也一样。

我们现在不需要寄希望于中共自己给它公开。我的想法就是,我们这些人又这个历史使命感,有良知的人,包括媒体,也包括西方的媒体,也包括美国国会的议员,这些民意代表,他们不是行政官员,他们是民意代表,这些人他们应该凭着他们的良知,把这个事情推到什么程度呢?到最后的时候,美国政府也好,中共也好,它不得不公开。

举个例子,如果说你有个真相,你是会让天下人都相信了,就像王立军这个事情,通过网络炒作,通过网民的努力,微博的努力,天下人都相信,王立军跑到美国领事馆去了,你中共最后不得不公开。因为你不公开,你自欺欺人,掩耳盗铃了,因为天下人都听到铃声了,你自己没听到而已。我们要这种方法,所以,我觉得这个力度还要加大。关于活摘器官的报道,关于这方面的评论,要反复的做。这个做是很有意义的。

听众朋友,今天的【唐柏桥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From – http://soundofhope.org/node/295512

——————————————————————————

大家都来看”九评共产党” ( VCD, 书)!

Let’s find “Nine Commentaries on the Communist Party”(VCD, books)!

http://www.epochtimes.com/gb/4/12/13/n746020.htm

快上大纪元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团/队),抹去邪恶的印记!

Quit the Evil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or its affiliated organizations today!

http://tuidang.epoch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