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人间地狱——武汉女子监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武汉女子监狱多年来一直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长期逼迫她们所谓“转化”,有的被迫害精神失常。以下曝光武汉女子监狱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内幕有待曝光,请更多知情人继续揭露。

武汉女子监狱

1、所有被送去的人首先要到一个“入监队”进行所谓的三个月的入监教育。犯人称为:“魔鬼训练营”。它的主要目的是全面洗脑。让人没有尊严,没有人性,没有思想,没有自我,成为一个会听话的驯服的劳动工具。只培养你的条件反射能力,听到铃声知道是吃饭,知道是紧急集合,知道是收工,知道睡觉仅此而已,把正常人变成鬼。

2、彻底毁灭人性,和人格尊严,让每个人大声喊叫,“报告”,“警官”,“谢谢警官”,“背38条监规队纪,背报告词:我叫某某犯人,因犯什么罪,被判多少年,现在在某某监区服刑,报告完毕,请警官指示……”培养每个人的奴性意识,跟狱警说话要低头,眼睛看自己脚尖,学的奴才相,做奴才事,然后他还告诉你,有什么事向我报告……还要让你回答是。

3、在监狱超强度的劳动,加上营养跟不上,很多人都处于亚健康状态,长期带病,有的人进来很健康,半年左右就积劳成疾,犯人一般能坚持就坚持,实在坚持不了才会要求看病。而看病多半是自费,对于那些没有经济来源的犯人,看不起病就只有拖着,直到小病变成大病直到无法治疗。

例如三监区:有一个叫房玉洁的犯人,小腿上长了一个包,最后拖延病情,直到小腿上流水,包变成洞,不断地往外流水,最后这条腿走路疼痛,疑似骨髓炎,仍然得不到医治,只有求老天保佑。在监狱看病,一般要给狱警打报告,同意才能看病,不同意只能忍,没有道理可讲,他可以说你装病。在监狱里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比如说一个犯人几天没解大便“便秘”,按理说这并不难治,可是在监狱里却因为便秘死了人,狱方说是肠梗阻。而且在监狱里所有发生的不正常的事都会被警告不准乱讲。

4、在监狱里你不能有思想有想法,否则就是不服管教,说你抗拒劳动改造,警察就利用犯人整你打你,叫“包你的饺子”。用他们的话讲就是整的你没有图像没有声音,最后老老实实地干活,不敢再说话。

三监区有一个警察叫杨帆30岁左右,此人很阴毒,喜欢整人耍威风,每次点名看谁不顺眼,就让大家反复的起立,蹲下,直到她认为出了气。对于犯人来说,长期的营养不良,超强度的劳动,身体都很虚弱,那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呢?是不是太残忍呢。有一次一个犯人这样起立蹲下几分钟就昏了,她才罢手。在监狱的规矩是一个人犯错全体受罚。有一个犯人叫李启英的,,跟她争了两句,恶警杨帆就打电话给监狱特警队说李启英袭警,特警队就把她带走,回来后她就被打废了,再也没有力气干活了。她自己说她受了内伤,警察还威胁她,不叫她说出去。

5、武汉女子监狱三监区是监狱的龙头监区,一直做服装为主,共有8条流水线,主管生产的警察叫丛慧,名利心很强,对犯人没有人性,劳动任务定得很高。很多人因为完不成生产任务,不吃饭不喝水,不上厕所,还是完不成任务,由于长期不喝水,很多人得“结石”。

一个叫周静的犯人,20岁左右,不到半年就双肾结石。为了赶任务,犯人们在电动缝纫机上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由于电动缝纫机速度很快,加上抢任务,经常有人手被车针扎穿,扣眼房钉扣子,经常有人十个手指变成了九个半,夏天更是经常有人昏倒,而监狱警察却在空调房里,偶然巡监,把很多事交给听话的奴才–犯人管,其他大多数犯人的生命在这里得不到保证。

6、从监狱长到下面的狱警没有一个不贪钱的,他们利用犯人的心理弱点,在犯人身上捞钱,比如说给犯人安排一个轻松的岗位,例如入监队曾经有一个叫潘丽的经济犯,就是程监狱长的关系给安排了当入监队大组长,这个程监狱长经常跟她单独谈话,这是公开的秘密。而潘丽可以随时接见亲友及朋友,而其他犯人只能在规定时间内接见,且只能见直系亲属,这个犯人曾是原铁道部长刘某某弟弟的情妇,原武汉铁路客运站的,蛮有钱,她自己说警察光在她住处都搜出了三千万人民币。女子监狱三监区(3-1)警察利用犯人捞钱卖岗位,一个岗位多少钱,都是暗箱操作的潜规则,在这里没有什么公正不公正。一切都是黑的,见不得光的。

7、武汉女子监狱4监区4分监区(4-4)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监区。她们对法轮功学员非常的残忍。对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晚上不让睡觉,不让与其他人说话,常常折磨到深夜,半夜经常可以听到惨叫声。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他们逼的精神失常,常常自言自语,傻笑不止。

三监区(3-1)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队长罗芳,逼迫武汉的法轮功学员陈丽萍转化,陈不转化,她就利用武汉贩毒犯人胡秋萍打陈丽萍,陈丽萍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把她戴手铐挂在三楼一个小房间铁窗户上,24小时不让睡觉,挂了半个多月。在身体极度虚弱下,痛苦的违心的被迫转化。

三监区恶警钟卫红,杨帆迫害一位法轮功学员,强迫她转化,白天洗脑逼她看污蔑大法的书,晚上逼她在房间里不停的转圈圈走动,不准停止,由于体力消耗太大,身体出现低血糖的反应,走不动时,他们就利用犯人包夹一个架一个膀子,拖着走,骂学员装病。恶警钟卫红说:“我今天晚上值班陪你,明天我可以休息,你不行,你今天晚上不睡明天照样得做事。”

还有一个叫李春梅的50多岁法轮功学员被包夹翟春花的整得高血压高的不得了,站不住发晕要倒地。武汉法轮功学员陈曼关在三监区(3-1)由于不转化被恶警限制购物,一个月只允许购买50块钱的生活用品,根本就不够用。不能接见亲友,不能打电话,不能写信,并不得与任何人说话,孤立她。据知情人讲去年陈曼给监狱写信,包夹吴汉花(武昌毒贩)不让她投信,拉她打她。

8、武汉女子监狱(6-1)监区被称为疯子队,所有被关在里面的人都不是真正的疯子,三监区(3-1)曾经有一个叫陈宝林的犯人,由于不服管教,被他们送到疯子队(6-1)。进行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不让漱口,吃饭共用一个碗,不做清洁卫生,里面臭烘烘的,整天脸对着墙,360天见不到太阳,没有疯的都被逼得精神都失常了。

From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8/256338.html

—————————————————————————————————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http://thetruthaboutfalungong.blogspot.com/p/blog-page_05.html

[VIDEO] 连环画音像片: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功